第十八章 吞噬
姚璎2018-05-20 09:542,278

  烈火一般的炽热。

  蜡脂一般的融化……

  喘息,扭动,纠缠,春日的夜色太氤氲,连帐篷外的月亮都隐匿在云后。

  遥远的天际响过阵阵春雷,干旱了许久,竟沙沙下起雨来。

  濡湿的不仅是地面,还有屋内人的眼,手,——还有身。

  “不要——苗王——”金漓汐在蓝远铮的身下辗转挣扎,她闪躲着他带着酒气的吻,却依然无助地被迫承受他的体重。

  蓝远铮却毫无怜惜之意,他的神智已经完全被欲望所主宰。

  他要好好享受她。

  一行行泪流过她绯红的脸颊,她的喉头噎着惊恐,羞怯,与绝望,让她泣不成声。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却听得蓝远铮低哑的声音在唤她:“小汐儿,汐儿——”

  金漓汐不应蓝远铮,泪水却流得更快。

  发誓要将她拆分八块,一口口吞进去的他,终究还是没有再进一步,但即使这样,也是如死般的销魂,如死般的酥软,虚脱。

  蓝远铮紧抱着虚软的金漓汐,他趴在她身上,汗湿的胸膛贴着她的,两人闭着眼,犹如死去。

  帐篷外的雷声更响了,轰隆隆地由远既近,雨也更大了,显得四周,寂静无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蓝远铮抬起身来,凝视着他身下的金漓汐,她偏着头,转着脸,一头乌黑滑亮的秀发披散在她的脸上,她雪白的身体上满是他放纵肆虐下的吻痕。

  蓝远铮抬起手,拂开金漓汐脸上的黑发,却发觉她早已经泪流满面。

  蓝远铮没有说话,他俯下身去,替金漓汐先解开了缚在她手上的布条,刚碰到金漓汐的身体,她就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她不想他再碰她!

  蓝远铮的手顿住了,但很快他假装漠视金漓汐悲伤怨恨的眼眸,依旧如金漓汐眼里的那般残酷无情,固执地按着她的腰,仔细检查她的身体。

  即使他没有最后攻进她处子的最后防线,但之前惊心动魄的纠缠还是将她弄伤了!

  他,原来,真的是野兽。

  蓝远铮站起身来,将一件大氅扔在金漓汐身上,他以为她会拖过大氅包住自己,然后痛骂他一番,或者扑来咬他,踢他!

  但是她一动也不动,她木然的眼神盯着帐篷的木顶,苍白消瘦的小脸毫无生气。

  蓝远铮见状,倾身过来,将金漓汐包裹好抱起,想将她抱到床榻上去。

  她在他手臂中很轻。

  刚刚与他纠缠争斗过一场,无谓的挣扎与搏斗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

  眼下,她犹如一个没有生命力的破旧瓷娃娃,闭着眼,不想听什么,也不想看什么。

  蓝远铮抱着金漓汐走到床榻边,想将她放下,就在此刻,他听见了她哽咽却冰冷的声音:“蓝远铮,你杀了我吧!求你——杀了我——”

  ……

  上官璞一夜未眠,一直盯着窗外的夜空瞧着。

  雨由沙沙的绵响,到现在的劈里啪啦,下得越来越大,可大小姐怎么还不回来?!

  蓝礼央说苗王很快就会放小姐回来,但小姐去了那么久,她也朝门外望了一百次了,却总不见大小姐的人影!

  上官璞坐立难安,心里涌上一丝不妙的预感,她想出门去探个究竟,却被蓝礼央拦住。

  “我们苗王的纪律是很严的,你这样擅自闯去,说不定解救不了你家小姐不说,到时候反倒连累了大小姐,阿璞,你先别鲁蛮!”蓝礼央摸摸自己身上不久前的鞭痕,劝着上官璞。

  “可是,可是我担心我家小姐啊!”上官璞急得直跳脚。

  那个苗王一看就不是个善主,而且还醉了酒,她怕大小姐会吃亏啊!

  “再等等看,实在若是太晚了大小姐还未回来,我便借着送夜宵的时候去看一下。”蓝礼央想了想,对上官璞说道。

  上官璞无奈,只得答应。

  眼下,蓝礼央去送夜宵很久了,不仅不见大小姐的身影,就连蓝礼央也消失了!

  上官璞拧着娥眉,想了想,又跺了跺莲足,“罢了,我自己找去!”

  但还未等上官璞迈出门坎,突然一个闪电打来,照亮了整扇房门,随后震耳欲聋的响雷接踵而至,吓得上官璞尖叫一声!

  上官璞还惊魂未定,却突然发觉房门前的墙角竟孤零零地站着一个人,上官璞又是一阵惊叫!

  那人身材单薄,步履蹒跚,挣扎着向前走了两步,扶住了门框。

  “谁?是谁?!”上官璞压着砰砰乱跳的心,壮着胆子问道。

  那人没有回答,一道闪电过来,瞬间照亮了那人苍白如纸的脸!

  “大小姐——”上官璞惊叫一声,却见那纤细的人影晃了晃,蓦然倒了下来!

  ……

  “大小姐,大小姐——”昏沉中的金璃汐在恍惚中听到了上官璞在连声呼唤着她,她吃力地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却如千钧重。

  她翕动着干燥的嘴唇,感觉到她的口中多了一股清凉的感觉。

  金璃汐微微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醒了过来,她睁开眼帘,见到的是一张哭得花容失色的脸。

  上官璞面色忧愁,眼睛已经红肿如核桃。

  金璃汐心头一酸,她轻轻牵动着嘴角,想安慰上官璞,让她不用担心。

  但上官璞看见金璃汐醒了,立刻放下手中的水碗,扑上前来,抽泣着道,“小姐,你,你受苦了——”

  她握住金璃汐露在被子外面冰冷的纤手,哭道:“小姐——你怎么不告诉阿璞,你遭了这么大的罪啊!”

  金璃汐张了张苍白无血色的唇,一双美丽而空洞的眼眸顺着上官璞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此刻她已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

  是上官璞帮她换的衣裳吧,那——阿璞已经都看到了?!

  金璃汐不语,偏过头去,微阖着美眸,疲惫得不想再假装自己的脆弱与痛楚。

  上官璞伏在金璃汐身边,泪水几乎没有停止过。

  是那个残暴的苗王把大小姐害成这样的,他简直禽兽不如!

  上官璞替金璃汐换下被雨淋湿透了的衣裳时,发现金璃汐洁白如玉的身体上竟紫淤一片,连胸前也有星星点点的淤痕,雪白皓腕上还有着被勒过的痕迹。

  一看,就知道那苗王对小姐做过了什么事情!

  上官璞心痛得直哭,她那冰清玉洁的大小姐,竟然被那个蛮横的苗夷生生给糟践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乱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