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乱世
姚璎2018-05-20 00:101,885

  “阿璞,别——别再哭了——”金璃汐吃力地开口道,她的嗓音嘶哑,像是被砂纸磨过一般。

  “小姐,是阿璞不好,是阿璞没用,不能保护好小姐——”上官璞说着话忍不住呜咽出声。

  “傻瓜——阿璞,这不关,不关你的事,他想要的东西,谁又能逃得了?!”金璃汐低哑地说着,只觉自己的喉咙也开始哽咽。

  “可是,小姐你的清白,就这样葬送在那个恶棍手上,我,我,恨不得杀了他!”上官璞蓦地抬起脸来,咬牙道。

  “杀了他?”金璃汐在枕头上无力地摇头,喃喃道:“我倒想让他杀了我——”

  “不,小姐!你不能想不开啊,咱们,咱们就当作被,被疯狗咬了一口,你可别做傻事啊!”上官璞惊慌地劝解着金璃汐。

  金璃汐不语,却转过头,一行行热泪从她无神的眼眸里扑簌簌地掉落下来,一直流进了她的鬓边青丝中。

  “大小姐,你千万要想开些——你要想着苏倦言公子,要等着他,你们可是有过盟誓的——”上官璞将金璃汐冰凉的手紧捧在掌心,想要给她温暖般说道。

  “不,别和我再提他——我——”听到苏倦言三个字,金璃汐的心里犹如被戳进了一把刀,有种锋利的痛。

  金璃汐凄楚地望着床角,黯淡的眼神里噙着泪花,“我,我已经没有脸再见他了——”

  如今的她,和失了贞的女子有何两样?!苏倦言出身名门,世代书香门第,他如何能忍受自己和一个失去贞节的女子在一起?!

  金璃汐的心犹如有把刀在钝割着,冒不出血,却痛得死去活来。

  “小姐——”上官璞难过地抱住床榻上木然的金璃汐,失声痛哭。

  主仆二人正在伤心,门轻轻一声响,蓝礼央带着一个衣着素雅的女子走了进来。

  上官璞转过头来,望着蓝礼央道:“礼央,你方才跑去哪里了?”

  蓝礼央用关切的眼神望着床榻上的金璃汐,轻声说道:“方才我们爷把我叫去,他知晓大小姐昨夜回来被雨淋病了,所以特意叫我去请大夫来给小姐看病——”

  “哼,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着什么好心?!”上官璞冷冷道,蓝礼央面色尴尬,一时间也不知道跟着说什么才好。

  “各人各管自己事,闲时莫论他人非——”跟着蓝礼央进门来的素雅女子张口说话了,“是哪位姑娘身子有恙?”

  “这位——”蓝礼央连忙对上官璞说道:“阿璞姐姐,不管怎样,还是先顾着大小姐的病情要紧啊!”

  上官璞顿然醒悟,收敛起了愤恨的神态,她看着面色如纸的金璃汐,连忙请女大夫上前为金璃汐诊病。

  女大夫安平为金璃汐把脉,半晌,她收回手,道:“这位姑娘初感风寒,脉象紊乱,应是受到惊吓所致——再加上早前她便病体虚弱,气血不足,于是畏寒肢冷,心思郁结,失于温煦。”

  “那可要紧?!”上官璞连忙追问道。

  “不妨,待我为她针灸后,开点药方,你们照着方子为她抓药喝下,不过,不要再让她受什么刺激了——”安平女大夫轻声细语地回答道。

  “多谢女大夫”,上官璞与蓝礼央都松了一口气。蓝礼央道:“那我回禀苗王去,估计他还一直惦念着呢——”

  “他没把我家大小姐给害死就不错了,还会惦念着她?若真是惦记,他自己为何不肯过来?!”上官璞低声嘀咕着。

  “他,他是苗王——”蓝礼央挠挠头道。

  “苗王就可以随心所欲,随意伤害人么?即使我们是奴隶,他也不该如此对待我家小姐——”上官璞说着话,声腔里已经带着哽咽了。

  女大夫安平闻声清秀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她坐下开好药方,将方子递给蓝礼央,道:“你照着这方子去抓药,煎了药为她服下——”

  蓝礼央点头应声,不住感谢着女大夫。

  女大夫安平忙完手中的活,借着收拾药箱,不引人注目地悄然打量着病榻上的金璃汐。

  金璃汐雪肤花貌,天生丽质,只是自蹙翠眉愁不开。

  女大夫看着眼神空洞毫无生气的金璃汐,低低说道:“乱世之中,宠辱参半。何者为宠,何者为辱?还是想开点为好——”

  金璃汐身体一动,缓缓转过头来,望向那女大夫。

  安平微微一笑,道:“你是聪明人,应知晓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这般话——”

  说着,她背起药箱,如闲云野鹤般告辞出了门。

  金璃汐的目光追随着安平远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调开。

  ……

  金璃汐大病初愈,苗王蓝远铮下令苗军进驻普洱城。

  自从那夜蓝远铮糟践金璃汐致她大病一场到现在,他一直没有露面。

  不过尽管蓝远铮特意不与金璃汐打照面,但他却吩咐左右,改善了金璃汐主仆二人的待遇条件。

  他派遣蓝翼鑫为金璃汐和上官璞送来了柔软的女裳,就连进城,都为她们安排好了马车。

  蓝远铮所做的这一切,金璃汐既不接受,也不抗拒。

  大病一场,她惯用着一副平静而冷漠的神情。

  ……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花解语(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娆乱君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