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父子隔阂!
戚七奇2018-10-24 10:263,211

  村头十字路口,那棵榕树下坐满了人。有下棋和打扑克的,还有闲聊的,在家的女人们几乎天天忙完事情后,有孩子的带孩子,没孩子的一个人来到树下与村民们交流着,在良田村附近,只要想知道什么事,来到这个榕树下是没错的,所有的事情,只有有人看到,不出一天,整个村子的人几乎全知道。

  这十字路口的小卖部,固定电话刚普及那会,老板就花了大价钱装了两部,再怎么说,依靠着村委会这个大树下,不会吃亏的,装电话的钱也很快能回来,而许多村民也间接的用上了这两部电话,有什么事几乎会用到它们。

  回复虎哥电话后,黄大兵一脸生气的模样从小卖部里面出来,一边走,嘴里用着十分十分的语气说着话,向外面走的时候,居然与迎面而来的一村妇撞上了。

  “干嘛?!没长眼睛还是怎么地?!想占我便宜吗??”那村妇也不是好欺负的角色,还没有等黄大兵说话,嘴里的机关枪就出来了。

  “切!就你?!老子还不敢兴趣呢!!”黄大兵本来就难受,突然被骂,说话的语气也重了起来:“也不瞧你的身段,什么鬼样,以为你还18岁啊?!”

  “怎么地,老娘不行啊?!”说罢,那村妇用力挺起胸来,这时候,黄大兵才发现面前的女人居然没有穿内衣,眼睛却十分不争气地往不该看的地方望去。

  “怎么?!老娘行不行啊?!”村妇再一句话说的,黄大兵想起了面前村妇是谁了,面前说话大尺寸的女人正是自己远方表叔的老婆,当年与表叔结婚时可以说是这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自己表叔家庭不错,在附近也算是有钱人家,自表叔父母离开人世后,两人搬到了离良田村不远村子住上,并置办了房产。

  想起这个表舅妈黄大兵内心燥热的心又开始动起来,说起是表舅妈,但是表叔只比自己大10岁左右,面前的女人更是年轻,当年结婚时,为了一睹表嫂的芳容,黄大兵可算下了大功夫,不惜在结婚第二天晚上偷看表嫂洗澡,好在当年没有人发现,否则的话黄大兵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面前的女人!

  “啊!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何小琴表嫂呢!”

  “才知道呢,乱说话!”何小琴挺着看着黄大兵:“你跑那么急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急事了?!”

  何小琴看着黄小兵说着,只想尽快离开,也不管其他的,黄大兵转身要离开地:“嗯!!”

  “哈哈哈……”何小琴笑着,无意中发现黄大兵有了生理反应,随即何小琴眼睛直勾着黄大兵。

  “表嫂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回去了……”

  “走吧!路上小心点,啊!”本是两句十分平常的话,但是从何小琴嘴里说出来却有另一味道,温柔不说,还能让人有无限遐想,看来她已经感受到黄大兵做为未婚男人内心的需求和渴望,看着黄大兵离开后,何小琴也走进小卖部按照事先安排购买了所需的东西!

  也不知道这一天到底怎么回事,在黄大兵那自己就变现出像是全身不知道在做什么的神情,不想在回虎哥电话后,又碰上了这个内敛中特显的女人,黄大兵一路走着,与何小琴身体在他脑子里面回放着。

  也许自己应该要找一个老婆了,总是这样下去不行,一路走,而此时村道上的空空荡荡,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所以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身上的变化。黄大兵越不想,身体的生理反应更大,而那个何小琴与黄菲菲两人的身体正在脑子里面转着,想着,黄大兵不由加快脚步走着,生怕被别人看到了。

  而何小琴的笑声更是在在回荡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女性放荡魅力自然地从那笑声传递出来,听到的人都无法拒绝。正走着,黄大兵的裆部突然有点疼,像针刺一般难以承受,当即要用手将裆部放松下。不料,身后响起一阵阵自行车铃声,瞬间,黄大兵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收了起来。

  “大兵,回来了!”一声叫喊声,黄大兵说着声音看着,原来是自己的远方表叔胡大力,就是刚才那个表嫂的老公。

  “哦,回来了!”黄大兵看着表叔居然坐着自行车,为了不让表叔看到自己的囧相,黄大兵提着屁股向后面撅着!正纳闷的时候发现表叔脸色不是很好眼眶黑黑地。还没说两句话,表叔已经骑着车离开。

  黄小兵家,是院子但也没有围墙,房后面还有一条小山路,经常有村民来回走动着,而那条小山路也是一条去村头十字路口必经之路,院子内,黄大兵父亲黄德良正在忙碌着,由于黄菲菲生了儿子,李玉芬需要不时过去那边看看,而黄家经常只有黄德良一个人在家还有一条半死不活的黄狗陪伴着。

  黄大兵从外面冲进屋子内,差点吓到了院子内正在给自己做饭的黄德良,还半躺的黄狗看到黄大兵后,立即跳了起来,摇着尾巴向他走了过去,此时的黄大兵却没有心情逗这黄狗,来到水缸前,打了一瓢水喝了起来。

  “干嘛?!猴急猴急的!不能慢点吗?”黄德良藐视地看着黄大兵。

  黄大兵没有理会自己的父亲,拿着水瓢一口气喝了半瓢水后,把手中的水瓢扔到水缸里面去。水瓢掉水缸里泛起了水花飞到了黄德良脸上,一直以来黄大兵做的事情并不得家里的人理解和支持,此时的动作更引起黄德良的愤怒!

  “怎么回事?!啊?!有意见自己搬到外面去住,不要在家晃来晃去的!”黄德良很显然已经被黄小兵的能力所折服和欣慰,对这个自小不听话,又经常搞破坏的黄大兵黄德良与李玉芬很是不满。

  虽然他也在虎哥那边帮忙,但是赚的钱很少交给家里,每到虎哥发钱的时候,多数的时候都是在外面乡镇的KTV或者某个发廊里面,做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已经去基本上是天也不出来。

  几年来,不仅不见他补贴家用,而在男女之间的大事中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结果,一开始黄德良两夫妻还对他抱有希望,时间一长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而黄大兵也知道父母对之间有成见,自打工以来也从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不仅没有给自己还没有留下多少钱,一到有事情就知道找黄小兵或者虎哥那边的人借。

  在黄德良夫妇眼里,两个孩子当中自然喜欢的是黄小兵,明眼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所以,此时黄大兵仅存一点对家庭的眷恋已经被黄德良两夫妇在日程生活中一点点地抹去!

  “关你屁事!!”黄大兵一句话把黄德良怼了回去。

  “你!!”黄德良被黄大兵怼回去后,一时间没有想到怎么回他,正要反应的时候,黄大兵已经走回自己的房间去,而黄德良也不管黄大兵,只顾自己,做饭也只是给自己做,完全忽视了黄大兵的存在。

  黄大兵离开后,黄德良来到厨房内,一个人收拾着,大灶上正煮着东西,自李玉芬嫁过来后,黄德良就再也没有真正的做过饭,像一般男人一样,每天从农田或者集市回来后,把手上的东西一放,只等李玉芬做好饭了。

  在两个儿子之间,两夫妇确实是对小儿子更有期待一些,看着黄小兵每天忙碌着,黄德良两夫妇总是觉得那么欣慰,尽管这个时候,由于黄菲菲自己选择的原因并没有在黄家内候产,而是选择了虎哥那边,但是黄德良对黄小兵的努力还是能看到,否则的话不会那么快的结婚生子!

  黄大兵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脱衣服就直接躺在床上,父亲的冷漠让他感觉到这个家由衷的已经不能让自己喜欢了,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是黄大兵对这个家没有往日的感觉,躺在床上内心不由想起了这些年自己的经历,虽然自己有努力去做,但是并没有赢得了父母对自己的尊重和重新认识。

  黄大兵在床上思考,想起自己过往的事情,想起了自己每到拿着虎哥给自己的钱后去镇上的发廊鬼混时的情形,内心不由再次躁动起来,正想着,但是,此刻在他内心里想着更多的是要给自己找一个老婆,不能总是让自己在别人或者,不由又后悔了起来,抬头看着外面的黄德良,黄大兵突然决定一件事情。

  等两个月,攒一些钱,就搬出去住,不在家里待着,反正都看着我那么不顺眼的话,那么我就离开,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都看着我不顺眼吗?那么我就离开!从你们眼皮底下消失,我是不如别人强,但是又怎么样?你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呢!!在你们眼里小儿子最好的,那就让他留在你们身边就好了。

  思考片刻后,黄大兵迷迷糊糊地税着了,抱着身边的被子使劲地蹭着,哪知这个时候,从窗外传来一阵女人剧烈的笑声:“嘿嘿……原来回家后是做这个的?!哈哈哈哈……”

  “谁?!”黄大兵下意识地从床上站了起来,向外面跑了过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爱边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