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绯红2020-04-10 10:112,446

  萧千澈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注视着下方的一切的时候,黑暗中,还有一双年幼的眼睛,同样一动不动紧盯着他。即使落下的巨石最后隔绝了他的目光,那个孩子也一直呆呆地望着黑暗,久久无法移开。

  那孩子的心中,有什么东西“咔嚓”一声,破碎了。

  不知为何,即便整个山洞崩塌得支离破碎,那个托起红色宝珠的石头底座却纹丝不动,就连它头顶的石块也坚硬如磐石,丝毫没有破碎落下。叶止站在那里,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只是,他实在是想不通。像萧千澈这样心系苍生的大英雄,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他葬身滚滚乱石当中,却不闻不问呢?甚至在他带着小破离开了石洞之后,还要向山中再劈一剑。即使他真的对三千不归痛下杀手,可自己呢?自己也不值得他去救吗?

  他是想连自己一同杀了吧?

  叶止这样想着,一阵失落和失望涌来。可是,书里不是这样写的啊!书里的白衣楼主萧千澈,绝不会看着无辜之人白白送死而无动于衷!也绝不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杀死自己的宿敌!难道……难道是书里写错了吗?

  他呆呆地望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乱石中响起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

  “小子,你来。”

  叶止这才如梦初醒,回头向后望去,只见黑暗与乱石之中,一双深紫色的眼睛正凝视着自己。这双眼睛并不温柔,却也并无杀意,只有深深的平静与冷漠,他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

  此时,三千不归的黑色羽翼已经收起,半个身子都被压在乱石之下。若是在平时,他一击就可以轻易将这些巨石击碎,可是现在,他的身上就只有双眼仍有光芒,那不可一世的傲然邪气,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之前由影子汇聚而成的右手也早已消散,此时的圣子,只能向叶止伸出一只左手,再次重复道:

  “来!”

  “我不要!”叶止坚决地说道,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你过来,我不会害你。”

  “你会吸走我的影子!”

  “哈!”圣子突然大笑一声,一掌拍在地面,“你懂我的招数!”

  “我当然知道了,你那一招叫作‘万千影支离’,人一旦被你偷走了影子,就是被你吸走了力量。若没有破解之法,无论有什么样的武功,都只能任你摆布!”

  “不笨,你还知道什么。”三千不归半个身子都被石头压得粉碎,可言语之中,却没有丝毫痛苦之意。他对叶止说话,仿佛这只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对话。

  “你之前放出的那一招,名叫‘三千鸦散尽’,是你最为得意的招数。这些黑乌鸦都是由黑影组成,也是你力量的一部分。它们虽然没有生命,却比刀刃还要锋利,能够变成任何形状。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你这一招绝技之下!”

  “哈哈哈!你这小子!”圣子笑道,似乎心情大好,“但你有一点却错了,这些并非招式的名字,只是江湖人的称呼而已。招式本身没有名字,只不过是杀人的手段罢了!”

  “你们魔教中人只会杀人,你们就不觉得羞愧吗!”叶止吼道,涨红了脸。

  “羞愧?你我今天若是死在这崩山裂石当中,就是萧千澈杀的!你问问他,他会羞愧吗!”三千不归突然暴怒道,一拳狠狠砸在压住自己的巨石上,震得整个山洞轰隆一声。可他的力量早就不剩多少,短暂的轰鸣过后,只留下长久的寂静。

  叶止愣住了,他看到潺潺的鲜血,正缓缓从三千不归的手中流下。

  “你,过来。”

  这一次,叶止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身体仿佛不再受到理智的控制,他一步,一步,一步走向了圣子。他们的距离本来就没有多远,叶止步步靠近,只感觉那双紫色的眼睛越来越清晰了,仿佛是黑暗中一座连自己都迷失了的灯塔。

  “抓着我。”

  叶止犹豫了一下,握住了那只伸出的手。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够亲眼见到白衣楼主和魔教圣子,更想不到,自己此刻居然抓着武林第一魔头的左手。

  与想象中的不同,这只手明明瘦得骨瘦嶙峋,却好像充满了充沛的,饱和的力量,分明是叶止抓住了他,可是不知为何,叶止却感觉同时也有一只手慢慢握住了他,缓缓爬上了他的手臂。那东西没有温度,没有情感,却意外地并不令人厌恶。

  “这就是影子。”圣子说道,“想要吗?”

  想要吗?

  叶止一下松开了三千不归的手,慌忙后退了一步,圣子的左手被他丢下,软软地拍在地上,发出“啪”地一声。那双紫色的眼睛闪动了一下,似乎有点失望:

  “待你想要了,告诉我。”

  圣子的声音永远是这样,低沉,沙哑,不露声色。可叶止却分明可以感觉到,在这个曾经屹立于武林巅峰的男人身上,一种名为“生命”的虚无缥缈的力量,正在缓缓地流失。

  他可能要死了。

  ---------

  之后的几天,他都是与圣子一起度过的。

  说是“几天”,但叶止其实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这崩塌的山洞中暗无天日,就连阳光也透不进来,这些日子里,叶止分辨不了白天和黑夜,有时候睡了一觉,也不知道是否已经熬过了一天。

  但幸好,这崩落的半座山早将这个山洞整个砸开,他身处的这一块空间已经十分开阔。叶止找了一圈,发现了不少被落石砸死的飞禽小兽,以及连同树木一起掉下的蘑菇野果。圣子虽然远不如之前强大,但仍然可以凭空生出火焰来,两人在一起待了这么些天,居然也没有饿死渴死。

  每一次,他将烤好的兽肉,野果,干净的清水送到圣子手中,那不可一世的魔教圣子都会轻声说一句“谢谢”,但除此之外,两人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交流。可是,三千不归所说的那句话,却时时在叶止的脑海中回荡。

  等到所有的食物吃完,我真的会死在这里吧?整座山都往这里塌了下来,就算爹、娘,丹山镇的乡亲们想要救自己,也一定无能为力吧?

  我要是死了,是谁把我害死的呢?是小破吗?是魔教吗?是大英雄萧千澈吗?“为龙”一剑斩下的时候,他分明是知道还有人在里面的吧?

  那样的萧千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这么多的问题,让叶止小小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有太多的疑惑了,即使他比同龄的孩子们都要聪明许多,却仍然无法给自己一个解释。但有一件事情,他却是清楚得很的:

  他每天与烤肉一起给三千不归送去的那一颗野果,名叫红山树莓。

  而秋天的红山树莓,本身就是一种剧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