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绯红2020-04-10 10:072,221

  这些黑衣人一身装扮与一般的夜行衣不同,即使是口鼻也没有露在外面,一层轻轻的黑纱将他们的眼睛都一起蒙住。他们相当自负,根本不在意这块黑纱是否会影响战斗力——这样看来,他们的真实身份应该十分重要。

  叶止环视了一圈周围,镇西镖局包括“大鳄”郭进,“撼地锤”李胖子的所有人,都已经成了这十二个黑衣人的剑下鬼,此刻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

  很奇怪,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朋友如今一个个惨死在自己的面前,可叶止的心中,却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波动。仅仅是在李胖子喊自己“快跑”的时候,他的心颤动了一下,除此之外,他连“愤怒”和“仇恨”都提不起来。

  我还是冷漠到这个地步了啊……

  叶止这么想着,看着十一个黑衣人朝自己步步逼近,又转过头,看了看躺倒在地,双目圆睁,手中还紧握着大锤的李胖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这个朋友,武功虽然好,神经却粗得很,脑子又笨,这辈子恐怕不会有什么仇人。如果他有想杀的人,恐怕就是你们了。”叶止抬头,看着带头的那个黑衣人,缓缓说道:“我以前不杀人,他待我很好,我破个例。”

  黑衣人愣了一下,他似乎有些惊讶,面前这个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说这些大话的时候,却似乎底气十足,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还未等他想明白面前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一阵滚滚而来的异样声音,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少年的手中,那柄细而长的苗刀突然发出轰然巨响!一块厚重的,至少重达数十斤的漆黑铁块轰隆一下,居然从苗刀的背面翻了出来,啪地一声撞在了刀背上,成为了那苗刀刀身的一部分。随后,又一条轰鸣着的,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尖锐履带从刀刃上慢慢升起,如同一只张开血盆巨口的钢铁猛兽被扼住喉咙,一把塞进了刀刃当中!

  一瞬之间,这柄貌不惊人的苗刀沉重了十倍有余,可少年执刀的手居然颤抖没有颤抖一样。只是眨个眼睛的工夫,这刀的气场已与刚才完全不同,尖锐和沉钝在它的身上浑然一体,那令人心颤的嘶吼,仿佛下一秒就要咬断所有人的喉咙!

  狂刀!

  “你……你是……你是鬼使?”

  那十一个杀手统统后退一步,所有人都盯住了那个带头的黑衣人,虽然黑纱蒙住了双眼,但他们眼中恐惧早已暴露无遗。

  “我们被骗了!单子上只有大鳄和撼地锤,没说还要杀别人!”

  “头,这不是镇西镖局的单子!那人是让我们来送死!”

  这些训练有素的黑衣杀手一下慌了阵脚,他们步步向后退去,根本不想与这柄轰鸣的狂刀为敌。“鬼使”和“狂刀”的名号令整个江湖闻风丧胆,面前的这些杀手也绝不例外。

  “消息有误,我们走!”

  带头的黑衣人演了咬牙,刚刚说出这一句,却突然感觉肩上一热,那个手持狂刀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转动不止的大刀狠狠嵌入他的身体!齿轮嘎吱嘎吱作响,从肩头一路劈道胸口,转眼便将他的心脏碾得粉碎!

  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幕,即便是冷血的黑衣杀手都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把刀根本不会“劈斩”!沿途的血肉骨骼,只要是胆敢阻挡它的一切,都会被轰鸣的锯齿碾压成粉末!还不止如此……它何止是将敌人碾碎,那张钢铁巨口,分明就是将对手撕碎吃掉!

  这就是传闻中的狂刀!

  另一人还在恐惧中愣神,轰隆轰隆的狂啸声已经来到了他的耳边。他下意识地转过头,脑袋便被狂刀轰隆的履带正面碾过,整个肩膀却都被锯齿削得干干净净!他的胸部以上全部被碾成了肉末和血块,碎骨头劈里啪啦飞溅出去,打了他的同伴们一脸。

  狂刀带来的,不仅仅是实力上的碾压。更重要的,是他血腥至极的杀人方式带来的无穷恐惧!在这柄大刀的面前,你根本不可能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只能是任他宰割的牲畜。

  而一旦成为了牲畜,你便失去了从狂刀手中生还的可能。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仅仅一炷香的时间过后。

  叶止站在李胖子的尸体边,俯下身,将他圆睁的眼睛合上了。他的手上,依然是那一柄苗刀,纤细,锐利,银光闪动,似乎从未沾染血腥。

  而他的身边,十一具尸体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他们的身体大多都缺少了一半,血肉横飞的伤口仿佛是被巨兽杂乱的牙齿咬过一样。而尸体边上,那些稀碎的肉沫,骨块,发黑的鲜血,都曾经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至于是谁的,早已经分不清楚了。

  叶止收回苗刀,那柄刚刚还体型巨大,轰鸣作响的狂刀,此时如一只温顺的小兽一样被收回了刀鞘当中。

  一片死的寂静之中,他走近镖车,握住了镖物上面的铁链,就在同时,一只诡异的,如同鬼魅一般的黑色鬼手居然从他的从袖口中缓缓探出,同时抓住了铁链。这只黑手虽然骨瘦如柴,力道却大得惊人,扯得铁链吱吱作响不止。

  那是他的……影子!

  两只手同时用力,铮地一声,轻易便将那看似坚硬的铁链生生扯断。叶止一把揭开遮盖的黑布,果然,那里面如同黑衣人说的一样,是一口棺材。

  叶止深吸一口气,揭开了棺盖。作为一个镖师,他决不能擅自打开镖物,但镖师这个身份,对他而言可并不重要。

  他是鬼使,此刻,他只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害死了他的朋友。

  棺材里是一个人,一个死人,一个端端正正躺着的,一身白衣的中年男人。在看清他容貌的那一刻,叶止身子一颤,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仿佛感觉到了主人的情绪,鞘中的苗刀轰然出声,想要挣开刀鞘,却被叶止一把按住,低吼一声:“安静!”

  没错,棺材中的死人,他是认识的。应该说,整个江湖都是认识的。

  白衣楼主——萧千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