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绯红2020-04-10 10:242,321

  人群不久后便散去。叶止跟随着线索在靡州城中转了小半圈,夜色很快降临,才从无数亮起的灯盏与升起的孔明灯中,找到那一座深藏在城中的“琼花楼”来。

  无论大城小镇,只要是有男人的地方,便难免有这样的风流之所。可叶止却没有想到,这座偏僻的边陲小城中,居然有如此规模的一座灯影琼楼,往来的客流熙熙攘攘,竟然比他这一天在城中见到的人流还要多出几倍。

  这些人大多穿着绸缎华服,似乎身份都是非富即贵,许多人操着完全不同的口音,在家丁或仆人的簇拥下,说说笑笑,缓步走入楼中。似乎这些人来到靡州城不为别的,都是为了这座琼花楼而来。

  这倒是奇了怪了。

  叶止行走江湖也有些年头,即便是江湖之外的地方,也不至于完全没有耳闻。可这靡州城内琼花楼吸引了这么多商贾富豪,他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可就不大寻常了。

  叶止连忙戴上黑纱面罩,混入前往琼花楼的人群当中。他的身边是一个绯叶国书生模样的男人,他身材文弱,看起来风尘仆仆,衣冠上还有一路留下的风沙,可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兴奋,脚步明显的轻快。叶止装作熟络地挤上前去,小心地打听到:“兄台,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啊?”

  书生脸上尽是笑意,一点该有的警惕都没有,见有人上来搭话,转过脸来边笑便答:“琼花楼的男人能因为什么事情开心,自然是阿蛮姑娘来了!兄弟,我看你的打扮像是江湖中人,千里迢迢来到靡州城,居然不知道阿蛮姑娘的事情吗?”

  叶止摇了摇头,心想这书生既然如此坦诚,自己也不必继续遮遮掩掩了,这样没心机的人,只要将他哄得开心了,这家伙便会自己把所有事情都掏出来。

  果不其然,还未等叶止继续往下问,书生便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叶止一开始听得认真,但不过多久便尴尬地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并不真实的高山姑娘的传说而已。

  传说这位阿蛮姑娘乃是靡州城正对的雪山“九姑娘山”上的一位神女。她美若天仙,皮肤如冰雪一般晶莹剔透,只一眼,便能让男人为之疯狂。每隔三年,她便会在这一天悄然下山,来到这座琼花楼中逗留七天,与来自三国各地的男人们饮酒作乐。整整三十年过去,阿蛮姑娘一共出现了十次,可她的容貌却从未衰老,永远是二十岁的动人美貌。

  “这一定是天上下凡的仙女!能见到阿蛮姑娘一面,我这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书生一边说着,一边嘿嘿地傻笑:“兄弟,你既然都来到这琼花楼门口了,自然也是和阿蛮姑娘有缘!不如我们一起结伴看看?这一代我熟悉得很,我给你带路!”

  书生一下热情了起来,不由分说,拉着叶止就往里走。琼花楼边上招呼客人的,浓妆艳抹的姑娘不在少数,可此时几乎所有人都是为了阿蛮姑娘原道而来,对这些庸脂俗粉,看都不愿多看一眼。这书生倒也不简单,虽然楼里人潮拥挤,但他却总能找到最好最近的捷径,两人每过多久,便第一批进入了琼花楼的大厅。

  “哎哟哟哟,两位客官!”叶止与书生刚刚迈进大厅,一个身材丰满,身着红色绸缎,金银首饰叮当作响的女人便喜笑颜开地迎了上来,仰着脑袋便往叶止的怀里钻来。叶止吓得不轻,连忙躲开,那胖女人便顺势挤到了书生的身上。书生弱不禁风的,险些被她一屁股坐倒。

  “银妈妈,是我,是我!”书生赶紧抓住胖女人,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哟,怎么是你啊。”胖女人这才认出了书生,一脸嫌弃地将他打量了一番,说道:“今天带银子来了吗?你那债可欠了半个月了啊。”

  “银妈妈您可真是,说得就像我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似的!”书生陪笑道。

  “你就是。”银妈妈白了他一眼,道:“今天再不给钱,别想着我还会放你进去。”

  “今天有,今天当然有了,今儿阿蛮姑娘可在呢,说什么都要去见一面!”

  “切,你们男人啊……”银妈妈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伸出一只胖手,在书生面前晃了晃,“拿来!”

  书生一边嘿嘿嘿假笑着,一边捏了一把叶止,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兄弟,借点钱。”

  “啊?”

  “咱们都这么聊了一路了,好歹算是朋友了对吧?借朋友点银子怎么了?对吧?再说了,这里面想见阿蛮姑娘可有不少规矩,你一个生客进入,可小心触了禁忌被轰出去!”书生软硬兼施,一会儿哀求一会儿威胁,围着叶止不停兜兜转转。

  这死皮赖脸的样子当真让人嫌弃,叶止一把甩开他的手,虽然不想为了这个认识不久的书生付钱,但此时距离闹市中所约定的“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大半,若是不能及时赴约,恐怕真要见不到这个谨慎万分的神秘女人了。

  书生也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见叶止虽然不耐烦的样子,脸色却明显软了下来,大喜过望,这就将他连拖带拽拉到了银妈妈的面前,从不情不愿的叶止手里抓过银子,塞到了胖女人手里。

  胖女人细细点了点钱,看了看书生,又抬头看了看叶止,点了点头,道:“银子是两个人的没错,进去吧——小伙子,我看你年纪不大,可少结交这种朋友。这穷书生,一有钱就挥霍无度,没钱了就死皮赖脸赊账欠钱。被他缠上,可有你受得了!”

  叶止不敢多说什么,随口谢过了银妈妈,便被书生拉着往里走去。这厅堂的内部甚是宽敞,里面早已有近百宾客,却丝毫不显得拥挤。这里上下分为六层,更高处是一个露天的高台,挂着一盏巨大的华丽灯盏,似乎是借由燃烧“红血石”发出光亮,远远照亮了整个大厅,奢华非凡。

  血红石可是特产自绯叶最西面血红悬崖边上的古老矿石,据说是由远古生物的血与骨经过千万年凝结而成,遇火则然,数十年不熄。光是小小一块,价值便是同质量黄金的五倍以上。像是琼花楼顶上这么大的一块,无论放到哪里都是无价之宝。

  这琼花楼,居然真的用这样的宝贝来照明!就算是绯叶与湛海的王族,都不带这么奢侈的!

  就在叶止惊讶于这奢华灯盏的同时,周围的人群突然发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书生捅了一下叶止的腰,大声喊道:“阿蛮姑娘出来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