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二章
绯红2020-04-10 10:162,199

  ——啪。

  两柄鸳鸯短刀轻拍在桌上,面前男子头戴斗笠,披下的黑纱半遮住面容,沉声说道:“掌柜,一碗酒。”

  满楼酒家与别的酒楼不同,来往的江湖客若是想点酒肉,只能和掌柜说。这位掌柜也不是普通的掌柜,“千人千面”诸葛玺,凡是见过的人,他都过目不忘,大半个江湖武林都在他的脑子里。

  掌柜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名字?”

  “江漓。”

  诸葛玺的目光依然没有挪开,仿佛想要看穿他黑纱背后的面貌:“年轻人,要在我这儿喝酒,光有这个名字是不够的。”

  “漓水鸳鸯刀,江漓。”

  诸葛玺又盯了他片刻,这才点点头,说道:“确是漓水口音。我前些年是有听闻黎水新出了一位使双刀的少年侠客,看来就是阁下了。”

  男子点点头,“掌柜‘千人千面’的大名,晚辈也早有耳闻。”

  诸葛玺一笑,眼角的皱纹都笑了出来,说道:“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你也知道这些日子,江湖里可不太平。多问几句,也就是图个安心。小哥黑纱覆面,走在诉州城内可要多加小心。”

  江漓道了谢,寻了一处空位坐了下来。这个点的满楼酒家坐满了各地而来的侠客,人声鼎沸,周围的人只是看了江漓一眼,便回过头,继续说起自己的事来。这些人,无疑都是冲着白衣楼的这件事来的。

  诉州城位于“绯叶”与“湛海”两国之间,古来便是王族祭祀的场所。自从百年前“江湖”的存在被王族默认之后,这里便自然而然成了江湖客们的聚集之所,几十年前白衣楼在此地建立,这里就更成了武林的中心。而诉州城中唯一一座酒楼,便是这满楼酒家,若不是“千人千面”诸葛玺这样身怀绝技的人,还真做不了这里的掌柜。

  江漓刚刚坐定,酒还未上,周围的声音便统统涌入耳朵来。

  “哎,你听说没有?有人说萧千澈其实早就死了,半月前的群侠大会上,那个萧千澈其实是别人假冒的。”

  “假的?可那天我也在下面,当时我看……”

  “哎呀,那一定是魔教请来的易容高人,这般高手的玄妙手法,你这种蠢驴怎么会看得出来?”

  “你可别编了!什么人敢在龙神和翠玉剑的眼皮底下假冒萧千澈?更何况魔教早已消失九年,你哪里听来这些不切实际的消息。”

  “我前些日子听老王说的啊,他说是白衣楼里认识的朋友透露的,八九不离十。”

  “你在我这儿胡诌也就罢了,出了这个门,可别让白衣楼的人听见了。崔于坚这些日子心情糟得很,被他抓着,保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当然知道,可现在外面都传遍了,你说……”

  酒楼里议论纷纷,但每一句都离不开白衣楼与萧千澈的话题,江漓坐了大半个时辰,却并未听到什么引人注目的消息。他站起身来,刚打算离开,一柄剑鞘却架在他的面前,“咣”地一声将他拦在门口。

  江漓抬起眼睛,只见一个披散着长发,衣服破烂,一只眼睛瞎了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剑虽然没有出鞘,但这面目却很是狰狞,杀气外显。

  听到这一声响,整个酒楼靠门坐着的一般江湖客都站起身来,各式兵器“乒铃乓啷”地抓在手里,齐齐看着门口那个独眼男人。

  满楼酒家是什么地方?整个诉州城若是有一个地方让萧千澈都不敢拔剑,那就是满楼酒家,在这个地方,你能喝酒吃肉,能口无遮拦,能撒泼打滚撒酒疯,唯独一点,便是不能亮剑!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规矩,可眼前这个独眼男人,又是哪来的胆子?

  “小子。”那个独眼男人嘿嘿一笑,贴着江漓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清的声音说道:“面纱摘下来。”

  江漓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独眼男人哼了一声,又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这日子还敢来诉州城,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当然知道!”独眼男人不由分说,一把握住了江漓的鸳鸯短刀的刀刃,任由潺潺鲜血从他的指缝流淌下来,他“嘶”了一口,咬着牙说道:“就是这把刀,我不会认错的。”

  “你认错了。”

  “我不会的!”男人松开手,将剑收回,说道:“我们还会再见的。”

  独眼男人说罢,转身就朝外走去。酒楼里的江湖客们看得莫名其妙,陆陆续续坐了下来,嘴里还不忘嘀咕着:

  “这个男人谁啊?来满楼酒家耍酒疯,命不要了吧?”

  “谁知道……你看他抓着人家的剑,手都抓出血来了,说不定还真是个疯子。”

  客人们议论了一波,又把注意力挪到了江漓的身上。毕竟被那个独眼男人一闹,此时站在门口的江漓可就太显眼了。

  “你看你看,那个用双刀的年轻人——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居然敢覆着黑纱走来走去?那个‘单刀客’叶止,似乎也是他这个年纪吧?”

  “单刀客使的是一柄苗刀,可不是这鸳鸯双刀。再说了,满楼酒家的客人,诸葛玺自有分寸,轮不到你来管。少说几句!”

  “也是,现在敢在诉州城晃荡的都不是什么无名小辈,咱们都小心着点吧……”

  还未听他们把话说完,江漓便已经走出了门去,方才酒楼中一举一动,一言一句,都已经映在了他的脑海中。江湖传闻,总是半真半假,而真正能在这片江湖中生存的人,总是能分辨出其中的真假来。

  白衣楼,萧千澈,半月前的群侠大会。

  崔于坚,龙王,匆忙放出的通缉令。

  只要你足够敏锐,这些消息中的真相早已昭然若揭,只等黑夜降临,这一切的谜底便会被揭晓。

  江漓走过一条小巷,伸手摘下了斗笠。他把手中的双刀并在一起,拭去哪个独眼男人留下的鲜血。一瞬间,这鸳鸯双刀似乎突然颤抖了一下,短短的刀刃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向下生长起来,转眼间,居然已经长成了一柄长刀。

  这是一柄苗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刀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