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一种离开就做成长
林依2018-05-24 01:232,223

  “家有常业,虽饥不饿;国有常法,虽危不亡。”

  眼中精光,黄承彦再一次的话锋一转。将话题从兵法转在了刑名之学上,一点也没有晦涩。

  ……

  眼底掠过一抹凝重,胡辅内心深处关于韩非子等著作的记忆涌了上来,顿了一下:“夫舍常法而从私意,则臣饰于智能。臣下饰于智能,则法禁不立矣。”

  语气不停,胡辅望着黄承彦,眼中露出滔天自信,道:“家庭中有固定的产业,即使遭遇荒年也不至于挨饿;国家有稳定的法度,纵然发生危难也不至于灭亡。”

  ……

  “不愧是名门之后,贤侄才学果然不同凡响。”

  对于胡辅的回答,黄承彦十分满意。他的这两个问题,都是属于孙子兵法与韩非子中核心,从胡辅的回答上就看得出胡辅在刑名之学与兵法的潜力。

  胡辅从黄承彦的眼中看到了笑意,只是他清楚这还不是满意。黄承彦是一个脾气古怪的人,通不过黄氏三问,就算是一国皇子也不会收为弟子。

  第三问,将是场决定这一次拜师成败的关键,也预示着最难。

  “贤侄,依你之见大汉王朝如何?”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的不仅刁钻,而且入木三分。

  现在大汉王朝的局势与结症,很明显。只要是有心人,对时事关注的人就会清楚。只是对于关注时事的士子简单,但以胡辅的年龄而言,则属于困难了。

  十二岁还是一个少年,关于国家大事的提问,就有些强人所难了。而且这并不好回答。想要脱颖而出,让黄承彦刮目相看,那么这个回答不仅要一针见血,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说出不一样的东西。

  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东西越难回答。

  ……

  一念至此胡辅没有随意的回答,拜师黄承彦的意义很大,但是远没有不让胡腾失望来得重要。对于这个男人,胡辅心存感激,关于大汉王朝的事情从脑海中划过。

  前世今生!

  他是胡腾的儿子,在黄承彦面前,此刻他就是父亲的脸面,只要活着就不会容许打脸。

  “大汉王朝只缺了一个高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陈涉!”

  ……

  胡辅的回答剑走偏锋,每一个都犀利无比,将黄承彦与胡腾二人震得目瞪口呆。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这样的回答足够惊艳。

  黄承彦心里清楚,哪怕是自己精心调教的弟子蒋琬,也未必有胡辅看得深远。心中虽有惊讶,他却没有怀疑胡辅的才学。

  这不仅是胡辅的家学渊源,更因为他的问题也只是随意而为,就算是胡辅花再大的价钱也买不到答案。

  “贤侄大才,是一块璞玉,只需要轻微的一打磨就会成为一块宝玉,露出属于他的璀璨光芒。兄长,这个弟子,愚弟收下了。”

  胡辅通过了黄氏三问,黄承彦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同时胡辅的才学与看问题的入木三分,让黄承彦好奇,心里生出了孺子可教的念头。

  “辅儿,还不谢过你的老师!”

  胡腾瞪了一眼儿子,随后朝着黄承彦笑,道:“贤弟,犬子顽劣,恐怕要给你添麻烦了。”

  ……

  胡辅心里清楚,这不过是通过了考验,想要拜在黄承彦门下,还需要规规矩矩的拜师。

  在汉末师徒关系仅次于父子关系,即俗谚所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父”、“投师如投胎”。

  有的行业,一入师门,全由师父管教,父母无权干预,甚至不能见面。

  中国人尊师重道,乃久远之传统,故周代已有释奠尊师之礼,然而拜师却一直无专门礼仪。只是在后来,拜师礼仪却越来越越受重视。

  胡辅只有行了三礼,才能算是黄承彦的弟子。拜师礼,一般是师父、师母坐上座,学徒行三叩首之礼,然后跪献投师帖子。其次,师父训话等。

  “学生见过老师!”

  心里的念头落下,在胡腾严厉的目光下,在黄承彦温和的笑意中,胡辅弯下了腰,神色恭敬。

  这个时代拜师,是一种全身心的托付。可不是后世学校里面,一个人教授千百人,桃李满天下。

  “恩。”

  微微颔首,黄承彦对于胡辅的态度很满意。这个时代由于武帝听从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导致士大夫等高级知识分子,对于礼仪看的极重。

  “辅儿,从今天起你就住在府上。”

  “诺。”

  三言两语就将胡辅的去留决定了下来,黄承彦转而将目光落在了胡腾身上,脸色也变得肃然。

  “兄长,你这一次打算去何处?”

  黄承彦可不是胡辅,他对于胡腾的过往了如指掌,自然明白这一次,与其说是胡辅拜师,倒不如说是胡腾托孤。

  “为兄此去不得不为,贤弟就不必在劝了。”

  黄承彦与胡腾都是聪明人,从对方的神色变化上,就能够猜测出对方的想法。看到黄承彦有劝说的意向,胡腾连忙开口将路堵死。

  ……

  胡腾终究走了,一点逗留。

  在见证了拜师礼之后,胡腾提出了告辞,胡辅望着远去的背影,泪眼婆娑。十年的相处,他的身上打上了那个男人的印记。

  胡腾走了,胡辅感觉到了孤独。仿佛他与这个天下最后一丝牵挂,被硬生生的斩断。普天之下,亿万里河山,没有一寸属于自己。

  “四喜,伯父已经走远,我们回去吧!”

  四喜,这是胡辅的小名。在这个时代,由于医疗条件的落后,新生儿夭折的几率很高,故而一直流传着,贱名好养活的说法。

  “我没事,公琰兄你先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儿就回来。”

  胡辅此刻的情绪激荡,久久无法平复。这种亲人突兀的离别,心中的难受,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感同身受。

  “四喜,那为兄先回去,你不要远走。”

  初次见面,蒋琬与胡辅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况且,此刻的胡辅正陷入亲人离开的悲伤中,这个时候安静远比开解重要。

  只有平复下心情,从胡腾离开的阴霾中走出来,胡辅才能成长。

  ……

  每一次的离别,都会让我们成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为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为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