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青楼4
石头诗人2018-05-30 16:273,136

  谢过了李碧春便下了楼,跟昨天一样还是睡在桌子上,今天她屋子里的灯很早就熄了,我偷偷的点起来一盏,将厚厚的书放在桌子角上小心翼翼的翻越着。

  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精神,这一晚整整的看了一晚上彻夜未眠,隔天早上很早的就打了水洗了脸,还没开始营业就门外有人敲门,这会天还没亮起来伙计们也都在后院,我便下了楼揭开锁一瞧傻了,竟然是汪公子!

  “汪公子,这么早!还没营业呢!”

  “没事,过来送一点东西,这是昨天李小姐落在我那的手绢!”

  他把手卷递给了我,转过身就像走,我赶紧拦住了他拉着他上了二楼,说我一定请他喝一杯茶,汪先生是没有任何架子的一个人,我很敬仰他!因为在这个年代里看得起伙计真是少见,汪先生很腼腆似乎不喜欢别人知道他要来这种地方,所以不在夜里不在白天而是在快亮天的时候,他随我上了楼便坐了下来,左看看右看看,刚好瞧到了李碧春送给我的几本书,他翻开几页问道:“小张你还喜欢读书?”

  “是啊!山上来的!自然喜欢的事多一点!哦这事李姑娘送的。”

  “不错,好好看不懂的多问!”

  汪先生显然在敷衍我,水也没喝就想回去生怕别人发现了他,我看得出他的意思就刻意的说道:“先生闲暇时来可否教教我!”

  “行啊!这样这两天忙完了你就来找我,我教你。不过我得走了,还有公务。”说完他便下了楼,这是我对一次与他交谈,虽然没得到什么却又坚定了一个事情我读更多的书,从这以后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书,每天必须看一本书才会罢了,目的就是能有了知识然后跟张大爷李姑娘汪先生这样的人在一起讨论,那可能是我最快乐事情了。

  半个月过去了,我用一个月的工钱去买了三十六本书,张大爷送了我二十多本,越读越爱越来越爱,说话慢慢的也标准的起来,我在怡红院也算是红了起来,是会念书的伙计,老妈妈回来了更是高兴,让我专门伺候李碧春没事还叫我给她解闷,她也住在了后院,怡红院依旧是这样我跟李碧春我睡桌子她在楼上。

  汪先生从那次过后再也没来了,李碧春因为想他又不好意思自己说去更不好意思去见,她也深知汪先生本事腼腆之人不好言语,这可是愁坏了,张大爷来的挺勤却也不花那些银子了,每天几两流出是不是给姑娘们加几个菜,老妈妈就有些不高兴但是也没得说,几两也是钱维持开销了,别的客人都是在晚上,来二楼喝茶的确切没多少人,李碧春也常常觉得闷的慌就下来与张大爷跟我聊天,我们仨好的像一个人一样,这又过了好些日子李碧春还是一次也没留下张大爷过过夜,她心里纯净的但是毕竟是个青楼女子,客人花了钱肌肤之间的轻微碰撞也是有的,张大爷碰过几次李碧春的手跟腿,当然也都是借着酒劲才敢的。

  一来二去姑娘也就没之前那么拘束了,可是她念念不忘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汪先生的采访,我还给他手卷的时候跟她说汪先生可能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来这,这更是让他深深迷了汪先生,那就是铁一样心灵支柱,每天都是笑的。

  直到这天,晚上收完桌子我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书,她踏着楼梯走了下来,看她神情不自然就问道:“李姐,怎么了?”

  “嗨,没事!吃的有点多,随便转了转。看多少书了?”

  “有几十本了。”

  “还挺厉害,看得懂吗?”

  “能能,都差不多意思。”

  “那成!你明中午有事吗?”

  这一句话我便猜到了缘由,那一定是去找汪先生,看她扭扭捏捏的样就知道她准时想着了汪先生。

  “您说,没啥事!”

  “哦,我这有一封信,你能将它送与汪先生?”

  我一听乐了,原来不是让我陪她去只是帮忙送个情书,刚好我乐意去,看不懂的让汪先生讲解几句。

  “得嘞,明天一早我就给您送去。”

  李碧春夸我懂事,特意上了楼拿着活着给我吃还特意送给我。

  隔天一早梳洗过后我就照着她的吩咐拿着信,准备了几个向汪先生提问的问题去了照相馆,咚咚一敲门,出来开门的刚好是汪先生,由于太早俩伙计估计还没起,推开门一看是我汪先生笑了说道:“这么早,您有何贵干?”

  我嘿嘿一笑从怀里拿出信件说道:“这是李姑娘让我转交给您的!”

  他接过信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没说别的。

  “我还有件事请教您,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这句话您理解什么含义呢?”

  他盯着我眼神笃定,他似乎从来没有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看到如此大的闪光点,好学之人必将良才,惊讶一下慌了过神。

  “三军中可以夺取统帅,但是不可能强迫改变一个平民百姓的志向。”他回着。

  “谢谢汪先生,我何时来取信?”

  他又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回道:“今晚来吧!”

  我身鞠躬便退出了门去,心里甜的冒出了花,汪先生果然好才,晚上我又去取信也带着一个问题去了,李碧春都不知道我去给她取信,回来我将信交给她的时候她也高兴的不知说什么才好,一直夸我聪明。

  这就这样明天无常反复,早上去我带着信跟问题去,听了汪先生的一番言论,晚上取信听了他的一番思想,从论语讲到中庸甚至挂上了一点点革命,李碧春这几日如同得了蜜罐一样,每天沉浸在书信里,每天也是笑的。老妈妈还经常取笑她说就像是练就了神功一般,从阴的到了阳了。

  张大爷这两天也来,还是找李姑娘有时候一座就是一天,他有他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也经常讲给我听,不过他讲的时候都是很大声也铿锵有力目的就是让李姑娘欣赏他的才识,李碧春也看的出有的时候实在是那辙便捧着说两句。

  张大爷就是等,不知道他在等什么,等李姑娘留房还是等一个人的出现,日日月月他等来了,他等来的是对我我们来说的一个坏消息,这个坏消息的前一天我便有了预感。

  这天我同往常一样很晚的把信收了回来,开始的李姑娘还是喜悦的可没想到读到一半的时候,她哭了!我也没在意,因为她经常哭,这天她房子的灯熄的很早,由于她哭了我也没有心情在看书傻呆呆看着她的房间直到最后合上了眼睛。要说我对李碧春的情感,谈不上很深却也不是很浅,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女人,认识她之后我才知道女人身上应该有胭脂味,说话不能直接走路也得迈的小一点。

  第二天她没有让我去送信,她也没有下楼,这天的客人也不多张大爷也没来,仿佛一下子整合怡红院甚至整合北京城都静了下来,中午的时候我给她送饭她跟我说自己还没起来将饭放在门口便是,我也没多问就下来一个人看书,晚上亦是如此晚上我看到中午的饭菜她也没有拿进去吃一口,将新的饭菜放在门口将旧的收拾了一下跟她说道:“姑娘还是吃点饭吧,别坏了身子。”

  “没关系的,我累的很像睡会,老妈妈要是问就说我感了风寒注意一天。”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一个声音告诉我有事情,而且是件大事,不去取信我也不好去打扰汪先生便也没下楼去,这样连续了两天,直到我从窗户缝里无意的看见楼下有清兵来回转着,才得知一定是出了惊天地的事。

  下了楼一瞧果然,照相馆贴了封条,门口有三四个兵抱着抢在门口守着,我问店里的伙计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伙计告诉我说,照相馆里面的人是革命党,刺杀亲王失败了都被抓了起来,如雷贯耳一般,汪先生竟然是革命党虽然我早就猜出来了,那就是前天晚上的事了,李碧春早就得知了此事所以才如此这般。

  照相馆封了,也牵扯到了怡红院,上午的时候就过来几个兵上上下下都搜了一遍,没找到武器便放弃了念头,听说老妈妈还赔了几百两银子给官府,告诉他们怡红院虽然与照相馆一墙之隔到从来也没跟照相馆的人来往过,给了钱就一定好的答案,怡红院也躲过了一节,就单单凭着跟汪先生见过这几次面就一定的是为同盟一起抓起来,老妈妈岂能不知道我每天都向照相馆来回跑,她当然知道,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老妈妈的才智不至于如此。

  到了晚上老妈妈就把我叫了去,她面无表情楞楞地看着我浑身不舒服,隔了一会儿她把房门带上四周瞧了瞧问我。

  “你是不是革命党?”

  “老妈妈,你说哪里话?我怎么可能是革命党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