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南城旧事(上)
寻欢2018-06-01 16:433,217

  南城。

  “澄澄,穿上外套,外面很冷的。”站在玄关处的女人,拿着外套给小小的孟澄穿起来。

  女人的头发被温柔的挽在脑后,容颜清丽,一双弯弯的眼睛似是装着月亮般泛着晶莹。看着女儿出了门,沈天玥走进厨房,将午饭后的厨房整理干净。洗干净最后一个碗,放进橱柜里。她倒了一杯蜂蜜水,小心的端着托盘叩响了丈夫画室的门。

  “志平。“

  沈天玥等了一会儿,门丝毫没有要开的迹象,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去了客厅。

  看着杯中渐渐凉透的蜂蜜水,沈天玥移回视线,拿起手中还未写完的本子,继续工作起来。

  晚上,孟澄背着画板回了家,看见在厨房做饭的妈妈,跑过去搂住沈天玥的腰哼哼唧唧的撒着娇。“妈妈,我今天画了叶子,秋天的叶子。”

  沈天玥蹭了蹭女儿的脸蛋,“为什么要画叶子啊?”

  孟澄支着脑袋告诉母亲,“因为上次爸爸带我出去玩的时候跟我说,等到秋天的叶子来了,他就带我去看枫叶,红红的特别好看。”

  点了点头,把放在一旁的温水放到女儿手中,沈天玥冲女儿眨了眨眼,“爸爸还在忙,我们不要打扰他,等他忙完了,就让爸爸带澄澄去外公家看枫叶好不好?”

  小小的孟澄乖乖的嗯了一声,就跑回自己的房间看书了。

  和平常一样美味的晚餐,还有埋在画室依旧没有一起吃饭的爸爸。孟澄看着母亲将单独盛出的饭菜端进父亲的画室,默默地想,爸爸每次灵感出现的时候就把自己锁在画室,不眠不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

  想到这,孟澄偷偷拿出母亲的手机,找到舅舅的名字,拨通了电话。

  “喂,天玥。”

  孟澄呵呵的笑了起来,“是我,舅舅。”

  电话那头的沈天酬无奈的应到,“澄澄啊,找舅舅什么事啊,妈妈呢?”

  孟澄乖乖的回答道,“妈妈去给爸爸送晚饭了,澄澄想舅舅了。”

  听到孟澄的前半句话,沈天酬不满的皱了皱眉,但还是压下情绪回应孟澄,“舅舅也想澄澄了,你沈川哥哥也一直念叨你呢。”

  “澄澄也想哥哥了,妈妈说等爸爸有空了就带澄澄回外公家看枫叶。”

  沈天酬笑了笑,问道,“澄澄,舅舅叫人送你和妈妈来北川好不好?”

  孟澄没有犹豫,响亮的应了一声,“好。”

  北川梁桥机场。

  下了飞机,孟澄终于精神了起来,看到来接的舅舅一边跑过去,一边喊道,“舅舅。”

  沈天酬抱起孟澄,看着走过来的只身一人的沈天玥,皱起了眉。“孟治平呢?”

  沈天玥垂首,“他还忙着,过两天过来。”

  看了眼怀中的孟澄,沈天酬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回到沈家,孟澄迫不及待的就跑去找表哥沈川了,说来,她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沈川了。

  客厅内独留下沈天玥和兄长。

  “忙忙忙,我都不知道他天天画画有多忙,上一次你回来,他就跑去写生没有来,这次又是。我当初就不应该应了你,让你嫁给他。”沈天酬冷着一张脸,坐了下来。

  沈天玥丝毫没有被哥哥的暴脾气吓到,温柔的笑了笑,将一杯热茶放到了哥哥的面前。看了一眼笑得温柔的自家妹妹,沈天酬没了脾气,喝了一口茶不再吭声。

  看着硬是把气憋回去的哥哥,沈天玥的脸上浮起一丝狡黠。他们兄妹从小就这样,母亲早逝,父亲对子女的管教极其严格,哥哥总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她有一丝委屈。

  想到这,沈天玥想起了远在英国的好友梁敏。她,是沈川的母亲,沈天酬的前妻,也是沈天酬心里念念不忘的人。

  “天玥来了。”秦宛歌走过来,招了招手。

  抬起头,生疏的打了招呼,“大嫂。”

  秦宛歌也不在意,“澄澄也来了吧,我叫妍妍去陪陪她。”

  沈天玥脸上露出一丝缓和,“澄澄和阿川在一块。”

  秦宛歌一边招手让家里的阿姨过来倒茶,一边无所谓道,“阿川毕竟是男孩子,那和澄澄合得来呢,我叫妍妍过去。”

  “妍妍,去,陪澄澄玩去。”一旁才七岁的沈妍乖巧懂事的应到,“知道啦,妈妈。”

  花园。

  “哥,好看吗?”孟澄拿着画侧头问沈川。

  沈川仔细的看了画,点了点头,“澄澄,你要做画家吗?”

  “嗯,当然。”孟澄想起了父亲,父亲的画总是让她流连忘返。

  沈川起身摸了摸孟澄的头,“渴了吗,我去给你拿喝的。”

  “好,谢谢哥哥。”孟澄的小脸上漾起甜甜的微笑。

  刚刚走进花园的沈妍看着沈川走远,脸上神色一变。“这你画的画啊,这什么呀?”边说边蛮力抢过孟澄手里的画。

  “哎呀,澄澄不好意思啊。”沈妍一脸无辜的看着被扯破了一半的画,急急的道歉。

  孟澄没有说话,这个所谓的表姐总是装作无意的破坏她的东西,抢走她的玩具或说一些让人听了不舒服的话。小小的年纪,虽然还不甚懂得人情世故,但也敏感的察觉到这个表姐并不喜欢自己。孟澄沉默的捡起破掉的画,转身离开花园。她身后的沈妍看着并没有什么反应的她,气的狠狠的剁了一下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妍就妒忌起了孟澄,这个她应该叫妹妹的人。虽然,她并不是沈天酬的亲生女儿。或许就因为她是这个最没有关系的孩子吧,她嫉妒孟澄,只要孟澄在,全家人的目光都会聚集在她的身上。心狠手辣本不应是天生,但人的秉性或许真的是从出生就注定了。

  “爸。”看见父亲进门,沈天玥站起身。

  沈老爷子像没看见一样径直走向餐厅,“沈妈。”

  “诶,老爷回来了。”沈妈听见声音,赶紧从厨房出来。

  “吃饭。”沈老爷子往餐厅走去。

  “好的。”沈妈转过身就要进厨房,却突然听见沈老爷子小声的问了一句,“有银耳羹吗?”

  沈老爷子声音虽小,但跟在沈老爷子身后的沈天玥和沈天酬都听的清清楚楚。沈妈听了,夹着两条细纹的眼角,纹路更深,轻轻的应到,“知道小姐要回家,当然已经熬上了。”

  沈老爷子眼睛瞪了起来,“谁说给她吃的,我要吃。”

  沈妈不作答,笑着进了厨房。沈天酬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坐到了老爷子身边。“爸,天玥和澄澄都想着您呢,等您好久了。您就别在这嘴硬了,再说了,一个亲闺女,一个亲外孙女,您跟谁生气呢。”

  沈老爷子一听一个眼神就飞了过去,沈天酬识趣的闭嘴,向妹妹招了招手。“我是当亲闺女亲外孙女的,可有的人可指不定把不把我当亲爹呢。”

  沈天玥无奈的摇了摇头,在父亲身旁坐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爸爸,我想你了。”

  沈老爷子愣了一下,微微别过脸,轻声说到,“吃饭吧。”

  待秦宛歌领着一众孩子坐下,沈家的晚饭正式开始。

  吃了饭,沈老爷子便去了后花园散步。沈天玥跟在父亲的身后,默默不作声。十分钟过去了,沈老爷子叹了口气,“天玥。”

  沈天玥赶忙走到父亲身边,“爸。”

  “他,对你好吗。”

  沈天玥微微红了眼眶,“爸,他很爱我,也很爱澄澄,我们很好。”

  “那就好啊。”沈老爷子停下脚步,看着正是芳华正茂的女儿。“我不愿你嫁他,不是嫌贫爱富瞧不上他,而是他太清高,把自己的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他为了自己的尊严,宁愿去委屈你和澄澄,这点,我瞧不上。但我为什么偏偏有个这么不争气的女儿啊。”

  沈老爷子看着女儿,眼神里有恨铁不成钢更有浓浓的爱惜和心疼。沈天玥抹了把眼泪,“爸,我知道我让您失望了,但我现在很幸福。志平他很努力,很努力的想要我和澄澄过上好的生活。每天看着他把自己锁在画室,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我真的非常想劝他停下来,想告诉他就算不拿奖,他的画依然是最棒的,他的画也会被世人所欣赏。可我知道,他是在为了我努力,为了别人能看到他的画,能让我过上好日子,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沈老爷子转过身朝前走去,“我老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过的开心,就好。“

  看着父亲伛褛的背影,沈天玥悄悄的捂住嘴,小声哭泣。她母亲身体差,很早就过世了。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每天忙着家族事业,还操心着她和哥哥的成长。从小到大,她和哥哥都知道,他们兄妹俩不应该去抱怨,因为父亲很爱他们。父亲虽然很忙,但他却依然每周都抽出时间来陪伴两人,让她和哥哥无缺憾的长大,这一直都让她非常感恩。

  父女一场,他希望女儿能过得好,她也希望父亲能永远快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