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我不要你的爱!
唐炒栗子2018-05-28 20:212,309

  一连串的关心在耳畔响起,抬眸对上男人的眼睛,夏惜柔只感觉到鼻端涌上来一阵酸楚。

  见夏惜柔只是红着眼眶不说话,男人的心好似被揪紧一阵阵的发疼。

  他牵着她的手紧紧握住:“走,我们去看医生。”

  他刚要迈开步子,却感觉手中的人儿一动不动,他转过身不解的看向她。

  夏惜柔缓缓抬眸,耳边环绕着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她抽出被他紧握的手,没有错过男人黑眸中一闪而逝的失望。

  她轻声的说:“我没事,我只是想回家。”

  众人不明白她的话,而靳言绎却知道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他的眼神一暗,霸道的说:“我不许,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

  夏惜柔摇着头,向后退去:“不,这不是!总裁,对不起,请让我回家好吗。”

  她想从这个地方逃走,但男人却不让她得逞,靳言绎扳过她的双肩,牢牢地。

  他终于受不了的低吼:“夏惜柔,你到底在怕什么?!怕我会伤害你还是会抛弃你?被我喜欢就这么可怕吗?!”

  “还是你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好,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

  黑眸灿烂如星辰,他一字一句认真万分的说道:“夏惜柔,我爱你!”

  浑厚低沉的嗓音,带着足以迷死人的磁感,会场内刹那间寂静无声,就连晶莹剔透的钢琴音乐此刻都为他而停歇。

  四周,仿佛还回荡着男人那句真心坚定的‘我爱你’。

  所有人都震惊不已,瞠目结舌的望着这一幕,尹沛瑗也倏地哭出声来。

  但当众人还未回过神,却突然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女声:“不!我不要你的爱!”

  夏惜柔大力推开眼前的男人,拼命的跑出会场。

  靳言绎被推得向后退了两步,长身玉立,碎发微垂,谁也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只是奇异的,望着男人那样的背影,众人却恍惚的看到一丝让人心疼的萧索和心碎……

  夜晚的寒风刺骨,明明冬天已经过去,为何还是这么冷?像一根根细细的绵针扎进肉里,刺进骨里。

  夏惜柔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只是一心想逃离那个地方,也逃离……男人那一双受伤的黑眸。

  她知道,要让那个高高在上,感情洁癖的男人大声说爱有多难。

  夏惜柔,你究竟何德何能可以得到那个男人全部的爱?

  她愣愣的站在花园的街灯下,树梢浮动,一片翠绿,她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垂在身边的双手是紧紧握住的双拳,指甲陷进肉里,流出了殷红的鲜血都浑然不觉得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夏惜柔几乎是下意识的拿起它,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边响起简凡焦急的声音:“夏惜柔,你在哪?你赶快回来,绎出事了!”

  夏惜柔的心一沉,也回过神来,她想问他靳言绎怎么了,受伤没有,可是张开嘴,发出的声音都是嘶哑。

  简凡又喊道:“夏惜柔,无论如何你先回来,先回来看看他吧,求你。”

  当夏惜柔赶回别墅的时候已经又过了半个小时,晚宴散场了,别墅又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如往初。

  莲妈看到她欲言又止,还是指了指靳言绎的房间,告诉她,他们现在在房间里。

  脚忽然变得很沉,一步一步都像灌了铅一般。

  夏惜柔推开门,房间里幽暗的灯光流泻了一地,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昏昏沉沉,好像陷入了熟睡,但周围弥漫着的一股浓烈呛人的酒味,证明了刚刚这个人是怎样发了疯般的拿酒当水喝。

  夏惜柔默默走到床边,男人无暇的容颜多了一丝苍白,眉头轻蹙,仿佛在梦中也不踏实。

  她伸出手缓缓的抚上他的脸,一片冰凉……

  “他刚刚喝了不少酒,当着好多人的面醉倒了。对不起我骗你说他出事,其实我只是怕我说他醉了,你不肯出现。”

  从角落的沙发上站起,简凡走到夏惜柔的身后,也同样望着床上的靳言绎,轻叹一声:“夏惜柔,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但是,我可以看得出来,绎是真的对你动了感情。”

  她的手微顿,随即缓缓的收了回来,美眸微垂,微翘的唇角却泄露出一丝苦涩:“是啊,我知道。可是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想伤害他。”

  有一刹那,简凡看到了夏惜柔单纯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仿佛经历过世事的沧桑和涩然的笑容。

  他敛去深思,拍了拍她的肩:“不管怎样,今晚请帮我照顾他吧。有你在,我还放心些。”

  说完,简凡走出去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夏惜柔坐在床边,手指幽幽的轻触他的眉间,只想把那一道沟壑抚平。

  “对不起……”她低喃,心中千言万语却也只能化成这载着千斤重的三个字。

  她的心早也不完整,又怎么能回报他给的爱?

  忽然,她的手被人抓住,从手腕处传来的热度几乎灼烫了她的肌肤。

  床上原本熟睡的男人忽然睁开了双眼,黑眸充斥着混沌的迷惘,好似酒醉让他认不出夏惜柔。

  然后,他的视线缓缓来到被自己紧握住的柔荑,顿时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他声音嘶哑:“你流血了……”

  夏惜柔惊了一下,没有想到靳言绎这么快就醒过来。

  忽然,只感觉到手心一痒,男人竟然将她受了伤的掌心放在唇边,伸出湿滑的舌尖轻舔着那已经有些干涸的血渍,视如珍宝般的小心翼翼……

  “我……我没事。”她想将手抽出,男人却不让她得逞。

  此时的靳言绎就像是一个刚抢到糖果的孩子,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不让糖果丢失。

  他的舌尖带着奇异的灼热,一一舔过夏惜柔掌心被指甲划过的伤口。

  浅浅的掌纹,一道一道,一条一条,他认真极了,仿佛只要被他这样的温暖着,她的伤口就能痊愈一般。

  只是男人不知道,这样的他,只会让夏惜柔的心里划出比手心还要深刻的伤口,为他而痛的伤口。

  终于,他舔舐干净所有的血渍,缓缓地抬起头。

  月光倾洒而来,却不及他散发出的光华,薄削的唇角悬挂着一滴鲜艳的血,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魅惑充满危险。

  “为什么不能爱我?”他眯起混沌的黑眸,酒醉让他的视线蒙上了一层薄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