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伤害她,他不遗余力
唐炒栗子2018-05-28 20:212,788

  男人黑眸深处的冷寒和陌生,让夏惜柔的心不由得一颤,一时间,竟无法开口,也无法从他的视线下站起来。

  好像他们第一次相见也是这样,一个高高在上,一个狼狈不堪。

  只不过现在,他比初次见面的时候更加深沉,更加骇人。

  突然,他开口道:“是不是任何男人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只要那个人不是我?”

  “什么?”夏惜柔微怔,没有弄懂男人话中的意味。

  看着夏惜柔眨动着无辜的双眼,男人的眸子变得更深,他微带讥讽的说:“上。床呢?万一汉特提出的要求是你陪他上。床,你是不是也一样会答应?”

  “哈,是啊,Aekon集团总裁,身价上千亿,要是能当他的情。妇,那你这一辈子都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啊!”

  想到刚才夏惜柔那么急切的答应汉特的要求,靳言绎心头的怒火不停的燃烧。

  募然,他俯下身,抬起夏惜柔的下巴,那种眼神轻蔑极了,仿佛他正看着的是下水道里肮脏的蠕虫一般。

  “夏惜柔,也许你不是太单纯,只是我看不透你而已,也许你要的更多,我的财富,我的一切,都满足不了你庞大的野心罢了。”

  此刻,妒意已经攻占了靳言绎的大脑,伤害她,他不遗余力。

  夏惜柔终于意识到男人对她究竟说了些什么,惊讶慢慢转为苦涩。

  她没有退缩,而是直直的望着男人的深邃幽暗的眸底,淡淡的说:“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那就是吧。”

  “我看上了汉特的财富,看上他的样貌,给他当情。妇我会兴奋的一个月都睡不着觉。”

  靳言绎的怒火再也无法隐藏,黑眸好似冒出了可怕的红光,捏着夏惜柔下巴的手指也不自觉的用力。

  下巴传来的疼痛远比脚踝的要痛上几分,但真正伤害她的,是男人轻蔑讥讽的眼神。

  为他做这些事,哪怕冒着被精明的汉特发现的危险,她都不会后悔,毕竟,这是她欠他的。

  情债难还,不能回应他的感情,她只想用另一种方式补偿。

  但是,她不是没有心,他寒凛如刀的眼神也会将她生生刺穿。

  心尖冒上来的疼痛一波一波,而她,只能默默隐忍着。

  突然,靳言绎邪恶的扬起一抹笑:“好!很好!你最好盼望着他一辈子都玩不腻你,要知道,我靳言绎从来不捡别人穿过的破鞋!”

  愤愤的收回手,男人大步的离开。

  夏惜柔看着那抹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眼前,终于卸下了防备,痛苦的闭上眼睛。

  “真不知道,夏小姐竟然想做我的情。妇,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了。”

  忽然,一道凉凉的声音自夏惜柔的背后响起。

  汉特慵懒的依靠在墙边,似笑非笑的轻佻的勾着薄唇。

  夏惜柔睁开眼睛,没有理他,默默的捡起地上散落的文件。

  汉特的视线始终落在夏惜柔的身上,忽然,他轻声说道:“夏小姐真的好像我从前的一位朋友,无论是身材还是声音,只不过样子差了些。”

  见她还是没有搭理他,男人也不恼,好像在自言自语的说:“不过我想你不可能是她,要知道,那个女人可是某个男人的小玩具,他可不舍得让她自己出来给别人工作,还受尽了上司的奚落。”

  夏惜柔始终面目表情,文件都稳妥的放在夹子里,她扶着墙壁缓慢的站起身,尽管脚踝肿的已经完全无法走路,但她还是倔强的不曾吭过一声。

  汉特轻挑起一边的剑眉,笑容更加邪佞:“难道夏小姐不好奇那个男人是谁吗?”

  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夏惜柔尽量用脚下传来的痛,忽略汉特的话,但是,他缓缓吐出的几个字还是飘入了她的耳内……

  “不过我想告诉你,那个人其实就是……”他故意的顿了一下,然后便一字一字的说:“蓝洛。斐克斯!”

  五个字,仿佛是带了刺的蔓藤,紧紧的箍住了夏惜柔的心,利刺扎进了骨肉,扎出了鲜血。

  汉特的笑意更深了,他明显的看到眼前那个倔强纤细的背影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瞬间变得僵硬。

  甚至,还轻轻的颤抖起来……

  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尤其是汉特这样的男人。

  看到夏惜柔的身体轻颤着,他的嘴角划过一抹恶劣的笑容。

  “不知道夏小姐听没听过这个名字?那个家伙向来喜欢玩神秘,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我说的那个朋友和他可是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不过真是太巧了,我的那个朋友的中文名字恰巧也姓夏。”

  汉特仔细的观察着夏惜柔,虽然站在她的身后,但他那双精锐的眸子好似能看到她的表情一样,但是下一刻,他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脱离墙壁,男人站直了身体,然后缓步走到夏惜柔的面前。

  在看到夏惜柔的表情时,男人魅力绝伦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的俊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惊讶和错愕,竟怔愣了起来。

  在见到夏惜柔的第一眼,听到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时,他就有几分确定,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让那个强势的男人私下寻找了一年的玩具。

  他本以为这个女人在听到他说出那个名字后会害怕,刚刚她身体不住的颤抖他甚至以为她是在哭。

  可是,没有!

  出乎他的想象和意料,她没有哭,反而……正在笑?!

  女人一只手捂着唇,刻意压抑着笑声溢出口,而那眉眼分明是充满了调侃和嗤笑。

  “你,你笑什么?”真是难得,他开口竟然有些结巴。

  夏惜柔赶忙止住笑意,挪揄的看了男人一眼,佯似正经的咳了咳,然后说:“难道堂堂Aekon集团总裁搭讪女人的手段就只是这样?”

  一时搞不懂她的意思,汉特蹙了蹙眉,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惜柔耐心的为他解释道:“我还以为Aekon集团总裁的把女人的手段会高明些,可是今天见了也不过尔尔。”

  “先是认错人,然后再随便编出个名字,搞出一大段惊世骇俗的故事,然后最后再说其实你是认错人了。拜托,希莱尼先生,这种手段已经很多人都不用了。”

  他眯起眼睛:“你以为我在编故事?”

  夏惜柔反问:“难道不是吗?算了,既然你喜欢这个桥段,那我也认真的答复你,我不是你的朋友,在这里姓夏的女人和你头上的头发一样多。”

  “如果我真的认识你,这么有面子的事情我为什么不承认?还有,你说的蓝洛,我也没有听说过。”

  “我只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而已,对于你们这些大人物,我怎么高攀得起。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汉特不说话,只是用一双眼睛探究的望着她。

  夏惜柔耸耸肩:“不好意思,我还要回公司,先走一步。”

  说完,她便一瘸一拐扶着墙壁离开。

  汉特的视线始终停留在那个纤细却倔强的身影,他低声咀嚼着她的名字,甚是玩味:“夏惜柔吗?呵呵,有趣。”

  忽然,男人的唇边绽放出一抹浅笑,而那双眸里,分明闪烁出猎人正看着猎物的眼神。

  离开酒店后,夏惜柔快速的闪到一条巷子里,她倚靠在墙壁,脸上早已经没有刚刚充满戏谑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像白纸一样的苍白。

  手心满满都是汗水,短短一段路,她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如果说每个人都一个噩梦的话,那蓝洛。斐克斯就是她多年的噩梦。

  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那个身后有着庞大势力的男人,那个,总以折磨她为乐趣的男人。

  汉特的到来,会不会意味着她一年来刻意保持的平静日子就要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