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你要做他的女人?
唐炒栗子2018-05-28 20:212,480

  不知道靳言绎在想什么,他给了夏惜柔两天的假期让她陪汉特四处观光,还特意下达命令,让她‘好好招待’汉特。

  这一年来,夏惜柔除了工作之外,很少出来游玩。

  所以和汉特游玩的第一天,她带错了很多冤枉路,经常需要询问当地居民,才能找到目的地。

  通常这个时候,汉特总会有意无意的试探她:“你说你出生在这里,怎么对于这里比我还陌生?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不久前才来到这个城市。”

  面对汉特的试问,夏惜柔总是沉默,通常沉默,是让另一个人闭嘴最好的方式。

  一天的行程结束,竟然比上班还要累,一个高大俊美,树大招风,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一些作风开放的女人上前来向男人搭讪。

  而另一个,蹩脚导游,过分沉默,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凑在一起,只能说这天的活动,有些失败。

  到了晚上,汉特搬出他的绅士理论,要送夏惜柔回家。

  而夏惜柔则是不想再和他有工作以外的接触,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住在哪里,所以她谎称自己还有写文件放在公司需要处理,报上了靳氏的地址。

  流线型的高级跑车缓缓停在靳氏大楼楼下,夏惜柔道了声谢,就要打开车门,忽然一张纸片递了过来。

  夏惜柔转过头,疑惑的问:“这是什么?”

  “我的私人电话,如果你改变主意想和我相认的话,就打这支电话给我。”直到现在,汉特都不相信夏惜柔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夏惜柔没有接下,淡淡的说:“在昨天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也没有什么相认不相认的。”

  汉特耸肩,拿过夏惜柔的手将名片塞到她的手里,他轻笑一声,语气分外的坚定自信:“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用的上的。”

  夏惜柔没有再争辩,打开车门离开。

  戏要做足,下了车后,夏惜柔便走进了靳氏大楼。

  现在是晚上九点,员工都已经下班,夏惜柔站在空荡的大堂的一处角落里,直到看到汉特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才松了口气。

  本想将手中的名片扔进垃圾箱,可想了想,夏惜柔还是将它放进了皮包里。

  这时,不远处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夏惜柔皱了皱眉,出声喊道:“张经理?”

  男人的疾走的身影一顿,转过身在看到夏惜柔时微微一怔,然后才扬起一贯温和的笑容:“哦,是夏秘书啊,怎么这么晚还在公司啊?”

  夏惜柔点点头,走过去:“刚刚从这里路过,就进来看看。”

  视线落在张经理手中的文件,她问:“张经理怎么也还没下班?这些文件是要拿回家做的吗?”

  “啊?哦,是啊,呵呵。最近工作有点倦怠了,好多文件都没有完成,这不,还得带回家去做。”

  “那个,夏秘书,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要早点回家,晚上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夏惜柔礼貌的笑笑:“好,我知道了,那张经理,我们明天见。”

  “好,我先走了。”

  看着张经理微胖的身影消失,夏惜柔缓缓地蹙起了秀眉。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有一张文件露出的是A—C字样。

  难道,是Aekon—C计划的文件?

  ……

  第三天,汉特因为有些急事要处理,出游计划自然就取消了。

  夏惜柔不用去公司,便想起来之前因为在靳家养伤带过去的几件行李,可以趁今天他上班去靳家带回来。

  去之前,夏惜柔给莲妈打个一个电话,又确认了一遍,才乘出租车去往靳家的别墅。

  再次来到这里,一样的家具,一样的摆设,心境却已然不再相同。

  她的行李早就被收拾好,孤零零的放在客房的一个角落。

  记起她那天受伤后醒来,男人告诉她别墅里的客房都没有收拾过,所以她只能乖乖的睡在他的房间。

  如今看看这间豪华整洁的客房,才知道原来他那时的不自在是因为说谎,她也真是笨的可以,当时怎么没有发现他蹩脚的谎言?

  莲妈站在夏惜柔的身后,轻叹的说:“小姐,自从你那天走了之后,少爷就很少回来了,就算回来,晚上也没有再睡过他的房间。”

  “莲妈虽然老了,但心还没瞎,我看的出来,少爷对你是真心的。”

  “少爷是我从小一手带大的,虽然他总是扳着一张脸,但其实很善良。小姐,少爷他……”

  “莲妈,你别说了。”

  夏惜柔打断道:“他的好我都知道,是我对不起总裁。而且,总裁现在和尹小姐的感情很好,我也希望他能幸福。”

  “哎,小姐,不是这样的,其实那晚少爷他和尹小姐……咦,少,少爷。”

  夏惜柔转过身,看到面无表情的靳言绎站在门边,他还穿着西装,手里拿着几份文件,显然是刚从公司回来。

  夏惜柔默默的注视着他,那天争吵的话还言犹在耳,本来应该生气的,但在见到他眼底的憔悴和疲惫,却怎么也怒不起来。

  这两天他是怎么过的?不常回家,那他晚上睡在那里?公司,酒店,还是……尹沛瑗那里?

  突然,男人冷冷的开口:“你来这里干什么?”

  “少爷,小姐她是来……”

  看到少爷不太好的脸色,莲妈赶忙向他解释,靳言绎却打断她,但视线始终不曾离开过夏惜柔:“莲妈,你下班吧。”

  莲妈闭上嘴,担忧的望了一眼夏惜柔,这才走出去。

  诡异的沉默,在二人之间流转。

  男人的视线让她一阵阵发寒,她赶忙说:“我是来拿行李的,现在已经拿到了,我先离开了。”

  男人没有理会,反而问:“他呢?”

  夏惜柔不明白:“谁?”

  “你的金主啊,你不是要做他情。妇?怎么,他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夏惜柔在心里叹了一声,不想让他再误会下去,柔声解释道:“我和希莱尼先生之间什么也没有。那天,我只是气疯了,才会那么说。”

  靳言绎冷哼了一声,笑容更加轻蔑:“你这副样子,只会让我觉得你是被抛弃了。”

  “今天突然出现在我家,怎么?他不要你了?所以你才想到我这个替补?”

  靳言绎一步步逼近,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势,夏惜柔一步步后退,摇着头:“不是,我真的是来拿……”

  “我知道,你是来拿行李。”他嗤笑了一声,明显的不相信,眼底讥诮的让人发寒。

  夏惜柔停下的脚步,身后是客房的那张大床,退无可退。

  倏地,男人性感的薄唇弯起邪佞的弧度,他沉声道:“我说过,我从来不穿别人不要的破鞋!但今天,我也许可以为你破一个例。”

  说完,大手一推,夏惜柔惊呼了一声,直直的跌进了柔软的大床。

  紧跟着,男人的身体也覆了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小逃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