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奇遇神迹
南一梦2018-07-11 12:392,301

  老谢感觉颈后腥风扑鼻,叫一声苦,他可不甘心像老苍头一样闭眼待死,只管大步向前,蓦觉身子好像腾云驾雾一样直向前疾奔,颈后腥风已远。老谢才松一口气,身后豹吼又起,那雪豹一扑不中,伤怒之下又再追来。

  老谢来不及庆幸,使出吃奶的力气只管向前跑,只觉身边草木不断后退,两旁枝叶打在脸上比皮鞭抽着还疼,却好过葬身在豹口下。

  那雪豹颇有灵性,认定了老谢射瞎它一只眼,非要活撕了他不可,在后紧追不舍,老谢足不点地似地跑了一会儿,持到眼前景色,顿时精神一紧,暗叫一声苦,身后雪豹怒吼连连,两边早已无路,前边却是一处断崖,与对面山崖相距四丈有余,老谢就是一只雪豹,怕也跳不过去。但老谢先前只管猛跑,到了崖前已是收势不及,何况雪豹只在身后不远,与其葬身豹口,不如坠崖摔死,好歹能落个全尸。

  老谢性子刚硬,主意一定,也不收势,只管向前,到崖边纵身一跃,耳边风声呼呼,只在半个呼吸以后,身后雪豹也怒吼一声,腾地跃起追来。

  感觉过了有一年之久,老谢两脚着地,却收势不及,如滚地葫芦一般向前滚去,后边那只雪豹飞跃而来,前爪搭在石上,后脚抓住山崖,正要借力上崖,没料到左眼带箭,凑巧碰上崖石,这一跃势道何等猛烈,登时箭穿头颅,那雪豹惨吼一声,登时向下急坠。

  老谢全身虚脱,摸摸全身,屁股和后背先前被雪豹抓伤,鲜血淋漓,这时才觉得疼痛无比,但自己确实跃过绝壁,跳到了对面山崖,一时好像在梦中一样,感觉极不真实。

  脚底忽然生起凉风,老谢抬头一看,脚底早上新穿的鞋子已化作飞灰,形成两股小小的旋风,倏然消散。老谢使劲摇摇头,双脚确实光着,又用手反复试探触摸,那双鞋子确实消失了。若不是双脚没有伤痕,他几乎怀疑是刚才逃跑中跑丢了鞋。

  但无论怎样,这下豹口逃生,确实是不幸中的万幸。老谢想支撑身体站起,但全身酸软无力,只能爬到崖边,看到石头上雪豹爪痕还在,尖利深刻,又是庆幸不已,若是这雪豹也跃上崖来,自己现在哪有命在。探头下望,云雾遮掩,空山鸟鸣,也不知那雪豹到底死了没有。

  却说鱼颂脚下生风,到县城平时三个时辰的路今天一个半时辰就走完了,寻了一处店铺,凭着伶牙利齿砍价,用二两银子买了四十一双鞋,装了满满一包背在身上,又买了些香烛油纸带在身上,朝城东纶音寺走去。

  纶音寺在神山县东郊,共有三进房屋,正中开元纶音殿冷冷清清,香火不太兴旺。或许是鱼颂穿得破烂,进殿后小沙弥不太理会他,鱼颂本想给些碎银子让小沙弥引荐本寺方丈,却听华胥喝斥:“没出息的小子,好钢用在刀刃上,按我昨天计策行事便是,我华胥出手,什么时候都无往不利。”

  不愿听他一直絮叨,鱼颂就恭恭敬敬地敬了香油,又点了香双手紧握,暗算祷告:“愿开元祖师保佑,劳什一家与我能平平安安,招财进宝!”正在诚恳暗念,华胥又开始讥讽:“省去那些没用的废话,他一个泥塑雕像听都听不到,还能帮你什么?”

  鱼颂仍是诚恳拜了几拜,将香插在香炉里,又暗祷道:“请祖师原谅弟子不敬之罪!”不理会华胥嘲笑,双手同时使力,顿时发出淡淡黄光,直上殿顶,简直要透屋而过。

  那小沙弥正在瞌睡,忽然听到风声有异,睁眼却见鱼颂手上发出异光,祖师眼中圣光闪耀,惊叫道:“方丈,方丈,祖师显灵了!”一边跌跌撞撞向后院跑去。

  鱼颂心中暗笑,其实这只是华胥教他故弄玄虚而已,不过是在手里画了个风符的变式,以光示人,倒是唬住了小沙弥,但这寺庙的方丈绝不是小沙弥这种小角色,也不知道能不能瞒住方丈,心里正自忐忑,华胥却道:“放心,我华胥选这个破庙自然是有原因的,你且等着看好戏便是。”

  这个风符是鱼颂用制青云符履剩下的鹿毛笔蘸符水画成,鹿毛笔灵气剩余也不多,鱼颂担心神迹不够显眼,本想从老谢那里讨了鹿毛再画,华胥却只说够了,催促他尽快来办这事,因此心里忐忑。

  忽听那小沙弥道:“师父,就是这里了!”听他声音仍是无比兴奋。

  正主要来了,鱼颂双拳握紧,黄光更盛,突然一阵旋风响处,黄光倏地消散于无形,此时小沙弥领着一个胖和尚正走进大殿。

  早不消失晚不消失,偏在正主进殿时消失,鱼颂气得只想跺脚,又骂华胥心急误事,华胥却不理不睬,只说:“镇定些,一会儿收拾你。”

  小沙弥一指鱼颂道:“方丈,你可看清了,我没骗你吧!”鱼颂正要和那方丈说话,方丈却朝他恭敬一揖,又庄重跪倒在蒲团上,向神像三跪九叩。

  倒是一派高僧风度,鱼颂心里暗赞。方丈礼完祖师,才走到鱼颂身前,合什为礼,道:“祖师慈悲,居士当是有缘人,才得祖师如此垂青。”

  这倒好,果然是有道高僧,不问缘由,一句话就坐实了鱼颂神迹之事,鱼颂目瞪口呆,想起华胥嘱咐,也恭敬行礼,才道:“小人家里贫困,天天辛苦日子却日渐艰难,一年前在这寺里烧香许愿,希望祖师保佑能得一个得钱营生。前些天晚上做了个梦,梦里祖师让我以秘法制鞋,有仙法护持,鞋有些神妙处。小人发了笔小财,不敢忘记祖师大恩,特地赶来还愿。”

  说完把手里仅余的一两银子忍痛递给方丈,方丈接过银子,眼中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将银子递还鱼颂,说什么也不收,只是笑道:“那是居士每日行善才得这等缘法,可见祖师神通广大,心诚自见。”

  此时已有五六个香客听得动静围在殿外,多半是衣衫破烂、面有饥色的百姓,见方丈宝相庄严,又隐约见到或听说刚才神迹,都是又惊又喜,纷纷跪下朝祖师神像叩头。

  鱼颂全料不到如此容易就成事,方丈又拉他到禅堂看茶,送了一座开过光的祖师小像,才让小沙弥送了鱼颂出门。

  鱼颂如在梦中,喃喃道:“这也太容易了!”感觉这方丈像个白痴似的,却不料华胥骂道:“死鸡自鹅,你才是白痴,古往今来的神棍都是这些套路,你送上门来,他可求之不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界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界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