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义庄之影
麦汐2018-05-31 11:442,447

  “啊!”一群混混,几乎全都抱成一团,怂到了全都丢了魂魄一般。

  刘瑜没有功夫理会这吓怂的锄头帮,大方的进了这看起来相当诡异的义庄。

  这义庄里影影绰绰,窗户上是破烂不堪的窗幔,里面房梁上挂着的黄色三角番旗也早已经破旧得只剩下一点点布头,大块的白色布帘也全都是破洞,且已经成了灰黑色。

  蜡烛光是从布帘后面折射出来的,所以,从大门的角度看去,里面除了凌乱不堪的番旗和布帘,便是一些柱子和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唰!

  时不时一阵阴风吹过,卷着一股难闻的阴暗发霉的气息,让人嗅着相当呛鼻。甚至还能嗅到隐隐的腐肉味,这股味道让人有些作呕的难受。

  嗖!

  嗖嗖!

  刘瑜刚刚进义庄,几个灰白色的骷髅再次从里面飞了出来。

  他轻松躲过之后,这些骷髅便又砸在了朱十和他的人身上。

  “啊!”

  “哦!”

  “额!”

  这群五花毛被这些冷冰冰硬邦邦又渗人的骷髅砸中,全都继续鬼哭狼嚎起来。

  一时间,这几个骷髅仿佛排球一般,被抛到了草丛中。

  “鬼啊!”

  “快跑。”

  这群所谓的高素质绿林好汉,现在已经全都乱了阵脚,挥着钢管准备逃走。

  “喂喂喂,你们别跑啊,这里是乱葬岗,你们要是乱跑的话,指不定真遇到什么鬼东西呢!”王胖子见这些家伙吓怂的样子,忙火上浇油的恐吓起来。

  这群拖着钢管准备逃走的锄头帮混混,一听这里是乱葬岗,就全都定在了原地,不敢动弹半分,就像被吓坏了的孩子。

  “有胆进村,没胆进门,你们鬼鬼祟祟在外面还像什么男人。”就在锄头帮的人被吓怂的时候,义庄里冒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来。

  这声音沙哑中带着一股空灵感,就好像来自非正常人类一般。仿佛是从一个狭小的木头盒子空间中传出来的,带着一点闷响的回声。

  这个突如其来不男不女的声音,让所有人全都绷紧了神经。

  尤其是被吓怂的锄头帮,全都头皮炸毛起来,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听到有声音,姚婉姮反而是心中释怀了一般,忙跟着刘瑜身后,进了义庄。

  “对不起,我们多有冒犯,前辈请见谅!”刘瑜一边往里走,一边对着空气说。

  绕过一片破碎的布帘,便进入了一个依旧破败的前殿,前殿供奉着几尊做工相对粗糙的佛像,佛像上披着的金色披风也依旧破烂不堪,褪色严重。

  不过,佛像前面的香桌上的香炉里却还烧着三炷香,香烧了一半,该是有人在一个小时之前点燃的。一对红烛正在安稳的燃烧着。之前在外面看到的烛光便来自这对红烛。

  香炉前面,摆着三个苹果和三杯酒,以及一碗大米。

  前殿左右两侧,是两个侧殿,侧殿和前殿中也是用白布帘隔着,布帘早就被灰尘染成了灰色,脏兮兮又破烂烂的样子,每块布帘上,都写着一个黑色的“吴”字。

  在烛光之下,显得是阴暗影绰。

  “卧槽!”胖子也跟着进了前殿,这一进来,就禁不住感叹起来。

  因为他看到这一块块写着“吴”字的布帘后面,是一副副漆黑的棺材。

  左侧的棺材全都是半开棺盖的,棺材前面并未摆放任何东西,看样子棺材是新的。

  而右侧的棺材则全部紧闭,棺盖上也钉上了棺钉,每一副棺材前摆着一张小桌,小桌上都有一个香炉和一只碗,还有三个酒杯,以及一个空白的木质牌位。

  不过,香炉和碗,以及酒杯都是空空如也。上面也全都是灰尘,看起来是很久没有人祭拜过了。

  棺盖上也是厚厚的灰尘。

  透过破烂的布帘照进来的烛光,斑驳的洒在棺材上,偶尔阴风吹过布帘,这些光也会跟着隐隐荡动,让人看着是默默的瘆得慌,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背脊发凉,头皮发麻。

  “前辈,您……在哪?”王胖子虽然胆大,但是他还是有着敬畏心的,他很清楚现在自己是在别人地盘上,并且听对方声音似乎是长辈,所以还是很礼貌的。

  他话音刚落,刘瑜就不声不响的走到了正中一副棺材面前,点上了三炷香。

  他的举动,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这么安静的站在他身后,不知道他打算做什么。

  刘瑜烧香完毕,便对着所有棺材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便开始绕着这几个棺材淡然的踱步起来。眼睛不停的扫描这几个棺材,似乎在阅兵一般,仔细的观察上面的细节。

  所有人都好奇,他到底在做什么?

  此时,小混混们因为害怕外面有鬼,所以也全都战战兢兢的进了义庄,站在了姚婉姮身边。

  “这……这小爷在做啥?”朱十不解的问。声音还带着颤抖。

  少言寡语的红姨,用余光撇了一眼朱十,冷冰冰的说:“他这是在隔岸观火。”

  “啥?”朱十压根没能理解啥叫隔岸观火。

  “就是隔着棺材,看里面的东西是死是活!”红姨说完,收回了自己鄙夷的眼神,一脸的不屑,压根没把这小子放在眼里,满满的嫌弃。

  “啥?还有这技术?这是透视眼吧?再说了,这棺材已经封棺至少一年或者几年,哪怕几个月总有吧?就算当初放进去的是活银,可现在也早就翘辫子了吧?”朱十看似有些怂,可也不傻。

  他分析的也没错。棺盖子是被钉死的,棺盖上还满是灰尘,别说活人在里面呆几个月,就是呆几个小时也闷死了。

  所以,他相当的不相信这棺材里还能有活人。

  更重要的是,刚刚那老者的声音是直接在屋子里回荡的,完全无法判断是从哪个棺材里发出来的,所以,在朱十眼里,最可能的就是这声音来自——鬼!

  “翘辫子不翘辫子马上就有分晓。”刘瑜脸上的表情,依旧是自信满满,并且带着一丝“饶有兴趣”的滋味。

  他走到最左侧的那一副满是灰尘的棺材边上,对着棺材侧面,用力深呼吸一口气,似乎在嗅着什么。

  深吸完毕以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个蜜汁微笑。

  “开棺!”

  此话一出,朱十等人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还真有人在棺材边上转两圈,再闻一下,就能判断里面有没有活人?

  “这……这不好吧,老银家都仙逝多时了,咱还是别打搅银家了。这不尊重老银家!”这家伙,战战兢兢说完就狠狠咽下一口唾沫。不敢再看眼前漆黑的棺材。

  而刘瑜,则嘴角一勾,看着燃烧的香烛,再次露出了那迷之微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猜不透的神秘莫测。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