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荒野义庄
麦汐2018-05-31 11:192,432

  “十哥,还走不走?”红毛问朱十。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五花毛,一听鬼字全都瑟瑟发抖,有些不敢上前。

  “走啊,必须走啊!不走是小狗!”朱十深呼吸一口气,强忍内心的恐惧,跟了上去。

  这二十几个爷们,气势不小,胆子却不大。

  “前面有光。”王胖子走在了刘瑜身边,这胖子虽然啰嗦,虽然贪吃,但是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胆大。

  “额……磷,磷磷火?”朱十顺着王胖子指着的地方看去,禁不住瑟瑟发抖的说道。整个人发抖的更厉害了。

  原本穿着笔挺的西装,看似玉树临风的贵族少爷模样,现在弓着背,缩着脑袋,耸着肩,一脸惶恐的样子,看样子对荒郊野外相当的恐惧,尤其是看到这来自尸体上的磷火的时候,更是瞬间怂到了极点,模样也是相当滑稽。

  其余的小弟也是跟他几乎一个造型的怂。

  “烛光!不是磷火!啥眼神啊?”王胖子转头,鄙夷的看着朱十。

  “烛光?”朱十依旧耸肩,探着脑袋往前看去:“好像是哎!这前面有个屋子。俺们进去看看?”

  “这是义庄!”刘瑜现在脸上的表情是更加自信的模样,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来。

  朱十一头雾水,问:“啥是义庄?”

  王胖子似乎很不爽这锄头帮帮主朱十,鄙夷的看着他,解释道:“就是……乡下的太平间。放死人和棺材的地方。”

  “额……”朱十瞬间停下了脚步,脸上的表情夸张到了极点,一双小眼睛楞是恨不得瞪的像个乒乓球那么大。煞白的脸颊上,满是鸡皮疙瘩。

  这小子,不再说话,而是就这么悻悻的往后退起来……

  其余小弟也跟着他,一边紧张的看着前面从义庄透出的光,一边往后退。

  只见,前面是一座看起来和庙宇差不多的建筑物,在杂草丛中轮廓并不明显,但是却能在黑暗中勉强看到它的斑驳与破旧。年代感很强,目测至少是一座上百年的建筑物,虽然里面透着烛光,但是却让人远远的就能嗅到一丝强烈的不详。

  仿佛,这是一个生与死交叉的空间,让人不忍涉足!

  尤其是,越发靠近这个地方,就越发能嗅到一股渐渐加重的发霉的味道。仿佛这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造访过一般。

  这烛光时不时被微风拨动,恍恍惚惚,影影绰绰的从破烂的窗户纸里透出,仿佛能拨动外面的人的心弦。那被风微微吹出沙沙声的窗户纸,粼粼荡动,就好似有着无形的影子在进进出出一般。让人心生莫名的敬畏。

  “咋地?这就要打退堂鼓了啊?很明显这种义庄现在已经不太用来存放村民的尸体了,因为现代的风俗和古代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村子里死了人一般都在自己家里举行葬礼。这种义庄通常用来存放那种无家可归的人的尸体,亦或者来历不明的尸体,所以……嘿嘿!不要害怕!”

  王胖子走到了朱十面前,轻轻拍了一下他肩膀,想要给他一点安慰。

  朱十被胖子冷不丁打了一下肩膀,整个人跳了起来,打了一个巨大寒颤,现在脸上难看到了极点,嚷着要跟随刘瑜的人是他,现在畏首畏尾的人也是他。

  “可是,可是这里有烛光就意味着是有银点燃的烛光,所以也就意味着这里有银!村里在举行葬礼,应该全村都在奔丧才对,这里怎么会还有银?”朱十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

  “十,十哥,这,这不会真有鬼吧?”小混混们,全都怂成一团,不敢再往前。

  素儿见这群大老爷们怂成这样,看不下去了。冲他们嚷道:“喂喂喂,你们还是不是男人?这不过就是个放棺材的房子,有什么好怕的?孬种!”

  小辣椒说话从来都是不给面子的,所以,鄙夷完这群爷们,就率先朝着义庄走了过去。这种用行动藐视的行为,让朱十相当没面子。

  “谁,谁是孬种了?俺不过就是随便顾虑一下而已,也就意思意思的那种顾虑!切!”这个家伙,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激将法,别人一旦看不起他,他就特别不爽,所以,深呼吸一口气,打算做个爷们儿,免得被这丫头看不起。

  所以,紧咬了一下嘴唇,再用力眨了一下眼睛,甩了一下自己自以为很帅的头发,再双手抱胸,假装自己雄赳赳的模样,大步走上了前面,超过了小辣椒。

  脚下是一条几乎被杂草彻底掩盖的石头路,路上全都是杂草,很显然是常年都不会有人走的一条路。人踩在上面,会有沙沙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相当的瘆得慌。尤其是除了义庄之外,这周围没有半点月光,乌漆嘛黑还带着阴风。

  其余小混混,为了给自己老大助威,所以即便很害怕也只能学着老大的样子双手抱胸,假装自己也很嚣张的模样,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

  这排场,相当不小。

  当一行人走到义庄门口时,看到,这是一座斑驳无比的房子,外表已经比刚刚看到的更破旧,门窗上全是厚厚的灰尘,四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很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这……这门口全是灰,看起来很久没有银来了,也没有任何脚印,可里面却亮着灯……”朱十虽然表面是气势汹汹的来到了门口,可还是禁不住说出了能暴露他害怕的话来。

  这小子明显是不敢进去。

  “是啊,也许真有鬼?”小混混们也帮腔道,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老大心中想啥。

  刘瑜没有说话,而是嘴角一勾,笑道:“不是很久没有人进去了,而是里面的人很久没有从大门出来了。”

  这话,让朱十等人瞬间是毛骨悚然起来。

  “咱们不是要进村吗?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朱十眨巴眨巴眼睛,警惕的看着破旧的窗户,生怕里面突然冒出个鬼鬼怪怪来,吓到他。

  “来了这里就能顺利进村了。”刘瑜说着,松开了自己抱在胸前的双手,率先大步走到了义庄门口,然后对着破旧的大门便是狠狠踹了上去。

  哐啷!

  这一脚下去,义庄大门被踹了个稀巴烂。

  门板刚刚掉落在地时……

  嗖!

  一个诡异的,比足球略小的灰白色东西从里面飞弹而出,朝着刘瑜面门砸了过来,这突然的一幕,刘瑜一个斜身便躲了过去。

  “啊!!!!”

  刚刚侧身,身后的朱十便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了起来,这声音凄厉的比杀猪还惨。因为那灰白色的东西砸到了他身上。

  “鬼啊!”朱十低头看着自己怀里抱着的一颗骷髅头,直接丢了魂魄,再发疯似的把这骷髅甩到了黄毛手里。

  “啊!”黄毛被骷髅头砸中以后,双眼一瞪,瞬间晕倒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