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有刀入脑之痛
两卷经2018-05-26 16:233,236

  是的,自己确实回来了,不过只是偶尔罢了。

  事情要从头说起,那一天,任鸣依着往常运转着灵气运转,同时在看着四周这近一年来依旧一成不变的山洞。

  这让他觉得十分枯燥,百无聊赖之下,觉得脖子有些痒痒,于是伸出了手在脖领处挠了挠,而后他就愣在了当场。

  他举起手放在面前,伴随着自己意识的支配手掌开始翻转,这让他确认了自己真的可以操控自己的身体了。

  他迫切的想要站起来,依仗着一种好像是漂浮的姿态,飘荡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发觉自己恢复了身体的掌控权,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一定要出去跑一圈。

  于是他把支配的命令发到脚上。

  但是他却没有站起来,眼前再次一黑,任鸣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黑暗之中,恼怒的感觉一闪即逝,任鸣就开始思索自己操控身体的原因,但是就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沉入这黑暗一样,他对于自己到底怎么能够偶尔回去这件事也是一无所知。

  连点线索都没有,任鸣就算再怎么思考也想不出个答案,只是心中隐隐有个苗头,觉得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灵力有进步的缘故,但是自己得不到证实,所以只能先把他放置一边,开始期待自己下一次恢复身体控制权的时候了。

  期待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慢,但是终究还是会到。

  这次任鸣眼前刚刚出现事物,他就开始迫不及待的举起双手,果然,成功了,欢喜之余他急忙站起身子。

  脚踩在地面之上的感觉,让他十分欣喜。

  “这就是脚踏实地了吧。”试着让自己前后行进几步之后,任鸣低语一声,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回到了原来盘坐的位置坐下,果然,回去没过多久,自己就是去了这控制权。

  任鸣倒是松了一口气,经过自己前几年的观察,他隐约觉得,自己的身体应该是被另一个灵魂控制了。

  所以他在最后才会选择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为的就是避免被现在的“自己”察觉到。

  任鸣听说过一些神仙志怪的传说,知晓有一些妖魔会吞噬人类的灵魂,而后操纵他的身体行走人间,所以任鸣怀疑自己就是被一个妖魔附身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妖魔就算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夺舍附身,却还是依旧没有讨到媳妇,让任鸣的心情宽慰了许多。

  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唯一能够想到的,只剩下修炼,修炼,努力修炼。

  和以往几次的情况发展基本一致,随着时间的流逝,任鸣可以操控自己身体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而且他还发现,只要自己放弃操控,收回意识,那么自己就可以再次回到黑暗之中,而等到下一次操控,却需要过一段时间了。

  借着这几次复苏,任鸣虽然没有离开山洞探查外面的情况,但是却从旁边的书架上偷着记下了几门仙术,在自己回归黑暗的时候,默默学习。

  就这样,每次回复操控权就记下一门仙术,而后在黑暗中修炼,古井无波的日子就这样保持着平缓前进。

  任鸣觉得自己要开始为自己回归做准备了,至此时,他从书架之上找到了几本仙术,此时已经修炼的小有所成。

  此时时间距离自己进入这黑暗之中,已经又过去了六个半年头,山洞换了几个,也越来越大,书经仙术也越来越多,任鸣细细算了一下,发现所有时间加在一起,此时自己距离秋雨惊雷,已经在黑暗之中生存了将近十一年,觉得自己竟然没有被那无尽的黑暗折磨成疯子,让他有些惊奇,也有了几分骄傲。

  这些年的历练,自己看着身体行事,学了不少,在黑暗中忍耐,也学了不少,学海无涯,但是知道自己一直在进步,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于是从这次开始,他不在强记仙术,而是对着身体四周镌刻一些复杂的符文,经过这么久的探测,他已经察觉到了规律,现在自己每次回归身体的时间大约可以是半个时辰左右,凭借着这个时间,任鸣镌刻一些符文,然后用尘土在遮掩住它。

  因为这样,所以他每次只能可一个小小的部分,距离树上所化的那个复杂的阵法符文来说只是沧海一栗,但是他并不气馁,或者说这么多年的黑暗生活,他早就已经有了非比常人的耐心。

  他镌刻的很认真,灵力运到手指之后,手指变得坚硬无比,在地面上仿佛是在豆腐上一样,毫不费力,任鸣倒是需要小心因为自己一时手滑刻错符文。

  一笔一划上挑横弯都刻得小心翼翼。

  终于,在第十二个年头冬天临近尾声的时候,整个盘坐的位置身体一圈已经镌刻好了大部分符文。

  但也就在此时,事情出现了意外。

  就在任鸣的阵法接近尾声的最后几天的时候,那个附身任鸣体内的妖魔似乎闭关已经结束了,而任鸣有的时候突然回归身体的时候,发觉自己正在外面或是独自行走,或是在山巅眺望,但这还是比较好的,更惨的是,有一次任鸣刚一回归身体,竟然发觉自己似乎正在面前的人在交谈,任鸣只好装作走神的样子在哪里发了一会呆,插科打诨的躲了过去。

  于是他每次回来之前都是会细心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

  任鸣感受到了紧迫感,但所幸阵法终于是完成了。

  任鸣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处在山洞之中,心中暗道一声:“侥幸。”如果不然,自己可不敢保证能够找到回来的路。

  而后他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任鸣并没有着急开始阵法,而是向着四周巡视了一眼这个山洞,走到书架前,在第三排第四个格子的位置,找到了那本《悟真玄篇》。

  深吸一口气,他开始翻阅,他翻得很慢,看得很认真,但就算是这样,这本浅薄的《悟真玄篇》还是被他读完了。

  此时他所读的自然是完整的《悟真玄篇》,而不是自己便宜获得的通俗版。

  详细看完这本书后,任鸣感觉自己的心也算是终于平静了下来,这才走到自己一直盘坐的位置之上。

  手中的灵气催起,而后轻点自己所刻画的符文阵法一角,这些镌刻在地面之上的符文就绽放出轻微的光芒。

  光泽灵动,整个符文中灵力移动,显得生机勃勃。

  【锁魂阵】

  这是任鸣在一本书中翻阅到的阵法仙术,至于用处就是字面上的解释,索困鬼魂之用。

  而后整个符文大阵在灵力的牵带下,就像是任鸣灵力运行一周天那样,整个贯通,整个符文阵法光芒突然暴涨,并且汇聚成了一团。

  最后形成了一个弯钩状的灵气构成物,任鸣看到这个弯钩状的器物,深吸一口气,而后伸手抓住这个弯钩器物,顺着最尖锐的地方,狠狠的捅进了自己的脑中!!!

  【拘魂术】

  这也是任鸣从一本书中查阅到的阵法仙术,当初发觉这几个阵法之后,任鸣就开始动了心思,经过自己的是在心中模拟打磨,最终费尽心力,才终于把两个阵法合二为一,因为任鸣不放心,他觉得凭着自己的实力情况,单单一个阵法有可能会失败,如果失败了,那自己就是落入永劫地狱,所以他不容许自己失败。

  弯刀刺入脑部之后,化作气雾消散,全部顺着刺入伤口进入到了脑内。

  任鸣脑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但是他仅仅咬着牙齿,没有嘶喊出声,这种情况他早就预料到了,对于在那个黑暗之中那种永世孤寂的情况来说,这简简单单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自己感受到了气雾在自己的脑海中游荡,虽然是雾,但是脑子更加脆弱,感受着气雾把自己整个脑袋搅得一团糟,他觉得自己这是真的体会到了脑袋成了浆糊的感觉。

  但是就算这样,任鸣还是在仿若走神一般的乱想,对于在黑暗之中无聊的任鸣来说,分心二用,早已经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他在黑暗之中的除了修炼仙术的另一个乐趣,就是分心二用,用着两个完全不同的心态,在心里互相聊天扯淡,而此时,他就在此开始思绪乱飞了。

  “不知道会不会跟村东老张头买的早点里面的豆腐脑一个样,老张东做的豆腐脑撒上香菜,伴着喷香扑鼻的香油,一口吃进去,那是何等的爽快赛神仙……额呕啊。”

  本来是自己联想到这里的,但是任鸣不知为何,联想到了自己脑袋里撒上香菜混着香油的结果,突然觉得有些恶心反胃,于是不敢再想。

  此时,进入脑中的气雾好像是终于发觉了什么,层层覆盖上了脑中浆糊的某一个部分,一股剧烈的撕扯感,好想把他整个脑子劈开一样,让他痛苦难忍。

  他弯腰住着地面,嘴里发出低声的沉吼,牙龈早已被咬的渗出了鲜血,但是他不能放弃,从七年前开始进入那无尽的黑暗之中,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到光明,哪怕着光明,是真正的血淋淋,哪怕粉身碎骨,哪怕肝脑涂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