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只能苦修
两卷经2018-06-03 15:444,941

  “我想……问问天地,路在何方。”任鸣低声呢喃道。

  “呵呵。”小草并没有听清任鸣说些什么,他也并不打算知道,他只是感觉到了此时的任鸣心境似乎已经焕然一新。

  原本的腐朽之气虽说不是散的一干二净,但也至少瞅着清晰了些。

  任鸣低声之后,就收了声,显然也不想多说这件事情,而后转头看了面前的青年道士小草,他的身上披着一件简单宽大的道袍,此时坐在石椅之上,长袍整个拖地,面容清秀,虽然称不得英俊,但秀气的面容此时也是让人觉得干净舒适。

  此时他侧身对着任鸣,头颅微扬,看着远方的雾茫,四周没有风,所以头发很服帖的披散在后背。

  虽然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手段做出,但是却自透着一股子玄之又玄的韵味,这种感觉反而让人觉得更加高深莫测了。

  任鸣瞅了他一眼,心中知晓对方方才一段话语是对自己说的,也知道这番话语对于自己的帮助是何其的巨大。

  往长了不敢说,任鸣的性格也从来都不是相信未来这种扯淡之极的玩应,但是就近三十年,这番对话对自己的帮助都是能让自己受益无穷的。

  他不禁有些疑惑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前面也说过,本应该是见面就互相骂娘,而后掏刀子开干的两人,此时却在这里进行一番好似贪心的行为。

  这是一件好没有道理的事情。

  但是对方没提,任鸣也不敢先提出,唯恐落下什么语病尾巴,被他占得便宜。

  于是两人之间的沉寂就这样过了很久。

  “你可以出去了,刘老头还没走,此时正守在你身边,小心可别露馅了。”小草突然出声打破了沉默。

  “额。”任鸣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面色有些难堪,出声问道:“刚才忘了问,外面的那个老头到底是什么人?”

  “哦,算是我一个忘年交之类的人物吧,我在他的宗门做客卿长老,而且还答应帮他一个忙,所以关系算得上是合作伙伴吧。”小草微微沉吟,说道。

  虽然并不知晓什么是合作伙伴,但是听字面的意思任鸣也推测出了十之七八。

  “那我该如何面对他啊,我跟他可不熟啊。”任鸣面色微白,思来想去最后还是问道。

  “哦,这简单,你就装头痛把他撵走不就得了。”小草轻描淡写的说道。

  任鸣一拍面前的石桌,说道:“你说的倒是轻松,叫我如何处理,他娘的那个老头一伸手吓得我都直哆嗦,我就怕我还没撵走他,就已经被他轰杀成渣了。”

  “你多虑了。”小草面含微笑,额头微倾,说道。

  任鸣真的特别想把自己不知道几尺的鞋整个忽在他的那张肯定比鞋大的脸上。

  但是此时他还是这能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语气邹媚的做出一番阿谀奉承的言论。

  “您这般大人大量,胸怀宽广,品行伟岸,容颜俊美,仙风道骨的人物,怎么可能看着一个小人物自生自灭呢,唉呀,别急着点头同意。”任鸣伸手按住正准备伸手的小草,继续说道:“我知道您认可我的话语,但是你的等我说完不是,我向来你应该也不是那种肯落井下石,满肚子坏水,蛇蝎心肠的人物,毕竟您长相和气质往那一站也不合适不是,所以我知道你肯定会给我出主意的,哎呀,不有否认了,我还不知道你,不用腼腆,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你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想什么满肚子坏水的人啊,都是生儿子没屁眼,下地狱滚油锅都会被嫌脏的人啊,您自然……啊呀呀,您别激动啊,是不是很少有人像我这样跟你单纯的说些大实话,我懂的,就像我当年跟村东头的那个李老头聊天,他就喜欢跟我说些大实话,所以我也乐意听他说话,听着舒心也舒坦,感觉就像是劳累一天后泡个澡一样让人舒畅,这世道,我们这种人都不多了。”

  李老头是那种只要你给他一张纸他就会痴痴念完的傻子,所以任鸣总是会自己写一些文风卓越辞藻华丽的草稿给他,让他念与自己听,至于其中内容……咳咳,不言而喻了。

  小草几次想要出声都被任鸣强制打断,最后听到了任鸣似乎是感叹但实则是在变着花样夸奖自己的时候,他的面容就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滞遏。

  怎么突然觉得自己的表情跟不上自己想要鄙视人的冲动了呢。

  看着任鸣似乎在调整状态,准备进行下一波糖衣炮弹,但实则是魔音绕耳的言语时,小草终于反应了过来。

  “好的,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么我也就不加掩盖了。我就直说了吧。”小草反应迅速的说道。

  …

  任鸣缓缓的睁开眼睛,入目还是往常的那一片山洞,看来自己并没有被搬动到别的地方。

  初一睁眼所以还有些不适应光线,任鸣眼神微眯,这样过了些许时间,这才适应着眼前的光亮。

  “醒了,我观小友的魂魄有些萎靡之意,想来应该是收到了一些创伤吧。”耳边传来了老者的声音。

  任鸣坐起身,想着声音传来的一边看去,那老者此时正坐在书架前的木椅之上,手中捧着一本古经卷,面色带着和蔼的笑容看向自己。

  “是啊,多谢方老今天出手帮助了。”任鸣起身拱了拱手,说道。

  老者不以为意,摆了摆手,放下手中经卷,说道:“跟我这个老头子还客气什么,小友要小心体内的那个妖族魂魄,虽然是被我用法术封住,但是却总归是一个深埋的隐刀,小心他什么时候出来阴人那就防无可防了啊。”

  “小子明白。”任鸣听小草讲解一番,而后还跟着小草模拟演练了一番,所以苏醒以来各种作态做的合情合理,果然没有引发老者的怀疑。

  老者又关心了几句后,凭着脑中小草的话语支援,总算是混了过去,最后老者像是还有事情,也就起身离开了。

  临走之前,老者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道:“对了,要先恭喜小友即将晋升护法院长老啊。”

  任鸣听言一愣,不过还是拱手道了句谢。

  …

  …

  看着老者出门之后整个人腾空而起,眨眼间消失无形,任鸣难掩心中的羡慕神色,至于什么护法院长老的问题直接就抛诸脑后了。

  “切,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现在坐拥我修炼多年的境界和灵力,这种事情做着还不是轻松之极。”小草在识海中感受到任鸣的倾慕之情,无不鄙视的说道。

  任鸣倒是自行过滤掉了鄙视的意味,面色有些惊讶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御剑飞行吗?”

  “切~~。”小草切了一声:“别说是御剑飞行,你就是移山倒海,也不在话下。”

  “没想到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这么厉害了。”任鸣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免有些咋舌。

  “什么叫不知不觉间,那是我十几年的苦修好吗?不要随意把别人的功劳强加到你自己的身上好吗?”小草在识海中喊道。

  “果然是光阴似箭啊。”任鸣感慨道。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果真没听过对吧。”小草语气更加愤怒了。

  “匆匆流逝啊……。”任鸣继续感慨道。

  “你还有完没完。”小草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你就教我怎么飞吧。”任鸣说道。

  “我靠,这个转折也太突兀了吧。”小草有些无语,所以说起话来语气多有一丝不爽快,但还是继续说下去道:“其实御剑飞行也不是什么难的事情,灵力一提一收控制得当即可飞起,凭我这些年修炼的境界,别说飞行,眨眼间山河覆灭,挥袖间云卷云舒,一念可观万里河山,一动可至百丈之外,都不是难事,只不过……。”

  说到这里,小草停顿了一下,任鸣急忙问道:“不过什么?”

  “呵呵,虽然你此时继承了我的全部灵力,但是遗憾的是,你用不了呢。”语气嘲讽意味颇浓,似乎报了方才被无视的一箭之仇。

  “……,什么?!”任鸣愤怒的喊了出来:“合着方才说的一切美好都是逗我玩呢?!”

  “自然不是逗你玩,我哪有那个闲心。”小草语气轻飘飘的说道。

  “可你刚刚逗完我……。”任鸣此时的语气颇有一些幽怨。

  “啊……。”识海中传来了小草的沉吟声,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而后继续说道:“那我就逗你了怎么滴吧。”

  “我……。”任鸣转念间闭目进入识海之中,看到此时小草一脸我就是嚣张懒得解释的无耻神情,面色更加幽怨,但他还能怎么办呢?咬牙忍了。

  “所以说啊,年轻人要懂得尊敬长辈,长辈说的话既是真理来着,你别老想着反驳我,我饱经沧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小草老气纵横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吃盐重。”这种话也只能在心中腹诽一下,说出来那可就大不妙了,只见任鸣嘴上说道:“那是那是,您老……。”看了一眼那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面容,任鸣强忍着脱鞋拍过去的冲动,继续说道:“您老怎么会跟我们一般见识,您老说的那可不就是跟真理似得,真真的。”

  “那是。”小草照单全收,倒是不害臊。

  “您老看看可不可以顺道吐出几句醒世警句,也让小子我好好细细揣摩一番不是,比如,怎么掌控体内灵力这种小事,想来对您老来说不就是简单至极的了。”任鸣很努力的隐藏自己的意图,但是话不到三句,就暴漏个精光,也就没皮没脸的不在隐藏,赤条条的说了出来。

  “啊,这般屁大点的事,你也好意思问我。”小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让任鸣只能心中继续腹诽。

  “那您老就放个屁呀,你放啊,你倒是放啊,别憋着啊,憋死了算谁的啊!”任鸣在心中喊道。

  “这种事情,自然就是需要……。”小草可以停顿一番,而后继续说道:“自然需要耐心修炼,从而把体内灵力吸收为己用了。”

  “放你的屁去吧!!。”任鸣忍无可忍,脱下鞋子就拍了过去。

  …

  …

  回到现实,任鸣面色之中还是多有不忿,心中藏着无尽不爽快。

  经过一番拳打脚踢报仇之后,吃硬不吃软纯属欠揍的小草终于吐出了办法,而这些办法却像是鸡肋一般,无甚帮助。

  简单来说,小草给出的方案,有两种。

  一是借由丹药辅助,任鸣囫囵吞枣的嚼下体内灵力,不过这样灵力会散尽大半,而且根基也会不稳,是下乘的做法。

  至于上乘做法,倒是简单至极,只要苦修即可。

  所以说,任鸣脑中畅想的上天入地之流想要实现的话,恐怕要有一个长远的延期了。

  虽说听小草说就算是自己苦修也会比那些人修炼轻松一些时,任鸣也没有获得多少激动,大喜大悲来的太突然,任鸣的小心脏短时间内有些蒙了。

  所以又揍了小草一顿解气。

  说来奇特,此时没有身躯的小草,念力方面竟然弱的惊人,任鸣轻轻松松的就在识海之中完虐了他。

  于是趁着兴起,任鸣就又虐了一遍他。

  身心俱畅。

  他走到老者方才所坐的木椅之上,这才看出,原来这并不是木椅,而是一种类似于藤条类植物编制而成的椅子,染上了褐色,所以任鸣初一看到才会以为是木头,底部无脚,而是一对半月形条棍。

  这种椅子他以前倒是没有见过,自己家中只有几把自己做的板凳,是偶尔上山耕种的时候坐的。

  “这是摇椅,土鳖。”小草似乎是察觉到了任鸣的疑惑,借着解惑的机会嘲讽了任鸣一句。

  任鸣不理会这货,方才一番恶斗不禁一舒十几年来的怨气,还顺手收了一些利息,所以此时心情大好之下,也就懒得理会这家伙了。

  坐在摇椅椅之上,椅子就开始前后轻微摆动,任鸣随着摆动,不徐不疾,很是舒服,随手从右手边的纯木雕花书架上取下一本线状经书。

  轻轻翻阅,古文古经,晦涩但是却有着独特的韵味,使得人渐渐平静下来,这份平静得来何其不易,任鸣在心中微微感叹,对这份平静也愈发珍惜,只是……。

  “这字……竟是这般隐晦颇深,瞅着颇为眼熟,但是细细钻研之下,却是没有所得,不愧是仙家典籍,看来自己前几年找到的几本书还算是简单的了,能从中找出哪几门阵法真是庆幸异常啊。”任鸣看了良久还是不得其法,不由得有些感叹。

  “且看这字,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特殊的韵味,细细品读之下,竟然会让我觉得额头微晕,果然是大道至简,却玄妙亦然啊!”

  任鸣瞅着这个墨字,更加赞叹道。

  “啊,这段话也是如此啊,我一个字都不识得,但是看下来,确实隐隐感觉知其意,晓其神,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韵。”

  时间渐渐流逝,任鸣的眼神中也渐渐充斥着难以掩饰的惊奇神色,似乎有很多疑惑一般,但是想到此时在眼前观看的是仙道经文,可能就是要玄妙难懂的才对吧。

  以前观看的那些阵法之类果真只是入门一般的简单书籍啊,任鸣感叹道。

  “咦!”任鸣发出一声轻咦,手臂微微倾斜,书也随着旋转了一圈,任鸣瞧着眼前这些熟悉之极的方块字,恍然大悟。

  默默转手把书发转过来,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品读下去。

  把拿反了的书正过来果然看着就正常了许多。

  经文翻转之间,本来因为书拿反了看得头晕脑胀的任鸣渐渐晃神,而后伴随着椅子摇摆,进入了梦乡。

  一个有着光线,有美好,有痛苦,有恐惧,七情六欲毫无隐瞒但是却让人欢喜的的梦乡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