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敢问路在何方
两卷经2018-06-02 15:434,018

  “这是念力?”任鸣听到这个答案有些错愕,伸出手指瞧了瞧,出声问道。

  “自然是念力了,你连体魄都没有,如何使用灵力,而且虽然灵力和念力表面看来难以分辨,但是其实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青年道士说道:“一个趋于实,一个趋于虚,你现在修炼方面知识有些缺失,等以后系统的学习一番,也就明白了。”

  “可是我修炼了你说的这个念力之后,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变强,我在身体恢复掌控之后,在地面雕刻阵法的时候,明显感觉更加轻松了。”任鸣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情,说道。

  青年道士听到这个之后滞遏一会,而后幽幽的说道:“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在变强,是因为我在变强罢了。”

  “你是说因为你的实力一直在进步,而我取回身体之后,就可以直接得到你的实力,所以才会觉得身体在变强吗?”任鸣说道。

  “虽说有些不甘心,但貌似是这样的。”青年道士的神情中一点也没有不开心的样子,任鸣有些疑惑,但却没有发问。

  “那乐无涯此时去哪里了?”任鸣问道。

  “喏。”青年道士伸出手指指了指一边,任鸣顺势看去,只见一个硕大的茧此时正在虚幻的空间中浮沉,在灰茫茫的雾气之中若隐若现。

  “怎么成这样了?”任鸣看到这个好似一个蛋一样的事物,明知故问道。

  “其实他此时还是有意识的,只不过可能不是很清晰吧,反正这次他受创不浅,使用了封禁仙术之后,魂魄几乎散尽,再加上于我一番争斗又受了一些伤,约莫短期是出不来了。”青年道士看了一眼任鸣的骄傲神情,故意不提任鸣丹炉炼魂的事情。

  任鸣见自己的光荣事迹被抹去了,心里也不恼,这可以理解成是他对自己无耻的一种直观解释吧,当然也可以看做这些年他的心境确实被磨砺的不错,至少一些该有的戾气,傻气,散的十之八九。

  再加上此时自己已经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不用在纠结随时可能面临死亡的问题,而据老者所说,青年道士和乐无涯应该是被锁困住了,于是心境也变得愈发通透,也更瞧得清自己的本心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可以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并没有主动询问眼前青年道士为何放着自己夺回身体,虽然自己心中有着千般疑惑,但还是没有出言询问。

  “其实你有没有觉得咱俩有点像啊?”两人沉默了一会,青年道士突然说道。

  任鸣听到这个回答,最先的反应是把身体侧过来对着青年道士,然后斜眼瞥了他一眼,其中含义不言而喻,而后说道:“和你,小草草,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青年道士在被斜眼鄙视之时还没有什么,但是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却是升起了一股难掩的怒火。

  但很快又平息了下去,而后低声轻笑一声,说道:“果然不出所料,咱们两个之间已经有一点同化了。”

  “不要说出这么恶心的语句来。”任鸣打了一个哆嗦,说道。

  “你觉得你现在的说话是你本来的说话风格吗?”青年道士也不先顾着反驳,而是转而问道。

  “这……。”任鸣欲言又止,本来自然是想说出一番我就是我这类的话语,但是话到嘴边,却如何也说不出口。

  青年道士的话一语中的。

  任鸣自然是不会这样讲话的,任鸣本来只是一平常灵植夫,这是一个说出来好听,看起来好看,挣得和其他人一样的活。

  虽然是为那些修仙的大人们工作,对于村里面的人来说已经是可以拎出来扛回去翻来覆去反复说一辈子的骄傲事情,但是干过之后,自然知晓,其实跟寻常农夫农活没有多少区别。

  甚至更加卑微了一些,自己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自然是不可能干出一些讨价还价的事情,而自己就算挣得灵石少一些,自己这方面还不能有话语说出,因为保不齐惹得对方火起,伸手屠你犹如屠狗一般,官府也不会为了你得罪对方。

  所以任鸣的灵植夫工作其实是一个苦差事,而这也是他为什么特别想要修仙的一个原因,他也不甘心一直被人压着,一直忍着。

  所以虽然他心中有多少念想,但是嘴上的话语总是说的谦卑一些,就算是跟村民说话,也是偶尔滑头,实则含蓄的那种。

  这种性子才是他的性子,而方才见到青年道士之后,不论是谈话,交流,自己却又是另一番姿态,这番姿态来的很自在,很熟悉,但却不是任鸣的姿态,而是青年道士的姿态。

  任鸣在黑暗之中带了十二年,十二年间他唯一能够接触到外界的,就只有从青年道士的视角出发,这其中自然会被潜移默化一些行事风格。

  而更关键的却是青年道士方才说的,两人魂魄同处一个身体之中,已经双双渐渐同化了 一些。

  这跟乐无涯的处境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概念,乐无涯是夺舍未果,所以耗在任鸣的识海之中,只能算作是个租客,而任鸣本来是房主,而房子却又来了一个新房主,粉刷装饰一番之后,除了地基砖瓦未变,其余的都已经焕然一新。

  任鸣心头转过千般念头,知晓对方说的在理,但是嘴上还是不想承认这件事情,于是说道:“小草你想太多了。” 但却没有发觉,自己这般嘴硬的姿态做出,确实更加坐实了两人性格已经有些许同化的事实,因为原来的任鸣,是不会嘴硬的。

  再次被任鸣唤作小草,青年道士已经很是平淡了,毕竟一个梗玩过太多次之后,也就没有了新意和趣味不是。

  于是他也不急不恼,平静的如同静止的湖水一样,看着眼前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任鸣见他不说话,自讨了个没趣,只是嘴边说着一些类似于我就当你认可这个名字了之类的话语,而后就没有再重新寻找一个话题,小草依旧没有理他,视线四处环视,看得貌似津津有味,于是他也随着他的视角向四周看去。

  对于识海到底代表了什么,听了小草的诸多解释之后,任鸣还是知晓的不够确切,但是任鸣看着四周充斥着的灰茫茫一缕缕雾气,遮挡着整片整片的空间,让自己看不清晰,心中也渐渐有了一丝自己的理解。

  这识海和此时的自己一样,充斥着浑噩呆滞的感觉,岂不是正如自己此时的心境,十二年黑暗之境,不晓生死,不知愁滋味,只有一个想要夺回自己身体的执念支撑着自己。

  如今目的即已达到,似乎自己也没有多少需要希冀之事了。

  想这个雾茫茫,看不见前方路,看不见来时路一样。

  一股疲惫的感觉突然升起,这感觉就像是数十年来的烦累积攒到了一起喷发而出一般,整个人似乎都开始颓废了起来,看着这雾茫茫瞧不真切的景象,反而更加了心头的积郁之气。

  心头上像是堆砌了一堆堆厚重的石垒,重的像山,硬的像铁。

  “你当初为什么想要修仙?”任鸣迷惑之时,青年道士小草突然转过头来在一旁出声问道。

  任鸣此时心境颓唐,不想开口说话,但是此时小草的转过头颅眼睛直勾勾的瞅着他让他有些尴尬,于是还是说道:“当时只是想着成为仙老爷那般的人物,让人们怕我。”

  “还有呢?”小草继续问道。

  “还想接着这个身份讨个媳妇,给我老任家传宗接代。”任鸣想了想,继续说道。

  “还有呢?”小草此时完全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姿态,无休无止的问道。

  “没了,哪能有那么多念想。”任鸣撇撇嘴,说道。

  小草还是继续盯着任鸣,让任鸣觉得有些难堪,而后想到两人本来应该是仇人,此时应该是白刀子进红刀子互相泄愤的,怎的还一起在这里聊天打屁起来了,于是心情更加烦躁:“没啦没啦,哪有那么多说道,当时就想这么多。”

  “那你想怎么修仙呢?”小草换了个问题,问道。

  “还能怎么修,书上不都写这呢吗,我先把灵力凝练出来,到时候就可以去一些宗门试试,虽说那些大宗门可能看不上我的资质,但是一些我总不至于被一些小宗小派摒弃掉吧。到时候拜个师傅,随着他开始修仙,不就可以了吗。”任鸣有些不耐烦的回道。

  小草也终于是不在询问,视线有些飘渺的说道:“我当初开始修炼之后,拜了一个师傅,他也问我为什么修仙,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其实没什么好需要的,他说修仙都要有目标的,不然何苦修仙,于是我当时就想啊想啊想啊,真的有一点绞尽脑汁的味道。”小草的眼中透着一股子笑意,像是回忆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我觉得自己本来已经死了,然后现在从新活过来了,这种几十万上亿人都可能难得一遇的事情被我撞狗屎运碰到了,还不够我爽的,这手头上那里还有什么需要渴求的东西。”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似乎是在回忆什么,随意沉默了少许,而后继续说道:“我当时就这样跟我师父说了,我师父说让我在多想想,目标啊,梦想啊之类的,多想想就有了,于是我就听他的,埋头想啊想啊,不过当时自己已经是真的没有什么目标了,虽说上一世是死了,但是我生活上还算是有姿有彩的那种,一些想做的,该做的,都没有落下,也算是活得有点久的哪种类型了,该有的目标上一辈子都做过了,享乐吃苦也都经历过,似乎是不需要在干些什么了,于是我开始迷惑了。”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指着眼前的景象,一片灰色的迷雾遮挡住了视线的继续前行。

  “于是我把我的迷惑讲给我的师傅听,想让我的师傅帮我解惑,我师父当时显得很欣慰,对我说道:‘你此时的迷惑,不就是成了你修仙的目标了吗’。我问为什么?师傅就说让我解惑,说我解惑之后,这修仙,也就算是成了大半了,至少也是心境成仙了。”话语就到了这里戛然而止,任鸣知道他后面还能有一段话,解惑解惑,他如何行这解惑之事,但是小草完全是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任鸣也不问,因为那个惑不是自己的惑,而是别人的。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疑惑自己解,因为道理一直都是一件简单至极的东西,但是其中多数穿插着前人或者本就存在的分岔路口,于是迷失在其中的人也就越多,这世间也就越来越没有道理了。

  “看来你师傅是一个挺好的人啊。”任鸣没话找话说道。

  “是啊,她是个很好的人。”小草仰头说道。

  “他现在在哪里啊?”任鸣想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关于师傅的景象,于是问道。

  “差不多死了吧。”小草语气平淡的想静寂的湖水。

  话题再次至此而终。

  两人沉默了许久,一个在看景物发呆,一个在咀嚼方才的话语,思考了良久,任鸣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犹如锋利的利剑,直接贯穿了他整个头颅,整个魂魄,直至整个人都只充斥这个念头。

  “我想问问这天,问问这地,问问这众生红尘,路在何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