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述衷肠两番情话
江湖之远2018-06-16 15:054,376

  躺在床上的狐纤离,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的林慕修正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在秦小姐的闺阁中她猝然晕倒,众人喜颜还未绽尽,便惊的僵住。

  林慕修急忙将狐纤离抱到床上,一切腕脉只是虚弱的征象,并不知是何原因,便输了些真灵之气,一直守候到此刻,连晚饭也没有心情去吃。

  “纤离,好些了吗?怎么会这样?”他焦急担忧的问道。

  狐纤离那美目转动灵秀,不像有病的样子,闻言嫣然一笑道:“我安然无恙,你放心吧,慕修。”

  她因林慕修称谓她时,已去掉了姑娘二字,便亲昵了许多,在梦魇佳境中危急时刻才如此称呼,此时也叫纤离,自是心花怒放,故此回应着。

  听到狐纤离清脆有为的回答,林慕修安心了许多。

  “没事就好,真是叫人担心,这次你又救了我一命,若是一命一世,我三生三世都还不完。”林慕修情不自禁的抓住狐纤离的纤纤玉指,恳切的说道。

  狐纤离忽得坐起,欣喜调皮的望着他道:“傻瓜,我什么事都没有,既然你还不完,就不用还了,你归我所有就行啦!”说罢郝然一笑。

  真是没想到纤离性格中还有古灵精怪的一面,此时与那害人嗜血的妖魔形象相去甚远。对这个如迷的女子变得更加着迷。

  只是心中仍萦绕着一个死结,我若和她在一起乃是离经叛道之事,正道决不相容。

  想到这心中苦涩,却仍微笑道:“那我就得天天抱着你了,好在是个绝色佳人,要是个四百年的老太太,可亏大了!”狐纤离咯咯大笑。

  笑声停止,两人又认真含情默默的对视一眼。林慕修又将狐纤离那纤细的身体搂在怀中,问道:“你为什么出了梦境,会晕倒呢?可急坏我了?”

  她紧握着他的手,感受着那宽阔胸膛的温暖,惬意满足的缓缓道来:“因为我原本只有半数灵魂。”

  林慕修急忙打断她的话:“半数魂魄,怎么会这样?”面露震惊之色。

  她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只有半数魂魄,是狐爷爷告诉我的,这还是丢了半数灵魂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虽然缺了一半,但是仗着四百年的修行,便和常人无异,当我进入梦境时我身体的魂魄便只剩下十之二三,濒临死去,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忧,那时身体虚弱,难以支持维持另一半魂魄,所以进入梦境的两成魂魄自是功力大减,对情鬼的那一击是我勉强打出的,当脱离梦魇佳境后,因为勉力支撑的太久所以晕过去了,魂魄回还后,便安然无恙了。”

  林慕修惊悟道:“原来如此,真是难为你了!不顾性命的来帮我。”“危险时刻,无论如何我都必然相助,若力不能及便与你同死!”狐纤离幽幽的说道。

  这一番话说的林幕修极为动容,他抱得更紧了,就在情意浓切之时,彩玉端着一个大茶盘推门而入,上面放的不是茶,而是饭菜和一碗汤。狐纤离忙脱离那温暖的怀抱。

  彩玉也是讶,继而失落的道:“慕修师兄,你晚饭没吃,我给你送些来,纤离姐姐,这有一碗参汤,是秦老爷吩咐阿福熬的,我给你端来了。”说完便放在一旁的桌案上,有些尴尬无措。

  林慕修笑着感谢夸赞彩玉,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悻悻的告别,出了房间。两人又聊了许久,林慕修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两日后众人送别狐纤离,秦老爷感激她救醒女儿,翦除那情鬼,感恩戴德的谢过。

  常乐一反常态,诚挚的道谢告别,若不是狐纤离怎能救得秦小姐。

  林慕修上前数步,问道:“什么事情真的不用我帮忙吗?”

  昨晚闲聊之时狐纤离便透露有要事,要今晨离开,问她什么事,也并未相告,也不用相帮。她款款深情的低声道:“那边事了,我就来找你”。

  “我们游历江湖,居无定所,行踪不定,恐怕几日后我们早已离开此地,去到哪里我也不甚清楚。”林慕修茫然的一摇头。

  那绝美白晳的脸上绽出调皮的笑容:“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能很快的找到你”。

  两个情意缱绻,又说了许多话。

  直到那红衣倩影消失在街巷的转角,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卷过林慕修的心头。

  彩玉则心情颇好,和常乐逗闹了一番。

  这时常乐上前调侃道:“慕修,你们终于说完了,我们都快等一个时辰了,你看,师妹都等得酸酸的啦!我可闻到浓浓的醋意啊!”彩玉刷的一下红了脸,气愤的道:“鬼东西,你又瞎说,也不知道谁总跑到秦小姐的房间?”

  常乐被当众揭了底,面上有些挂不住,尴尬的道:“人已送走了,我们大家都回吧!回吧!”林慕修笑笑一摇头,并未言语。

  吃过午饭,彩玉缠着林慕修要到街市中逛逛,他也只好陪同。

  不用找,一猜便知,常乐准是去探看秦小姐了,这两日来常乐数次跑到闺阁嘘寒问暖,调补医治,关怀极至,秦小姐很是困扰碍于相救之情,不便发作,几次娓婉的逐他出来。这时也定在秦小姐处,便不叫常乐,两人上街游逛去了。

  两人便在街市中闲逛,累了就在路边茶摊喝茶。

  只见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妇人领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背着一小捆柴草,其实那柴几乎都不是粗木,都是些树枝,仍步履难艰,极为吃力。

  到茶摊旁边的一间馒头铺子交给店主,那店主摇摇头,一言未发的拿起两个馒头给了老妇,原来她是用柴草换点吃的。

  那老妇道谢连声后,忙领着孩子到一旁的墙角处坐下,给男孩吃起,一阵狼吞虎咽,馒头便没了,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去拿另一个,被老妇拦住了,疼爱的看着孩子,不忍的道:“孙儿,先别吃,留着晚上再吃吧!”

  男孩可怜巴巴的道:“祖母,我还饿,都已经一天没吃饭了,看到馒头我控制不住。”

  老妇听罢,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悲伤的道:“孩子,祖母对不起你,连糊口的能力都没有,你爹娘死得早,我已一把年纪,要是死了,你再也没有亲人了,我真的不放心呀!”

  男孩也很是懂事,边哭边把馒头送到老妇嘴边道:“祖母不会死的,祖母是天下最好的祖母,祖母这个馒头你吃,孙儿不饿了。”

  男孩要硬将馒头送到老妇嘴里,老妇坚决不吃,有气无力的说道:“孙儿真乖,祖母不饿”。又悲伤的哀叹道:“老天要亡我祖孙两个啊!”神情沮丧悲观,泪眼婆娑。

  只听到啜泣连连差点就要大悲大恸,林慕修一回头,原来是彩玉哭得梨花带雨,不住的抹泪,彩玉的声势比那祖孙两人更加浩大,惊得林幕修呆呆怔怔。

  这祖孙的感人幕幕,两人尽收眼底。

  待林慕修刚要起身,彩玉突得站起,激动的道:“好们真是太可怜了,慕修师兄,银两全给我。”他立马捣出怀中的所有银两,好嘛一小捧白花花的银子。

  善良的师妹倒是大度,这够他们祖孙两人什么都不做,够吃半年的了,彩玉施舍给了老妇,好言抚慰,让两人快去买点东西吃,老妇感激涕零,让男孩快给恩人磕头。

  老妇领着男孩走后,彩玉又欣慰的抹着眼泪回来坐在桌前,看着师妹单纯可爱的样子,颇有些好笑。幸好已先付了茶钱。

  三日后,林慕修见秦小姐的病体在精心调理之下,已好了许多,也讨扰了多日,便要辞别上路。

  常乐则消极贪恋,被彩玉一顿训斥,林慕修也不住的调侃讽刺,常乐急忙跑去秦小姐处,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垂头丧气的回来,立即应允离开,继续他的游历修行逍遥路。

  三人到秦老爷处告辞,秦老爷极力挽留,让多住些时日,见林慕修执意要走,感激他救得女儿性命,便让家丁取来一大方盘银两请三人笑纳,林慕修一向淡泊钱财,坚辞不受。

  俏皮可爱的彩玉说道:“银两都给那个可怜的老奶奶了,我就拿两个吧,做我和慕修师兄的盘缠。”

  彩玉拿后,常乐则急忙上前一把拗过方盘抱怨道:“你们是谦谦君子,俗气之人就只能我来当了,救命之恩收些银两无可厚非,再说游历修行,衣食住行,哪样离得开银子?”秦老爷大笑称是。

  这时阿福走进客厅,言说小姐有事要见林公子。阿福引着林慕修到了秦府的一处小亭之中,见到秦小姐阿福便退去了。

  秦小姐缓缓转身,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显然是大病初愈,一揖道:“多谢林公子相救之恩”。

  林慕修忙道:“秦小姐病体初愈,尚未复原,不必多礼。”两人对坐在石凳之上。

  “听闻公子今日就要离开秦府?”秦嫣儿问道。

  “是啊,我们还要游历修行,便不讨扰了”。

  沉默了片刻,秦嫣儿当先开言。

  “梦魇佳境之中实在太美好,令人不忍戳破,诸事极顺心意,更有那鬼郎温暖知心,宠爱体贴,我才沉湎其中,只可惜一切都是虚幻的,又连累了许多人,更深深的伤害了至亲之人。梦境的虚假之处,我也曾有所察觉,梦境中的爹娘虽是宠爱我,但他们面无神情,即使有笑容也无神采,与平日的爹娘大为不同,并不像活生生的人”。秦嫣儿面露留恋之色,而后又转成感慨愧疚。

  “美好之事人皆向往,也不必太过自责,既已及时醒悟,脱离梦魇,便不用懊悔挂怀。这世间又不知有多少人在自己营造的美梦之中呢?”林慕修真情挚意的宽慰道。

  看着眼前那对虚幻梦境似有眷恋的秦小姐,又想起那喝茶时见到的祖孙二人,对生活的无奈悲观,心下感慨真是:

  幻虚美梦难觉醒

  真实窘困易沮哀

  秦嫣儿轻轻一笑,淡然道:“林公子是怕我看得不通透,在安慰我吧!经过这几日,我早已想明白,现实之中多有不如人意之处,却是真切的人生,而梦境中固然美满,但终归虚幻飘渺,沉浸在美梦之中,终将害人害己!”

  林慕修也欣慰一笑,略一沉思的道:“看来我是多虑了,情鬼已经被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能害人了。”

  她听罢,面色一滞,泪眼迷离,满怀沧桑的感悟道:“那鬼郎待我极好,无所不应,终日相伴,彼此恩爱,可当你们进入梦境后,他却突然暴露出狰狞凶暴、疯狂丑恶的一面,竟然还要杀我,与我喜欢的那个判若两人,感觉如遭雷击一般,难以接受!”

  他抱臂倾听,并未做声,秦小姐起身走了几步,继续道:“我扪心自问,真的爱他吗?经过这几日的沉思,我已找到答案:不爱!我虽然喜欢他的美好一面,便是丑恶的一面我决难接受,只是想到过往之事,不免触动感伤,公子不必担心。”脸上又露出释然的笑容。

  “秦小姐深知心中喜恶,对情感之事颇为理智,对不同之处爱憎分明,倒是极好。”

  林慕修说道。刚说完这句话,他心中突得荡起波澜,我对狐纤离真心爱慕,可她的身份却是只狐妖,不被正道所接受,她狐妖的这一面我的内心可真正接纳她了吗?

  “林公子过誉了,此番吐露心声,内心豁然开朗,谢谢你倾听宽慰。”深深一揖,秦嫣儿面露感激的道。 他也淡淡笑道:“不必客气,望秦小姐病体早日全愈,那梦魇佳境之事如往事云烟,过眼不提就好,如无他事我便告辞了!”

  林慕修转身将行,秦嫣儿连忙叫住:“林公子且慢!我有一事相告。”他眉头一皱,略有些疑惑的道:“什么事情?请说。”

  “纤离姑娘乃是痴情女子,容貌无双,聪明知性,她对林公子可是一片痴情,公子要好好珍惜,日后若有千难万险,定要不离不弃,摒弃世俗庸流,才终成美满,倘若错过,恐将抱憾终生。”秦嫣儿语众心长的说道。

  他听了心中一惊,我是真心的倾慕狐纤离,并不是嫌弃她,而是教派教授而成的传统惯性使然。她为何能知我心头顾虑,又为何对纤离如此了解。

  便奇道:“秦小姐怎会对纤离姑娘的性情了解这么多?”

继续阅读:第15章 遇艳女客栈漫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