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送花糕彩玉大怒
江湖之远2018-06-07 11:214,288

  昆仑乃万山之祖,华夏千流之源,自古便是道家的仙山福地,巍巍壮美,气势雄浑。昆仑山系连绵千里,最东端的部分山势略低,昆仑道宫就在这几座紧密相连的山峰之上。

  若是开阳长老御剑飞行,不出一日就能回到昆仑宫了,只因弟子中多有不会御剑飞行者,众人足足行了七日,方到得昆仑山门之下。

  但见昆仑八峰耸入云端,气势如虹,磅礴宇内。嵯峨奇峻与低缓平抑的山势错杂布落,那高大的山门牌楼足有三丈之高,五丈之宽,既庄严肃穆又颇具仙风神韵,匾额之上用大篆书写下三个大字—昆仑宫,笔力遒劲,宽阔的石迎势直上,松柏林密,苍翠欲滴,山中奇石异木遍生,珍禽异兽数不极尽,半山腰中氤氲飘渺,祥云瑞霭,真好一派仙家气象。这等美景昆仑弟子自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换作常人定会如入仙境,流连忘返。

  此时正值隋炀帝年间,自东汉末年张天师开创道教,经历魏晋传至此时逐渐形成了五大玄门道派,即昆仑宫、蜀山派、茅山门、阁皂宗、妙真观。其余小的洞天福地,仙山楼观更是不计其数。这五大门派在玄道界实力非凡,影响力极大。其中的昆仑宫弟子就有一千余弟子,宫室在昆仑山占据了八峰,进香求拜的人络绎不绝,因此香火鼎盛,声名播于海内。

  山门之前早有常川,常泽两弟子等候。“见过开阳长老,除妖荣归,行途劳顿,请长老及众弟子到饭堂用饭,饭后请到议事大殿,掌门及众位真人已在等候”。两位弟子恭敬的拱手道。

  开阳长老听罢一抬手,“不必了,未到中午,吃饭还有些早,我们现在就去议事大殿,众弟子先随我去禀见掌门”。开阳长老面无表情的说道。

  常乐回视一下林慕修,表情无奈的抚摸着腹中惊雷的肚子,心说这开阳长老做事积极到是好事,可也别连累众人啊,掌门都说了让你吃过饭后再去,你偏不体恤部众,虽然心下极为不满,也没办法,只好用满满的怨语来填饱肚皮了。林慕修微微一笑,投来会意的目光,又斜睨了常乐的饥馁之腹,撇了一下嘴,并不看他了。常乐见众人都没什么反应,也只有顺从安排了。

  开阳长老率众大步踏入议事大殿。见到开阳长老回来掌门道真真人,喜形于色,首先开口:“开阳你们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议事大殿中掌门道真首席居中,宽大的檀香木椅,身背后的殿墙之上挂着一面用篆书写下的一个大大的“道”字。左右两排共十把整齐竖列的檀木椅子。左右首分别列坐的正是道虚真人、道为真人、道空真人和七星长老(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摇光),末首的一把椅子无人落坐,这正是开阳长老的议事座位。开阳长老一拱手朗声道:“见过掌门师兄”,其余弟子亦附声“拜见掌门真人”,高亢的声音回荡于大厅。

  “开阳师弟,众弟子辛苦了,此去月余翦除妖魔,清肃一方,亦光大我昆仑道宫,我欣喜万分啊”。道真一改平日不苟言笑的神情,中气浑厚的说道。

  道真那是真的高兴,因为这些妖魔与平日的小妖、小鬼不可同日而语,这些妖魔法力强大,都是各郡县的官吏或是望族大家,亦或是众民请愿要铲除的妖魔。若是为民除了害,可使门派声望大振,名利双收,执行任务的都是翘楚中的精英,但仍多有弟子伤亡。此次下山的开阳长老任务顺利完成,并将十八名弟子毫发无损的带了回来,那道真当然高兴啦。众人亦面露笑容,道为更是拍手称快。

  开阳长老难掩兴奋之情:“仗我昆仑声威,此次下山斩杀了击伤蜀山剑派肖阳君的黑魔煞,又封印了镜魅,降伏了小妖、小鬼十余个,只是让一只修为极高的红衣妖狐侥幸逃脱了”,最后一句话颇有遗憾之惑。

  道真笑道:“哈哈,好,好,你们为民除害,不辞劳苦,我甚感欣慰,每人记功德一件,虽然逃掉那么一、二个妖魔,恐乃天意,不足挂怀,你等不必憾恨”。又转首面向道为说道:“道为师弟,开阳师弟及众弟子的功劳你要悉心记录,然后将功绩传示昆仑众弟子,以发扬道法”。

  “是,掌门师兄”,众人听到这话,都欣喜万分。林慕修自然也是心中喜悦,自豪感和荣誉感由然而升,看向师父道虚,道虚微微颔首仍是那副不苟言笑的神情,亦如往常。

  “开阳师弟请落坐,众弟子退下休息吧,我们有要事商量。”道真郑重的道。

  “是”。众弟子异口同声的答道。

  众人缓缓走出议事大殿。林慕修听见道真又恢复到平日里严肃铿锵的声音:“诸位师弟,今晨天璇、天玑从荆州刚刚回来。元空观竟惨遭灭门”。掌门道真的声音渐行渐远,后面再说的什么便听不到了。知道这事情重大,想是和昆仑宫有很大的关联。

  一众弟子受了道真的赞功之后,都喜笑颜开的走出议事大殿。常乐一马当先,疾奔向饭堂急切的去安抚他的漉漉肌肠。

  林慕修此时并不饥饿,草草吃了几口饭,辞别常乐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常乐最后一个从饭堂走了出来,美滋滋的抚摸着吃饱的肚子,远远的就看见娇小玲珑的彩玉快步走来,好应该是去了东北方向的曜月峰,两手还抱着一个精致无比的方木小盒子,似有清馨香气扑面而来。

  道虚只收了徒弟三人,大弟子常锋,二弟子林慕修,彩玉是最小的女弟子,因常锋年长,行事果决稳重,时常帮助道虚处理门中事物,便很少与林慕修、彩玉相伴修行。

  这常乐虽是道为座下的弟子,因他懒散不羁,调皮搞恶,道为执掌宫中戒律,执法严苛,一丝不苟,因此他的所有弟子均刻苦勤勉,对于这个徒弟道为非常不喜欢。常乐自然与其它同师弟子不甚相投,便经常也林慕修、彩玉一起玩耍练剑,修行课业。他拜道为为师恐怕是此生最大的憾事,肠子都悔青了。其实收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徒弟,怕是道为比他悔的还要青。

  那彩玉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娇小,体态轻盈,一支黄白色的玉笛插在腰间,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晴无邪纯真。头的两侧各有束发辫,黄色的束发绢丝条带,走起路来两束发辫和那绢条带左右摇摆,散发着少女娇美可爱的气息。 “常乐师兄,听说慕修师兄除妖回来了,你看到慕修师兄了吗?”彩玉见到常乐,声若银玲般的问道。

  “嘿,我说你这小丫头,一个多月未见你常乐师兄,我下山除妖,也不知关心一下我的安危,开口就是慕修师兄……”,常乐的不满之言话犹未完。

  “不是,不是,我有要紧的事,要和慕修师兄说,没那么多时间和你说话,再说了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连一根头发丝都没少”。彩玉急切的辩解。

  “没那么多时间,这得是多要紧的事啊”!

  “那当然了,你师兄我修为超群,剑术精妙,捉几个小妖,那还算难事?易如反掌”。常乐做出老所横秋的样子说。彩玉投来无比羡慕的目光,“师兄当属你的本领最大了”。常乐神气飘然的说道:“那当然了,你师兄我……”。

  “吹牛的本事真是让我太崇拜了”。被这冷冷的耶揄硬生生的打断,弄得常乐气顿语塞。说完一旁的彩玉则忍俊不禁,咯咯大笑起来。

  常乐肃容道:“你这鬼丫头,怎么这么不会说话,不说了”。忽又变做一脸坏笑的问道:“对了,你抱的这个木盒子里装的什么东西,是给你慕修师兄的吧”。

  彩玉立即收止了笑容,白皙的小脸泛起微微的红晕,禁鼻瞪眼的怒道:“不要你管,快告诉我慕修师兄在不在饭堂?”常乐仍旧是那副表情:“给我看看木盒子里面是什么,我就告诉你,怎么这么香啊”。一边说一边挑动眉头,使劲的嗅着,寻着香气的鼻子逼近了木盒子。

  彩玉慌忙侧身,两手亦死死的护住木盒子,像是保护自己最喜爱的宝物一样。

  “哼,不告诉就不告诉,我自己去找”。嘴巴撅的老高,说完彩玉就慌忙的跑开了。

  “我们小彩玉的慕修师兄应该是回他的房间了”。背后传来常乐嘲弄的声音。彩玉听到后折向别一个方向,并不理会常乐的嘲笑,更是脚步加快的离开了。常乐却从后面悄悄的跟了上来。他们这三人都青春年少,在一起自然少不了活泼逗闹的时候。

  微风吹过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外面太阳高悬,因为有山风,所以凉爽怡人。林慕修吃过饭后回房稍做休息。便又想起了那红衣妖狐,不知现下性命如何?这迷一样的女子和自己到底有什么瓜葛?想到这又心中疑惑,便要出去走走。

  刚到门口突然心中闪现出什么来,可又极其混乱模糊,原来他九岁以前的记忆,几乎是空白的,或是有支离破碎的片段,他的完整记忆只是在九岁那年师傅收他为徒时开始的,这十五年来,心中一直有个沉重的疑问,我的爹娘是谁?他们到底在哪里?每当问及师尊,他总是讳莫如深,此刻林慕修便愣在那里闭眼努力的回想。

  只听见“当”的一声。

  彩玉猛的推开门,门框正撞在了林慕修的额头。“啊”,两声同时发出,彩玉喊声极大,乃是惊吓之声,林慕修则是突然而来的伤痛之声,顿时额头高起。这一撞林慕修立即脱离了那混乱模糊的记忆,也脱离那沉重的心情。

  花容失色的彩玉立即把木盒子放在一旁,快速上前急忙扶住林慕修到床边,愧疚的关心起来:“慕修师兄,对不起,对不起,怎么样?痛吗?我来看看”。难过的表情引的林慕修心中暗笑,佯装略有些痛苦的道:“没事的,没事”。

  “谁知道,慕修师兄你怎么站在门的后面啊?”又有些许抱怨的道。“我是来给你送礼物的,路上遇到常乐那个鬼东西,要看我给你的礼物,所以我才匆匆忙忙的跑来,猛的推开门,却无意中伤了你。”

  林慕修捂着额头,望着她一脸关切的神情,微微一笑:“给我什么礼物?不会就是额头上的包吧”。“哼!不许取笑我,真的有礼物要给你”。

  望着彩玉一脸的真诚,他也不再伪装下去,轻松的道:“只是撞一下起了个包,不要紧的,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听到对方这么说,彩玉才展开了笑颜,转身跑到房门外,拿回木盒子郑重的递到林慕修面前,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充满被赞美的期待。

  “这一个月来你不在昆仑宫,闲暇时便去和道空师叔学做了红枣桂花糕,拿给慕修师兄,你快尝尝吧!”银铃般的声音清脆动听,可爱至极。

  “谢谢,小彩玉”。见彩玉如此郑重其事,林慕修一挑眉头,高兴的笑了。

  “别叫人家小彩玉,好似我是七、八岁的孩童一样”。

  “好,好,以后不这样叫……”话犹未完,林慕修左手提着盒盖子停顿在空中,彩玉看向盒子里面,那喜悦自信的表情瞬间凝固,变换成了张口结舌,木盒子中空空如也,哪里有红枣桂花糕的影子。就这么极段的时间里,竟然不翼而飞,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又在慕修师兄面前出丑,此时的彩玉羞愤难当,白皙的小脸腾的一下红了,几乎都成了绛紫色。

  她猛的把盒子摔在桌子上,“慕修师兄,我知道了,刚才我放在门外一定是常乐那个鬼东西偷去了”。一边咒骂着一边愤恨的两脚直跺。林慕修怔怔傻傻的看着彩玉的言行举止,继而哑然失笑,心中已然明白了彩玉又是被人捉弄了,首当其冲的人便是常乐那个没正经的师兄。

  他越笑她越是羞愤。本来想做好糕点给慕修师兄一个惊喜,每每愈想表现一下,愈是弄巧成拙。

  愤怒中的彩玉抽出林慕修的蕴华宝剑,夺门而出,难道她要去杀了常乐不成?

继续阅读:第3章 私下山奇洞诡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