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医怪疾纤离策方
江湖之远2018-06-14 20:244,756

  到得卢阳城中,那两个家丁径直引三人奔秦府而来,穿过几条街巷,到了一处朱漆大门的府宅前,只见院墙高大,门两侧的铜狮惟妙惟肖,神采威武,门上一匾,写着‘秦府’二字。<p>  阿福与门丁招呼了一下,引着三人直向客厅,来到客厅请三人落座,又吩咐阿哑端来糕点,泡上一壶好茶倒来。<p>  便喜形于色的对三人道:“三位真人,小的去禀告我家老爷,请稍候。”说罢,便匆忙跑了出去。<p>  常乐慵懒的坐在檀木椅上,品评着茶水,又呷一口茶,一撮下巴,讪讪的对林慕修道:<p>  “慕修,一会为秦小姐医病就全靠你了!若能治了便好,治不了你就说令千金真魂散尽,回天无术了,此乃天意呀!哄骗一番推托便了,继续走我们的修行逍遥路。”<p>  林慕修听言白了他一眼,既气愤又无奈的道:“你小子就陷我于无信,医术我懂一点,你却那般托大,故意给人家很大希望又让人失望,欺骗他人,你道德何在?”<p>  “我说大话那又怎样?就算治不了秦小姐的病,我还救了两个家丁的性命那!想讨一口茶点吃还不行?我肚子早饿了。”<p>  常乐不平的嚷嚷道,说完拿起一块糕点塞入嘴中。<p>  彩玉用食指用力的推了一下常乐的宽厚额头:“没出息,就知道吃!看你的脸都肥得似猪脸了!”<p>  “据实而说便是,干嘛欺骗他。”林慕修无奈的摇头。<p>  客厅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三人踏入客厅,进来一男一女,都五十多岁。<p>  后面跟着阿福,男的肤白端庄、高贵雅致,女的丰腴臃肥,衣裳华美,都是一派富贵气概,阿福便上前相互引见。<p>  秦老爷一拱手,面露惊喜的道:“劳烦几位少侠前来为小女医病,听阿福说几位少侠道法高深、医术精妙,医治小女就仰仗几位了!”又示意请坐,全然不缺礼数。<p>  秦夫人见林慕修等年纪轻轻,面色不悦的道:“几位少侠年纪轻轻,不知能否医好我的女儿,来过的几个胡子都白了的郎中和道士都束手无策或是治不见效,甚至前几日那个做法事的和尚当场都死了。”<p>  听了这话,显然是这秦夫人见三人二十岁初头,很是不信任。<p>  常乐立时愠恼:“既然秦夫人有所疑虑,那就另请高明吧!我等也不必在这等小事上耽搁时日,告辞!”说罢,起身便走。<p>  秦老爷和阿福忙上前拦阻,又是一拱手道:“少侠留步!妇人之言请别放在心上,只因她救我那爱女心切,又屡治不见效,心下烦闷,适才言语失敬,我在此赔礼了。”<p>  又转身对秦夫人斥道:“休乱说话,几位少侠肯出手相救,那便是极好之事,你没听过自古英雄出少年嘛,霍去病年方十九岁,便统兵打仗,击破匈奴,开疆列土,立下旷世之功,你可知道?哼!退下去!”秦夫人怏怏退出。<p>  “我那夫人失了礼数,切莫见怪,请落座。”秦老爷赔礼道。<p>  “无妨 ,尊夫人的急切心情我能理解,其实医术我只懂一点,怕是真的医治不了秦小姐的病。”林慕修说道。<p>  秦老爷又问了他们姓名称谓,修行何处仙山福地,让阿福再次谢过救命之恩,又寒喧了数句。便带着三人向秦小姐的闺阁而去。穿过几处宅院,又过了一个月洞门才到得秦小姐的宅院。<p>  院中兰蕙芳香,万紫千红,但却似有莫名的森森阴气,那房门口竟站着两个手持棍棒的家丁。<p>  只因几日前那做法事的和尚说秦小姐的病乃是恶鬼作祟,法事做到一半那和尚突的失心狂乱,扼住自己的喉咙将自己掐死了,面目极为狰狞,便更疑这院中有恶鬼。<p>  日夜派家丁和丫环守护,白日两个家丁,夜晚则四个家丁。秦老爷边走边述说着和尚似被恶鬼索命的恐怖怪事。<p>  到得淡香环绕闺阁中,满是温婉柔暖的气息,与外面的气氛截然不同,上好的木料打造的玲珑婀娜的圆桌,雕刻精美的梳妆台,扮妆用具一一摆列。<p>  林慕修颇有些不自在,还是第一次进入这样的闺房之中,以前倒也去过彩玉的房间,但修道之人,她的房间与男弟子房间区别不大,更没有这浓郁的温暖亲柔的气息。<p>  彩玉刚入闺阁便羡慕惊叹,接着便沉醉了。<p>  青丝帐幔后一张高贵典雅的架子床,床上秦小姐恬卧香眠,但见粉面桃腮,红唇妖妖,嘴角微翘,似是美艳的女子美梦浓切的熟寐中,只是面庞消瘦,看来已时日无多。<p>  见秦小姐病重多日,仍颇有姿色,常乐垂涎欲滴,忙上前来摸秦小姐的手腕,被林慕修一把抓住,甩开了去,冷冷的斥道:<p>  “是你来医病还是我来医病?”秦小姐病势危重,你常乐还这般没个正经,他心中不免有些气恼。常乐只好悻悻的缩回了手。<p>  秦老爷并不在意,重重一叹,神情哀伤的道:<p>  “自一个多月前,小女不知是何缘故就如此沉睡不动至今,脸上却似有欣悦之色,任你如何呼喊,摇动就是不醒。<p>  这些时日以来,未进食水,现下已经形销骨立,其间请郎中,道士等医治皆不见效,只是如睡着一般,其余并无异样,如此怪疾,郎中俱言生平未见,烦请少侠仔细诊治。”<p>  林慕修本来只稍懂些医术,心中不免有些悲观,见秦老爷如此礼遇,又满心期待的样子,他重重的点头,其实有些苦涩无奈。<p>  他坐于床边,手搭腕脉,众人环列而围。<p>  他诊脉极为认真,只见他眉头压低,面色凝重,闺阁内鸦雀无声,众人亦跟着眉头紧压,秦老爷更是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片刻,林慕修一挑右眉,众人也紧张的跟着挑眉瞪眼。<p>  一会儿,秦老爷见林慕修神情似是又舒展了许多,忙问道:“少侠,怎么样?”<p>  林慕修不答反问:“秦小姐沉睡之中可曾不时面露笑容,而并无声音?”秦老爷忙回答:“确是如此,只有笑容并无笑声。”一旁的丫环也低声附和的确认了。<p>  听到这他的脸色阴郁了起来,轻叹一声,缓缓的道:“秦小姐的病已然诊断,果真是‘梦魇佳境’。<p>  据【民间异事录】所载,乃是情鬼作祟,他造设一处虚幻梦境,那梦境中万般富足,诸事顺意,旖旎如真,人的大半魂魄入这极佳之境,沉湎其中,不能自觉,实为虚幻梦境,此时肉身便如熟睡梦寐之中,直至气血耗尽亦不自醒,最后只能魂消魄散。”<p>  众人俱是大惊,怎么会有如此奇异的怪病。<p>  阿福惊讶道:“我家小姐的大半魂魄在另一处虚幻的梦中!”秦老爷听罢,已是老泪纵横,饱含希望的颤声道:“少侠定有伏鬼驱邪之法吧!”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林慕修,屏住呼吸,等待他的肯定回案。<p>  他真是不愿吐出那令人绝望的答案,此刻若是不快些说来,都屏息待音,恐怕真能憋死几人。<p>  “实不相瞒,我只看到书中所载之事,却不会破解这梦魇佳境降鬼之法。”林慕修无可奈何的回应道。秦老爷身子一震,险些跌倒,阿福连忙扶住身子。<p>  “惭愧,我等爱莫能助,不便叨扰,就此告辞。”林慕修一拱手迈步将行。<p>  “少侠留步!唯有少侠知晓小女疾病的因由,你是救我女儿的最后希望,请少侠推敲降鬼驱邪之法,若她醒不来,乃是天意,这最后时刻还请少侠相助,请少侠相助啊!”秦老爷猛的扯住林慕修的衣袖,竟跪倒在地,浊泪肆流。<p>  林慕修搀扶也不起身,一旁也跪倒一人,不知何时秦夫人也来到这闺阁,泣不成声,悲恸至极,全然没有刚相见时的不敬之意,不住的央求相救。<p>  常乐见状,急忙慷慨而言:“既然秦老爷如此信任,慕修我们理应竭力相助,你要不留下相助,我定留下助秦小姐渡过危难。”<p>  彩玉也说研究一下破解之法,救醒这位美丽的姐姐吧!最后林慕修也只好留下来想想这破解梦魇佳境的方法。<p>  出了闺阁,天色已是不早,秦老爷宴请了三人,礼待周祥,只是提及爱女便很是悲切,饭后让阿福收拾三间客房,安置三人住下,那阿福待彩玉倒是出奇的殷勤,弄得彩玉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厌烦。<p>  窗棂外月光皎洁,林慕修躺在床上,冥思苦想那降鬼驱邪之法。<p>  自饭后直到现在,已是夜色极浓,倒底如何进入秦小姐的梦境之中,却是极大的难题,思来想去仍是不得要领,心中正有些烦闷。<p>  脑海中突得又浮现出那衣袂朱离,纤体婥约的身影,自从桂花林纤离姑娘再次相救,那红衣魅影便深深的刻在心中,时常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一刻,那奇妙的感觉又席卷了心扉,嘴角亦勾起甜美的微笑,他知道那道美丽身影已满满占据他的心灵,抹之不去了。<p>  就在此时只见窗外人影闪动,渐渐的靠向窗棂。<p>  他轻斥一声:“谁?窗外何人?”那人听到声音,人影一掠便要逃走,林慕修急忙起身,掣剑在手夺门便追。<p>  追过两个小院,飞跃过秦府的高大外墙,直追到一片树林中,那人倏然定立林慕修仗剑刺来,那人猛的一转身,借着月光定晴一看,竟是狐纤离。<p>  林慕修奇道:“纤离姑娘,怎么会是你?”心下不知怎得却有些莫名的惊喜。<p>  “怎么不能是我,我是来帮你的,此时,只能以这种方式引你出来相见了。”月光映照在那柔美的面庞,似是绽着嫣然笑容。<p>  当知晓林慕修下山游历修行,狐纤离便一路追寻至此,一行三人入了秦府,为那沉睡在‘梦魇佳境’中的秦小姐治病的事都打探得一清二楚,狐纤离简明扼要的述说了一番。连‘梦魇佳境’也是知知甚祥,他颇为惊异,对这梦魇佳境她原来比我知道的还要多的多。<p>  “只是秦小姐在梦魇佳境的虚幻梦境,我无法进入驱杀情鬼。”林慕修一摊手,无奈的道。<p>  “我便是为了这事来帮你的,只有想办法进入秦小姐的梦境,驱走情鬼,梦魇佳境一破,秦小姐自然就会醒来。<p>  据我所知梦境乃虚幻异境,若想入得他人梦境唯有三法可行。<p>  其一,鬼魂自是可入梦中。<p>  其二,只有羽化成仙之人可在梦虚境中来去自如。<p>  其三,乃是鲜为人知的梦魂石入梦,以梦魂石为灵媒,可将人的半数魂魄引入他人梦境,只此三种别无他法。只是这梦魂石极世间为稀少,难以得到。”<p>  狐纤离来回轻踱着步子,娓娓而言,月光下那纤细的腰肢更楚楚可人。<p>  经狐纤离这么一讲,进入梦境的方法便了然明白,鬼魂可入梦,只有死了才可成为鬼魂,才可入梦,这个疯狂的方法连傻子都不会干的。<p>  或是成仙亦然行不通,虽是修仙问道之人,但离脱凡飞升还无期飘渺,唯一的方法只有用梦魂石入梦。可这等稀世之宝哪里去找,既使找得到恐怕秦小姐已魂归幽府了。<p>  “看来只有灵媒入梦,但这梦魂石哪里去找?”林慕修一挠头面露难色。“才发现你这副样子,倒很是可爱呢?”狐纤离轻笑道。她指的是林慕修面有难色挠头的样子。<p>  林慕修微微一笑,不禁又挠了挠头。狐纤离接着调皮笑道:“梦魂石我能找到,白灵妹妹就有一块,我借来一用就是。”<p>  “真的?那可太好了!”林慕修惊喜万分。<p>  “只是她在乐游山中,我此时奔回,待赶来时最快也得需三日,不知秦小姐能待到那时吗?”狐纤离语气担忧的道。<p>  “可以,我回去给她输些真灵之气,以延些时日,可保三日无虞。”林慕修略一思忖,面色坚决的说道。<p>  她又说:“三日后你就在此地等我,然后引荐我入秦府,明日你就对秦老爷说已想到驱鬼之法,还需道友相助,三日后便到,那时我同你们一起驱鬼。”<p>  又接着嘱道:“还有,明日你便在秦小姐的闺阁外设下法台,以驱散阴森鬼气,整个秦府也要布下符咒禁制,以防情鬼逃掉,又可防他恼怒之下伤及他人。<p>  时间紧迫,我立即回乐游山去取梦魂石。”说罢,深情的看了一眼林慕修,转身将行。<p>  林慕修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狐纤离的纤纤玉手往回一带,略一顿,感激的道:“纤离姑娘,危难之时你屡次相助,在下诚为感激,你我志道不同,恐怕在下无以为报。”<p>  狐纤离被那一带早已回转了身体,只见她笑容恬美。听罢,面色含情脉脉的道:“恩醉一怀暖,情酬万世随,此言如誓,永不改变。”那秋水美目泛着异样的柔光,深深的凝望着林慕修。<p>  显然是狐纤离感激林慕修年幼之时的救命之恩,沉醉于那温暖的怀抱,定用真情相酬谢,立下誓言世世跟随。<p>  明月散清晖,万物披银妆,照耀如白昼,树林中一片静谧。<p>  一时之间,四目相对,此时两人已是迟在咫尺,你眼中有我,我眼中只有你,秋水传情,不言而视。不过林慕修心中似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提醒着他:道妖殊途。<p>  忽得,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打破了这柔情蜜意,那树丛后面竟然有人,林慕修大喝一声:“谁?那边何人?”

继续阅读:第12章 借魂石巧入佳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