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送丹药智斗道为
江湖之远2018-06-12 19:413,557

  不知怎么他心中突突跳起,就在林慕修呆愣之际,那女子便到得他面前,透过那朦胧的帷幕薄绢,只见那女子秋水美目,浅笑盈盈,正是狐纤离。

  她见到林慕修心中喜悦,微微一笑,低声轻语:“林公子,没想到这么快便找到了你,我带了些伤药给你,这些足够用了,恰巧这昆仑宫有法会,便更易入山了。”

  言说之时便将几颗红色拇指甲大的小药丸,悄然塞入林慕修手中。

  林慕修一见药丸,确是有趣,红红的药丸,与她的衣裳颜色一致,这纤离姑娘竟似如此偏爱红色。

  两手触碰之际,林慕修但觉纤软滑腻,温润如玉,如触电般有酥麻之感。

  见狐纤离从容自若,他心中却有些紧张,忙低声道:“纤离姑娘,你怎么来了?快回去,此地危险,你不宜久留!”

  若是被别的弟子发现她是妖狐,在这昆仑宫中纵是插翅也难逃。

  “无妨,你伤了经脉这伤药效验无比。”她目光温柔,透过面纱可见那甜美的笑容。

  又接着交待了药的服用方法,她那独有的略带一丝成熟的妩媚是如此的迷人。

  林慕修本是想让她快些离开,免生事端,一妖族暗闯昆仑宫道家圣境,以妖族身上独有的妖气息,很容易被察觉,以他目前的修行虽感受不到妖气,但到了修为高深的人面前立马知晓。

  经历这两次接触,对眼前的这个姑娘的妖魔形象已大为改观,此次又为了我的伤前来送药。岂能让她身处险境。唉!她要不是狐妖那该多好!哪怕是极为普通的农家女子。

  “喂、喂、慕修,你们在干什么?说什么呢?”常乐不经意间的回头,见一个黑衣女子,与林慕修近身低声言语,听得不甚清楚,心下蹊跷,便上前询问,透过惟帽的垂绢,看这女子似是极美。

  凑近了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嘴巴张的老大,原来这女子竟是那数日前要抓拿的妖狐!

  虽然隔着面纱和垂绢,便也确认无误,因为当时见这狐妖貌美似仙,便多瞄了一眼,其实岂止一眼,那是多瞄了许多眼,看得还流了不少口水那!

  常乐举臂点指,口中惊叫道:“你……你……是那……狐……。”

  林慕修急做禁声的手势,此时的常乐一根筋似的想说出来,跟本就没理会林慕修,他见常乐仍要乱嚷嚷,急中生智,将手中的红色药丸猛的塞入常乐张大的口中。

  话语突然含糊不清了,可常乐仍兀自不停的含混道:“是那……狐……嗷(妖)!”那红彤的丹药刚要吐出,林慕修中食二指捻捏,又是一颗丹药塞将过去。

  “呜……呜……给我……塞……什么!”一双小眼睛瞪的如牛睛一般,含糊不清的吼道。

  “我叫你别说话,你非不听,不许出声,有时间再和你解释!”

  他麻利的用手一推常乐下巴,正好合拢了嘴,向上一扬,拿宝剑的手用力一拍他的后背,顿时两颗丹药咕噜咽下。

  这下极是管用,常乐立马噤若寒蝉,悄无息声,似是噎着了,咽着口水,抚顺着胸口,路过的百姓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言行举止。

  狐纤离见状嫣然轻笑的道:“林公子,不必如此,害得他痛苦难受,这乐律声也不小,应该不会惊动其它弟子,你这样又浪费了两颗丹药,幸好我带的多了些。”

  林慕修环视周围,见无其它弟子注意,心不稍宽,勉强笑道:“自家兄弟,噎不坏的,只是随意浪费了姑娘的好意,有些失礼。“

  只见常乐满脸抱怨,狠狠的瞥了他一眼,跑到一旁去了。

  狐纤离道:“公子,不必客气,无妨。”

  “姑娘屡次相助,在下诚为感激,却无以为报。”林慕修神情真挚的一拱手。

  “若不是公子年幼时相救,哪有今日的狐纤离,我做这些也是理所当然。”狐纤离颇为感慨的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在林慕修的提醒下狐纤离才要告辞离开,她微笑着转身离去,俏美的面容是那样的动人心魄,眼神中似有些眷恋不舍。

  林慕修虽然也松了口气,不再心中忐忑不安了,却有一丝帐然若失之感涌上心头。

  忽听一声冷冷的断喝:“站住,那人休走。”

  林慕修听声辨人,知是道为,突得心中大惊,不想真的被发觉了,以道为的修为若是妖魔在附近,是绝然隐藏不了的,不知为何林慕修被前所未有的紧张感所笼罩,猛然间出了一身冷汗。

  道为并未参加斋醮仪式,而是巡视各处,以防有妖魔伺机渗入,在人群外围巡走时,猛然间感受到似有一丝妖气传来,恰在广场的入口处。

  是何方妖孽如此大胆,他飞步而来,但见林慕修和那个一见到就令他气不打一处来的徒弟常乐,还有一个衣着与众不同的女子,心下判定那女子必是妖物,便手中暗聚真灵之气,上前盘问。

  狐纤离此时刚行数步之遥,见她缓缓回转身体,似有怒气,语气冰冷的道:“真人,有何指教?”

  道为剑眉倒竖,目射寒光,那长脸拉的比驴脸还要长了,口中狠狠的道:“妖女,胆敢擅闯道家圣境,意欲捣乱不成,真是小觑我昆仑宫,你还想逃吗?”

  林慕修心头猛的一震,完了!此事糟极,我如何能保得她周全,颇为急切的向道为说道:“道为师叔,弟子……。 ”

  道为右手一扬,猛的道:“住口!你退在一旁,我自有分晓!”

  狐纤离语气轻慢的道:“我这都成妖女了,甚好,你昆仑宫原来也不分是非善恶,忠奸曲直,世间盛传昆仑宫道法高深,连我一个农家女子也认做妖物,真是徒有虚名,也罢,那我走了便是。”

  “不是妖物,那你为何如此衣着打扮?”道为倏然欺近,用力的钳住狐纤离的手腕,面色次峻阴沉的喝道。

  狐纤离冷哼一声,迎着道为怒目横眉,毫不畏缩,愤愤不平的说道:“我本一农家女子,因爹爹重病卧床,久闻昆仑宫道法玄妙,适逢斋醮法会,特来进香求福,不想你昆仑宫有眼无珠,百般盘问,欲拒之门外。

  只因这里多山林小路,亦有奸邪之辈,恐被人轻薄,故此衣着,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又被人认做妖物,真是可恨可笑至极!”

  期间也假意要挣扎手腕,自是用力绵弱,不催动真灵之力,道为便也察觉不到法力。

  他钳住手腕亦是试探之举,狐纤离若是用法力挣脱,那便原形毕露了。怎觉得此刻又并无妖气,或是只有一丝一毫,难以断定。

  道为见她如此言说,便用力甩开狐纤离的手腕,也略是一愣。

  狐纤离这一翻明讽暗骂,如此犀利,常乐险些笑出声来,痛苦的压抑着免得出声。

  道为仍冰冷的道:“那你身上为何有妖气?”

  “我可不知何为妖气,此乃昆仑宫地面,人多势重,道长说谁是妖物谁便是妖物,臆断裁决便是,我一弱女子,如何辩驳的了。”

  狐纤离依旧犀利,又一番冷嘲热讽,气得道为脸都绿了,不禁剑眉和嘴角都抽动了两下。此时的狐纤离似是郁气得舒,傲慢自得的样子。

  林慕修见道为的睛中怒火几欲喷出,狠狠的盯着狐纤离,拳握的指节做响,像要击发之势。

  他担心真的激怒了道为,忙的一拱手,此时的丹药已被他藏入袖中,劝解道:“师叔,不必动怒,今日乃是斋醮大会,让她下山便是。”

  “弟子已盘查过,未见异常。“林慕修又严谨的说道。

  此刻虽然离这姑娘极近,但又感到妖气似是全无了,又见她如此镇定,举止自然,道为却也心中一虚,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见道为略有迟疑,林慕修便上前说道:“道为师叔,今日斋醮大会,百姓众多,若弄错了,恐怕百姓惶恐,有损昆仑声名。”

  道为听罢,沉吟片刻,感觉有理,许是我弄错了,便和缓的道:“贫道失礼了,姑娘见谅,还请除下面纱,清楚示人,以打消贫道疑虑。”说罢,竟然一拱手。

  林慕修见事似有转还,心里甭提多高兴了,狐纤离仍做余怒未尽之状,淡淡的道:“若为识别妖魔,何必以势凌人,好罢,我清楚示人便是。”

  她除下面纱和帷帽,但见容颜艳丽,绝美无双,并无半点妖魔之象,幸好十五年前围攻昆仑宫时,她戴着面具,受伤后也便化做原形逃去,道为并不识得。

  见此时难以察觉到妖气,也只有做罢,淡淡的道:“失礼了,姑娘请便!”说完转身便行。

  林慕修终于松了一口气,微笑着看向狐纤离,心想纤离姑娘如此机智沉着,真的骗过了道为,躲过一劫,不然纵是插翅亦难逃离。狐纤离亦投来得意的目光,笑容欣然。

  一直连大气都不敢出,未发一言的常乐见道为被那姑娘所骂,有些灰头土脸,不禁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

  本就生怕被道为盯上的常乐,真心希望老家伙无视于他,可偏偏就被道为看到眼里。

  被狐纤离一顿揶揄暗骂,正好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见常乐吊儿郎当的样,便厉声喝道:“你看你成什么样子,给我好好执事,今次若有差池,便打断你的腿!哼!”

  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去了。常乐见道为走远,便在后面滑稽的指点和无声的咒骂。

  狐纤离微笑着告辞离开,直到那美丽的身影消失于台阶的尽头,林慕修才收回目光,算是安下心来。

  只是狐纤离她身为妖狐,应是妖气显著,为何以道为如此高深的修为竟也难以探觉,进而不敢断定,这个本就如迷雾一般的女子就变得更加的神秘莫测了。

  广场中央的乐曲仍清悠传荡,吟唱声轻和着,香云飘动,虔诚的百姓围观祈福。看着这一切,又看看拿在手中的红色药丸,又想起那绝美的面庞,林慕修的脸上浮起欣慰的笑容。

继续阅读:第10章 惩山匪常乐施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妖奇缘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