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愈演愈烈
忘忧公子2018-09-29 10:172,278

  见白暖夏衣服还没穿好,他连忙侧头闭眼:“小祖宗我错了。”

  唐湾被他滑稽的样子逗笑,打趣道:“你下次再这样,估计暖暖要把你双目戳瞎。”

  喵哥委屈道:“我这不是着急,看到一手消息,立马跟小祖宗汇报。”

  白暖夏拉好衣服,接过平板,新闻标题是“当红巨星男友竟然是L市著名法医黑南司”,后边还附上了男人穿着天蓝色工作服带着口罩的照片。

  哪怕只是露出眼睛,白暖夏也一下子认出这就是那没品毒舌男。

  再看另一条新闻,“黑先生和白小姐的浪漫故事,自古黑白出CP。”

  “这些媒体是黑白配电视广告看多了?还自古黑白出CP。喵哥,我要他的资料,我倒要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招!”她就跟他杠上了,她才不相信昨晚上的事情这么简单。

  “我这就打听听去。”喵哥连忙应。

  一旁唐湾看了照片一眼,秀眉微皱,说道:“黑南司?是他?刚来的路上没注意看新闻,怎会是他。”

  “湾湾,你认识他?”白暖夏看向好闺蜜。

  唐湾显然也很意外,“他就是前跟你提起的那个天才医生,他大我两届,是我们学校的门面之一。每回学校聚会、开学毕业典礼,都会请他去。”

  天才医生?白暖夏在脑海里迅速搜索了一圈,她确实听唐湾提过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人名倒是没说,只是说大两届的学长。

  “管他是不是法医,谁知道他是不是人面兽心。”她气鼓鼓的嘟囔着。

  唐湾安慰道:“如果是他,至少可以放心一些。他是救死扶伤工作者,他明白自己的职责,也知道事情不能做。”

  “同时也擅长销毁证据,不是吗?”

  唐湾笑了:“相信我,他可能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喵哥插话道:“不知道小祖宗,他是原始人吗?”

  白暖夏点点头,喵哥说的,也是她想说的。

  “他唯一有兴趣的就是救人。”

  想到那碰过无数病人的手压在她身上,白暖夏头皮发麻,浑身汗毛竖起,打了个激灵。她瞬间冷的牙齿打颤,搓了搓双臂,说道:“万一他是个隐藏的变态,对活体解剖有兴趣,想拿我当练手怎么办。剧本上都这么写的,有些变态狂想要出名。我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我长得漂亮,又有钱,又有名气……”

  白暖夏再说下去,越来越冷了,喵哥连忙拿外套给她披上,担心道:“我的小祖宗哟,你别想这么多。相信我,我就算是不眠不休也要查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实在不放心,多请两个保镖。”唐湾对白暖夏的想象是笑也不是,安慰也不是。

  “当然得请。”

  ——

  日落时分。

  白暖夏吃着喵哥煮的意大利面,如同嚼蜡般。

  唐湾在家里陪她到下午,有个手术要做,先走了。

  喵哥工作手机都快响爆了,他一一应付过去。

  她手机开机后,家里人还没联系她,看样子是打算看事情如何发展。

  本以为事情会慢慢降下热度,可随着黑南司的身份曝光,他上班的地方都被记者围堵附近了。

  用喵哥的话说,这就是男版的灰王子,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一个实锤的男友,一下子曝光她和男人同住酒店,自然就炸开锅了。

  她给青梅竹马的好友古清泽打了电话,电话没通,她倒是忘了,古清泽被家里扔去荒野求生了,手机也都被没收。

  “唉。”她叹了口气,点开平板上的照片,用叉子对黑南司那张脸戳着。

  喵哥见白暖夏这样,很是心疼:“小祖宗,关于这件事,咱们也不能躲着就过去。看这热度,短期内是不可能下去了,必须要开个记者会。”

  白暖夏侧头看着他,问道:“开记者说什么?不承认吗?说这是误会?”

  “咳咳。”喵哥清了清嗓子,后退了两步,以免等下说出来,白暖夏打死他。他声音弱弱的,“既然这样了,媒体就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在一起,你可以找他谈谈,先承认你们在一起,等这事情过去了,咱们再结束这段合作关系……”

  不等他说完,白暖夏立马拒绝道:“不可能!想都不用想,这条绝对不可能。”

  “可……”喵哥有些为难。

  “别说了,刚好这几天没工作,我就呆家里,哪里都不去,跟以前一样,等热度过去就什么事都没了。”

  白暖夏说着,叉子狠狠插在平板上,屏幕“啪嗒”一声裂开。喵哥一下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他的小祖宗哟,这事能跟以前一样嘛,这回可是人都拍到了。

  ——

  “黑先生,请问你跟白小姐交往多久了?”

  “黑先生,你见过白小姐的父母了吗?”

  “黑先生……”

  媒体们拿着话筒围堵在中间的男人,一言不发快步往停车场走去,旁边有人在帮他挡着媒体。

  白暖夏隔着屏幕都能察觉到他的不悦,板着个脸,眼神冷漠,看来他对于私生活曝光在大众视线里,很是不爽。本来她该漂漂亮亮出现在大众视线内,结果只能躲在屋子里哪都不能去。

  媒体堪比资料库,把他从小到大的资料都扒了出来,喵哥整理给她看了。有过几段恋爱史,单亲家庭的孩子,小时候是个音乐天才,长大后选择当医生。母亲一人独自抚养他长大,父亲不详。

  关于他父亲这栏,媒体也没找到任何消息。致力于黑她的橘子杂志指出黑南司也许是私生子,她这样的身份地位不会看上一个跟病人打交道的医生。

  她倒觉得橘子杂志这回说对了,她才不会看上这没品毒舌男。

  喵哥端上热腾腾的关东煮,“我的小祖宗,你先吃点东西,你今天可都没吃过东西。”

  白暖夏看了关东煮一眼,她现在没什么胃口。距离她在酒店被拍到已经过去四天了,新闻热度一点都没有退,反而愈演愈烈。今天早上,居然有媒体去采访母亲和父亲了,以前再多绯闻也没有捅到父亲和母亲那,看来这事她不出面开记者会,没法过去。

  这几天晚上她都是做噩梦吓醒,梦到黑南司拿着解剖刀,一脸猥琐笑容的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她。

  喵哥拿布擦了擦手,语重心长的问道:“小祖宗啊,你真打算继续这样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