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红尘醉
月上蓑衣客2018-06-08 13:034,433

  昏暗的灯光下,李建懒散的坐在地上,田岛时彦跪坐在他的对面,两个人对视了几秒,李建率先开口,“说一下科尔先生之间的关系。”

  “我当年来到新西兰之后,因为我的英语并不是太好,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没有办法只能变卖自己随身的武器来试图填报肚子,在这期间,我认识了十分喜欢中国与日本文化的布莱恩先生,他花高价埋下了我所有的武器并向科尔先生引荐了我,就这样我成为了科尔先生的贴身保镖,虽然他有严重的种族歧视,但我还是由上下级逐渐成为了朋友。”

  “科尔先生失踪前找到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田岛时彦一脸疑惑的看了看李建,“科尔先生失踪了?不可能啊?我们上周还有通过电话的。”

  “哦?”李建同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那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一个月前。”田岛时彦不假思索的说道,“那天他打电话约我和布莱恩先生去我们三个经常去的一家叫做红尘醉的中式酒馆喝酒。”

  “你刚刚不是说他有严重的种族歧视吗?为什么还会去中餐馆?”李建紧接着问道。

  “科尔先生对待朋友是非常友好的,虽然他并不喜欢中餐,但因为我本身是日本人,而布莱恩先生又是对中国文化狂热的着迷,外加……红尘醉的老板申钰与科尔先生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着一种非同一般的关系。”

  李建听罢微微点了点头,“在那之后你去找过他对吗?”

  “是的,但他不在。”

  “然后你就马上回来了?”

  “是的。”

  李建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你跟随科尔先生这么多年,一定对他产业所经营的项目很熟悉吧?”

  “当然,冷暖设备制造。”

  “还有吗?”

  “嗯……医药与房地产也有所涉猎。”

  “还有吗?”李建穷追不舍的问道。

  田岛时彦低头仔细想了想,“没有了。”

  “不,还有。”

  “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毕竟我只是个保镖,并不是负责公司其他业务的员工。”田岛时彦摇了摇头说道。

  李建冷笑了一下,“原来他那么大茶园只是供他自己一个人喝的啊。”

  “抱歉,他开始投资茶叶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他的公司。”田岛时彦说。

  李建点了点头,“啊,原来是这样……”

  说着,李建站了起来,“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了我们就出发,第六天地狱是什么意思?”

  “第六天地狱?”田岛时彦疑惑的看了看李建,“你确定你问的是第六天地狱而不是第六天魔王吗?”

  李建笑了笑,“第六天魔王又是什么意思?”

  “第六天魔王是日本战国时代著名人物织田信长的绰号,第六天魔王最开始是佛教传说中阻挠僧人修行的一个魔王,后来织田信长为统一全日本做了许多屠杀僧人火烧寺院的事情,所以许许多多的僧人都叫他第六天魔王。”

  “织田信长?第六天魔王?原来是这样啊……”李建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呢?”田岛时彦不解的问道。

  李建这才回过神来,“啊没什么,随便问问,好了,我们出发吧。”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武器店,李建驱车带着田岛时彦返回了警察局,到了警察局的门口,李建突然停了下来,田岛时彦看着李建,“怎么了?”

  “第六天地狱即将到来……”李建突然幽幽的说道。

  “什么意思?”田岛时彦皱了皱眉头问道。

  李建低头沉默了几秒,“这是你的兄弟临死前跟我说得话。”

  “你说什么?!浩二他死了?!”田岛时彦错愕的大声问道。

  李建微微点头,“已经来到这里了,我想我不能再去瞒你了,实不相瞒,我与布莱恩先生也是好友,事情发生在半年前,我去布莱恩先生家做客,突然他把我叫到了他们家的后院……”

  李建将半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田岛时彦,“……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本想继续问下去,但突然就飞来了一支弓箭,我不清楚那支弓箭或你弟弟的身上有什么,但他中箭之后仅仅几秒就被活活烧成了焦炭……”

  听罢,田岛时彦简直无法接受李建所说的一切,嘴角开始微微抽搐,眼泪早已忍不住流了出来。

  田岛时彦就这样流着眼泪呆滞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随后崩溃的跪倒在了警局的门口放声大哭起来。

  李建站在旁边,轻轻拍了拍田岛时彦的肩膀,“好了,快去见见他吧。”

  一个小时之后,李建带着心情稍稍平复的田岛时彦走进了警察局,“怀特警官,带他去认领尸骨。”

  望着田岛时彦前往认领尸骨时那崩溃痛哭的背影,李建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他袭击了小影,还有一堆事情想故意骗我,不过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回到警察局与闻峰回合之后,两个人一起驱车前往了第二个目的地----“红尘醉”酒馆。

  李建与闻峰两个人迈步走了进去,古色古香的带有浓郁中国风味道的装潢美得使人心旷神怡,各式各样的中国古风风格的陈设,酒馆内的几名女服务员个个身着图案赏心悦目的旗袍,古典又不失性感。

  “您好姐姐,请问你们的老板申钰在哪?”

  “左手边那屋。”一名服务员用手指了指一间小门说道。

  闻峰尽力躲闪着路过女服务员,“我的妈呀,这里面的小姐姐旗袍都快开到腰上了……”

  “你他妈还会看点别的吗……”李建用眼神瞥了瞥闻峰说道。

  两个人来到了门口,李建推了推闻峰,“敲门。”

  闻峰敲了敲门,屋内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请进。”

  李建和闻峰走了进去,那是一个狭小的屋子,屋内只有一个沙发和简易小床;此时一个女人正优雅的坐在沙发之上,一袭红色旗袍十分鲜艳,手里夹着一根细细的香烟,她把左腿搭在右腿之上,旗袍的开襟使其露出了她那修长雪白的腿部,白色的高跟鞋仿佛还随着什么节奏在隐约的动弹。

  闻峰脸上涨红“咱……咱是不是来错地方……”

  那女人吐了个烟圈,“你们找我有事吗?”

  李建点了点头,“啊,美女你就是申钰啊。”

  “进来说吧。”申钰伸出纤细的手指勾了勾。

  “好。”李建和闻峰走进了屋子,李建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而闻峰紧张地坐到了那个简易的小床上。

  申钰用眼瞟了瞟闻峰,“那个帅哥,能不能把门关上啊?”

  闻峰吓了一跳,“啊……还……还是开……开着门说吧……”

  申钰冲闻峰抛了一媚眼,“冷。”

  闻峰的眼神直接看向了地面,“我……我热……”

  李建踢了下闻峰的屁股,“少废话,上外面把门给我带上!”

  “你直接说让我出去不就完了嘛!”说着,李建瞟了闻峰一眼,“老流氓……”

  “你这倒霉孩子……一会再收拾你……”

  闻峰走后,申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先生有什么事吗?”

  申钰站到了距离李建很近的地方,其身上的香气瞬间扑鼻而来,“啊……是这样的,我这次来呢,是受警方的那边的委托,来找你了解下关于科尔先生一些事情。”

  “科尔先生?”申钰疑惑的看了看李建,“那是我的老顾客了,他怎么了?”

  李建向后退了一步,“是这样的,洛克小镇内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此案与科尔先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想请问一下,科尔先生经常光顾您这里吗?”

  申钰看了看李建,“是的,他是我们这里老顾客,而且还是我们这家酒馆的投资人。”

  “你是说科尔先生是这家酒馆的投资人?可是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科尔先生是典型的种族歧视者,而且一向对华人颇有微词,怎么会投资一家中式酒馆呢?”

  申钰转身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微微转头朝李建露出回眸的浅笑,“这个我不太清楚,当初在酒馆经营困难的时候,科尔先生确确实实是出资帮助我度过了那段危机,我非常感谢他。”

  李建微微点头,“冒昧的问一下,科尔先生的出资是否与您之间有着一定的关系?”

  “哼呵呵呵……”申钰用手指微微遮住嘴唇,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先生您还真是快人快语啊。”

  李建耸了耸肩,“或许这话说的有些直接了点,不过这正是我想问的,请不要跟我拐弯抹角。”

  申钰点了点头,“是的,我与科尔先生是通过一位叫做布莱恩的老顾客认识的,一开始科尔先生好像对中餐与白酒十分的抗拒,但现在我可以说,他已经非常喜欢了。”

  “哦,是吗?或许对他来说,他更喜欢这里一些其他的什么吧?”李建笑了笑说道。

  申钰重新坐了下来,“先生您是不是已经调查过我们了?”

  李建并没有回答申钰的问题,“科尔先生身边是不是总是出入一个日本人?”

  “不,两个。”

  “两个?”李建疑惑的看了看申钰,“是不是田岛时彦与田岛浩二?”

  申钰摇了摇头,“确实有一个叫田岛时彦,而另一个叫田中太郎。”

  “田中太郎?他们与科尔先生是朋友吗?”

  申钰冷笑了一下,“正如您刚才所说,科尔先生对亚洲人一直以来就不是很有好感,那两个只是布莱恩先生介绍到他身边的保镖。说句实话,那两个人可真是木讷死板,尤其是那个田岛时彦,根本不懂得何时应该回避,只知道在旁边傻傻的站着,好多的浪漫时刻都被他给毁掉了。”

  “比如你与科尔先生一起在他的私人酒窖里品尝红酒?”李建问。

  “是的,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值得珍藏,如果没有他就更完美了。”申钰说道。

  “你们两个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他让我去他的酒窖,但我去了之后他并不在,我就回来了。”申钰不假思索的说道。

  “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李建紧接着又问。

  申钰想了一下“大概是一个月之前,他和布莱恩先生以及田岛时彦来我这里喝酒,他说他最近非常的忙。”

  李建想了想,“你最近一直都在酒馆吗?”

  “除了去他那里,我几乎住在这里。”申钰说。

  李建点了点头,“真是辛苦啊,打扰了,有机会我会来光顾这里的。”

  申钰微笑了一下,“随时欢迎。”

  李建礼貌的朝申钰微笑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李建打开门后,一只脚刚刚迈出来,突然,李建停了下来,“诶?怎么没有人了?”

  李建环顾酒馆的四周,进去时还有几桌食客一边喝酒一边谈笑风生,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一出来,整个酒馆竟变得空无一人。

  李建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酒馆出口的位置,已经被锁了起来,几张桌子上还残留着食客们吃剩下的食物与酒水,酒馆内的几名女服务员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也随着那些食客一样不见了踪影。

  “闻峰!”李建大声喊着,空荡荡的酒馆内伴随着李建的回声,依旧无人回答。

  “这小子,跑哪去了……”李建自言自语的说道。

  就在这时,李建隐约感觉到了自己身后有动静,他突然回头,申钰站在了身后。

  李建与申钰两个人被对方互相吓了一跳,李建向后退了一步,“老板娘,这……这是怎么回事?”

  申钰也是一脸的错愕,摇了摇头,走到了酒馆的中央“珍珍?丽丽?阿玉?……”她不停地叫着自己员工的名字,但依旧是除了她的回声外,再无其他回应。

  申钰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与恐惧,“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建走到了申钰的身旁,“门窗都被从外面锁上了,肯定是熟人干的。”

  申钰用恐惧的眼神望着酒馆的每一处角落,“怎么会这样……”

  两个人不知所措四下看着,突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屋内所有灯光瞬间熄灭,一时间酒馆陷入了一片漆黑。

  “谁?!”惊慌失措的李建大喊着。

  这时,一只手抓住了李建的衣袖,李建急忙转身,“谁?!”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黑衣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