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血战便利店
月上蓑衣客2018-06-08 13:033,657

  李建与闻峰已经离开了几个小时,梦影担忧的在便利内转来转去,一刻也闲下来却又做什么都心不在焉似的。

  “姐,你怎么了?”站在收银台的理货姑娘戳了戳梦影问道。

  梦影这才回过神来,“啊……没事没事,哦对了,你今天怎么来晚了?”

  理货姑娘叹了口气,“唉快别提了,今天下课之后骑单车来上班,结果不小心把路人撞了……”

  “哦天哪,你给人家送医院了吗?”梦影问。

  理货姑娘摇了摇头,“本来我想给带他去医院的,结果他说不用,他是医生。”

  梦影笑了笑,“唉姑娘,下次可得注意,你这次纯粹是遇见好人了!”

  俩人正说着,骆嘉诚从便利店的门外走了进来,“大姐好。”

  梦影见到骆嘉诚笑了笑,“哎呦,这不小医生吗?买点什么啊?”

  骆嘉诚礼貌的笑了笑,“大姐,我买……”

  话没说完,骆嘉诚突然余光扫到了梦影身旁的理货姑娘。

  理货姑娘也同样注视着骆嘉诚,两个人开始对视了起来,半晌,骆嘉诚率先开口“是你?”

  理货姑娘羞涩的笑了笑,“那个……你没事吧?”

  骆嘉诚摇了摇头,“没事,我可是医生。”

  梦影在一旁仿佛看明白了什么,连忙插话说道:“来,小医生,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店里的小时工,燕雨朝。”

  骆嘉诚推了推眼镜,“啊……你好。”

  “你撞的这位呢,是我们小镇警察局的首席法医,也是全新西兰最年轻的法医,骆嘉诚。”说罢,梦影凑到燕雨朝的耳边,“给活人看病他也会哦。”

  梦影说完之后,两个人羞涩的互相看着对方,燕雨朝时不时的用手扒拉着自己齐刷刷的刘海,梦影见状连忙咳嗽了两下,“咳咳,你们聊,随便聊,我去跟我那个刚认识两天的小侄子玩会儿去!”

  就在这时,一个手持武士刀,留着武士道式高马尾发型和络腮胡须的日本男人走了进来,用略显生硬的中文说道:“老板在吗?”

  梦影将头扭了过来,“在。”

  日本男人抱着肩膀,武士刀揣在怀中,“我找老板,不找老板娘。”

  梦影将身子转了过来,“我就是老板,你有事吗?”

  “我要买东西。”

  梦影的死羊眼仿佛天生带着一丝冷漠与冷艳,她看了看有些来者不善的日本男人,“想买什么自己拿。”

  “你这里有没有一个六岁左右的男孩?”日本男人面无表情的问道。

  梦影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不卖那个,没有。”说罢,梦影转身准备走进里屋,就在这时,突然,日本男人将武士刀架在了梦影的肩膀,“中国女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快把孩子交出来,我警告你,那个孩子可是非常危险的。”

  梦影没有回头,轻轻低头看了一眼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的武士刀,微微冷笑了一下……

  燕雨朝胆怯的看着日本男人的侧脸,骆嘉诚见状,两步走到了日本男人的身后,“你想要干什么?!”

  日本男人看都没看骆嘉诚一眼,手肘向后一击,非常轻松的便将骆嘉诚撂倒在了地上,“滚开,这跟你没关系。”

  燕雨朝急忙将骆嘉诚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骆嘉诚艰难的站了起来,“可恶……”

  就在这时,梦影迅速转身,由自己怀里掏出两把短刀,大鹏展翅一般划破了日本男人胸前的衣服。

  日本男人向后退了一步,“你会暗杀术……”

  梦影微微一笑,“小医生,赶紧带雨朝离开,今天这里要歇业了。”

  骆嘉诚看了看梦影,“可大姐你……”

  “少废话,快走!”梦影立刻打断骆嘉诚说道。

  骆嘉诚咬了咬牙,强忍着自己肩膀的疼痛拉起燕雨朝的手,走了出去。

  短刀在梦影的手掌内如蝴蝶飞舞般挥动了起来,“你是谁?”

  日本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梦影,“田岛时彦。”

  梦影摊了摊手,“哦哦……不认识。”

  “今天,你会认识的。”田岛时彦说。

  梦影听罢,立刻收起了笑容,“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个男孩,我,带走。”

  梦影目不转睛的盯着身材高大的田岛时彦,“这里没有男孩,只有小男孩牌饼干。”

  田岛时彦试图绕开梦影向前走去,“你撒谎。”

  梦影立即挡住了田岛时彦的去路,田岛时彦见梦影丝毫不愿退让,抿了抿嘴唇,“得罪了,小姐。”

  话音刚落,田岛时彦将刀鞘扔向了梦影,梦影见状轻巧一闪躲了过去,并开始朝田岛时彦发起了攻击。

  梦影手持两把短刀,身姿矫捷,一时间,田岛时彦躲闪不及,开始不断后退并伺机出动,你来我往间,终于,田岛时彦抓住了机会开始了反击,武士刀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短刀与武士刀两柄利器在碰撞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正所谓一寸长来一寸强,何况田岛时彦更是身手不凡,很快,梦影便陷入了劣势,两个人在狭窄的便利店内打得昏天黑地,霎时间,便利店内刀光剑影,剑拔弩张。

  趁梦影喘息之时,田岛时彦挥刀朝梦影劈砍了过去,梦影抬起头,黑色瞳仁中一股刀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梦影矮身躲过,两腿呈一字马状坐在了地上。

  刀刃从距离她头顶毫厘之间的地方划过,不偏不倚的砍破了一旁货架上摆放整齐的零食包装,数袋零食顺着包装袋的破口撒了出来。

  梦影迅速站起身来,田岛时彦反手又是一刀,梦影用右手的短刀抵挡住了他的攻击随后左手短刀迅速反手直奔其咽喉而去。

  田岛时彦见状,连忙侧身一闪躲过短刀,这时梦影向后抬起右腿,如蝎子摆尾一般用后翘起来的右腿踢中了他的头部。

  田岛时彦躲闪不及向后猛退一步,梦影抓住机会,踩了下收银台的桌角高高跃起一脚飞踹直奔其面门而来。

  就在这时,田岛时彦突然撒手扔掉手中武士刀一把抓住梦影脚踝,使劲一甩,硬生生将梦影甩到了一旁的货架之上。

  整个货架轰然倒塌,梦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田岛时彦将武士刀收回了刀鞘,慢慢的走到了梦影面前,“多有得罪。”

  梦影用手撑着坐了起来,田岛时彦伸出了自己粗壮的右手,想要扶起梦影,但就在这时,梦影原地腾空而起,冲着田岛时彦的下盘使出了一记干净利落的扫堂腿。

  谁知,田岛时彦早已识破了梦影的偷袭,先是轻巧跳起躲过了扫堂腿,随后在半空中给了梦影一脚并在落地时踩中了梦影的小腿。

  “啊!”倒在地上的梦影疼得高高挺起了自己的胸膛,双手死死拽住了田岛时彦的大脚。

  见梦影疼痛难忍,田岛时彦将脚慢慢挪开,并一脚将梦影踢到了另一处货架上面。

  伴随着另一个倒塌的货架,梦影落地之后开始捂着满地打滚,嘴角隐约流出了鲜血。

  田岛时彦摇了摇头,拎着武士刀转身朝着里屋的房门走了过去,就在田岛时彦的手刚刚握住了门把的时候,突然,一把短刀突如其来的扎进了他的后背。

  中刀的田岛时彦弯着腰并只手扶住了墙,手指伴随着其自身的疼痛微微弯曲。

  说时迟,那时快,梦影见自己第三把刀命中目标,抓住机会迅速起身将掉落在地上的短刀捡了起来,直奔田岛时彦刺了过去。

  田岛时彦突然转身一下子抓住了梦影手腕,使劲一拧,短刀掉到了地上。

  田岛时彦又使劲一拧,这一次伴随着骨头嘎吱的声响,梦影疼痛难忍的跪在了地上。

  田岛时彦看了看梦影,“女人,玩刀,不好。”说完咬着牙使劲一攥。

  “啊啊!”梦影的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他这才慢慢松开她的手腕,伸手推了下梦影脑门,梦影顺势躺在了地上。

  梦影捂着手腕痛苦的叫着,田岛时彦有些嘲讽似的看了看梦影,“世界上要保护的人有很多,何必为了毫不相识的人呢。”

  梦影用左手抓住自己右手手腕使劲一撅,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骨头声响,手腕马上活动自如,随后她手扶着门框站了起来,“大个子,累了吗?”

  “中国人原来也懂得执着。”

  梦影冷笑了一下,“他现在是我侄子,动我家人者,死。”

  田岛时彦一把揪住了梦影的头发,“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呃……”被揪住头发的梦影突然冲着田岛时彦冷笑了一下,“好样的……”

  田岛时彦听罢,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就在这时,梦影抡圆照着田岛时彦的脸上抽了一巴掌。

  被打的田岛时彦狠狠的瞪了梦影一眼,梦影却依然冷笑着,紧接着,又反手给了其狠狠的一巴掌。

  田岛时彦被彻底激怒,伸出粗壮的大手掐住了梦影的咽喉,将梦影双脚离地按在了门上。

  双脚离地的梦影呼吸困难,双脚不停的蹬着,田岛时彦表情开始变得十分狰狞,随后又加大了手指的力度,“我郑重的警告你,不要逼我……”

  梦影更加快速的蹬着自己的双脚,“哈!有种你就杀了我啊……”

  田岛时彦怒目圆睁,一掌劈在了梦影的颈部,被击中的梦影身子挺了一下,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田岛时彦这才松开了自己的手,梦影瘫软的掉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田岛时彦抡起拳头将门砸出了一个大洞,正准备强行破门之时,突然,便利店的门外响起了警笛的声音,田岛时彦瞪大了双眼,用拳头重重的砸了下墙壁,“可恶,真是误事啊!”

  说罢,田岛时彦将武士刀捡了起来,拔刀摧毁了便利店内的监控系统,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便利店内因为打斗变得乱七八糟,梦影倒在里屋的门前一动不动,就在田岛时彦离开的地方,一张老旧的相片随风缓缓飘落在地上,相片的周围,满是散落的商品。

  街道之上,田岛时彦早已不见了踪影,少数过路的行人仿佛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依旧穿着拖鞋与T恤牛仔裤在街上惬意的走着……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刀光剑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