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酒窖
月上蓑衣客2018-06-08 13:033,759

  李建进屋之后,没有坐下,“怀特警官那边有线索了,白骨案中死亡的那四十名华人与日本人的身份全部是当地资本家科尔在咱们小镇以东6公里开设的金利庄园与酒窖的雇工,其中二十名华人是庄园负责为科尔种植中国茶叶的茶农,另外二十名日本人是科尔的私人葡萄酒酒窖的雇工,但到目前为止,警方那边却迟迟没有联系上科尔,由于科尔在当地的影响力及与新西兰政界的关系,怀特警官无法得到与科尔面对面讯问的机会。”

  闻峰耸了耸肩,“哈,原来他也有害怕的人啊……等等,金利庄园?”

  李建点了点头,“是的,华人商会的刘会长透露,科尔目前已经卸任了自己公司的所有职位,专心在庄园享受茶叶与红酒,并为我们提供了金利庄园的详细地址,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去亲自走一趟。”

  “红酒和茶叶?这两个东西能放在一起吗?”梦影疑惑的说道。

  梦影话音刚落,闻峰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管他呢,先去看看!”

  李建点燃了根香烟,“跟我想的一样,小影你留下照顾这孩子,闻峰跟我走。”

  李建和闻峰两个人从便利店中走了出来,径直钻进了一辆汽车当中,李建将安全带系好之后,扭头看了看一旁副驾驶的闻峰,“准备好了吗?留神假胳膊别甩掉了。”

  闻峰看了看李建,“少废话,出发吧!”

  车子迅速驶离街道,此时此刻,街道某角落处,一个手持武士刀的身影靠在墙上,微微抬起了头……

  宁静的街道,转眼间,那个身影消失在了街道的角落。

  车子行驶了一会,终于到达了庄园。

  “停车!”庄园的门口,保安伸手示意李建将车停下。

  李建见状将车停在了一边,拉好手刹从车里走了下来,“您好先生,我是来找科尔先生。”

  保安上下打量了下李建,随后用标准的乡村英语口音说道:“抱歉,应聘的话请去公司人力资源部,科尔冷暖设备制造公司,谢谢。”

  李建微笑了一下,“不,我不是来应聘的,我找科尔先生有要紧的事情。”

  “要紧的事情请去商务部,谢谢。”保安器宇轩昂的说道。

  李建冷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先生,我们是他的朋友,这次来主……”

  “喂喂喂!”保安打断了李建的话,“在科尔先生的眼中,华人只有两种属性,廉价劳动力或出手阔绰的金主,唯独没有朋友这个标签。”

  李建听罢深呼吸了一下,“我……”

  “好了好了,我也是很忙的!”保安再次打断了李建的话,伸手指向了回去的方向,“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请原路返回吧。”

  李建点了点头,“这样啊,对了先生,问你个事,你相信胳膊可以打死人吗?”

  保安得意的笑了笑,“我想亚洲人的小细胳膊是肯定做不到的!”

  李建摊了摊手,“好啊,你会后悔的。”

  “你再不离开我会用我的皮鞋踢爆你的黄屁股!”保安指着李建的鼻子说道。

  李建深呼吸了一下,向后退了两步,“闻峰!出来一下!”

  闻峰拍了拍手上的土,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保安,“你是想表达你的皮鞋硬还是你的屁股白啊?倒霉模样!但愿你的社保都很齐全……”

  说罢,李建与闻峰两个人迈步走进了庄园之中,没走一会的功夫,一片绿油油的茶田映入眼帘。

  “没想到这里也有茶田。”闻峰新奇的左顾右盼着说道。

  “新西兰茶园很少,但华人很多,这就是所谓的投机商人。”李建一边向前走着一边说道。

  闻峰跟在了李建的身后,观察着左右的茶田,“真是奇怪,偌大的茶园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也许是因为采茶的人现在都在警察局的法医室里吧。”

  走了一会,两个人来到了茶园的尽头,在茶园的尽头,立着一个用红色油漆书写的英文牌子:“注意脚下。”

  牌子的旁边站着一个戴着斗笠的“稻草人”,李建疑惑的看了看那块牌子,“闻峰,咱们这一路没有踩到茶叶吧?”

  “应该没有吧。”闻峰耸了耸肩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稻草人”慢慢将头抬了起来,“请注意脚下。”

  李建被吓了一跳,“卧槽!活的!哦抱歉……我们其实是……”

  “稻草人”抬起手打断了李建,用不太标准的英文说道:“向前50米,科尔先生正在酒窖里品尝着他心爱的红酒。”

  李建疑惑的看了看眼前的那个人,“非常感谢,请问您是?”

  “稻草人”将斗笠压得很低,仿佛并不希望别人看清他的脸,“相比于我,你更应该注意自己的脚下。”

  李建摊了摊手,“哦,抱歉,我会注意的。”

  “稻草人”冷笑了一下,“不,你根本没有注意……”说罢,那人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李建望着“稻草人”的背影,“这个人好奇怪啊……”

  两个人继续向前走着,终于来到了酒窖的门口。

  “说实话,这个酒窖可与他的身份不太符合啊。”闻峰动了动脖子说道。

  李建笑了笑,“不过在酒窖的上面盖个屋子,还真是懂得享受啊。”

  说罢,李建推门走了进去,虽然屋外看上去有些简陋,但屋内确实一副画露天机,别有洞天的景象。

  屋子的地面上铺着古典大气的欧式地毯,墙壁的左右挂着各式各样的巨幅油画与西方雕像,前方正门处的两扇大门上有着大面积浮雕画作,仔细聆听,门内正在放着宛转悠扬的西方交响音乐。

  二人将大门缓缓拉开,里面是一间充满意境与奢华的书房,此时此刻,屋内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巨型圆桌里面的椅子上,右手拿着一个倒入了些许红酒的高脚杯,享受的晃动着身体,身旁一个衣着性感的美女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眼神充满了勾引与挑逗。

  大门拉开的一刻,那男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你们是谁?!”

  李建和闻峰呆滞的杵在了门口,半晌,李建眨了眨眼睛,“你干嘛呢……”

  那男人看起来十分生气的样子,“喝红酒不行吗?!”

  李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没说不行,但你把裤子先穿上。”

  那男人听罢有些尴尬,挥手示意身旁的女人先下去,谁知,就在这时,圆桌的里面站起了一个同样衣着性感的女人,两个女人一起离开屋子。

  闻峰用手捂住了双眼,“我他妈看到了什么……”

  李建则是扑哧一笑,“我说铺地毯干嘛用呢。”

  整理好了衣服,那男人严肃的坐在了椅子上,“你们是谁?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进入我的私人酒窖?!”

  李建平复了下心情,“我找科尔先生。”

  “我就是!”那男人得意的说道。

  “我说我找科尔先生。”李建重复了一遍说道。

  那男人整理了下自己稀疏的金发,“你们真是两个没礼貌的家伙,我就是科尔,你有什么事吗?!”

  李建喘了口大气,“闻峰,锤死他!”

  那男人被闻峰按在地上一通胖揍,李建坐在了桌子上面,将高脚杯拿了起来,“我最恨别人跟我这装大尾巴狼了,你他妈会喝红酒吗?杯子都不会拿还你的私人酒窖,谁在私人酒窖里干那个龌龊事啊?!这杯子可是水晶做的,你以为喝啤酒呢?!弄得杯身上都是手印子,行了闻峰,给他留口气!”

  闻峰停止了殴打,将这个假的科尔先生拎到了李建面前,李建喝了口杯中的红酒,“说吧,你是谁?”

  假科尔胆怯的看着李建,“我是科尔先生的园丁……”

  “园丁?科尔先生呢?”李建问。

  园丁摇了摇头,“不知道,自从那些华人和日本人突然不见了之后,科尔先生也再也没来过这儿,慢慢的,这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有一天,来了一个日本人,用刀逼着我把地下酒窖的钥匙交出来,给完他钥匙之后他告诉我钱放在哪,临走还跟我说,以后我就是科尔先生了。”

  李建突然眼前一亮,“日本人?你认识吗?”

  “科尔先生失踪前最后一个来找他的人就是这个日本人,他叫田岛时彦,是个武器商人。”

  “武器商人?”

  “是的,他与科尔先生还有住在不远处洛克小镇的布莱恩先生,他们三个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平时能来到科尔先生私人酒窖的人也只有田岛时彦和布莱恩先生了。”

  李建听罢,立马从桌子上跳了下来,鼻青脸肿瘫坐在地上的园丁吓得直打哆嗦,李建一把揪起了园丁的衣领,“酒窖在哪?”

  “书柜后面……”

  李建和闻峰合力将书柜推开,科尔先生的私人酒窖显出了它的真容。

  闻峰望着台阶下面微弱的灯光,“但愿不要再发现什么……”

  李建看了看他,“别废话,赶紧进去吧。”

  两个人顺着入口走进了地下酒窖当中,李建警惕的看着四处潮湿的石壁,“这种地方真是让人心情压抑。”

  没一会儿,两个人从台阶走了下来,总体面积不算太大的酒窖中码放着几个大型的木桶,整个酒窖之内散发着香气扑鼻的浓郁酒香。

  闻到酒香的闻峰仿佛放松了不少,将身体靠在墙上,“每次都是这样,寻找证据的过程中发生状况,咱们总是这样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没有办法,到目前为止这个案子一点头绪都没有,现在只能跟着别人节奏走,再慢慢寻找机会和线索。”

  闻峰摊了摊手,继续朝着前方酒窖的深处走了过去,“好吧,但愿在这里能够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闻峰话没说完,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拌了个跟头,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闻峰捂着膝盖坐了起来,“我是发现了,咱只要一到地底下就……卧槽!”

  “怎么了?”李建急忙跑了过来,看见闻峰坐在地上表情呆滞的与一具趴在酒桶上的白骨对视着,闻峰的鼻尖与那白骨头部的距离几乎到了脸贴脸的程度。

  闻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被吓得煞白,李建也被眼前的白骨吓了一跳,但还是看似平静的将闻峰拉了起来,“又出现了一具白骨。”

  微弱的灯光下,两个人仔细端详着眼前这具趴在酒桶上的白骨,眼神充满了对于未知本能的恐惧……

继续阅读:第十章 水银婴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骨公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