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诺
叶温2019-01-26 19:575,532

  一间房子里父亲,母亲,儿子和儿子的女友围在一起吃饭。这是一个初秋的中午,外面阴沉的天空中几只鸽子低低的飞过,这顿饭对于儿子来说很重要。母亲不停地给儿子夹着菜,儿子却吃什么东西也没有味道。

  “爸,我和娟子商量着想买房。”儿子突然说。

  “哦,你想买房?”父亲愣了一下,然后说道。

  “哦,我和娟子准备年底结婚。”儿子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和娟子看上一套二手房,两室一厅,采光好,地段也不错,最主要是装修只刷个大白就行,而且离我们的单位近,很方便。”儿子看着父亲,希望得到父亲的同意。

  父亲握着筷子没有吭声。

  那,这个房子在哪?多少钱?母亲问道。

  在王府路, 50万,怎么样?

  啊,这么贵!母亲叫到。父亲眉毛挑动了一下,说出了一个“哦”字。

  “这已经很便宜了,现在的房价这么贵,碰上一个合适的不容易。我和娟子这凑了大概40万,还差10万,看您这儿能不能给补上10万。”儿子露出了一丝微笑。

  “10万?”

  “哦,10万。”儿子两手紧握。

  “10万我倒是有,但是你李叔那里这两天也要交医疗费了。”父亲很无奈。

  儿子瞪着眼睛说:“我李叔?他不是我叔,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我说爸呀,就为个半死不活的人,你连你儿子也不帮么?我工作6年了,每个月我都给您1000块钱,我是孝敬您二老的,您可倒好,把钱全给了李叔他们家了,刚开始你说他儿子小,李婶没工作,咱们能帮就帮一下,行,我认了。可现在呢,他儿子大学都毕业了,你还照顾他们一家干嘛呀,您很有钱么,您不也是个穷光蛋。”说完儿子气呼呼的站来,娟子拉了拉,让他坐下。

  “小胜,你混蛋,你爸又没说不帮你,干啥翻旧账。老冯,你也是,你就帮帮儿子不行么!”妈妈着急了。

  “我没说不帮,只是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老冯皱着眉头说。

  “我这没办法了,这40万里有10万是娟子她妈给的,人家心疼女儿,您就不能心疼一下儿子吗!您要是还认我这个儿子,您就给我准备好10万,您要是不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儿子说完这些话也有些后悔,但话已经说了出去,没办法收回来了。

  老冯没有发脾气,只是默默地抽着烟,他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这么办吧,我这有10万,先给你5万,另外的5万我下午就准备打到医院银行的卡里,这是说好的事儿,不能改变。剩余的我想想办法,问你二叔借一借,行不!”父亲无奈地说。

  这顿饭真是食之无味,提心吊胆,冯胜心情很复杂,他知道父亲的苦和无奈,10万元钱在普通家庭也不是什么大钱,但在自己家就是很大的事。

  冯胜和娟子走了,老冯又点了一支烟,使劲地抽着,老伴默默地看着丈夫,眼泪滴滴答答地掉了下来。

  老冯阴沉着脸到小胜的二叔家借钱,敲了门没有人,老冯蹲在楼梯口抽了三支烟后起身走了。因为他知道即使二弟在家,也不会给他开门的。

  出了小胜二叔家,老冯的脸更阴沉了,儿子30年来唯一求他的一次,却被自己回绝了,他很是不安,觉得对不起儿子,这30年来对儿子有愧呀。

  老冯想起了月娥。来到月娥的家门口,却怎么也进不去了。月娥和老冯本是青梅竹马,后来老冯当了兵,转业后被分到了电子厂,老冯又把月娥安排到了厂子,两人在一个工厂上班,又是一个车间,一年后老冯成了车间主任。这一年两人的感情稳定很快就结婚了,随着外资的涌入,厂子的效益一落千丈,当年的辉煌已不复存在了。此时老冯和月娥发生了矛盾,老冯不舍离开工厂,月娥想过更好的生活,两人为了这事天天吵架,终于两人还是离婚了。因为没有孩子,老冯净身出户,把所有的积蓄留给了月娥,老冯自己留在厂里,月娥去了南方。几年后,老冯重新组织了家庭。月娥去了新加坡,月娥又离了两次婚,每次离婚都让她大赚一笔钱,现在的她已是上市公司的CEO了。近几年月娥回来投资,想让小胜去她的公司,但小胜拒绝了。

  老冯徘徊了很久,当他鼓起勇气正要敲门时,冯胜拦住了他。

  你怎么来了?老冯不解地问。

  我知道你会来这,所以我来这儿找你。您要是借钱的话就别张口了,就不要麻烦月娥姨了。冯胜说。

  不问她,我也想不出别人了。

  但是她不是咱家的亲戚,没必要和她借。

  小胜,她真的能帮你。

  不,她毕竟是外人,我不想你因为我而欠她的人情,我更不想让我妈不高兴。

  出了别墅区,两人骑着自行车一路无话,回到家中已天黑了。

  坐下后,老伴把倒满水的茶杯递给老冯。

  5万怕是借不上了,后天交不上钱你打算怎么办?

  娟子说不买房了,打算租房住,她明天上午去找房子,下月16是个吉日想把领结婚证了。

  老冯抽着烟说,我们欠娟子太多了,我欠你们太多了。

  第二天上午老冯到医院照顾老李,交完费用后,老冯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李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一边是老李一家一边是儿子,真是难啊!

  老李呀,你这一躺就是十五年,你醒醒吧,我真的是受不了了。你醒来吧,让我歇歇,我真的累了。老冯眼睛含泪坐在老李旁边。

  李婶很感激老冯,她知道老李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不怨老冯。

  当年两人比酒量是老李提出的,只是玩玩儿,没想喝醉的老李在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头撞到了石头,由于是晚上很晚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就已经不省人事了,老冯也喝多了,第二天中午才醒来,知道后赶紧去医院,老冯肠子都悔青了,之后老冯便照料起老李一家,每天到医院给老李擦背,喂饭,按摩,倒屎倒尿,很少让李婶干,李婶真的是很感激老冯和他的老伴。

  现在的老冯只能用颓废来形容,不到60岁的他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几岁,瘦瘦小小,背也有一些驼了,经过这么多年,他的右手已经开始抖了,有时厉害起来半个身子都在抖,吃饭时他不能把右手放在桌子上,因为放上去后整个桌子都在抖,其他人没法吃饭。

  老冯觉得这个上午长的要命,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他坐在医院花园的长凳上觉得自己好像是这个医院的病人,他不能放弃,他有他的承诺。

  老冯被太阳一晒打起了盹,这时候李婶的儿子跑过来推醒了他,告诉他老李睁眼了,老冯一惊,跟着大步向病房走去。

  小胜和娟子的婚期推后了,原因是娟子妈觉得娟子在冯家太委屈,故意把婚期延后了,为的就是恶心一下老冯。娟子妈的想法是领证不拦着,但婚期必须我来定,什么时候办婚宴等算好了再通知你们老冯家。

  老冯一家当然不能说什么,因为他们觉得理亏,娟子也没说话,因为她也是有一肚子苦水和怒气,正好用这件事来撒撒气。

  冯胜很多次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乱想,觉得自己对不起娟子,自己没车子,没房子,没票子的三无人员,让娟子和自己受苦实在是不忍心,很多次都想和娟子分手,但怕分手了就再也找不到像娟子这么好的女孩儿了。

  金子,小胜的初中同学,家境殷实,10年前父母离异,随后父亲带着小女朋友去了国外再没了消息,母亲忙于公司的事情对他放任自流,只是请了一个保姆去照顾他。金子慢慢地适应了这种散养方式,每天就是打台球,泡吧,油气的性格就这样形成了。金子认识娟子比小胜还要早,那时就非要追到娟子,经常送花,送各种东西,但娟子全都退了回去。娟子当然是看不上金子,这样的油皮怎么能进入娟子的法眼。

  自从娟子和小胜好了以后,金子每次见到小胜都要挖苦几句,为此小胜能躲就躲,不想和金子见面。今天金子带着一伙人来到小胜工作的饭店吃饭,还点名找小胜来伺候,大堂经理自然是不敢得罪财神爷了,就让小胜去伺候,小胜很不情愿,但这是工作也没有办法,硬着头皮来和金子见面。

  呦呵,小胜,咱们可是有一年没见了,今天你把我伺候好了我多给你小费。哈哈。

  小胜脸一阵红一阵白,眉毛往上挑了挑,真是想一酒瓶砸花金子的脸,但一想到给他开了瓢,自己饭碗没了还要坐牢,不值不值呀。

  我说小胜,听说你和娟子的婚期退后了,我就说你和娟子成不了,我才能给娟子幸福。

  小胜没理金子,只是说,要不是你妈有钱,这的人能把你当回事么,爷还不伺候了,说完扬长而去,金子嘴上不依不饶,唉,小费你不要啦,赶紧回来拿呀。

  留着给自己买补肾药,补补吧。

  小胜出来后被大堂经理骂,说得罪客人,小胜和大堂经理争锋相对大吵一架。

  老冯这几天在医院照顾刚刚醒来的老李,老冯想老李虽然睁开了眼,但两眼无神,我们说话也许他还听不懂,也许他还不认识我们,但他醒来了,醒来就有希望。

  老冯坐在病床边拉着老李的手说,老李你终于醒了,我太高兴了,我的承诺终于兑现了。

  老李似乎听懂了一些,眼睛转了几下,李婶和老李的儿子眼睛湿润。

  小胜受了委屈,对着公园的湖大喊了几声,房子没着落,婚期又退后,今天还被自己看不起的人羞辱,小胜觉得自己很失败,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在湖边转了几圈心情却也平复了不少,这时娟子给小胜来了电话,让他去娟子的单位等娟子,小胜自然不敢怠慢,很快来到了娟子单位。

  见了娟子,小胜说。

  我还想等你快下班时再过来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叫我过来,是不是婚期不退后了。

  想的美,婚期退后是对你的惩罚,不过后天领证你可别迟到。

  放心,你我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迟到过。

  是吗?没有过么?娟子笑了一下。

  跟你我个事儿,金子妈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和你一起去她家。

  什么?我不去,中午刚被金子羞辱过,下午在被他妈羞辱么?

  娟子一愣说,你被金子羞辱?怎么回事?

  小胜就把中午被金子羞辱的事和娟子说了。

  娟子也被气坏了,那咱们不去,这娘俩没一个好东西。

  这时电话又响了,是金子妈。

  娟子不想接,小胜说还是接一下吧,也许是别的事。娟子不情愿的接起电话,几句话后娟子挂了电话说,她还是让咱们去她家说有重要的事情说。

  你说去还是不去?小胜想了想说还是去一下吧。

  两人一同赶往金子妈家。

  金子妈很热情,又是倒水又是拿水果,这让小胜和娟子很不适应,因为以前也见过几次金子妈,那时的她眼睛根本不看下面只朝上看,傲的不得了,今天这样对他们真是头一回。

  您找我们有什么事么?娟子说。

  娟子,小胜,咱们虽然见面不多,但也认识有很多年了,小胜,你和金子初中就是同学,虽然关系一般,但毕竟是同学,朋友。娟子就更不用说了,金子喜欢你我是知道的,我很反对你们,觉得你和我们门不当户不对,为此金子还和我吵过几次,我看得出来金子对你确实动了心。虽然你们没有走到一起,但毕竟也算是朋友。

  阿姨,以前的事,就别提了,您找我们过来到底想说什么呢?

  金子妈突然跪在了小胜和娟子面前哭着说,小胜,娟子,阿姨怕是没有能力照顾金子了。

  小胜和娟子赶紧扶起金子妈说,阿姨,您这是干什么?

  也许是我做的坏事太多了,命运给我开了个玩笑,让我得了癌症。

  什么?两人惊讶到。

  已经是晚期了,没得救了。阿姨也破产了,没钱了。我死不要紧,我是怕金子,他以后怎么办?

  金子妈停顿了一下说。

  我想你们帮帮我,看在你们和金子也算是朋友的份上,帮帮他好不好?

  这个……,小胜和娟子愣住了,好像被冻住似的。

  从金子家出来,两人在出租车上都没说话,直到到了娟子家下了车小胜和娟子才从梦游的状态醒了过来。

  你说怎么办?咱们帮还是不帮。娟子问小胜。

  我倒是想帮他,可咱们拿什么帮他。两人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小胜和娟子领了结婚证,两人手拉手高兴的回了娟子家,刚刚租了房子正在布置,小胜和娟子暂时知道了娟子家,娟子妈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饶人,但心里是还很疼小胜的,因为她知道小胜是可以给娟子带来幸福的。

  小胜最终还是辞职了,打算自己创业的他,选择了开一家咖啡屋,于是报了班。与此同时他又找了几次金子,告诉金子她妈妈的事情,金子的反应很冷漠,只是告诉小胜不要管我们家的事,小胜虽然厌恶金子,但他知道金子人不坏,既然自己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也就随他去吧。

  娟子很支持小胜自己创业,与其看别人脸色不如自己当老板更潇洒。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老李已经能够进行简单的交流了,老冯感觉自己现在身心轻松,压抑了十几年的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感觉自己现在轻飘飘的,紧锁的双眉也终于开了,现在的老冯和以前简直判两人。老冯心情的改变也归功于娟子妈的妥协,答应小胜的咖啡屋开业的那天也是小胜和娟子完婚的日子,现在的老冯睡觉都会乐醒。

  金子还是那个样子,金子妈住进了医院,金子只是去过一次而已。小胜学的很快,已经可以独立完成很多种的咖啡泡制,甜点和果汁也掌握了很多种的制作。娟子和小胜已经在看店铺了,准备把买房的钱用在咖啡屋的投资上。两个月后小胜的咖啡屋开业了,小胜和娟子的婚礼也如期举行,可谓是双喜临门。为了省钱,小胜和娟子住在了店里,两人商量好了今年把精力全部放在店里,明年再要孩子。金子妈则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看是已时日无多了,而金子还在酒吧和他的狐朋狗友花着他妈妈仅剩的可怜财产。

  老板,皇家礼炮开吗?疑问女服务员问道。

  金子坐在沙发上,两眼看着天花板,懒懒的上下摆了摆手。

  老冯坐在老李旁边拉着老李的手说。

  老李,你可算是醒了,你知道么,你睡了多少年我就内疚了多少年。

  唉,老冯,这不怨你,是我自己逞强,内疚的应该是我才对。如果不是我,你不会过的这么难。

  啥难不难的,我们是朋友,是兄弟,照顾你是应该的。

  现在好了,小胜已经结了婚,而且又有了自己的事业,你也应该享享清福了。

  是啊,我该休息休息了。

  金子妈离开了,金子除了一套房产,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些狐朋狗友也离他而去,金子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喝酒什么都不干,酒精麻痹了他的身体和心灵。

  老冯坐在楼下的石椅子上,脸上放出微微的笑容,这下他可以完完全全的放松了,自己许下的承诺办到了,他觉得这辈子值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承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