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王府暗影(九)
韩雪霏2018-06-21 11:062,265

  魏蘼握着金牌,既是心惊又是兴奋。

  若是王爷发现金牌丢了,还不天下大乱?转眼功夫必定是全府上下搜寻,搞不好要闹出人命的。

  她这个假公公也会很快漏陷,到时候死得一定很难看。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魏蘼将金牌揣在怀里,心怀着鬼胎,又装做若无其事地一步三摇朝着王府大门走去。

  乘着王爷还没有发现金牌丢失,借口是王爷亲自指派她进宫去见贵妃娘娘,有紧要的事耽误不得,守门丁见了金牌必然不敢不放行。

  只要出了王府,小苞子便是死人一个,与她魏蘼再无干系。

  然而,在大门前,她站住了。

  这金牌来得太过于简单!

  而且,一旦踏出梁王府的大门,此生她便再无机缘见到梁王。

  “姐姐姐姐、哥哥哥哥。”小叶子摇着她的胳膊叫唤。

  转过了身来,望着一脸憨态的小叶子,魏蘼猛然惊醒。

  这样一个无知无识的小憨儿都能够在王府中生存下来,况我天资聪慧、才高八斗的魏大小姐乎?

  “若注定此生为你而来,我又怎能未让你见过我的绽放便悄然枯萎?”

  “姐姐哥哥你说什么小叶子不懂诶。米嬷嬷说小叶子的脑子坏掉了,可是,王爷哥哥又说没有坏,还夸小叶子聪明呢。”

  “呃,你不需要懂。”

  魏蘼定了定神,拉了小叶子的脏手往福履园走去。

  “小叶子,可不可以做到把金牌放回去而不让王爷知道?”

  小叶子摇头。

  “为什么?”

  “王爷哥哥说用完要记得还给他。”

  “什——么!”魏蘼惊得双目快要撑爆,“金牌是王爷给你的?”

  “嗯。”小叶子重重地点头,从魏蘼手中抓过金牌又奔跑而去。

  魏蘼不得不相信,这个小叶子的来头绝非一般,否则完全没道理王府会养个毫无用处的憨儿。

  难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王爷的掌控之中?

  她知道自己的舅舅黄俨之所以能够在朝中权势炙手可热,是因他有个极强势的靠山,那就是张皇后。

  在端阳那日入宫候选的时候,她可是亲眼目睹张皇后与郭贵妃之间的明争暗斗。

  那么,这梁王府……

  魏蘼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庆幸自己没有莽撞地就此离去,否则不知道要闯出什么祸端来?偷梁换柱不成反倒给魏家带来杀身之祸,那可就是万劫不复了。

  舅舅说过,王府乃凶险之地。

  而自己毅然决然跳入桑喜给她挖好的坑里,仅凭着一腔小儿女心思闯进梁王府来,究竟是福是祸?

  她赌的可是魏府的身家性命哪。

  心思重重,思虑万千,一路上华灯初上掩映着红红火火的大婚装饰更令她心乱如麻。

  待她蛰回到小木屋时,发现怎么也打不开门,原来是大麦子先她一步回来,将门倒插上了。

  “大麦子,给我开门,否则看我怎么修理你!”

  大麦子根本没有回应。

  扒着窗往里一瞧,屋中小半截烛火摇曳,大麦子四仰八叉倒在床上,嘴角还流着口水,睡得天昏地暗,任她怎么敲怎么喊都不醒。

  魏蘼无奈,今夜怕是要天当被地当床了。

  此时离魏蘼进王府已经过去了两天,早已过了约定的时间,黄俨背着两只胳膊,端着胖乎乎的身架子,在黄府的前厅徘徊,不时地抬眼盯一下大门。

  这要替换的人选早已备下,就是迟迟不见魏蘼回来。

  派去梁王府门前打探的人流水般回来,都是回报,并未见魏小姐出府。

  “义父,您别太着急,这天儿也热了,瞧您出一脸汗,一会儿风一吹,着了凉就不好了。”

  桑喜十分可心地替黄俨擦试着额头的汗珠子。

  厅堂里传来魏夫人的骂声:“不用着急?他今儿个不把我的蘼儿还给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大家都别想好活着。”

  魏老爷虽然没有发话,亦是一脸黑沉,心中焦虑可想而知。

  “姑奶奶、姑老爷,这可不能全怪我义父。当时那情形之下,是蘼小姐主动提出要顶替小苞子进梁王府的,义父拦都拦不住,不信你问问你们家海棠,是不是这样?”

  桑喜冲着海棠挑了挑眉,海棠低埋了头,不敢说话,更不敢看自家老爷和夫人。

  桑喜又柔声柔气说道:“去打探的家丁也说了,梁王府的情形正是蘼小姐所说的那样,这些日子人进人出的,她那么聪慧明智之人,要混出来想必并非难事,大约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时辰吧?依我看,大家都耐心再等上一等,说不定过个一时半会儿,她就囫囵个儿的回来了呢。”

  魏夫人初听时还觉得蛮有道理,正要耐下心来,却听着这最后一句甚是不爽快,顿时黑下脸来。

  “怎么?你还指望着我的蘼儿不能够囫囵个儿回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大家都是明白人,蘼儿安安妥妥地回来便罢,若有个什么差池,不信我闹不到你鱼死网破,黄家半根稻草都不会留给你。”

  “姑奶奶你这说的什么话嘛,我好心宽慰大家几句,如此冤枉我,叫我怎么活?不用等蘼小姐回来,我就先死给大家看好啦。义父,你就忍心这么眼睁睁看着桑喜受这般委屈……”

  桑喜大声哭叫起来,扯着黄俨撒泼,黄俨夹在魏家与义女之间左右为难,一生气便跺跺脚避到了中堂去。

  桑喜的哭声渐渐地变成了干嚎,掩面的丝绢之下,露出一丝掩不住的暗喜。

  她在宫中混迹多年,又跟着黄俨鞍前马后,宫中情形了然于心。

  张皇后与郭贵妃面和心不和,在圣上面前更是两相谦让姐妹情深。

  一旦魏蘼败露,郭贵妃必以梁王的安危为借口将事情闹大,张皇后虽然不可能为了黄俨而与郭贵妃公然撕破脸面,但其与黄俨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利害关系,保黄俨脱身并不难。

  但如此一来,首当其冲的魏蘼必将成为牺牲品,魏府也难保平安。

  这便是桑喜的如意算盘,以魏蘼为赌注,成,则保黄府,败,赔进去的也不过是魏蘼乃至整个魏府,于黄府不伤毫发。

  除掉魏蘼,桑喜便是在黄府的万贯家财上高枕无忧了。

  为了这一天,她已等待了很多年。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王府暗影(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