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王府暗影(二十五)
韩雪霏2018-07-02 11:182,178

  潭柘寺中有一座楼阁,名毗卢阁,楼高二层,是为潭柘寺至高处。

  此刻毗卢阁上,悄然站着一个道士,寺中一切尽收他的眼底。

  潭柘山与潭柘寺一样,以龙潭、柘树而为出名,林深木纵云雾缭绕,期间隐隐荼蘼之香入鼻。

  清水观便隐逸于其中。

  道观正如潭柘寺老方丈所言,是个千年古观,但没有香客,大约就是观主老道不喜迎之故吧。

  三清殿上敬奉着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以及道德天尊。

  奇怪的是,三清爷爷的另一侧却又供着一尊木雕佛像,摆着一方木鱼,一缕香烟绵绵缭绕。

  数只信鸽在庭中闲步。

  适才在毗卢阁上远观的道士弥清抱起了一只信鸽,将一管密封缚好,说了声:“灵儿,去吧。”

  信鸽灵儿咕咕叫唤了几声,冲破云霄,翻山越岭而去。

  “师父,都安排妥当了。”

  “好。”阴暗的袇房里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正是那一位给梁王留下一个“孤”字的瞎眼老道。

  是老道,但不瞎。白眉白须,精神矍铄。

  “师父,这些人一拨一拨地在城内城外闹腾,师父您尽管让徒儿远观,不教徒儿插手,是何道理呢?”

  “让你远观,自然是没有到插手的时候。”

  “汉王冒险私入京城,应是有所大动,师父也不插手吗?”

  老道冷冷一笑:“汉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自以为天下人皆蠢独他高明,只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不知黄雀之后尚有弓弩。若不是为师觉得留他尚可一用,早已除之,焉有他在此拨弄是非唱大戏的份?”

  弥清摸着后脑勺,问道:“有一事徒儿至今不明,汉王、太子、梁王,抑或是皇后与贵妃,师父您究竟是站在哪一方呢?”

  老道手抚花白长髯,笑得诡谲:“一年前,徒儿这样问,为师会答,哪一方都不站,又哪一方都站。”

  弥清愈加糊涂:“哪一方都不站,徒儿尚可解。这哪一方都站,那岂不热闹了?”

  “正是,愈热闹愈好,天翻地覆更好。”

  弥清笑了:“师父这是想坐山观虎斗?可惜,不一定如您所愿。适才徒儿在毗卢阁上看得一清二楚,梁王与太子,那是兄弟情深呢,太子还帮着梁王收拾了几个刺客。依徒儿看,倒是极有可能两兄弟连手灭了汉王。”

  “梁王……”老道的笑容渐渐地收起,目光变得幽远,抬望眼,仿佛想透过重重峻岭看到山外的某一个人。

  “若是非要为师选一方来站,必是选梁王无疑。”

  “可是,师父明知梁王并无心问政,按他自己的说法,那叫什么‘万卷书里寻芳踪’。师父,您还不如选太子或是野心勃勃的汉王,都比梁王强。”

  “无心问政?为师有的是办法逼他上道。”

  弥清哈哈大笑:“师父您上回冒着大劈的风险进宫去献丹,给人写一个‘孤’字,现在满朝上下都忙着梁王大婚的事呢。新婚燕乐、你侬我侬,牡丹花下唱小曲,谁管朝堂千秋事?还叫他怎么上道?”

  “不上道?呵呵呵,为师有的是办法让他上道。”

  “师父,听说那钦定的王妃国色天香,才绝天下,不如就令人将她掳来,逼梁王上道。”

  “蠢。”老道给了徒儿一个狠狠的当头棒喝。

  弥清吐了吐舌头,却不知自己究竟蠢在何处。

  老道抚了抚眉与须,笑问:“弥清,你可知适才为师让灵儿送出山外的是什么字吗?”

  弥清摇头。

  “孤字。每一个人见着这个字,都只管往深处去想,却不知这个字,只代表一个意思,那就是,自上古有国者,唯君主称孤,天下唯孤。孤者,君也。”

  弥清张大的嘴巴半天合不拢来。

  “师父,您当真选了梁王?”

  “哈哈哈……”老道笑容可掬,自顾自地走出袇房,遥望远山。

  他所留下的那一个孤字,令一众人等心生疑窦,却没有人会注意到,孤字的偏首,便似一只昂首蓄势傲视天下的龙。

  “师父,既然您说一年前哪一方都不站,怎么如今您要改变主意,扶梁王上位了呢?又为什么非得是梁王?师父,您这不是逼上梁山,而是逼梁上山哪。”

  老道高深之态,不答徒儿疑问,只管自语:“梁王,尚须好好打磨。”忽地又将长长的白眉一挑,说道:“弥清,他身边的那个所谓的长乐公公,让外面的人给我盯紧了。”

  弥清不解,一个随侍的小公公有什么好盯的?

  弥清觉得,那个长乐公公年纪小小,眸子清亮,很好看,站在梁王的身旁,亦觉得赏心悦目,比之前师父老让他盯着的十亩公公好看。

  “若为师没有猜错,他应是黄俨的人。”

  弥清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对对对,黄俨曾经将十二宫人带回私宅里去,后来是十亩公公领进梁王府的,想来那黄俨要在十二宫人里做手脚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但是,师父您又如何断定,有问题的是这个长乐公公而不是其他的十一个?”

  “就凭他这么快就到了梁王的身边随侍。”

  弥清想了想:“嗯。师父料事如神,总不会错的。”即刻遵从师命,又潜了一只信鸽飞出了潭柘山。

  老道颤巍巍走到木雕佛像面前,点起了一柱香。

  香烟渺渺中,老道伏地深叩,面色虔诚,倒使另一旁的三清爷爷显得冷清许多。

  那佛像雕得极是细致,眉目传神,尤其那垂目的神态,竟与梁王有几分相似。

  老道对着佛像喃喃细语:“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大风即将刮起的时候了,您且看这大明江山终究是谁的天下吧。到了那一天,您的袈裟必高展于龙椅之上,受百官叩拜万民瞩目。而后,臣,臣也该去那边侍候您了。”

  叩头不止,抬眼时已是老泪纵横。

  山下的潭柘寺忽然传来钟声。

  三长、两短,丧钟。

  老道一惊:“弥清,快去看看。”

  弥清应声飞也似地奔了出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王府暗影(二十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蘼心记:问王何所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