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有一个脚印
吴学华2018-06-21 20:342,099

  我低声道:“你还记得吗?这里只破了两块玻璃,没有开窗的!”

  可是眼下却是窗户大开,窗台上还有一个新鲜的鞋印。毫无疑问,有人捷足先登了。

  李雪珠说道:“看来我们有朋友了!”

  我们几个鱼贯而入,为了防止被巡逻的保安发觉,我返身将窗户关上。这时,外面已经滴滴答答的下起雨来了。

  进到屋子里,一股发霉的气味扑鼻而来,脚下踩着的地面,是那种老式的方砖。屋子并不大,也就十几平米,靠墙那边有两张办公桌,还有一排文件柜,桌子和柜子上积满了厚厚的一层灰,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清洁过了。墙上挂着一幅字画,上书“仁德训教”四个大字,落款是民国戍子年秋月,虽然没有署名,但从那遒劲的笔法看,应该是某位大师留下的墨宝。

  朱勇从我头上摘去夜视镜,走到墙边看了那副字画几眼,而后用一种惊喜的口吻说道:“你们看这手法,是胡大文豪留下的墨宝呢!”

  胡大文豪从1946年到1948年就任本校的校长,但是建国之后被定为大反派,图书馆内有关他的书籍全都烧毁了,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还留着一幅字画。

  朱勇说道:“要是偷出去的话,没准能卖个几十百把万呢!”

  韩伟超说道:“你家是开古董店的?”

  就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李雪珠从背包中拿出一把香点燃,一支一支的插进方砖的缝隙中,很快便形成一个奇怪的图案。

  我认得这幅图,憨姑给我的那本书上就有,是招魂用的。我没想到李雪珠居然会这一招,急忙说道:“你想干什么?”

  李雪珠平静地说道:“招魂!”

  我当然知道她是在招魂,这栋四人抬棺的屋子满是阴魂的怨气,要是招个厉鬼出来,我倒无所谓,就怕害了韩伟超他们三个。

  刘根生做了一个噤声手势,说道:“听!”

  我们都不敢乱动,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那门虚掩着,从外面传来脚步声,从方向上判断,应该在楼梯那边。脚步声一下又一下的,走得很沉重,伴随着木地板的吱吱嘎嘎声,在这漆黑的夜里,越发显得瘆人。朱勇和韩伟超已经吓得变了脸色,不自觉地往我身后闪。

  李雪珠从背包中拿出一把木剑来,朝我挥了挥手。我会意地冲到门边,猛地拉开了门。我没有戴夜视镜,完全看不到外面走廊和楼梯那边的情形。

  李雪珠站在我身边,怔怔地看着楼梯那边。我低声问道:“你看到什么?”

  李雪珠低声道:“好像是一个人影,晃一下就不见了!”

  要真的是人,那倒不可怕,就怕是来历不明的鬼魂。

  我转身从朱勇的头上摘下夜视镜,这小子胆小,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说不定会吓破胆,还不如不让他看到。我戴上夜视镜后,见楼梯在走廊的尽头,是那种老式的木楼梯,连扶手都是木头的。从门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两三级楼梯,再往上就看不到了。走廊两边各有四间房,每间房的门都紧闭着。

  那恐怖的脚步声还在继续,一步又一步的,似乎走得很吃力。李雪珠朝我挥了一下手,轻手轻脚地朝楼梯走过去。我紧跟在她的身后,捏紧了拳头,万一碰上什么东西,首先就敬对方一记勾拳。

  当我们走到距离楼梯还有两三米的地方时,那脚步声居然奇迹般的消失了。但在这时,我身后那间房的门却无声无息的开了,一股冷风从里面吹出来,我扭头一看,却没看到任何东西。

  刘根生用手敲了敲门,说道:“各位老师,请别吓我们。你们有什么冤屈,可以托梦给我们,我们能够办到的,一定给你们办!”

  他说完后,顺手把门给关上。我想不到他的胆子倒是挺大的,朱勇和韩伟超手牵着手,躲在他的身后。

  李雪珠说道:“当年的那几个教授,是在二楼左边第二个房间里上吊自杀的。从那以后又发生了几起事件,每次四个人,第一次死的那两对情侣,是死在二楼右边的第三个房间。第二次死的那四个,有两个就死在这间屋子里,楼梯上死个一个,楼上走廊里死了一个。第三次……”

  韩伟超突然吼起来:“别说了!”

  在这种地方听到这样的话,就是胆子再大的人,也会被吓住。

  我问道:“你打算去哪里?”

  李雪珠说道:“先去二楼左边的第二个房间。”

  我完全可以肯定,她要去的地方,一定与她那死去的爷爷有关。但我不明白的是,她这么做的目的究竟在哪里。

  楼梯的木板虽然厚实,但由于年代太久,不少木板都已经腐烂,上下两级楼梯之间,裂开一个大口子。脚一踩上去,木板就吱嘎吱嘎的响,似乎整座楼梯都在晃动。若是我们这几个同时往上走,说不定楼梯会垮掉。

  四个大男人躲在后面,却要一个女人打头阵,要是传出去的话,我们几个都不要再考古系混了,那会成为历届学生的笑料。

  我上前一步正要上楼,却被身后的人扯住,我扭头一看,却是刘根生,他指着楼梯板,低声道:“你仔细看看!”

  和那边房子里的办公桌一样,楼梯板上也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被刘根生这么一提醒,我才仔细去看那楼梯板,只见最下面一级楼梯的中间,赫然有一个脚印。

  我们之前就听到过走楼梯的声音,有脚印不足为奇,但奇怪的是,脚印只是一只脚,而且是右脚,从第二级往上连续几级,都是只有一个脚印,但在脚印的旁边,却有一道深深的拖痕。我顿时觉得头大了许多,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刘根生曾经对我说过,那上吊自杀的四个教授中,有一个教授的腿被人活生生打断。

  难道那个教授的鬼魂出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