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郑老头的故事
吴学华2018-06-27 09:372,379

  我记得太姥爷那间书房的一本书中,夹着一页书签,书签上写着一行字:一个优秀的户外考古学者,除了有一身强健的体魄和精湛的专业知识外,最重要的就是会堪舆。

  堪舆就是看风水,尽管风水学不属于考古专业学科,但是在一些专业学科的课文中,多含有一些与风水有关的知识,而老师也建议我们,课外可读一些遇风水地理有关的书籍。

  郑老头接着说道:“天分日月,地分阴阳,阳在上,阴在下,若受了周围环境的影响,阴气冲撞了阳气,则阴气上升,便成了聚集阴魂的邪地。若是背时而又阳气不旺的人,走到那里就能看到阴魂,一旦被阴魂缠住,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丧命。这七大邪地中,故宫排列第一,而在故宫中,最邪的当属西六宫。”

  紫禁城内廷西六宫,包括储秀宫、翊坤宫、永寿宫、咸福宫、长春宫和太极殿,在明清两朝皆作为皇帝妻妾之居所。清朝在雍正朝以后的历代皇后,皆不再以坤宁宫为寝宫,而是在东六宫和西六宫选定一座空宫为寝宫。这么做的原因,也许是为了皇帝的安全着想。

  慈禧太后一生都住在西六宫,为了配合她个人的需要,将长春宫和此宫前面的启祥宫打通,拆除了两宫之间的宫墙和宫门,并在原地新建一座体元殿,又将启祥宫改称为太极殿,和体元殿一般作为长春宫的前殿。

  储秀宫是慈禧太后一生中最重要的宫院,因此后来将之和储秀宫前的翊坤宫打通,在拆除隔开两宫的宫墙和宫门后,又于原地新建一座体和殿,作为翊坤宫和储秀宫的连接之殿。

  储秀宫和长春宫的打通又有些许不同。长春宫是和启祥宫之间完全打通,两宫之间并未有任何一堵宫墙与之隔开,只有一座体元殿作为前殿而已;储秀宫和翊坤宫虽然打通,因而新建一座体和殿,但在体和殿两侧,仍各有一道宫墙,与左右两侧原本的宫墙相连接,因此,只要将体和殿穿堂的宫门闭上,储秀宫和翊坤宫又可两相成为各自独立的宫院。

  我在刚来这座大都市的第三年,就在奶奶的安排下,去故宫游玩了一次。我听人说,宫廷内的宫女一生苦闷,死后也怨气十足,所以后宫是最阴的地方,也是最邪门的地方。

  郑老头继续说道:“四十多年前,北京刚解放没多久,我们专家组进驻故宫,负责清点和辨别里面的文物,并将文物归类保护,我们一行8个人,6个考古专家,年纪最大的50多岁,是你太姥爷苗君儒教授的同班同学,叫钟方江,他是领队人,又是整个专家组的负责人。我和另外一个叫赵国民的同学,才刚刚毕业没有多久,由于成绩优秀,而被留下来当助教……”

  听到这里,我的心微微一动,赵国民是那四个自杀的教授中的其中一个,而领队人钟方江,或许和钟三立有着什么样的渊源关系。

  郑老头说话的时候,他那犀利的目光不时扫过我们五个人那紧张的面容,此刻他紧盯着我,似乎看出我的疑问,缓缓说道:“可惜苗教授去了西藏,一直都没有消息回来,如果是他带队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刘根生插话道:“郑老头,钟方江是钟三立的父亲,是不是?”

  郑老头点了点头。

  我隐隐地感觉到,郑老头将要说的故事,似乎与后来四个教授的自杀有关。就在这时,外面走廊传来走路的声音,还没等郑老头继续说,便有几个人推门进来。除了先前离开的胡专家他们三个人外,还有一个人,竟是我认识的程大峰。

  程大峰和郑老头相互看了一眼,各自露出一种不屑的神色。他们既然都是我太姥爷的学生,我知道他们肯定认识,但在我们面前,他们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只是客气地握了一下手,居然连简单的问候都没有。接着,程大峰扭头对身后的胡专家说:“老胡,你也是干了几十年工作的人了,怎么连这点经验都没有?”

  胡专家一时没弄明白程大峰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回答。

  郑老头说道:“是呀,老胡,你是一个老同志,凡事都要考虑一下,这点小事,内部处理一下就行,没有必要惊动我这样的江湖大师。”

  我终于听出了他们俩话里都带着刺,郑老头自嘲是江湖大师,但弦外之音,他这位退出体制的江湖大师却比所谓的体制内老专家要有本事得多。

  程大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板着脸对我说道:“好小子,你太姥爷25岁才出外考古,你倒好,刚进校门没几个月,就开始折腾了!”

  我一听他说出这样的话,就知道事情肯定有了转机,于是问道:“我奶奶知道吗?”

  程大峰说道:“已经告诉她了!”

  我问道:“那她说了什么没有?”

  程大峰说道:“她只要你配合我们,完成你太姥爷的未了心愿!”

  我有些得意地看了李雪珠一眼,兴奋地说道:“没问题!”

  程大峰说道:“首先,你们要交出那封信!”

  不料郑老头突然说道:“如果你们想弄清那四个人的真正死因,就不能把信交给他!”

  我似乎愣了一下,不明白郑老头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其实那封信里的内容我们五个人都看过,放在身上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就算程大峰不问,我们也会考虑交出去,但是交给谁,暂时还没考虑清楚。

  程大峰听了郑老头的话,脸色顿时一变,对胡专家说道:“你请他来的,这件事我不管了!”

  胡专家连忙拉住程大峰,哀求道:“程老,您别生气。我们叫他来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当年那件事,和他……”

  胡专家的话还没有说完,郑老头起身道:“要不是为了几个孩子,我才不会出现这种地方。我可不像某些人倚老卖老,不识抬举!”说着,他走到我的面前,递给我一张名片,接着说道:“要想听完那个故事,就去凤鸣轩找我!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打上面的电话。”

  我接过那张名片,见名片做得很精致,就像某个高级会所的金卡,上面的那只凤凰和名字以及电话号码,都是立体的。原来郑老头的大名叫郑阴阳。

  好奇怪的名字。

  在名片的最下方,还有一行数字,是这张名片的编号。

  给了我名片之后,郑阴阳看了胡专家一眼,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出去。

  等郑阴阳离开后,程大峰坐在我的对面,脸色有所缓和,深深吸了几口气,心平气和地说道:“那封信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