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女性特有的香味
吴学华2018-06-25 09:282,180

  我如果真的走了,让他们四个人在这里,说不定还真会出现那种不愿出现的事情,我听得出她的绝望与无助,不禁心一软,说道:“如果换成我们是当年那几个教授,在那种情形下,会把那么重要的信放在什么地方呢?”

  朱勇他们三个人想了一下,都摇了摇头。

  我接着说道:“他们写那封信的目的是为了伸冤,也就是说,他们写信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自杀。如果他们下定决心自杀的话,那封信就没有了意义。你爷爷是怎么知道他们写那封信的?”

  李雪珠说道:“我爷爷负责看管他们,晚上就守在门外。他偷听了他们的谈话,他们说要写信给上面,只要能揭开那个秘密,证实传说的存在,就能洗脱他们的冤屈!当天晚上12点钟的时候,他们嚷着要见程大峰,可当时程大峰也是XX,正在外地接受人民的再教育。我爷爷答应第二天去通知程大峰,可第二天一早开门的时候,他们四个都死了!”

  我问道:“晚上再没人见他们了吗?”

  李雪珠说道:“没有!”

  我问道:“会不会有人从窗户爬进来杀了他们,又把他们的尸体挂在这根横梁上,装成畏罪自杀的样子!”

  李雪珠指着窗户上那指头粗细的铁棱,说道:“你可以进得来吗?我爷爷说,当时他也怀疑他们四个是被人害死的,他特地检查了窗户,并没有任何痕迹!”

  我说道:“他们四个只商量要写信,或许知道那封信不会到上面的领导手里,他们的冤屈永远不能昭雪,想来想去,在还没来得及写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也说不定!”

  李雪珠说道:“不可能。我爷爷说,其中一具尸体身上白衬衣被撕掉一大块,他们四个人指头被被咬破,是用血写的血书。他搜了尸身,还有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那片白衬衣。”

  我惊道:“血书!”

  李雪珠肯定地点了点头,指着左边的墙壁说道:“当时这墙壁上还写着‘以死明志,沉冤待雪’这八个字。奇怪的是,堂堂的教授,竟然将‘沉冤待雪’的冤字,写成了‘原’字。”

  听到这番话,我顿时笑了:“李大美女,你早告诉我这些,不就让大家都省事了么?”

  李雪珠惊道:“难道你知道那封信在哪里了?”

  我自豪地说道:“我太姥爷一生有那么多奇遇,那是他的运气好,虽然我没有他老人家的运气,但是我的智商高!”我说完后,双手缩在胸前,怪模怪样地笑了几声。那笑声,和香港的喜剧明星周星驰有得一拼。

  李雪珠急道:“周星驰哪有你这德性?快说呀,再不说我可就生气了!”

  我调侃道:“我还没有见过生气的美女是什么样……”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李雪珠跳下桌子,冲到我面前,狠狠地朝我踢了过来。我的功夫不是白练的,哪会那么轻易被她踢到,轻轻一闪就闪开了,而她的脚却踢在韩伟超的屁股上,疼得韩伟超跳到一边。

  都说女人惹不得,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我说道:“难道你们都没想到,那个字是他们故意写错的,‘原’者,‘圆’也,其实就是暗指他们上吊死的这根圆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封血书也许就藏在这根木头的某个地方!”

  朱勇和韩伟超跳上桌子,用锤子砸开两头的砖块,两人一齐用力,将那根木头抬了下来。果然,在木头中间的地方,发现一处被黄泥糊住的凹槽,挖掉黄泥,便露出一条布角来。

  李雪珠拉住那布角正要往外扯,被我按住,她顿时柳眉倒竖,厉声道:“你干什么?”

  我说道:“都说女人胸大无脑,我看是漂亮的女人没有大脑,这块布塞在里面这么多年,说不定已经风化了,你要是胡乱扯的话,还能扯出一块完整的吗?”

  刘根生问道:“那你说怎么拿出来?”

  我说道:“先把旁边的木头弄开,小心取出来才行!”

  在我的指挥下,朱勇和韩伟超用工具非常小心地将凹槽扩大,当扩大到一定时候时,我叫他们停了手,伸手小心翼翼地将那块布扯了出来,放到旧办公桌上,再用镊子和毛刷慢慢展开。

  正如我所想的那样,这块棉质衬衫布由于年久,加上原本撕扯下来之前,沾上了人体身上诸如汗液和血液等酸性物质的侵蚀,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发霉变质,稍有不慎就变成一团烂絮。

  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小心,生怕弄坏这块布。尽管屋内的气温有些低,可我的额头和鼻尖还是忍不住的冒出汗珠。

  李雪珠站在我的身后紧贴着我,吹气如兰,低声说道:“看来你天生就会干这种活,如果我不是认识你,单从你这娴熟的考古专业动作去看,还以为是一位老专家呢!”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我的骨子里,居然天生就有这方面的潜质。我故意反驳道:“你不就是想说我老吗?我虽然看上去比较成熟,可是还没过22岁生日呢!”

  她拿出一块手绢,帮我抹去额头和鼻尖的汗珠。一股女性特有的香味直入我的肺腑,使我有些昏昏然起来!这年头,没有几个女人愿意用手绢了,都是用完就扔的纸巾。

  她轻轻拍了我一下,说道:“我可没说你老,是你自己说的,得了,认真做事吧!”

  我深深呼了几口气,定了定神,继续手头的工作。

  不多一会儿,这块布被我完整的平展开来,布上面的字迹呈黑紫色,有几处地方模糊不清,但是大体的意思却能看明白:有缘人看到这封血书的时候,我们几个已经死了,他们那么做,无非是想逼我们说出打开那个地方的办法,他们阴谋……唯恐天下不乱。当年苗教授封印这条北平龙脉,就是……如果打开封印,神州大地将血流成河……但是苗教授的封印只能维持一个甲子,若一个甲子……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愿上苍保佑神州。

  信的最后是四个人署名,分别是钟三立、赵国民、方承建、齐思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