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成伏魔手印
吴学华2018-06-26 19:362,147

  李雪珠说得没错,这封血书确实涉及到一个天大的秘密,而且牵扯到我的太姥爷。但这封信却不是写给上面领导的,而是留给后来人的。

  韩伟超说道:“会不会是说北新桥的那个地方?”

  有关北新桥海眼的传说,不少人都知道。据说刘伯温和姚广孝俩人建了北京城,发现北京城有几口海眼,通到大海。最大的海眼有三个,一个在京西玉泉山,镇在一个大庙地下,一个在北海,被白塔镇着,唯独东直门这边的一口没镇住,一条老龙时不时的出来闹腾。姚广孝与老龙大战三天三夜,终于将老龙擒住,锁在那口海眼内。他们对老龙说:等桥旧了,修起桥翅了,路灯朝下不朝上了,就放老龙出来。可人们并没有修桥,而是在上面盖了一座岳王庙,还把这个地方叫做北新桥,还把那口海眼修成井的模样,竖了一块碑,称为锁龙井。因此老龙永远的被镇在了井里。在井口上,有一条粗大的寒铁链,一头垂到井内,一头拴在石碑上。

  关于北新桥的锁龙井,相关史料和文献上都有记载。日伪时期,日本人不信邪,强迫老百姓拉起锁龙的铁链,拉得满大街都是,还没到头,可恶的小日本还让继续往上拉,这时井里突然往上反黑水,一股股海腥味从里面冲出来,而且井里还传来了怪声,吓得小日本也不敢再往上拉了,把拉上来的链子又顺了回去。

  第二次是在1958年,北新桥扩宽马路,路口的东北角就是那座岳王庙和锁龙井。由于这口井碍事,工人们就打开井盖,看到里边有一条很粗的铁链,井深不见底,当时的人很迷信,都说不能动,但有好事又胆大的,非要看看铁链下到底有什么,于是开始向上拉铁链,铁链越拉越多,却没有到头的意思,同时听见井中发出隆隆的沉闷响声和水声,工人们害怕了,将铁链又放了回去。最后只将井口去掉,用大石条盖上,在上面修的路。井就在当年十字路口中心处。

  路修成了,海眼的位置已经无迹可寻,大体在东直门内大街西端、交道口东大街东端、东四北大街北端、雍和宫大街南端汇合的十字路口。

  我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是北新桥海眼,他们就不会被人逼着自杀!你们用木鱼脑袋想一想,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已经不是秘密了。杀人灭口的目的,无非就是……”

  我不用再往下说,他们肯定也明白了。

  刘根生问道:“那你说,信上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我说道:“首先我要知道两件事,第一件是他们四个人上吊自杀的准确时间,哪年哪月哪日,第二、我要弄清楚这四个教授简历。另外,这个星期我回家,去拜访我太姥爷的学生程大峰,或许从他那里,能够得到一些线索!”

  朱勇说道:“那我们还在这里干嘛?回寝室吧!”

  再在这里逗留下去确实无益,我小心将那块布折好,又用李雪珠的手绢包住,递给她道:“小心收好,你找到了这封信,你爷爷在天有灵,一定会很高兴的!”

  她羞愤地又朝我踢了一脚,还是被我躲开。

  我们几个人依次出了房间,朝楼梯那边走去,朱勇原本走在最后面,突然像发疯一样窜到前面去了,我们正不知怎么回事时,只听得他失声叫道:“刚才有人拽我的衣服!”

  我们一齐朝后面望去,却见身后的走廊内,居然起了一层黑雾,那黑雾就像浓烟一般,翻滚着朝我们逼了过来!

  李雪珠迅速点燃三支香插在地板上,要我们躲在她的身后,而后双手结了一个大成伏魔手印,指尖对准那团黑雾。我呆呆地望着她,想不到她小小年纪居然会法术,几乎和憨姑有得一拼。但是我认为会法术的刘根生,在进来之后除了烧符之外,却没有一点异常的动静,看来这个家伙隐藏得太深。

  那团黑雾到了香火的边上,速度便明显慢了下来,但还继续往前移动。我看到李雪珠面色很凝重,双手微微颤抖着,似乎非常吃力。

  “我来帮你!”刘根生从背包里拿出几张符咒,点燃后朝黑雾抛了过去,熟料燃烧中的符咒碰到黑雾后,居然变成一个火球,以一种奇怪的速度朝他反弹了回来。

  李雪珠撤掉了大成伏魔手印,拔出她那把桃木剑,一剑刺中火球。就在那火球熄灭的时候,插在地上的三支香断为两截,她闷哼一声,像被人打了一记重拳,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往后便倒。

  幸亏我就站在她的身后,也幸亏我及时伸出手抱住她,当我意识到我的两只手绕过她的腋下,正紧紧地抓着她那丰满的胸部时,吓得几乎将她放开。

  她抓着我,又羞又恼地说道:“你干什么?”

  我急忙道:“我不是故意的!”

  她虚弱地说道:“背上我,快走!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说话间,那团黑雾弥漫了过来,距离我们不到两米,我急忙背起她,朝楼梯那边跑去。朱勇他们三个人的反应不慢,当我跑到楼梯口时,他们都已经下去了。

  我背着李雪珠,刚下了三四级台阶,突然脚下一空,听到一阵木板碎裂的声音,身体向下坠去。

  这楼梯板年久失修,一个人走上来时,还颤颤巍巍的,生怕塌掉,当我们两人的重量同时加在一块木板上的时候,木板再也承受不了,顿时塌出一个大洞来。

  我的耳边呼呼风响,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三魂七魄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两秒钟,“噗通”一声巨响,我们两人落在一堆东西上面,我迅速怕起身,搂住李雪珠,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李雪珠又哼了两声,低声道:“手脚还能动,只是喘不过气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烂腐败的灰尘味,我都呛得喘不过气来,何况是她。这时,外面传来刘根生急切的叫声:“罗罗,你们怎么啦?快说话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高玄学机密第一部——阴阳紫禁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