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2
小十2019-03-23 09:134,881

  直升机内。

  卓皓空一面紧握操控杆,一面无奈至极地瞟向身侧的林碧。他可没打算带上林碧,可是这丫头的速度居然这么快,三下两下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绑好了安全带,一副“打死也不会下去”的架势。

  他是见识过她的执着的,当时的情况,也没有时间和她争论,只能将她也一并带上了。

  “你知不知道,我这次行动很危险。”卓皓空烦躁道。

  他得找个地方将她丢下去。

  林碧很快拿出一支笔和一张纸,在纸上飞快地写上了两个娟秀却又大得近乎跋扈的字,“知道”。

  她还记得卓皓空“别和我说话”的警告呢。

  卓皓空无语至极,正好风力变大,直升机在此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卓皓空也来不及搭理她,及时调整角度,稳住机身。他们离开大本营已经很远了,四周雪雾氤氲,云遮风绕,大自然展现出它肆虐的本性,而他们已经闯进了这头巨兽的领域,没了退路。

  “死了可别怪我。”他放弃了把她扔下去的打算,猛地拉起方向杆,继续向山顶白珊所困的大本营驶去。

  因为缺氧,攀升是艰难的。风向也极其多变,原本在地面上的雪被卷得老高,视线非常受限。卓皓空只能依照仪器导航往设定的地点摸索着飞去。风声呼啸,整个天地仿佛都消失了界限,生命也变得稀少甚至唯一,除了风声,他们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听得久了,便仿佛这呼吸是这世上唯一的声响,全宇宙都消失了,前因后果,前尘往事,统统消失了,除了眼前层峦叠嶂的白色雪原,以及身侧隐约的彼此的气息。

  卓皓空紧紧地推动控制杆,直升机不断往高峰攀升,从海拔三千多米,到四千多,到五千多,越往上行,能见度就越低,显示屏上的数据在不断变幻了几番数字后,开始不常规地闪烁了起来,到了六千米的位置,所有的仪表显示器忽然黑屏。

  林碧连忙抓起笔纸,疾笔在上面刷刷刷地写着什么,卓皓空用余光瞥到了这一幕,当即道:“禁令解除,你可以开口说话了。”

  这个林碧,也未免太顶真,他随口的一句话,她却一丝不苟地贯彻了下来。即便在这种涉及生死的紧要关头,他都不知道是该褒奖她呢,还是该吐槽她。

  四周太安静了,安静得没有一点人气,螺旋桨的轰鸣和外面的呼呼声会消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现在,哪怕是林碧的声音,他也愿意听到。

  林碧松了口气,用笔纸交流终究没有口头表达更方便。

  “仪表失灵,我可以修。”林碧提醒道:“不过维修期间,你只能采用目视飞行,而目视飞行需要征求塔台的许可。”

  卓皓空拿起无线电的对讲机,里面传出滋滋滋的杂音,无电线早已经罢工。

  林碧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个小螺丝刀,已经动作麻利地拆卸仪表器,开始抢修。在这种天气这种环境,能见度不过五十米,四处都是悬崖峭壁,靠目视飞行,简直与自杀无异。

  卓皓空很清楚他们此时的状况,尽量让直升机悬停在原处。林碧的动作很快,她对所有飞行装置的原理与维修都娴熟得仿佛吃饭喝水那般自然。林碧很快就找到了那截因为低温而脆断的电线,她俯下身,用嘴巴咬开电线外面的橡胶,再将里面断裂的铜丝拧起来。

  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林碧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正匍匐在一个男人的膝盖上。

  而她此刻趴在卓皓空身上的姿态,像极了猫。柔软细碎的发烧时不时从他的胳膊上扫过,痒痒的,不自知的。卓皓空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林碧操作,终于有点相信,她真的是一个机械工程师。当她摆弄那些器械时,她身上那种小女孩的气息突然就消失了,反而变得异常沉稳,沉稳得可靠。

  林碧终于直起腰,轻轻地吐了口气,“修好了。”

  仪表盘上的数据恢复正常。

  卓皓空的身体也在此时陡然坐直,神色激动地盯着前方,“找到了!”

  林碧转过头,透过前视窗望过去,只见白茫茫的天地间,一行穿着橘色防寒服的人正在蜿蜒崎岖的山脊上艰难的往下挪,那一抹橘在白色的天地间极其醒目,但也只来得及瞥一眼。

  直升机突然猛地一颤,像被什么东西撞上了一样。机身也向一边倾斜。卓皓空急忙应变,林碧刚才修仪表仪的时候,已经将安全带解开,这一撞,差点将她甩了出去。她连忙抓住面前可以抓住的东西,而离她最近的,就是卓皓空的腰了。卓皓空被林碧抱得紧紧的,她的脸也埋在他的胸口,卓皓空能感觉到她的惊吓,他心中一紧,在直升机稳住后,卓皓空腾出一只手快速地拉过林碧的安全带,迅速为她绑好。机身再次剧烈摇晃了起来,这次,并不是某团偶尔被风卷起的雪了,而是无数雪团,从山顶方向滚滚而下。

  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无数雪雾从山顶铺天盖地而来,转眼将这行橘色遮掩得无影无踪。又一场雪崩迫在眉睫。

  卓皓空及时拔高直升机,他们已经能看到前方滚滚欲坠的雪峰。之前的雪团只是前兆,真正灾难还在后面,一旦雪峰彻底崩塌,这行橘色会在眨眼间被卷入白色洪流里,尸骨无存。

  仪表盘上显示出他们最后的海拔高度,六千三百米,离大本营已经很近了,很显然,白珊他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留在大本营等待救援,而是尝试着冒险顶着暴风雪下山。

  “坐好。”卓皓空低声提醒。

  林碧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直升机已经笔直地栽进冰雪最肆虐的地方,也是那行橘色最终消失的地方。

  林碧猝不及防,被安全带拽回到座位上,借着几乎等于零的能见度,直升机快速接近眼前的山脊,巨大的风力扫起地面的雪雾,那行橘色的人群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一行五个人,其中一人躺在一个简易的担架上,由另外四个人一起抬着,他们穿得严严实实,戴着帽子和防风镜,正顶着风雪,努力往前,走在最前面的橘色身影略微显得矮小一些,可是步伐坚定,脊背笔直,后面的三个人几乎都是跟着她的脚步往前挪动,她俨然是这个团队的领队。

  白珊。

  林碧首先想到这个名字,当这个名字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时,白珊也刚刚抬起头,望向直升机轰鸣的方向。凛冽的风掀开了她厚厚的风帽,黑色的发丝在空中胡乱飞舞,那是一张虽然冻得通红但仍然不失热烈的脸,她似乎看见了卓皓空,目光透过防风镜,越过风雪,与空中的卓皓空相遇,她很快笑了起来,那是松了一口气后,既不慌乱又无意诉苦的笑。她笑的时候,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明媚至极,竟是让这个雪白的世界黯然失色。

  后来,林碧在词典里看到一个词语,形容一个人的词语,她觉得与白珊无比贴切,那就是“大气”。她的笑容是那么大气。值得卓皓空念念不忘,牵肠挂肚。

  “协助我降落。”卓皓空自然也看到了白珊,事实上,在他看见她的那一瞬,他整个人变得很静很静,螺旋桨的轰鸣声不见了,风雪不见了,纷纷扰扰都不见了,他只看到她。

  坐在旁边的林碧点点头,将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原本仪表盘的地方,然后闭上眼睛。她并不是随时随地都能与机器通话的,所有的对话都需要媒介。而她的媒介,就是感受机身自带的颤动,那细微的,精妙的,复杂的,难以言表的颤动,都是机器的语言,娓娓道来,等着人去读懂它。

  “我们现在离地面只有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保持四十五度角……螺旋桨转数……”

  林碧宛如机器一样精准地读着自己的数据与判断,她的世界同样变得很静,静的只有这一架在低温缺氧的情况下勉强悬停的直升机。直升机最终降落到白珊他们面前,因山坡太过陡峭,机头以四十五度角挨着地面,几乎要斜插进地面厚厚的积雪里,旋翼离山坡也不过半米的距离,可它到底是降了下来。卓皓空稳稳地扶着操纵杆,不敢有丝毫分心,林碧已经麻利地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打开舱门,协助地面的人登上直升机。

  ——刚才还吓得够呛的林碧,此时却敏捷而迅速,卓皓空真的有点看不懂这个小丫头了,有时候显得那么柔弱,有时候又烦得让人哭笑不得,有时候又像个小超人般勇敢无畏,一点都不像同龄的女孩。殊不知,林碧心里此时有个小闹钟正在倒数:60秒、59秒、58秒……雪崩就要来了,他们离开的几率在一点点变小,她得抓紧时间,才能保证这次行动能够成功。

  寒气随着开舱门的一瞬间涌进直升机的机舱内,白珊率先进来,指挥后面的人将担架上的伤员抬进来,林碧则在旁边给担架腾出空间,待伤员抬进来后,林碧扫了一眼,她很快明白为什么这行人会冒险离开相对安全的大本营,而选择下山求助了,这个人双眼紧闭,脸色已经发青,呼吸都已经弱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显然已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再不及时救治,只怕便再也醒不来。白珊只能放手一搏。

  在白珊的指挥下,一行人很快都被安顿好,机舱略显拥挤,可是在这种天气下,这里大概是最安全温暖暖的地方。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面露喜色。

  “气候这么恶劣,还以为不会有救援呢。”其中一个登山员由衷道:“谢谢,谢谢你们!”

  就算是瞎子,大概也能看出来,这次救援行动有多么冒险。

  “都上来了吗?”卓皓空抬头看着山顶轰隆隆往下翻涌的白色雪浪,尽可能平静地问。

  “人都齐了,走吧。”回答的人是白珊,她已经取下了罩在脸上的防风镜,林碧终于看清她的全貌。清晰的轮廓,高挺的鼻梁,极明亮的眼睛。这样的眼睛里,仿佛可以盛星星。

  白珊是一个如盛夏晴朗夜空般的女人。

  卓皓空一直没有回头,可是在白珊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时,林碧能感觉到一丝奇妙的波动,在卓皓空的眉梢眼角荡漾开。

  他很高兴呢,已经坐回副驾驶位的林碧望着卓皓空想。

  从海口飞北京的航班上第一次看到卓皓空,他给她的感觉,一直是沉沉的,闷闷的,仿佛把自己藏在什么容器里,唯独此时,银瓶乍裂,他仿佛突然鲜活了起来,生机盎然。

  “抓好固定物,我们起飞了。”卓皓空清朗地宣布道。

  众人依言抓好旁边的固定物,机身重重地震动了一下,开始往上攀升,也在此时,山顶那团不断堆积的雪球终于向他们砸了过来,裹挟着经过的一切,排山倒海一般俯冲而至。

  雪峰塌了。

  卓皓空来不及再拉升直升机,而是向山下冲去。他们身后,就是滚滚而来的雪崩。巨大的雪球追着直升机的尾翼,无数雪沫被卷进了螺旋桨,疯狂涌来的雪团就像张开大嘴的巨兽,试图将这架小小的,摇摇摆摆的直升机吞噬。卓皓空不敢分心,一面凭借自己微弱的目视避开障碍物,一面开足了所有马力,在林碧的引导下离开雪崩区,可这里的海拔太高,燃料本身燃烧就不充分,离开的速度与雪崩的速度几乎持平,高度更是上不去,他们迟早会被追上。

  白珊算是有经验的,她开始指挥同行的组员将直升机里多余的设备全部扔下去,尽可能地减轻直升机的重量。大家卖力地往下面扔东西,直升机几次拉升,又几次跌下来,始终被身后滚滚的雪浪咬住。

  林碧从上来后就没有说话,手便紧紧地贴在仪表盘上,她几乎与这架直升机融到了一起。

  低温,缺氧,超重。这架年代久远的B3直升机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是卓皓空的操作实在太高超,他们早在刚刚起风的时候,可能就被雪崩卷了进去。

  风力越来越大,后面激起的雾气彻底地遮挡住了视线。

  原本闭着眼睛读数据的林碧突然睁开眼,“还是太重了,至少还要减轻无五十公斤。”

  机舱内的人太多了,即便他们已经清理掉了所有不重要的东西,可还是太重了。

  她能体会B3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它气喘吁吁,快要负重不起,再这样强撑下去,所有人都不可能安全离开。

  白珊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极冷静地往下看了一眼,然后道:“我下去。下面有一个临时气象站,我去过,那里曾经是个研究所,它的建筑可以抵御雪崩。我可以在那里等着……”

  “不行——”卓皓空转过身,正要拒绝白珊这鲁莽、冒险,他绝对不会允许的决定。副驾驶那一侧的舱门却在此时被拉开了,林碧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把他们送到后,来接我。”

  卓皓空仓促回头,只来得及见到林碧从舱门跃出去的身影。直升机的高度一直上不去,他们离地面不过四五米,再加上地面上厚厚的积雪,从这里跳下去并不会受伤,林碧在雪地上滚了几下后,就扎手扎脚地爬了起来。白珊口中的研究站离她落下的地方并不远,林碧头也不回地向不远处的那个灰色的水泥建筑冲了过去,她的时间不多,雪崩很快就会波及这里。她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冲进那座半废弃的建筑里,然后反手甩上门,抱着双膝,贴着墙角,听着外面轰轰隆隆,仿佛巨兽踏过头顶的声音。

  在这声音里,还能隐约辨出螺旋桨慢慢远去的呼啸。

  林碧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她知道,直升机终于安全离开了。

继续阅读:Chapter 4.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