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1
小十2019-03-23 22:195,432

  林碧的这一觉睡得无比之长,这几天她严重缺眠,总是绷得紧紧的,这会一放松,自然睡得昏天暗地。等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病床上,胳膊上挂着生理盐水,一名护士刚刚端着托盘走出门去。她眨眨眼,下意识地转过头,这才发现床侧还坐着一个人,林碧瞅了一会,认出了她是白珊。

  医疗室里暖气很足,白珊已经脱下了防寒服,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她身形高挑,但是异常瘦削,很难想象这么瘦的一个人,居然会是登山届的传奇人物。清晰的五官颇有点欧化,眼睛微带褐色,非常迷人的颜色。

  她正盯着一个陈旧到褪色的奖章发呆,直到听到林碧这边的声响。

  “你睡醒了?”白珊扭头见林碧醒来,似松了口气后,笑了起来,“你睡得那么沉,阿皓都担心了。”

  阿皓?

  林碧正在琢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阿皓又是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小小的医疗室里顿时涌入了一堆人。来人都认识,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林碧颇有点意外地看着对方,“学长?”

  她只称呼一个人为学长,那个人便是许墨。

  许墨居然来了。

  伍媚和吴松跟在许墨身后,三人显然刚刚赶到没多久,行色匆匆的,外套还没有来得及脱掉,上面有一层泥屑与浮雪。

  许墨是最先冲到林碧身边的,等他冲到,门口又闪进一个人,不过并未凑过来,只是抱着双臂,远远地看着被众人簇拥的林碧。白珊却似感应到什么,抬起头,远远地看着守在门口的卓皓空,卓皓空也正在看她,他的目光沉静得近乎凝重,白珊的眸光微微闪动,很快移开了视线。她站起身,看着已经冲到林碧床边的男子说:“她没事。就是累了。”

  白珊已经开始揣测来人的身份了。那个人冲过来时,神情分明是极其担忧的,担忧到惊慌失措,可是等他真的站在林碧面前时,却变成了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清冷英俊,长得倒是不赖。即便是站在卓皓空旁边,也不一定会被比下去。

  白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拿对方与卓皓空比,她再次抬起头,看着还倚在门边的卓皓空,卓皓空的视线却始终在她身上,根本没有离开,仍然是那种静静的,沉沉的,似有千言万语,却最终一言不发的复杂目光。白珊的心猛地颤了颤,低下头微微一叹。

  许墨的目光从林碧脸上逡巡了一遍,大概也确认她确实无恙,神色蓦然冷了下来。

  “为什么要冒这种不必要的风险?现在ZG001项目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如果你出事,会导致整个项目再次停顿,你既然决定加入这个项目,就要承担自己的责任,不能任性妄为。这个道理也需要我来教你吗?”许墨一开口就是指责,如果白珊不是刚好看到了他方才的忧心,现在只怕要讨厌这个英俊清冷的男人了。

  林碧怯怯地看着他,她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也许真是自己错了。

  白珊在一边听不过耳,正要上前为林碧说两句话,没想到吴松抢先一步走了过来,“喂,你这人还真不讲理,小丫头这次可是当了一次英雄。就昨天那情况,多少经验丰富的救援队员都不敢上,就她跟卓少上去了,还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待了几个小时,这种员工你们应该褒奖,怎么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骂,什么逻辑!”

  “我们的项目不需要这种逞个人英雄的人!”许墨冷冷地睨着吴松。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伍媚在电话里说林碧参加尼泊尔珠峰救援队后,许墨第一时间从海拉尔赶了过来,当时在拉萨贡嘎机场接机的人,就是吴松了。他自称是林碧的朋友。在他离开的五年里,林碧竟然懂得交朋友了,许墨深感意外。

  “她这叫逞英雄吗?她这叫舍己为人,这年头还有几个人愿意为别人而赌上自己的性命……”吴松还想为林碧辩解两句,站在门口的卓皓空终于开口了。

  “吴松。”他淡淡地叫了一声。

  声音不高,却让吴松立刻噤言。卓皓空身上时不时泄露出来的杀伐之气,让人实在不容易忽视他。

  “我们都出去。”卓皓空的“我们”,显然是连白珊都包括其中的。林碧听见卓皓空说要走,忽然想起自己的使命,忙忙地坐起身,就要说什么,卓皓空似乎已经猜到了林碧即将说的话,他转眸望向她。虽然林碧身体素质不错,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里待了几个小时还没有留下什么实质性的损伤,可是脸颊却是实实在在冻伤了,两块硬硬的红色珈壳,只怕要疼上好几天。他的目光略微一软,声音也不由得柔了一些,“我跟你回海拉尔。”

  跟她回去,当她的试飞员。这是林碧当初跳下直升机,回头对他说“我等你”的时候,卓皓空就做下的决定。

  她既以命相托,他也不能不去了。

  林碧听到卓皓空终于答应了她的请求,几乎立刻笑了起来。这还是卓皓空第一次看见林碧笑,她的笑容几乎和婴孩一样,眉梢眼角,是清晨陡绽的百合花,清净无邪。

  卓皓空恍惚了一瞬。

  吴松和白珊向外走来,卓皓空很快回神,他迎上已走到身侧的白珊,轻声道:“我有话对你说。”

  白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两人一前一后退出了医疗室。

  吴松瞧了瞧白珊与卓皓空的背影,又瞧了瞧屋内许墨与林碧之间颇为紧张、又有点奇怪的气氛,突然扭头转向伍媚,“喂喂,我看就我们两个闲人,不如我们也出去聊聊?”

  伍媚不客气地白了吴松一眼。不过,她还是依言走了出去。

  许墨与林碧之间的关系,伍媚当年是有所耳闻的。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岂不和一千瓦的大灯泡一样?

  她可不想变成和吴松一样的讨厌鬼。

  医疗室里很快只剩下许墨与林碧两个人,林碧虽然得到了卓皓空的承诺,心中正欢喜,可是一瞧见许墨的神色,顿时如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脖子微微瑟缩着,低着头,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许墨还是站在一边瞧着她,先是冷冷的,看久了,目光又不由自主地缓和了起来,没有其他人在场,方才被白珊窥出的担忧和怜惜,再次毫无掩饰地倾泻出来。

  “你这样不懂得保护自己,我怎么放心……”许墨的声音突然哑了一下。

  林碧抬起头,困惑地看着他。

  “我是项目组的组长,项目期间,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得到我的许可。以后不能这样擅作主张,知道了吗?”他大概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很快调整了语气,硬邦邦地说。

  林碧点头,“知道了。”

  认错的态度,要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许墨欲言又止,深色的眼眸深处,似有暗流退了又涌,涌了又退,最终,还是化为一片深不可测的平静。

  “好好休息吧,我们明天启程回海拉尔。”他淡淡地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林碧怔怔地看着许墨的背影,他与她之间的陌生感,让她感伤。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再是记忆中的学长,林碧想。她必须要戒掉他了。

  ~~~~~~~~~~

  伍媚跟着吴松溜达着走了老远,虽然救援工作已经告一段落,这座珠峰下的救援大本营还是聚集了许多人,越来越多的国际救援人员赶到这里,等着余震彻底过去后,参与当地的搜救重建工作。

  吴松穿过人群,一口气走出了大本营,掏出一根烟,正要点上,伍媚已经跟了上来,从他嘴边将烟拿走。

  “这里不许抽烟。”她白了吴松一眼。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真是无时无刻不讨厌啊。

  “我这不都走出来了吗?”吴松大声抗议,正好一阵风吹来,有雪粒钻进他的衣领,他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从里面出来时忘记穿外套了,再回头看伍媚,也没穿。吴松只得认了命,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回去吧。”

  伍媚却并不着急回去,她追着吴松出来,自然是有话要说。

  “等一等,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问吧。”吴松很大气。

  “卓皓空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伍媚蹙眉问。

  她的资料只显示了他超强的技术,这次卓皓空答应做ZG001的试飞员,这自然是好事,可是身为项目的负责人,伍媚必须完全掌握每个组员的信息与情况,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故。可是她对卓皓空所有的调查,都只限于他的身份和能力,对他的性格,伍媚实在拿不准。

  一个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在余震不断,强风暴雪的情况下,驾驶着直升机两次上珠峰救援的人,会不会太有赌徒顾前不顾后的特性?

  许墨刚才说的那句话,其实是对的,这个项目不需要个人主义,这是一个团体,所有人都必须为项目而服务,将自己的利益与需求摆在后面。个人主义是电影里演的东西,放在现实里,尤其是这样一个需要队员之间高度合作的精密项目,个人英雄主义是会让整个项目功亏一篑的东西,伍媚不得不留个心。

  吴松苦笑了一下,“哎,我最近的运气实在称不上太好,每个追过来的美女,居然都是为了卓少。好伤心。”他捂着胸口,做出夸张的表情,仿佛自己真的被伍媚伤了似的,伍媚又是一记白眼扫过去,吴松立刻清了清嗓子,言归正传。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怕伍媚。从在拉萨急诊室第一次见到挂吊水的伍媚开始,他就有点怂她。

  虽然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伍媚的模样明明称得上秀气温柔,一副大家闺秀的正经模样。

  也许就是她太正经了,显得不正经的他心有戚戚。

  “卓少是个什么样的人,哎,怎么说呢,虽然我和他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参军,前后脚退伍,不过,我真算不上了解他。他吧……从小就目标明确,很有主见,而且态度很强韧,不达目的不罢休。读书那会他的一个朋友腿摔断了,他顶替他参加铁人三项,之前根本没有训练过,可是为了帮朋友拿回奖杯,没日没夜地训练,最后硬是拿了第一名,比完赛之后就进医院躺了半月。就是这么一个狠人。可是私下里又非常散漫,既不喜欢泡妹子,也没兴趣追名逐利,没有工作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做地撸猫撸一天,还不抽烟不喝酒,天天喝酸奶!”

  “可以信赖吗?”伍媚又问。

  听吴松的描述,似乎是一个靠谱的人。

  “当然!”吴松有点不爽了。卓皓空答应林碧的要求,去当这个试飞员,那是卓少仗义,这女人还在问东问西,难道是质疑他兄弟?

  “可是,这次的营救行为,真是很鲁莽……”伍媚蹙眉。

  鲁莽,是驾驶员最不应该有的品质,尤其是试飞员。一个新飞机项目的试飞员,是踩着刀尖的舞者,他们任何一个失误的操作,都会导致机毁人亡的后果。所以,试飞员必须冷静,谨慎,周全,某些时候,最好冷酷得像一个操作精密的机器人。卓皓空的行为,不得不让伍媚担忧:他太不可控了。

  而与他搭档的林碧,比他更不可控。

  她真的放心把ZG001的项目交给他们吗?

  “虽然换做其他人,卓少也会为对方冒险,但是这一次,他确实有点冲动,这个我承认,不过这次的行为是有理由的。”吴松叹了口气道:“因为这次被困在珠峰里的人员名单里,有白珊。”

  “白珊?”伍媚一愣。

  “我刚才不是说过吗,他读书时曾经帮朋友参加比赛,得过铁人三项的奖杯。”

  “嗯。”

  “那个朋友之所以必须要拿到奖杯,是因为他追求很久的一个女孩说,如果他能拿到奖杯,对方就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所以卓少才会那么拼,那可是他兄弟的幸福。”

  “那个女孩,就是白珊?”伍媚仿佛懂了,又觉得有点奇怪,“白珊是他朋友的女友?”

  “嗯。”

  “救朋友的女友,本来也没有什么错。不过,现在那个朋友在哪里?”伍媚来的时候,可没见到白珊旁边有一个嘘寒问暖的男友啊。那个正牌男友,就算之前因为距离远没有办法赶来,现在也应该到了才对。

  “死了。”吴松淡淡道:“在一次执行缉毒任务的时候,他朋友牺牲了,死之前托付卓少,让他好好照顾白珊。就这样。”

  吴松似乎不想多说这件事。这段话说得言简意赅。

  伍媚愣了愣,还想追问时,只见前方珠峰的山脚处,两个人正慢慢地走了出来。男人长身玉立,肩背笔直,纵然只是缓缓行走的模样,也有点踏步千钧的气场。女人同样高挑窈窕,落落大方,与他并肩而行时,只觉得天地间再也找不到其他女人比她更适合他了。

  正是比他们早出来的卓皓空与白珊。

  伍媚只看了一眼,脑子里就闪出了“一对璧人”这个词语。她从来没有见过一对男女如此贴切这个词,她突然懂了什么,心里顿时觉得遗憾。

  ~~~~~~~~

  卓皓空与白珊在雪地里缓缓踱步,两人都走得很慢,慢而仔细,那种感觉,似乎他们都希望这条路能够一直不停地延伸下去。可是路总是会有尽头,所以他们的每一步,都极其珍惜。

  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白珊先停下了脚步。

  卓皓空几乎就在同时停了下来,他微微侧身,转眸看她。

  “我们又有一年多没见面了吧。”白珊微笑道:“阿皓,你一点都没变。”

  从昨天到今天,虽然他驾驶直升机在珠峰救了她,可是两人一直没有机会单独说话。昨天卓皓空放下白珊和她的队员后,就开始联系美方救援队,再次进珠峰去接林碧,白珊也要安顿自己的队员,并将伤员转移到加德满都的医院,直到今早才回。

  回来后,白珊第一时间去医疗室探望林碧,直到卓皓空与吴松他们一起赶到时,她才又看到他。

  卓皓空凝视着她,还是一贯深沉却克制的目光,他等了许久,才回应了她的寒暄。

  “你变瘦了。”卓皓空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抬起手,似乎想去摸摸她的脸。

  白珊真的瘦了不少,变瘦后的白珊更加干练清冷。卓皓空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白珊,是和雷一起去体育学院送奖杯。雷一路上都在对他说白珊是多么多么特别的女孩,卓皓空带着满心的不以为然,不过,看在他拼死拼活为兄弟拿下奖杯的份上,他仍然很好奇,这个女孩是不是值得雷如此牵肠挂肚,值得他这样拼命拿第一。

  当白珊从校园里向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卓皓空便知道:她值得。

  她是那么健康有活力,生机勃勃,像个女战士。

  可是这个女孩,从一开始,就是别人的女友。他自知,而且接受。

  白珊微微抬头,看着他的手慢慢地靠近自己,她的目光微微闪动,下意识地想闪躲,却又莫名充满了期待。她凝视着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他的手指,最终触碰到自己的脸颊。

继续阅读:Chapter 5.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