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3
小十2019-03-09 22:406,080

  林碧的手被许墨握紧,她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跑了起来,两人很快出了宿舍大楼,寒风灌进毛衣,不远处的礼堂还亮着灯,机场地面刚刚除过冰,泛着森冷的铁色。许墨的手也很冷,冷得像握着一块冰。林碧记得他们在清大的那段时间,他也会常常拉着她奔跑,那个时候,这只手分明是暖的,不曾像现在这样冷过。

  许墨一口气将林碧拉到了机库,毡布盖着的ZG001样机静静地矗立在一旁,高高的机身投下巨大的阴影,将两人隐在了黑色的阴影下,他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轻喘着气,面向她。

  阴影太浓,林碧看不清许墨的表情,只能听到他因为急促奔跑而引起的喘息声。

  林碧同样在使劲地呼吸,以缓解刚才那段近乎拼尽全力的奔跑。她不明所以地看着许墨的脸。

  “……怎么了……什么事……”她喘息着问。他为什么突然就拉着她跑到这里。

  “是要再检查一下样机吗?”林碧又问。

  今天下午抵达海拉尔的时候,他们已经将样机重新检查了一遍。不过,如果许墨要求将飞机再检查一遍,林碧也没有意见。

  检查的次数越多,出现意外的几率就会相对少一些。她乐见其成。

  许墨没有做声,仍然只是望着她。

  即便在阴影里,即便黑色的影已经笼罩了他的脸,她依然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他的注视让她觉得不自在。

  “你到底……怎么了?”林碧低低地问。

  她很敏锐地感觉到他的情绪,起伏不定,像黄昏翻涌着海潮。

  许墨蓦然往前一步,张开双臂,不由分说地,紧紧地拥住她。

  林碧像触电一样僵在原地,脑子里空空的。

  “对不起。”他的声音轻拂在她的耳侧,“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请求你的原谅,但如果有机会……”他退开一些,手依旧紧紧地握着她的胳膊,就这样看着她,一直看到她的眼底深处,“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林碧的嘴唇嗫嚅了一下。她不太明白许墨的意思。

  “……去哪?”好半天,她才下意识地反问他。

  “去哪都可以。”他仍然盯着她。

  林碧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说:“可是ZG001项目还没有结束,就算这次高寒试飞能够成功,我们还有结冰试飞、高温试飞、最大侧风、最小离地速度……现在哪儿都去不了。”

  许墨低下头,唇角漾出一抹笑来,温柔的,自嘲的。在他低头微笑的一瞬间,恍惚让林碧看见了曾经的学长。

  “是啊,我们哪儿都去不了。”他轻声笑道,戏谑而无奈。似乎,这句话根本就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林碧觉得自己似乎说错话了,她能感觉到他的失望。

  两人静默的时候,时间过得很慢,夜风凛冽,机库里只有几盏夜灯,在夜色里发出盈盈的光。

  “Vivian……”过了一会,林碧突然叫出Vivian的名字。她正好面向外面的广场,第一时间看见了前方走过来的人影。

  许墨回头,堪堪看见大步向他们走过来的Vivian,Vivian是真的气坏了,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她的身体在发抖。气到发抖。脚步急且乱,此刻的模样就像一只兽,母兽,因为自己的领土被侵占,她的愤怒蓄势待发。

  在她疾步冲过来的时候,许墨已经及时转身拦住她。

  “你干什么?”

  Vivian疯狂地挣扎着,双手使劲地捶打着许墨的胸口,“你不爱我,你根本就不爱我!我不应该让你回来!你是个混蛋!还有你!”她突然转向了林碧,“你在这里装什么小白兔,五年前你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现在你又来勾引他,你就是个婊——”

  Vivian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许墨突然抬起手,“啪”地一声抽了她一巴掌。

  Vivian被打蒙了,同样懵掉的,还有林碧。

  五年前,她到底干了什么,以至于让Vivian那么怨恨?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Vivian!”许墨的脸彻底地沉了下来,他的表情阴沉得让人害怕,甚至隐约带着暴虐的杀意。Vivian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回头撞进许墨的眼神,竟然瑟缩着将已经冲到嘴边的话语又咽了下去。

  Vivian最终被许墨带走了,林碧被留在原地。

  她呆呆地站了一会,而后抬起头,无助地看着矗立在自己面前的样机。

  “我做错什么了吗?”她喃喃地问它。

  从小时候开始,林碧就喜欢和机器讲话,机器没有人类这么复杂,人类有太多突如其来的爱恨情仇,她搞不懂,可是机器不一样,它们总是有规律可循,生产,运转,更换零件,老化、报废,每一个步骤就清清楚楚,一点都不会让人费解。

  Vivian的话却让她费解,许墨的话同样让她费解,生旦净末丑,她不知道自己在这场闹剧里到底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你没做错什么,只是你的前男友还对你余情未了,他的现女友吃醋了。”意外的,她居然真的听到了一个回答。

  当然,这个回答可不是ZG001样机答给她的。

  从飞机的另一侧晃悠悠地转出了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一瓶瓶装酸奶,嘴上叼着吸管,衬衣外很随意地套着一件冲锋衣,大概是因为在军伍多年的原因,就这样随便晃荡出来的姿态,也觉得颀长矫健。

  “卓少?”林碧有点意外。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卓皓空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不管怎么说,听墙角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何况听到的还是如此狗血的两幕戏,“伍媚说厨房的冰柜里有酸奶,我从厨房回来的时候,顺道来看看飞机,没想到你和你前男友也会来这里。”

  卓皓空真的是无意间经过,当他听见另一侧传来动静的时候,想离开已经来不及了。

  “学长不是我的前男友。”林碧咬了咬唇,弱弱地表示抗议。

  清大的那几年,虽然与许墨走得很近很近,可是两人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她尊敬他,喜欢他,追随他,崇拜他,但从来没有亲亲抱抱过啊。

  之前表姐特意问过她,有没有交过男友,林碧问表姐,怎么样才叫做男女朋友,表姐说:就是亲亲抱抱。只要一看见对方,就想亲亲他,抱抱他。

  林碧当时脸都红了,却也因此断定:自己和许墨并没有交往。

  许墨最多只是揉揉她的头发,或者揽揽她的肩膀,亦或者牵牵她的手。这样,并不算男朋友,对不对?

  所以,Vivian是为什么要生气呢?

  面对林碧的否认,卓皓空不置可否。不过,想到在前往尼泊尔的直升机上,林碧曾说过的那些话,他还是好意地提醒她,“下次你的学长问你要不要跟他一起走,你一定要回答说,要。”

  这傻姑娘,卓皓空可不希望看到她错失自己的幸福。她分明是喜欢许墨的。

  “不行,哪儿都不能去,这三天必须要完成高寒试飞,不然又要等一年。”林碧再次弱弱地抗议。

  卓皓空彻底无语了。

  算了,这种傻瓜,她不失恋谁失恋?

  “它真的很漂亮。”这一边,卓皓空已经抬起手,将盖在ZG001样机上的毡布给扯了下来。朦胧的夜灯下,整个样机呈现出一种流畅如水的曲线,娴静,优美,但是充满力量。

  林碧也抬头望着飞机,当飞机全貌映入她的眼眸时,她的眼睛几乎立刻出现了光亮的华彩。

  卓皓空站在林碧旁边,正好看见了她晶亮亮的眼神。这样热烈,简直比见到许墨还热烈。

  好吧,也许飞机才是这位年轻的试飞工程师最后的爱。

  “上次失速的原因还是没有找出来,明天的试飞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再次经历失速。但是你别怕,我会陪着你。”林碧一面说,一面走向飞机,将手贴向飞机侧面的合金表面。

  卓皓空哑然:她这是在宽慰他?

  “是你别害怕,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一定会把飞机,还有你,一起安全带回来。”卓皓空心道:奇了怪了,为什么她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拿走他的主动权?

  林碧的手已经贴到了飞机的外壳上,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

  刚才被Vivian大骂的时候,林碧的表情都没有这么难看过。

  卓皓空很敏锐地感觉到什么。

  “怎么了?”卓皓空问。

  “飞机里面……有东西。一个不属于它的东西。”林碧闭上眼睛,轻声道。

  ~~~~~~~~~~~~

  警报声将还在礼堂的人全部召到了机库。

  李锐和周俊正在组织人对飞机进行全面检查,大家如临大敌。

  伍媚再次向林碧确认,“里面真的有东西?”

  林碧点头。

  她无法感知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可是,当她的手碰到飞机时,她能感觉到机体内的不和谐,就像一首交响乐里刺耳的破音,可是破音到底在哪,她却感应不到,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

  伍媚一点都不怀疑林碧的直觉。当初她已故的丈夫钱教授曾经一再对伍媚强调,一定要信任林碧,一定要重视她的所有直觉,伍媚对此牢记于心。

  “快点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伍媚转向李锐他们所属的机务组,焦声催促。

  “不会是混进了什么竞争公司的破坏分子吧?”旁边有人在窃窃私语。

  这次的ZG001项目重启,虽然之前做足了保密工作,可是竞争公司那边不可能没收到消息,一旦项目成功,只怕会改写空客、波音两家独霸的格局,不得不防着他们派人过来破坏。

  “不可能,这里的所有人都做过详尽的背景调查。”伍媚耳尖,听到了旁边的闲话,当即制止道:“在这个项目里,我不允许团队里的任何人怀疑自己的同伴!”

  “我刚才透过玻璃,看见那个Vivian往这边走来着……”又一人说:“她可是美国人。”

  伍媚当即抬头,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对方立刻噤若寒蝉。

  “不是Vivian。”林碧也听到了这番话,她觉得自己有义务为Vivian澄清,“她是来找我和学长的,没有搞破坏。”

  众人面面相觑,伍媚抚了抚额,满脸无奈。

  林碧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也不知道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演变出多少狗血的三角故事啊。

  另一边,李锐他们还在一项一项地排查故障。

  油电气。都没有问题。

  没问题?

  再查!

  一群人就这样因为林碧的一个直觉,忙得人仰马翻,李锐的副手周俊免不了犯嘀咕:“不会是弄错了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锐一记白眼堵了回去。

  可是,所有的检测数据都是正常的,事实大于雄辩,这样的怀疑不仅仅只有周俊才有,其他机务组的组员也都在犯嘀咕。

  本来嘛,林碧年纪轻轻,之前也没有什么名气,突然就空降在这个项目里,而且还是二号人物,不知底细的工作人员,多少是有点不服气的。现在,就因为她的一句话,让大家好好的茶话会被打断,所有人都被召到机库里做这种无用功,老实说,她的判断确实缺少了一点说服力。

  现场,大概只有伍媚在坚持。伍媚是钱教授的遗孀,被商飞公司钦点,又拥有ZG001项目的第一手资料,大家心服口服,可是,林碧又是哪儿来的丫头?她不就是钱教授带的一个博士生吗?

  现场工作人员的情绪越来越烦躁,大家已经没有最开始那样如临大敌了,态度越来越敷衍。

  伍媚看在眼里,却也没办法。除非真的检查出问题,不然,林碧在这个项目的威信力将一落千丈。

  “算了,太晚了,我和周俊留下来继续排查,让其他人先回去吧。”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李锐不得不发话。

  不能让所有人都陪着熬通宵。

  伍媚看向林碧,林碧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飞机旁边,手依旧贴着机身,双眼紧闭着,微微蹙着眉。林碧自己也没有遇到过这样棘手的问题,她没办法给出明确的指示。

  “林碧……会不会搞错了?”伍媚犹豫了一下,还是尝试着问她。

  林碧睁开眼,静静地望着伍媚。在这样这凝视下,伍媚莫名觉得愧疚了起来。

  “林碧不会搞错。继续排查。”

  说话的人是许墨。他姗姗来迟。

  众人看着许墨,想起刚才林碧的无心之言,八卦之魂正要熊熊燃烧,但又被许墨身上冷冷的气场所镇,大家暂时收敛起自己的怨言,继续上上下下地检查起飞机。

  许墨已经恢复了他一贯的清冷,他接过周俊手中的仪表,也加入都排查队伍里。

  可是,工作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所有的数据都表明,飞机本身毫无瑕疵,所有的数据都很正常。

  “大家先休息一下,等会继续。”伍媚见方才被许墨压下去的抵触情绪又出现了苗头,赶紧拍了拍手,想利用短暂休息缓解一下现场气氛。

  听到休息的指令,正在顶部检查的周俊从飞机上滑了下来,正好落在李锐旁边。

  周俊刚刚从航空大学毕业没多久,高高大大的北方男孩,年轻有活力,带着一肚子热情与才华投入这个项目,性子不免急躁了一些,李锐比周俊年长几岁,他和许墨与林碧是校友,也是清大的。

  “我就不明白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纯科学,科学就是有理有据,怎么能随随便便因为一个人的直觉就……”周俊真是想不通,他此刻的疑问,其实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

  李锐这次没有再瞪他,而是示意周俊坐到自己身边。

  周俊还稍微别扭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到了李锐旁边。

  李锐望着不远处木雕一样守着飞机的林碧,淡声道:“五年前,我就在这里项目里。你要相信我,她才是这个项目的灵魂人物。如果没有她,根本就没有ZG001项目。”

  李锐的表情凝重而严肃,周俊几乎被他的神情感染。

  “可是,这个项目的发起人,不是钱教授吗?”

  李锐低下头,欲言又止。末了才叹口气道:“算了,逝者已矣,不说了,干活。”

  周俊听得一头雾水。

  短暂的休息后,大家继续开始排查工作,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满的情绪越来越浓,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耽误接下来的高寒试飞。海拉尔这次的冷空气只持续三天,如果这三天飞不了,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所有人看向林碧的目光,都透着怀疑。

  现场,大概只有李锐和许墨,还在矜矜业业,毫无怨尤地检查线路,安装仪器。

  待天色快破晓时,伍媚也有点顶不住了。她犹豫地望着林碧,“要不,让大家先收工?”

  林碧没有动,仍然神色倔强地守在原地。

  “那东西还在。”她执拗地说。

  一宿未睡,大家都筋疲力尽,林碧的黑眼圈也是重重的。

  伍媚颇为难。

  “里面确实有东西,之所以检测不出来,是因为它根本不是机械故障。”

  众人循声望去,却是一晚上在角落旁观没有出声的卓皓空。他此刻正单膝蹲在地上,伸手从地上捡起一根几不可见的黄色毛发,“……而是黄鼠狼。”

  这个结论,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黄鼠狼?

  这个季节,偶尔会有黄鼠狼出来觅食。黄鼠狼钻进机舱,这是有可能的,只是,大家根本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因为太有偶发性了,太需要维修人员的想象力了。

  “真是黄鼠狼……”很快,一名机务人员也从机舱内的地板上,找到了一根相同的毛发,它太小太细,这么多人折腾了一晚上,也没有将它找出来。

  “进去把它抓出来!”周俊第一个人反应过来。

  坑爹啊,竟然因为一只黄鼠狼,弄得大伙儿人仰马翻。

  “不能进去抓,不能惊吓它,飞机上可有成千上万条测试管线与设备,如果它受到惊吓四处乱窜,咬断任何一条管线都会导致飞机相应功能的丧失。到时候,就赶不上试飞了。”李锐连忙阻止周俊乱来。

  周俊猛地拍了拍脑袋:对啊,他怎么没想到这一茬。

  真是急则生乱。

  不过……原来飞机里真有东西。

  周俊下意识地看向林碧,那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怪物:这丫头也太神了吧。

  林碧的脸上并没有丝毫得意之色,反而凝重得很。

  如果真是机器故障,也许她还能驾轻就熟,可是,黄鼠狼……黄鼠狼该怎么办?

  “我来处理。”卓皓空抬头对众人道:“都回去休息吧。”

  “你打算怎么做?”伍媚问。

  “最简单的方法。”他起身回答。

继续阅读:Chapter 6.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