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1
小十2019-03-22 15:345,405

  拉萨。高反门诊。

  伍媚刚刚结束挂水,正躺在病床上刷手机,向海拉尔那边汇报自己的情况。一个留着长发、胡子拉渣,五官看着还行,可是神情吊儿郎当的男人走进门诊病房,他先环视了一圈四周,最后将视线锁在了伍媚身上。在看清伍媚的样子后,那人的眼睛一亮,唇角本能地露出一抹轻佻的笑。

  伍媚当时就在心里犯嘀咕:可千万别是来找我的。

  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对方就是笔直地向伍媚走了过来,伍媚只得强打起精神,从病床上坐起身。

  “伍小姐?”对方果然停在了伍媚的面前,探寻地问她。

  伍媚皱眉,“是伍女士。”

  对方的目光不甚察觉地向她右手的无名指上扫了一眼,指上戴着一只细细的戒圈。

  他的笑立刻敛起,神色变得正经了许多,变化之快,和川剧变脸似的。

  “我叫吴松。”吴松自我介绍道。

  “林碧怎么了?”伍媚下意识地问,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和林碧有关,尼泊尔地震导致整个西藏地区都出现震感,医院方才也送来了不少伤员,去找卓皓空的林碧音讯全无,这个奇怪的人突然出现,不是因为林碧,还是因为谁?

  “林碧没事,她应该跟着卓少去尼泊尔了。”吴松说:“她追出去之前,交代我转告你,让你先回海拉尔等消息。”

  林碧做事也是有交代的,伍媚一再嘱咐她,不管什么结果,一定要及时给她消息。所以在地震时追出去之前,林碧将这间医院与伍媚的名字,告诉了吴松,并拜托他帮忙转告。

  “卓少?你是说卓皓空?尼泊尔?”伍媚一脸困惑。

  “参加珠峰救援。”吴松言简意赅地回答。

  伍媚一怔,半天才吐出两个字,“……胡闹。”

  她觉得自己被药物控制的高反似乎又变严重了,头疼得很。

  ~~~~~~~~~~~~~~~

  林碧在吃面,她和卓皓空找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吃店,四面用毡布简单地围了一下,中间摆着几张油光噌亮的小桌子,老板面庞黝黑,可是笑的时候,露出两排异常洁白的牙齿,简直可以做黑人牙膏广告了。地震并没有影响小店的营业,老板站在毡布一角,烟熏火燎的灶炉上是沸腾的看不出颜色、但是浓香扑鼻的面汤,劲道的青稞面从里面过一趟,捞出来,再撒点葱花辣油,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林碧本着自己一向尊重食物的原则,埋头痛吃。一碗面连汤扫光后,林碧抬起头,这才发现卓皓空面前的青稞面几乎一口未动。

  “你得吃点。”林碧想了想,说:“人要进食,就像发动机要加油一样,何况低温,油耗会变大。”

  卓皓空无语地看了林碧一眼,还是拿起了筷子,勉强往嘴巴里送了一口,又听见林碧说:“维持人体的基本能量随着年龄的变量而产生变化,资料上显示,你今年二十九岁,如果以新旧程度来算,所有的细胞零件最多只有七成新,再根据你的身高体重以及目测的脂肪比,你每日所需的能量最起码是……”

  还没等林碧将最终的数字算出来,卓皓空刚刚咽下去的面已经呛到喉咙里,他大声地咳嗽了几声,匆忙站起,想去拿放在另外一张桌子的水壶,没想到腿太长,起身时绊到了桌腿,差点没摔一跤,好在卓皓空反应神速,用手及时撑住了桌面,好容易才站住,又是一阵咳嗽才缓过来。脸已经咳得通红。

  林碧眨巴眼睛望着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狼狈都是她造成的。

  “七成新……”卓皓空低头苦笑。他居然是个折旧品了。

  “你为什么噎着了?”她关切地问。

  饶是卓皓空涵养好,才没有回她一记白眼。他默默地转身,拿起刚才没有来得及倒下的水杯,又默默地喝了一口,终于将呛在喉间的青稞面给咽了下去。

  “你刚才的样子,看上去心事重重。是在担心这次营救吗?”林碧又问。

  他是她要带回去的试飞员,关心他,是她的分内之事。

  “如果你真的担心,我们可以根据历史同样的天气之下营救成功的案例,来计算这次的营救几率,首先是风力……”

  林碧是在很认真地帮他分析。胡思乱想是一个没多少必要的情绪。脑子太乱,条理就不会不清晰,这种毫无意义的多虑,很多时候,都是庸人自扰。林碧喜欢用数据来说话,数据从不会让人觉得迷茫。

  数字冷酷精准得像一柄手术刀。

  “不许说了!”卓皓空却并不领情,他站在桌边,突然打断了她的计算,烦躁道:“我发现自己一遇见你就倒霉。请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千万别和我说话了,这次我既不想飞机失控,也不想地震,更不想噎死。”

  林碧抬眼静静地望着他,片刻后,她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一支笔和一个小本本,翻开中间的一页,用笔在本子上端端正正地写上了一个字:“好。”

  她果然不和他说话了。

  卓皓空突然内疚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脾气来得全无道理。

  他缓缓地坐下来,用筷子挑动面前的青稞面,“我不想知道几率。”

  是了,他是被她惹怒了。珠峰上困在的人,从她嘴里说出来,只是一串串冷冰冰的数字,可是对于卓皓空,那是不允许失去的人。对他而言,营救的几率,只能是百分百,全力以赴,绝无退路。

  林碧惶恐地看着他。

  卓皓空继续吃面,他并无胃口,但是明白不可以浪费食物的道理,也同样清楚林碧所说的“油耗”。他需要保持体力。

  待那一碗面无滋无味地进了卓皓空的肚子,远远地,南哥晃晃荡荡地走了过来。

  林碧回头看了一眼南哥,默默地叹了口气,然后低下头,在纸上刷刷地写下一行字:他很悲伤。

  卓皓空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不置可否地抬起头。南哥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老大哥模样,略显邋遢的冲锋衣,落魄但是专业的妆容,胡子拉渣,笑得极其敦厚,甚至有种无所畏惧的勇敢。不会有人发现他的伪装,除了她。她能看见他眼底如冰川般清冷的悲伤,从他们横跨喜马拉雅山脉时,就弥漫着的遗憾。

  卓皓空突然低声道:“他的妻子,因为雪崩留在了珠峰,至今没有找到。从那以后,南哥开始专门从事登山救援工作。”

  林碧恍然大悟,也跟着难过了起来。神色郁郁的。

  至今没有找到……

  她生命里就有几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至今,没有找到。

  南哥已经大步走到面摊这边,手将本就半敞的毡布门帘掀开,嗓门嘹亮地催促两人,“油加满了,可以走了。”

  林碧身侧影子一晃,卓皓空已经迈着大长腿掠过她,向直升机停靠的地方大步流星而去。林碧只能晃动着自己的两条短腿,小跑步地跟了过去。

  剩下的旅途还算顺利。

  中午时分,他们抵达坐落珠穆朗玛峰山脚的救援指挥部。

  珠峰救援指挥部由国际十字会临时搭建而成。目前被困在珠峰大本营的除了中国登山队,还有一支由美国人组成的队伍。日本和法国的两支登山队已经在撤退途中。巨大的帐篷里,摆满了卫星通讯设备和即时气象图显示仪器,相关专家从全球各地陆续赶来,气象图上的云象图波谲云诡,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整个指挥部都是一副繁忙紧张的气氛。

  中方援救团正在试图与白珊取得联系,无线电里一直是各种杂音,一名接线员突然高兴地取下耳罩,冲着大伙儿喊道:“有声音了!是白领队!”

  卓皓空和林碧他们就是在此时走进指挥部的,听到这个消息,他几乎箭步冲了过去,拿起接收器。

  白珊焦急又不失条理的声音,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雪崩……二号大本营……受伤……急需医疗援助……援助……嘟嘟嘟嘟……”

  通讯很快又断了,只剩下一串让人心神不宁的杂音。

  突然断掉的通讯,与暴风雪警告声同时响起,美方救援队也在此时传来已经派遣出去的直升机飞行员惊慌失措的呼救声。

  “Mayday!Mayday!……”

  现场的指挥官拿起对讲机用英语询问情况,可是通过电流传回来的,只有一阵巨大的撞击声。几百多人的大帐篷里,突然鸦雀无声。

  美方救援直升机在雪峰坠毁。

  气象图仍然变幻不定,波谲云诡。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现在还留在珠峰上的人,只能听任上帝的安排了。

  即便是口口声声强调绝对不放弃任何一个受困者的米国,也在面面相觑与异常沉痛的气氛中,放弃了继续营救的打算。

  这个决定并不轻松,可是为了救这批人,而去让另一批人冒险,谁也没有这个决策权。帐篷里的气氛沉沉的,隐约能听到抽泣与咒骂声,家属区那边已经成了重灾区,呼喊声隐隐传来,帐篷里已经有人开始摔手中的耳机了,他们气恼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卓皓空一直没有动。

  他的手依旧紧紧地握着已经断线的对讲机,面色沉沉的,比起帐篷里的其他人,他看上去反而像是最冷静的一位。

  林碧慢慢地踱到了他的身后,也一直没有动,偶尔抬眼瞟了卓皓空一下,林碧便已经明白了:他已经做了决定。这个决定极其危险,可是,她既然要将他安全带到海拉尔,就必须要护他周全。林碧觉得自己没有其他选择,事实上,她也没有考虑过其他选择。她的唯一决定,便是与他同进退了。

  南哥向中方的救援团问明了情况,面色难看地走了过来。

  他为难地看着卓皓空,唉声叹气道:“天气太恶劣了,所有的救援行动都宣布停止。我们来晚了。”

  营救工作就是这样,成功时固然能够振奋人心,可是大多数时候,他们必须要面对注定的失败,所有的营救人员都要有一颗慈悲但是强硬的心。

  这一句“停止”,就是他们必须束手无策地目睹雪峰上十数条生命的消亡。

  “暴风雪会持续多久?”卓皓空低声问。

  “三天,也许一周。”

  “被困在营地的人撑不了那么久,他们有伤员,设备已经损坏,补给也不够……”卓皓空轻轻摇头,目光越过帐篷的窗口,望向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珠穆朗玛峰。风雪渐浓,远处的山巅隐身在云雾遮绕里,而那个人,就在云雾之中。

  “我必须去。”卓皓空收回视线,凝视面前的南哥,声音淡淡的,神色淡淡的,那样的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一件无比稀松平常的事情,而那件事,也是和吃饭喝水一样,是不假思索,只能去做的。

  “专家预测珠峰还会有一场大的雪崩,就算你赶到了大本营,也不一定能赶在雪崩前面,还是来不及。”南哥可不能看着卓皓空送死,他急急道。

  “只是预测,没有成为事实。”卓皓空不为所动道:“还能试一试。”

  “不行!”南哥也强硬了起来,“你是我带来的,我就必须把你安全带回去,我不允许!”

  卓皓空凝视着南哥,他第一次如此严肃地看着他,目光渐渐化作某种实质一样的东西,将南哥凝固到原地。

  “南哥,你应该比谁都知道,很多事情没有第二次机会。”他一字一句道。

  南哥先是一愣,目光突然大恸。他欲言又止,几番踌躇后,终于垂下眼眸,长声一叹:“但愿当年的我,也有你现在的勇气。”

  当年……

  当年,当暴雪来袭,当她在无线电里惊恐地呼喊他的名字时,他也想过不顾一切去救她,可是太多人拉着他了,那些人说,不能上去,不可能获救,马上会有雪崩,来不及了,别送死,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谁也救不了她。

  他被拦了下来,不,他不是被拦下来的,他是自己放弃了,大自然的肆掠与暴怒,人类的渺小与无力,让他心生恐惧。他放弃了她。任凭她的声音在呼啸的厉风中陡然消失,从此再没有响起过。

  从那天起,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来自雪岭的寒气;午夜的每一次梦回,都是她戛然而止的呼救。那之后他做了许多事,当志愿者,筹款组队,攀过无数的山,救过无数的人,可是心中的空洞却越来越大,无边无际,暗影侵袭。

  南哥于是明白了:那天从雪山走下来的,不过是一具行尸罢了。

  那些你为之生而奋斗的理由,也值得你最终赌上性命。如果你临阵退缩了,往后所有苟且得来的日子,大概只是时间的刑罚罢了。

  他已经被惩罚得太久。

  所以这一次,他不想阻止卓皓空。

  “指挥部已经宣布放弃救援,他们不会提供任何交通工具和物资援助,你开我的直升机去。”南哥的身体往旁边一让,卓皓空已经大步向B3直升机走了去。林碧只抬头看了一眼,立刻迈着腿跟了上去。

  南哥却是一愣:“你也去?”

  此一去,九死一生,她干嘛也要凑热闹?

  林碧扭头瞧着南哥,很认真地回答道:“我能帮上忙。”

  雪山海拔高达六千多米,空气里氧气含量太低,发动机的燃油无法充分燃烧,直升机本身就会出各种状况,所以需要一位工程师随时关注直升机的状况,万一出了问题,她也能帮忙处理不是么。

  南哥皱眉道:“不是帮不帮上忙的问题,马上有暴风雪……”

  在飓风面前,再厉害的工程师也没有用武之地,他们只是用生命去赌运气而已。

  林碧想了想,然后像回过神一样,连忙点头,“所以要赶快出发!”说完,她已经小跑步地跟上了卓皓空。

  南哥望着两人走出指挥部帐篷的背影,失语了半晌。

  他分明是想提醒她此行的危险程度,怎么她完全get不到那个点呢?

  这年头的傻子……是不是格外地多?南哥还在漫漫地想,直升机的轰鸣声已经从外面传来,指挥部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惊奇地望着这架摆明了去送死的直升机,有几个美国人从帐篷里冲了出去,向慢慢升空的直升机拼命地挥舞着手臂,大喊着“stop!”“stop!”……

  可是直升机已经越升越高,在空中转了半个弧线,然后径直驶向那尊远古巨兽般的雪山。

  那尊巨兽正在发威,向天地展现着它的力量与威严。它挥舞着自己庞大的触角,山崩地裂,雪浪翻卷,暴风呼啸如诸神大战时的嘶吼,雪色弥漫,海天翻转,吞噬一切。

  指挥部内,气象云越来越大,警报声震耳欲聋。

  大家都呆呆地望着那架直升机慢慢消失在风雪之中。

  助理小汪正在和几个熟人聊后面救援的安排呢,此时也走到了南哥身后,好半天才讷讷地问:“卓少干什么去了?”

  南哥收回目光,神色间仍然是担忧,可是唇角却莫名地浮出一缕虚白的笑意,“他去做他该做的事。”

继续阅读:Chapter 4.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