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3
小十2019-03-22 00:314,097

  “你怎么知道白珊?”正在驾驶直升机的卓皓空、头也不回地问。语气严厉,近乎威胁。

  南哥几乎又想埋怨卓皓空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不过,他也很好奇林碧的答案。

  按照卓皓空的说法,两人是真的不熟,即便林碧提前调查了卓皓空,也不可能查出白珊吧。

  “广播里的新闻提到白珊的名字时,你的表情就变了。还有,吴帅也提过这个名字,那时你的表情也变得不一样。”林碧回答完,生怕自己说得还不够清楚,她突然抿着嘴,眉头微簇,整个人就像突然静止了一般。南哥先不太明白林碧在干什么,可是瞅了一眼她此刻的神情,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她是在学卓皓空的样子。

  那种沉静、自抑,又略微臭屁的复杂感觉,林碧居然学得有模有样。

  可惜卓皓空此时在专心驾驶飞机,没顾得上回头看她,如果他看见这一幕,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你是哑剧演员吗?”南哥虽然也心忧灾情,此时也有点绷不住了,他掩面问。至于坐在南哥旁边的小汪,天知道他憋了多大的劲才没有笑出来。——虽然此时的笑声多么不合时宜,可是这位丫头真的太神奇了。神奇的身份,神奇的技能。

  “哑剧?”林碧显然没有听明白南哥的梗。

  “我说你的表情……模仿得很像。”南哥由衷地肯定道。

  “哦,我之前不会看别人的脸色,所以一直搞不懂大家的情绪,有时候他们在笑,可是他们并不开心。有时候他们会大叫,但是大叫的原因又不尽相同,有时是因为恐惧,有时是因为喜悦,有时又是因为悲伤。太复杂了,这世上没有一个公式能够演算出这些东西的答案。因为不懂辨别,所以常常会出错。许墨于是教我对着镜子练习,什么样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情绪,他说,国外有一门学科是专门研究人类表情的,这些都有迹可循,他教我了四年,后来,我就学会了,嗯,学会了‘看人脸色’。”林碧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还是不疾不徐的语气。

  南哥更是惊奇,心中有很多疑问,却又不知如何说起。林碧将脸转向窗外,飞机已经驶出了一段距离,他们的脚下,是绵延的喜马拉雅山山脉。白皑皑的山峰如海面翻卷的巨浪,轻而易举地吞噬掉试图靠近它的一切人一切事。在大自然面前,人是渺小的,可是一代又一代清醒又冥顽不灵的人类,仍然在做着蚍蜉撼树的努力。

  “许墨又是谁?”过了一会,南哥想了想,捡了一个具体的问题。

  林碧沉默了片刻,而后轻声道:“对我很重要的人。”

  南哥怔怔,旋即莞尔:这样坦白的回答,简直像情窦初开的女高中生啊。不过,倒是与她给人的感觉很类似:纯粹,干净,天然得有点呆板了。

  “那就是男朋友了?”他饶有兴致地问。

  “不是,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他大概是不喜欢我的。”林碧淡淡道:“他说我是世界上最笨的女孩。”

  五年前,许墨离开时的那句话,她是当真的。他的每句话,她都会当真。他曾经教过她许多事情,包括怎么辨别别人的谎言,可是她不会用这些方法去辨别许墨,她一直信着他,哪怕他已对她不屑一顾。

  南哥咋舌:这回答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啊。

  “哎,以后会有人喜欢你……”他忍不住安慰。

  “南哥。”

  “嗯?”

  “刚才看到山的时候,你的表情,为什么会悲伤?”林碧回首,望着南哥带笑的脸,冷不丁地问。

  南哥的笑容有点僵,他勉强地“嘿嘿”了一声,掩饰道:“哪有……”,坐在前面的卓皓空一直没有反应,此时毫无情绪地插嘴道:“边境前面有一个补给站,我们暂停休整加油。”

  然后机舱内彻底安静了下来。

  这丫头聊天总是剑走偏锋,继续聊下去,大家的底裤都要被扒得底朝天了。

  ~~~~~~~~~~~~~

  补给站加油还需要一段时间,几人都是趁夜出发,此时天色已亮,等会到了灾区,那边物质紧缺,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助理小汪建议大家在离境前饱饱地吃一顿,一小时后再到补给站会和。

  交代完后,小汪就跑到角落里给女朋友视频去了,南哥在补给站碰到了几位同样前往灾区救援的同仁,几人相约着一起吃饭,南哥本来想问卓皓空要不要一起,一转头的功夫,卓皓空已经不见了,林碧也不见了踪影。他兀自摇摇头,心想:随他们自己去吧。年轻人呀。

  卓皓空其实没有走远,他站在补给站的大门外,倚着墙,远远地望着停在广场上的B3机身,从冲锋衣的兜里拿出一只烟盒,抽出一支烟来。他正要点烟的时候,身后响起几个咋咋呼呼的女人声音。

  “这里就是尼泊尔和西藏的交界地了,过了前面的边境就是尼泊尔境内,不过因为昨晚地震的缘故,边境已经被封锁,我们在这里拍个照就行了。”其中一个女孩如此建议。

  “好啊,好啊。我们拍一张合影吧。”这个建议很快得到了大家的相应,她们到处逡巡了一番,很意外地看到了卓皓空,当即眼睛发亮,“喂,帅哥,帮个忙,给我们照一张相吧!”

  卓皓空微微侧身,正好看见了那群背着登山包、打扮艳丽的女孩们,平均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吧,和林碧同龄的感觉,只是,却是二十五六岁女孩该有的模样。青春快活带着尘世的烟火味。至于林碧……太寡淡了,感觉时间这玩意儿,在她身上无能为力似的。

  叫他拍照的女孩在卓皓空转过脸的时候,差点没倒吸一口凉气。

  看背影虽然猜到是一个帅哥,却没想到那么帅。

  所有关于艳y的传说全部一窝蜂地涌进这些女孩的脑子里,她们笑得更加欢畅,年轻的脸庞全是对爱情期待的光亮。

  卓皓空按下烟,伸手接过其中一位姑娘递给自己的手机,还算礼貌地拍了一张,然后将手机又递还了回去。

  对方却没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莺莺燕燕地围了上来,开始强行聊天。

  “帅哥,你也是来玩的吗?”

  “唔。”他垂眸应着,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无聊。脸上就差写上“请不要再烦我”这几个大字了。

  女孩们也发现了卓皓空的冷淡,却并没有知趣地离开,也没有因此气馁,各种她们阅读过的低劣的言情小说的桥段在她们心中轮番上演小九九,其中一位姑娘又大着胆子道:“我刚才看到好多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在那边吃饭,可能是过去救灾的。真了不起呢。”

  “听说珠峰上困了一支中国登山队。”这个话题很快得到了另一个人的相应,似乎为了标榜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与众不同,她撇嘴道:“真无法理解那些人,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去挑战什么极限,自己被困也就算了,还要劳烦大家去营救他们。”

  卓皓空似乎对这个话题起了兴趣,他抬起头,淡淡地扫了一眼在说话的那位姑娘,目光微沉,神情说不上热衷,但最起码有了反应。

  “那些营救人员才真是可怜。”姑娘们受到了鼓励,欢欣鼓舞地继续说道:“那么凶险的地方,却不得不去,其实受困的那些人是人,营救人员也是人啊,感觉就像被道德绑架了一样。”

  “能去尼泊尔登山的都是有钱人呗。”

  “吃饱了撑着……”这个话题说开去,似乎大家都有话说了。

  “听说在尼泊尔登一次山要好几十万,拿这笔钱捐希望工程多好。”

  “是啊是啊,山区还有那么多孩子吃不上饭,真可怜呢。”

  “我上次都捐了一百。还把家里的旧衣服什么的,都洗干净邮寄过去了。”

  “我也想过去支教……”

  敢情这是一群慈善家。

  卓皓空不置可否,他听了一会,渐渐又觉得好笑,脸上重新现出一种极其无聊的神色,正待离开的时候,那几位姑娘又将话题绕了回来,其中一人道,“听说被困在珠峰的那个领队,白珊,也是一个挺有名的慈善家,她每次登山都号称为什么尘肺病人啊,为什么先天性儿童呀,其实登山和那些东西有什么关系!”

  “沽名钓誉,虚荣,看,遭报应了吧?”幸灾乐祸之音渐起。

  “你们认识白珊吗?”一个脆凌凌的声音在她们后面响起。

  卓皓空抬起头,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林碧。

  还是那张素白而又平淡的脸,大大的眼镜几乎遮住了她的大部分五官,可是那双黑如燿石的眼眸、即便透过厚厚的镜片,仍然亮得让人无法挪目。

  卓皓空突然觉得她无比顺眼。

  “如果你们不认识她,为什么会知道她虚荣?”林碧眨眼,很认真地问大家。

  她并不是反讽,她是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大家会对自己不了解的人或者事情,妄自揣测?

  “网上说的啊,不过,理就是这个理,登山和慈善并没有关系。”刚刚说“沽名钓誉”的那个女孩非常硬气地反驳。

  只因为,她发现那个一直没有发言的帅哥,似乎又起了兴趣。不过,不是对她们,而是对这个不知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在林碧的声音响起时,卓皓空俊秀却过分冷淡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瞬柔和的涟漪。

  “我不知道登山和慈善之间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如果要登上珠峰,并不是一句虚荣就可以办到的。每个时代,都有一群人,他们踏入无人之境,他们挑战人体的极限,他们创造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东西,他们愿意为之冒险,并且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许你们并不能理解,因为你们不是他们。”林碧竟振振有词地驳了回去。

  一句“你们”和“他们”之分,换句话说,已经将这群姑娘定义为庸人了。

  姑娘们也听懂了她的意思,恼怒地问:“那你又是什么人?”

  “林碧,走吧。”卓皓空突然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他往前一步,拉起神情有点懵逼的林碧,往外走去。

  刚才那个问题,估计又把她绕到“我是谁”的哲学问题上去,卓皓空才不让林碧在这里吃亏呢,尤其是在这些人面前吃亏。

  他只允许她在他的面前吃亏。

  那群姑娘们当即语塞,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撩了半天的帅哥,被个小丫头给截胡了。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后,卓皓空才意识到自己仍然牵着她的手。小而凉的手,大概是太没存在感了。他居然忘记了松开。

  卓皓空连忙松手,顺口又问了一句,“刚才那番话,谁教你的?”

  林碧不像是个能振振有词的人,她对这个尘世太没要求,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你们”和“他们”之分。

  “我以前的导师,钱教授。”果然,林碧老实回答。

  卓皓空信口又道:“为什么这次不是许墨了。”

  方才在机舱里的,南哥与林碧的谈话,他显然是听进去了。

  林碧微微怔了怔,面露困惑之色。

  卓皓空叹了口气,他真不知道这姑娘是怎么长大的,总是一副没开蒙的孩子模样,就算想和她置气,也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算了,找地方吃饭吧。”他大步往前走,林碧稍落后了一些,又很快小跑着跟了过去。刚才他跑丢了,可把她一顿好找呢,这次既然找到了,怎么着都不能再把他丢了。

继续阅读:Chapter 4.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