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2
小十2019-03-20 06:112,377

  西藏,拉萨。

  伍媚一下飞机就趴下了,最开始只是些许不舒适,而后头痛欲裂,再然后,面色发白呼吸急促,直接被送到了急诊室。拉萨医院的大夫只瞟了一眼,就轻飘飘地给了诊断,“高原反应。”

  伍媚不得不捧着一只泡着藏红花的保温杯,一脸歉意地对林碧道:“看来,接下来只能靠你了,要不……我让许墨来?”

  这次拉萨之行,伍媚原本打算让许墨和林碧一起来的,林碧不太善于与陌生人相处,唯有许墨还算熟知她的秉性,没想到林碧还真把vivian的“离许墨远一点”的叮嘱听进去了,耷眉抿嘴地不同意,伍媚只好亲自陪着来了。可是伍媚的身体素质不争气,一来就成了病号,只能在医院观察室里,遥祝林碧能够马到成功了。

  “把卓皓空现在的地址告诉我,我去找他。”林碧想了想,道。

  “线人可靠消息,他每次来拉萨都会下榻八角街旁边的纳木错客栈。”伍媚还是不太放心,“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

  这种心情,就好像把一个学龄前的小孩单独放出去买酱油似的。

  林碧歪着头看着她,轻声回了一句,“师姐,你自己好好的。”言外之意,就是让伍媚别为她担心,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伍媚莫名地有一丝感动,她与林碧也就是泛泛之交,这妮子居然还挺关心她,一点也不像被人口中的“冷漠无心”。

  ~~~~~~~~~~~~~

  纳木错客栈。

  说是客栈,但比那些青年旅社还是高档许多,就在八角街旁边,从木门进去后就是一座大大的庭院,围着院子三栋木质楼房,大概有四十多间客房,现在是淡季,但也已经满员了,可见人气之旺。顶楼天台多出来的空间,则是客栈自营的餐厅、酒吧兼前台。

  客栈老板吴松站在吧台后,用令人炫目的速度调制了一杯殷红的鸡尾酒,然后噙着笑,把鸡尾酒推给已经等候多时的女顾客。女顾客有一头海藻般的长发,和猫一样的眼妆,穿白色的长棉布衣和绣花的布鞋,烟视媚行。就好像从早年安妮宝贝的书里走出来的女主角,那叫一个文艺绝世。

  女顾客端起鸡尾酒,抿了一口,然后抬眼瞧着吴松,“这款鸡尾酒的名字,是不是叫吻别?”

  “不,它叫红豆。在我心中,你就是那颗永不褪色的红豆。”吴松顿了顿,说:“昨晚的房费不用给了。一路顺风。”

  女顾客在自己的手指上轻然一吻,然后按在了吴松的额头上。吴松的额发间于是留下了一抹暧昧至极的口红印。

  “再见。”

  女顾客起身,在扭头离开时,忍不住往窗边多看了一眼。目光中有惊叹,也有一丝丝遗憾。遗憾这趟旅途即将结束,这样的美色,只能远远欣赏一眼了。

  吴松依旧噙着笑,目送着女顾客的身影袅袅娜娜地走出酒吧大门,然后转过身,望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蹲在窗边撸猫的男人,“卓少,你那么喜欢猫,又不近女色,不会是gay吧?”

  一个马克杯“倏”地飞了过来,吴松一偏头,扭身将马克杯抄在了手中,身手居然不错,简直称得上矫健。

  “不错啊,基本功没忘,还以为你已经被酒色泡废了。”专心撸猫的男人站了起来,因为背对着窗户的缘故,周身被镀了一层淡金色的阴影,更显得身形颀长,姿容俊秀。

  “必须没忘啊,没一点压箱货,怎么能赢得众美人的芳心?”吴松笑笑,把马克杯放到了吧台台面上,“再喝一杯酸奶?”说完,吴松又在杯子里倒满了西藏特有的牦牛酸奶。

  知道他来,吴松特意进了不少酸奶,酒吧里供应各种白的红的啤的中的洋的,可是这人偏偏只爱喝酸的。——等以后卓少谈恋爱了,该不会是个醋坛子吧?吴松不无恶意地想。

  那人从窗边走了过来,靠坐在吧台前方的高脚椅上,端起杯子。因为腿长的缘故,一只腿曲起,一只脚仍然撑着地,手肘很随意地靠在吧台的沿边,明明是很闲散的动作,可又觉得莫名紧绷,全身没有一点松弛的空隙,每一寸肌理,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戒备,像蓄势待发的猎豹,而他本身的优雅矫健,也似猎豹。

  正是林碧在飞机上偶遇过的卓皓空。

  “妙妙胖了。”卓皓空淡淡道。妙妙就是他刚才撸的那只大肥猫。

  “妙妙天天除了吃猫粮泡母猫就是晒太阳睡觉,不胖才怪。”吴松强力吐槽。

  “哦,和它的主人一样。”卓皓空一脸了然。

  “喂喂——”吴松不满地抗议。

  “吴松,开客栈骗小姑娘的游戏,差不多也腻了吧?什么时候回北京?”

  “客栈在手,美女我有!这种比神仙还快活的日子,怎么可能腻!再说了,我对每一次相遇,都付出过真诚而深邃的感情,俗话说,曾经沧海难为水……”

  “哦,刚才那位美女叫什么名字?”卓皓空抬眸、没一点烟火气地打断他。

  吴松被问住了,片刻后,又特不要脸地嘿嘿笑了笑,“我叫她308,因为她住308房。”

  卓皓空不置可否,颇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喝着手中的牦牛酸奶。如果眼前这个男人不是自己从穿开裆裤衩时就认识的发小,他可能真会考虑举报他。

  “说真的,我真不算干坏事,现在不是流行来拉萨洗涤心灵,寻找真谛吗?你说心灵这东西靠旅游就能洗涤了?真谛这东西,靠住个客栈爬个雪山就能找到了?最起码,我给她们这段无聊又无用的旅途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回忆……”吴松还在恬不知耻地为自己狡辩,一瞥眼,瞧见了一位新顾客走进了纳木错酒吧。单身,女性,而且年轻,年轻得几乎有点幼齿了。吴松的眼睛立刻放出光来,就像一只鬣狗发现一个绝佳的猎物,这一次,他可以好好向自己的好兄弟言传身授了,什么叫做“拯救迷茫女青年”,什么叫做“大善人吴松”。

  “百闻不如一见,你且瞧着,看小姑娘是如何感恩戴德、连哭带喊地扑进我怀里的。”

  说完,吴松已经离开吧台,向新来的客人迎了过去。

  “小姐,住店?”吴松的声音低沉中自带磁性,他那张酷似金城武的脸显得如此真诚而忧郁,束在脑后的马尾落拓不羁,谜一样的身份,分明就是躲在拉萨自我疗伤的故事男主角。这几乎满足所有女生梦想中的偶遇。

  卓皓空微微侧身,也朝那边看了一眼,他几乎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那个陪着他在飓风里顶了半个小时的女孩。

继续阅读:Chapter 2.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