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小十2019-03-19 18:072,984

  内蒙,海拉尔。

  ZG001的高寒试飞便选择在这里。

  高寒试飞是一个检查飞机综合性能的试验,涉及空调系统,气源系统,液压能源系统,起落架系统,能源系统,动力系统,辅助动力装置以及结构专业等多专业,而所有的试验,都有一个前决条件:室外温度低于零下三十八度。

  内蒙的十二月大概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林碧裹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整张脸都窝在毛茸茸的帽子里,还是冷得嘴唇打颤。负责接她们的司机在机场看见林碧的时候,都有点心生怜意了:这天寒地冻的,把一个没发育完全的女学生弄过来干什么?

  司机一面想,一面将车内的暖气扭到最大。

  从机场出来不远,便是海拉尔的市区,虽是冬天,但是不乏游客,沿街的商店摆着琳琅满目的纪念品,餐馆敦实的布帘后时不时有水气噗嗤一下冒出来,还是一副烟火盛世的景象。

  可随着汽车越走越远,周围的建筑物也越来越少,先还有零星几栋平房错落在郊野,渐渐连小平房都看不见了,目之所及,只有一片白茫茫的草原,无边无际,接到天边,司机闲逸地踩着油门,轰轰轰地往前冲,仿佛能一直开到世界尽头。

  商飞公司海拉尔试飞基地就坐落在这片一望无际、人烟罕至的呼伦贝尔草原上,离机场整整两个小时的车程,周围最近的人家,大概都要驱车半个小时。司机俯下一个山坡后,几栋灰色的建筑映入眼帘,门口高高的栅栏紧闭,上面赫然写着“东山机场”几个字。这便是伍媚与林碧此番的目的地了。

  一下车,林碧就朝机库方向直奔而去,伍媚跟在她身后喊了几声,见林碧还是自顾自地往机库那边跑,也就算了。

  伍媚先去了试飞基地的指挥所,指挥所有几位工作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工作,见到伍媚,大家纷纷站起来,与她打招呼,“伍组长。”

  伍媚矜持地点了点头,环顾了四周一圈,很快发现有一个人不见踪影,“许墨呢?”伍媚问。

  “许工在机库那里检查试验机。”一位正在用计算机专心建模的女孩随口回答。

  伍媚“哦”了一声,旋即又担忧了起来:许墨在机库,也就是说,很快就要与火急火燎赶往那里的林碧狭路相逢了?

  原本还以为两人会在一个正式而克制的环境下见面,这样冷不丁碰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

  林碧径直冲向机库,机场工作人员看见她胸前挂着的“试飞工程部”的工作牌,也没有拦她,只当她是来这里实习的大学生。

  林碧远远地看见了ZG001试验机银白色的机头,停靠在机库里面的一个仓库里。她又小跑了几步,几乎是飞奔到仓库里去。

  手很快就触摸到了ZG001平滑细腻的机身,指尖传来一种非常久违的熟悉感,让林碧的眼眶都有点发热。这架试验机还是钱教授在世的时候完工的,也是ZG001项目的第一架试验机,虽然现在又做了许多改动,可是大体的结构没有变。她的手指顺着机头,一点点地划过起升架、机身,终于抵达机翼处。林碧爬上梯子,仔细查看机翼,机翼已经彻底改装过了,铝制的机翼板上布满了凹凸不平的金属,体积极小,乍一看几乎看不太出来,只是冷冷地折射出一片耀眼的光。

  “像不像我们那天在圆明园见到的荷叶?”身后,一个声音乍然响起。

  林碧的身体僵在原地。

  一片阴影从后面慢慢拢来,对方轻巧地爬上梯子,他的脚挨着她的脚站立,手臂从她的两侧绕过来,手掌按在了机翼上,近乎温柔地抚摸着那片泛光的金属。林碧就这样站在他的虚拢之间,他的下巴几乎抵着她的头顶,无意的摩挲着。林碧全身炸毛,空气里的每一个微小的尘埃、鼻尖里每一分气息,头顶的每一根发丝,都在提醒这个人的存在感。

  “林碧,你怎么一点都没长大呢?”对方的手从机翼上轻然抬起,很自然地,按在了林碧的头顶,就像五年前的无数次动作一样,他随意地揉捏了一番她的头发,自然得近乎宠爱。

  “我明明长大了——”林碧终于有了反应,她猛地转过身,义正言辞地反驳他的谬论。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人长不大,彼得潘是个童话,林碧在听到那则童话时候,曾强烈怀疑过这是个美化的侏儒的故事。只要细胞在分裂在代谢,生物体就会成长,时光从来不曾为一个人停止过。

  可是,林碧接下来所有的理论辩词,都化在了对方温煦的笑容里。

  真是奇怪,这么多年,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后,这人的笑容居然一点都没变,连容貌都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脸颊清瘦了一些,反而更显得清晰俊雅。

  “是啊,林碧长大了,再过十个月两天零五个小时,就是个二十七岁的大姑娘了。”许墨很认真地自我纠正,很认真地凝视着她。

  试飞基地指挥所里,时钟在十二点的位置咔嚓响了一下。那位做建模的姑娘突然站了起来,一边披上羽绒服,一边往外走,“我去找许工。”

  伍媚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位姑娘的背影,没有阻止。

  机库,ZG001的试验机一侧,林碧与许墨一起站在矮梯之上,她的后背抵着机翼,两侧被他的手臂环绕,脚下是梯子,竟是无处可遁。不过,林碧也没想逃跑,反而很无畏地回望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盯得许墨不由自主地又笑了起来。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连看人的方式都没变,我不是教过你吗,不要这样直勾勾地看人,别人会以为你是花痴诶笨蛋。”他干脆抬起手,捂住了那双太过清澈、以至于让人不忍直视的眼睛。林碧眨眨眼,睫毛划过他的掌心,从前合作时的感觉忽而又回来了,五年的空白,在他熟悉的动作里烟消云散。林碧扭过头,躲开许墨的手心,又重新望向这台ZG001的试验机,“这次的高寒试验,出什么事故了?”

  “失速。”许墨言简意赅地回答。

  林碧倒吸了一口凉气,“失速?原因呢?”

  “还没排查出来,所以才必须让你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最近几年都是暖冬,往年的低温温度都不能达标。海拉尔这次冷空气我们已经等了三年,如果错过这波冷空气,可能还要再等三年,才能完成ZG001的高寒试验。”许墨望着远方的茫茫白雪,淡声道:“必须尽快找出失速原因。”

  “你都找不出原因?”林碧蹙眉。

  许墨的专业水平在国内已算顶尖,如果他都查不出来,这件事可能真的很棘手。

  “飞机在9000多米失速,降到6000米的时候,飞行员才重新控制飞机。降落后,我们第一时间排查了所有造成失速的可能,却没有任何发现。”许墨回答。

  “那就再飞一次。”林碧想了想,提议道,“这一次,我要在驾驶舱。”

  这是最快最直接找出原因的方法,再飞一次,重现当时的现场,如果她在现场,就一定能找出准确的原因。

  “试飞员近期可能不适合再飞了。新的试飞员还在向总部申请。要等。而且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许墨遗憾道。失速,意味着飞机陡然从空中以自由落体的方式栽下三千多米,当时的紧迫与危机,常人根本无法可想。试飞员短期内可能都会对重新驾驶飞机有心理阴影,更何况,是在明知有可能再次失速的情况下,这需要何等高超的技术与惊人的心理素质。

  林碧低头沉默。

  许墨静静地望着她,看着她额前的碎发垂下来,碰到了眼镜的镜框,许墨几乎是自然而然地抬起手,想把这丝碎发捋上去,可是手指还没有挨到她,另一个声音在底下响起,是那位做建模的姑娘。

  “许工。”姑娘在下面喊道。

  许墨的手如被蜜蜂蜇了一下似的,猛地缩了回去。林碧却在此时抬起头,神色舒展,眼睛里透着光。

  “我想到了一个人,他可以帮我们完成这次的试飞任务。”林碧说。

  她确实想到了一个人,从海口飞往北京的航班上,那个穿着棉衬衣、笔挺地端坐在驾驶舱,镶嵌在绵延碧空之中的背影。

继续阅读:Chapter 2.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