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
小十2019-03-20 10:363,171

  卓皓空住进吴松的房间后,才发现他的“猪圈”之说毫不夸张,被褥不知道有几年没有叠过了,地板上随处扔着臭袜子和包装袋,那些对吴松有幻想的女孩子们如果看到这一幕,只怕多美好的粉红泡泡都会粉碎。

  吴松也有点不好意思,“我等会让服务员收一下。这不是客栈人手不够嘛。小本买卖……”

  卓皓空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已经捋起袖子,开始动手整理了。

  “就知道你不会不管。以前在部队,你的寝室总是最干净的。放心,你帮我收拾房间,我帮你去打发那个小丫头!”吴松倚在门边,看着卓皓空把他的臭袜子丢进垃圾桶,在感动之余,特仗义地说。

  卓皓空回头瞪了他一眼,吴松赶紧逃之夭夭了。

  林碧仍然守在大门口。

  吴松虽然口口声声说去打发掉小丫头,可是他又有那么一点好奇,想看看这丫头到底会等多久。外面的气温那么低,况且希望又渺茫,顶多就撑一下午吧。

  没想到林碧很执着,硬是在门口守到了天黑,期间连厕所都没有去过。卓皓空居然被困在了纳木错客栈。

  到了傍晚的时候,吴松本着怜香惜玉的心情,巴巴地端来一碗煲仔饭。

  林碧也不客气,接过来就用勺子大口大口地吃。

  她确实饿了。

  吴松在一边看着她吃,他晚上本来已经吃过了,可是现在见到林碧吃饭的模样,居然莫名其妙又觉得饿了。老实说,林碧的吃相绝对称不上优雅,在女生当中,称得上粗鲁了。她就像一只进食的小动物,在她眼里的食物,大概就是食物本身,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诸如口感啊姿势啊品质啊的顾忌,那种感觉就像……就像每次妙妙呜呜呜吃猫粮一样。

  林碧很快吃完,然后还给吴松一只几乎不用再清洗的碗,干净得连一粒米都没有剩下来。

  吴松拿着碗目瞪口呆,看着林碧个子小小,没想到食量那么大,食“品”也如此好。

  “喝口水吧。”吴松将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谢谢。”林碧接过来,又是不客气的一阵咕咕咕。

  这一次,吴松口又渴了。

  大概是因为她的行为太本能,而本能,是最容易引人共鸣的。

  “你堵着门也不是办法,万一卓少一直不回来怎么办?再说了,你也不可能晚上不睡觉啊。”这吃吃喝喝下来,吴松对这个叫林碧的丫头好感顿生,他好心提醒她。

  卓皓空明显是要躲她,她就算在这里等到天荒地老,又有什么用?

  林碧想了想也是,她回头,指着堆在院子角落里的一堆废弃物问:“那些东西,你还要吗?”

  吴松望过去,都是一些客栈翻新时换下来的老旧电器,什么微波炉啊,空调啊,收音机啊,一直找不到时间将它们处理,所以权且放在那里,增加所谓的“年代感。”

  “不要了,不过那些都是坏的,不值钱。”吴松见她吃饭的做派,只当她穷。仔细看看,林碧浑身上下都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佩戴任何首饰,素面朝天的脸上也没有涂化妆品,眼镜已经陈旧,连镜片都有划痕了,至于外面套着的那件羽绒服,都好像从菜市场买的,完全没有版型,自然也看不到什么像样的logo。

  她到底是怎么和卓少勾搭上的?

  “姑娘,不是我劝你,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一个女孩这样死乞白赖追个男人,就不会有好结果。”大概是她的寒酸激起了他的怜悯之心,吴松蹲在林碧面前,又苦口婆心地劝说了一句。

  林碧很仔细地听完吴松的话,又很认真地想了想,似乎在细思里面的哲理与逻辑。她目光里的光又多了一分女学生的稚态,如此天真而充满信任,就像一块不谙世事的海绵,将所有信息贪婪地吸收咀嚼再反刍。

  “可如果不去追,又怎么会有结果呢?”片刻后,她反问他:“就像做实验一样,失败一千次,一万次,这些其实都是好事,因为我们可以排除掉千次万次的错误数据,然后离最终结论更进一步。”

  “这和做实验是两回事吧……”

  “是一样的。”她说:“这个世界所有的规则都是一样的,不管好结果还是坏结果,我们都必须得到一个结果,不可以知难而退。”

  吴松哑然,他信口雌黄惯了,也习惯了语言的轻飘,世人都是逢场作戏的欢客,大家心照不宣,说了也就说了,谁也别当真,乍然见到一位如此顶真的人,他还真不习惯。

  “那您继续追,别怪我没提醒你,今晚有雪。”吴松站起来的时候心想:这姑娘的脑壳估计有毛病,也难怪卓皓空会躲着她。

  大雪果然如期而至,拉萨的冬夜并不比海拉尔温暖多少。吴松的房间在一楼,推开窗户,正好能看见门口的林碧,她正蹲在地上,捣鼓着那台破旧的微波炉。

  肥猫妙妙也不知什么时候也凑过去看热闹,它坐在林碧的身侧,歪着头打量着她。雪花挥洒而下,大门后挂着一盏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摇晃晃,红色的光于是颤颤巍巍地笼着她的侧影,更觉得她小小的、孤孤单单的、跟卖火柴的小姑娘似的。

  “造孽啊,你说你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一个脑子一根筋的小姑娘?”吴松倚着窗户,斜睨着坐在椅子上玩游戏机的卓皓空。

  卓皓空头也未抬,“随她吧。冷,关窗户。”

  吴松摇摇头,一面腹诽卓皓空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面心安理得地合上了窗户,转身走到取暖器旁边,顺便把温度调高了一些。

  这冻死人的夜啊。

  吴松的房间经过卓皓空一下午的收拾,早已经焕然一新,他此刻惬意地坐在自己干干净净的沙发上,心满意足地扫视着整洁干净的房间,又心安理得地端起卓皓空泡好的茶喝了一口。

  “对了,我这次来拉萨之前见到你爸了,他要我转告你,如果你再不回京,继续留在这里混日子,他就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卓皓空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似的,漫不经心地对吴松道。

  说话的时候,卓皓空依旧握着任天堂,眉眼未动,手指翻飞,眼看着又要通关。

  “我在这里过得好着呢,什么叫混日子,我这才是真正在生活!你们懂什么!”吴松有点烦躁地来回踱了几步,又回到窗边,将窗户猛地推开。他决定把林碧叫进来算了。既然他不痛快,也得让卓皓空也不痛快,好兄弟有难同当嘛。

  可是,窗外除了飘飘洒洒的白雪,一个人影都没看见,连妙妙都钻进自己的窝里去了。

  吴松莫名觉得失望,本来以为,她会是一个坚持到底的人。

  ——太久太久了,吴松有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一个坚持的人了。来拉萨的人很多,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宏大的,卑微的,别有用心的,媚俗的,他们在这片蓝天雪原里被感动,被触发,然后呢?留下几张照片,几条炫酷的朋友圈媚。初衷不明,去向不明。不过也对,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值得坚持的呢?

  即便是吴松自己,守着这个客栈,泡上几个妹子,就真的是他想坚持的生活方式吗?说到底,还是因为没什么可坚持的,所以在这里随波逐流罢了,他和这些来来去去的游客,本质上没区别。

  “恭喜你,她走了。”吴松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会那么失望。

  “走了?”卓皓空的注意力终于从游戏机里移了出来,他站起身,透过窗外朝外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地拎起自己的背包,“那我也走了。”

  不管林碧现在去干什么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必须快点脱身。

  “走吧走吧,我送你。”吴松挥挥手,连挽留的话都懒得说。

  两人一道出去,越过小院,以及那个空荡荡的椅子,眼见着就要顺利出门,可就在卓皓空的脚跨过门槛的时候,一个尖锐的“滴滴”声赫然在客栈的三楼响起。

  吴松吓了一跳,他第一反应就是:不对啊,这破客栈没有安装防盗警报啊。第二反应才是检查门框:果然,大门处有一个简易的红外感应装置,装置的配件简陋而眼熟,再一想,擦,这不就是那堆破烂家电吗?!

  卓皓空在警报响起的时候,也是一愣,随即唇角上扬,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来。

  好吧,躲不掉了。

  他索性抬起头,朝三楼308客房望过去。三楼,透过密密实实的雪幕,林碧正扶着栏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呢。

  吴松则顺着感应装置的电线,一面走,一面细细地琢磨其中的原理,半天才佩服地感叹道:“这丫头什么来历啊,动手能力也太强了!”

  “飞机工程师。”卓皓空淡淡道。

  吴松做了一个擦汗的动作——好吧,难怪俗话说的好,招惹谁都别招惹学霸啊。

继续阅读:Chapter 2.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空如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