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言行的二次告白
丁糊涂2018-06-28 15:503,472

  第四十九章

  格凡也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着的,在半醒半梦中迷迷糊糊睡得很没有质量。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了一下时间,八点。

  糟糕,得迟到了。这里到公司,最少一个半钟头,加上早高峰堵车。要不要打个电话和姨夫说一声呢。

  正想着,就见到陈俊雄的来电。“喂,雄哥。”

  “小凡,你昨晚没事吧?”陈俊雄问道。

  格凡心里“瞢”了一声,姨夫知道了?怎么知道的,难道露露姐说的。

  “没,没啊。”格凡小声说道。

  “好,人没事就好,派出所刚刚打电话来,贼捉到了,你一会去一趟。”陈俊雄像松了一口气,轻松说道。

  “贼,什么贼?”格凡听得一头的雾水。

  陈俊雄也有点疑惑说:“你昨晚在KTV拿的钱,不是放车里被偷了?早上派出从车牌查出到我号码,然后打电话给我的啊。”

  啊,格凡吓了一跳,昨天晚上的钱是放车里,昨晚事多,也没有拿上来。难道被偷了?人马上清醒过来,赶紧跑到车库。一看,后车门的玻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破,放在副驾驶室储物格里的十五万,也不翼而飞了。格凡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钱真的不见了。”

  陈俊雄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整天在想些什么呢。没好气地说:“好了,你早上去派出所办理一下手续,下午再来上班,我会和人事部说一声。”

  “哦,不好意思,雄哥。”格凡有点抱歉地说。

  “傻瓜,永远不用和我说抱歉。”陈俊雄只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格凡拿着手机傻傻笑了笑。怎么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甜,唉,想多了,想多了。

  格凡和值班民警说完来意,便被带到一个办案室。

  格凡走进一看,两办案的警察,一个碰巧就是言行。

  言行见格凡进入,神色未异。只是格凡看了看他略带憔悴的脸庞,心里更有些愧疚。

  至于那个被拷着的,巧了。黄毛……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黄毛见了他,眼晴躲躲闪闪的。“小,小凡哥……”

  “你们认识?”另外一个办案的警察有点诧异。

  格凡点点头,那个办案警察说道:“就是他偷了你车里的钱,刚好被我们柳警官捉个现行,你真该送个锦旗过来”那个办案的警察也是个年轻人,倒是开起了玩笑,不过随即马上就发现口误,连忙说道:“我不要和你要锦旗,开玩笑开玩笑,我不是和你索要哦。”

  格凡见他这样,还挺好玩的,便说道:“柳警官大勇无私,为人民服务,我送个锦旗来,也是应该的,你紧张些什么啊。”

  那个年轻的小警察摸了摸头,有点俏皮地说道:“这不我怕你去网上讨伐我们吗?我只是开个玩笑,你要是去网上写个帖,叫:(惊:警察办案公然索要好处费,付费警察要何用?),那我不是被喷死,就会被我领导揍死。”

  格凡呵呵大笑,这个小警察太可爱了。不过他觉得好笑,有的人可就不给面子了。一直面无表情的言行,从格凡进门,就没有正眼看过他。害得格凡想和他打声招呼,也没机会开口。

  小警察明显是言行的手下,见言行冷漠着不开口,也不敢再和格凡调侃。赶紧办公事。“请出示你的行车证和身份证。”

  格凡拿了出来。

  “稍等,我去复印”小警察离开后,格凡是想趁机和言行说说话的。但言行一起埋着头,写着东西,一副我很忙的样子。

  他估计就是不想理自己吧。格凡心想,也就不再打扰他。

  格凡转到黄毛面前,“行啊,黄毛,你胆子倒是越来越肥了,你知道那是谁的车不,敢去我们小区盗窃了。”

  言行听到这话,手上的笔停顿了一下,不过还是若无其事地写了起来。

  黄毛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小凡哥,对不起,这不是最近刚出来,手头实在紧。然后我昨天在KTV出来,见你拿着一个黑袋子,我知道你刚来结帐,就跟着你。不过我不是在小区偷的,我是在富土康附近那个烧烤摊偷借的。”黄毛偷是一五一十地什么都抖了出来。末了还加上一句:“我刚一下手,就被这个柳警官捉到这里了。”

  黄毛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模样说:“小凡哥,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行不行,我保证,绝对不再犯。做牛做马,您小凡哥的事,我黄疯狗,上刀上,下火海……”

  格凡没思听这黄毛叨叨唠唠,转头看了看言行,唉,即使见过他再多次,格凡发现,每一次,他都能发现言行不一样的帅。

  只见他穿着一套警服,坐在一个略小的办案桌后,右边的腿弯着,左边的大长腿随意地伸出来。一脸认真的脸上,带着一丝忧郁,这简直就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呀。他的手上拿着笔,神情专注地写着,所以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

  格凡偷偷走近,想看他在写些什么。

  一看,脸都绿了。只见他在A4纸上画了一只猪,猪的上下左右写着满满档档都是“猪头”“傻瓜”。格凡差点没忍住想在他的头上扫一下。不过想到他穿着警服,万一他用袭警的罪名把自己捉起来,那自己下午就不用上班了。

  问他为什么生气。因为那只猪的中间写着两个大字:“格凡”

  好吧,他收回刚刚那句认真的男人最帅。这哪里帅,他哪里是在认真办案。他就是一个无聊的幼稚鬼。

  还好,那个小警察很快回来了,把证件还给言行,说道:“手续办好了,钱一会就给您送过来,至于他,请问你要追究他的责任吗?”他指了指黄毛。

  黄毛一脸哀求的模样。格凡想了想说道,“算了,总算相识一场。”不过格凡走到黄毛身边,小声地和黄毛说道:“你好自为之,最好就离开深圳,不然雄哥估计是饶不了你。”

  黄毛一脸慌张,陈俊雄的名声和手段,他自然是知道。当下感激地对格凡说:“谢谢你,谢谢你,小凡哥,我黄疯狗对天发誓……”

  又来了,格凡前两次见到黄毛,怎么就没有发现,他就是个话捞呢。

  “走吧,跟我去办手续。”小警察推着黄毛走了,并对格凡说:“陈先生,谢谢您的配合,您要有事,也可以离开了。”说完便带着黄毛先出去。

  格凡见言行还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只能悻悻地说句:“那我先走了。”

  手要碰到门把手的时候“站住”言行开口。他站起身,走到一个电脑前,把房间里的监控给关掉。

  把格凡给推到黄毛刚刚坐着的那张被审问的椅子上。

  。格凡被吓了一跳,这神经病又要干什么?眼晴突然被一道强光照得睁不开。是那种电视里审犯人的强光灯。格凡一直以为,那是电视里的道具呢。

  “还给我。”言行突然轻声开口

  “还什么?”

  “我的心”言行面无表情,就好像真的在认真审一个犯人。

  “我没偷”格凡轻声又有点别扭地说。

  “你偷了”

  “还不了,你自己收回去吧。”格凡无奈地说道。

  “还不了,就把我的人也带走吧,不要让他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言行的话语间,容易就软弱了下来。

  格凡呆呆,没有开口,看到言行这个样子,他的心也很痛,他真的不想伤害言行。“言行,你,你不要这个样子。我们还能当朋友,当兄弟啊。”

  “我不要当你的朋友,更不要当你的兄弟。”言行突然变得有点狂臊的样子。

  格凡吓了一跳,这样的言行,真的很吓人。

  虽然心里很害怕,格凡还是说了句“对不起。。”他想,如果言行失控,揍了他一下,那估计他自己的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言行听了他的话,定定地看了他一眼,表情突然就平静了下来。盯着他的眼晴认真地问道:“真的不再考虑一下?错过我,你绝对找不到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了哦。我长得还挺帅,家里,也挺有钱,我性格也挺好,职位也马上调升了。如果你和我在一起,我会好好好好的宠你的,而且我会洗衣做饭拖地洗碗,什么都是我干,我的所有工资,都交给你,对了,我的身手不错,绝对能够保护你,如果你不喜欢警察,那我可以马上辞职做生意,还有,我一周健身三次,我的性能力也很强……我……”

  格凡听着言行在慢慢细数自己的优点,就像一个推销员急迫想把自己的产口推销出去一样,只不过,他是在推销自己。

  格凡突然发现,自己好残忍,逼着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 在如此努力而又卑微地推销着自己。如果自己能早一点遇见他……只是没有如果,他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个人。虽然他自己知道,不可能有结果。

  “对不起”格凡打断了还在细说自己优点的言行,虽然残忍,但格凡还是如是地说。

  “真的不再考虑了?”言行再次问,脸上带着重重的失望感,不过他没有再流泪了。

  “嗯”格凡点了点头。

  “那行,你滚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言行突然转过身,背对着格凡说道。

  “不能是朋友吗?”格凡问,他真的不希望和言行走到形同陌路的地步。

  “对不起,我没办法和你做朋友了。”言行闷声说道:“快走吧,不然一会你该走不了了。”

  格凡看了一眼,像在极力忍住什么般的言行,打开门,离开。

  他知道,走出这道门。他和言行,就像两道平行线。永远都不会再有交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背后的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背后的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