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就我一个
纳兰蓝沁2019-10-12 02:151,729

  安明辉对安然的那一丝愧疚,瞬间被张芳的动作给冲击的没了踪迹。

  “你给我放手!”

  安明辉死死地拽住了安然的胳膊,可是安然却死死地抓住了张芳的头发。

  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无奈之下,安明辉不得不找了一把剪刀,将张芳的长发给剪断了。

  “明辉!呜呜!”

  张芳瞬间扑进了安明辉的怀里。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力道碰到了安明辉的右手,而那把剪刀好巧不巧的划破了安然的手背。

  “嘶!”

  安然痛的难受,可是心口更难受。

  张芳夸张的叫了起来。

  “呀,安然,你流血了?快给张姨看看。”

  说着她就要去抓安然的手。

  她的小动作安然如何不知道,冷笑一声,直接掀开了她。

  “滚!用不着你假仁假义的。”

  “安然!道歉!”

  这一次,安明辉是真的生气了。

  他沉着脸,死死地瞪着安然,那表情好像安然不道歉,他就会弄死安然似的。

  安然突然笑了起来,只不过心口一抽一抽的疼着。

  “要我道歉,门儿都没有!”

  她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让她作呕的家。

  或许,从妈妈去世之后,这里已经不能算是她的家了。

  安然突然觉得,天地之大,居然没有了她的容身之所。

  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第一时间去了沈斌那里。

  她只剩下沈斌了。

  沈斌不怎么住在家里,在外面买了一栋房子,虽然平方不是很大,可是安然却觉得好歹有个让她疗伤舔舐伤口的地方。

  她下了车,快步朝家门口走去。

  门,虚掩着。

  安然瞬间警戒起来。

  难道来了小偷?

  她轻轻地推开门,脱下了鞋子拎在手里,一步一步的朝卧室走去。

  周围十分安静,静的让人隐隐的觉得有些压抑。

  安然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门口,轻轻的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却在那一瞬间,所有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

  沈斌光着身子搂着一个女人睡得正香。

  本就千疮百孔的心,猝不及防的被再次撕裂,带着皮肉,裹着鲜血,疼的她差点站不住脚。

  劈腿!

  她不是没想过,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沈斌怀里的女人突然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啊”的一声尖叫,整个人拉起被子盖住了她自己和沈斌。

  “大早上的鬼叫什么?”

  沈斌揉着脑门,好像是有些头疼。

  安然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个尖叫的女人,手指紧紧地扣进了手心里。

  “安萍,睡了我男人的滋味如何?”

  安然的声音仿佛是寒冬腊月的飞雪,瞬间将整个房间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姐,姐姐。”

  安萍胆怯的叫了一声,那样子仿佛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明明她才是个小三!

  安然冷笑着。

  “别叫我姐,我妈就生了我一个。”

  安萍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沈斌好像这才清醒过来,茫然的转头看了看周围,那眸子从迷离到聚集,然后到震惊,最后惊慌失措起来。

  “安然,不是,你听我解释!”

  他一把推开了安萍。

  安萍没有想到会这样,一时不妨,直接被沈斌推到了地上,摔得有些难看。

  可是沈斌却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一把拉过被子裹住了自己,然后跳下床,想要拉住安然,却被安然给躲开了。

  沈斌记得脸都红了。

  “不是那样的,安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昨天晚上喝了点酒,我……”

  “沈斌,我们完了。”

  安然没有去听他的解释。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就是他和安萍滚在了一起。

  凡是被安萍碰过的东西,她安然就算再喜欢,也不会留下。

  沈斌整个人愣在那里,看着安然眼底的痛苦,伤心,已经难过,整个人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我自愿的。安然,我是被陷害的!”

  他多想拉住安然的手,将她抱在怀里,可是安然的眼神令他退不了。

  “无所谓了,我祝你和安萍能够百年好合。”

  安然转身就走。

  虽然说的决绝,走的洒脱,可是心底的伤痛却好像突然间被放大了无数倍。

  他明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人就是张芳和安萍,为什么还要和她滚在一起?

  被陷害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他要是真的干净,真的和安萍划清界限,又怎么会被陷害?

  安然突然觉得自己连最后的避风港都失去了。

  心痛到抽筋,痛到痉挛,痛到她无法呼吸,不得不蹲下身子捂住了胸口,然后大口的喘息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甜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甜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