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一个疯子
猫尾2019-10-12 02:132,121

  “我还告诉你一件事。”杨念绒嘴角笑意放大着弧度:“南毅之所以说喜欢你,是因为他想让你心甘情愿付出你的身体!”

  “你想,结婚五年了,都还没碰过你的身子,这多亏啊。”杨念绒抿唇喝下咖啡后又笑着道:“所以,把你这身子玩烂了,再丢掉,那肯定更划算一些。”

  随即,她又将从我手中拿过孕检单道:“这可是南毅亲口对我说的,不过我不太相信,我觉得南毅玩你,肯定是担心,担心这五年来,你不甘寂寞给他带绿帽子!”

  “所以,他才来说喜欢你,想咳咳你还是不是守身如玉!”

  我紧紧的咬着唇,才知道自己是气的浑身发抖:“杨念绒你说够了没有?”

  我和南毅没有同房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而杨念绒却把这事说的的清清楚楚,诚然,这都是南毅告诉她的。

  见到我这样,杨念绒咯咯的笑起来:“简初啊,如果你不甘寂寞去和别的男人玩了,我可以给你推荐个好点的补膜医院。”

  我深吸一口气,怒极反笑道:“杨念绒,你这么知道那个补膜医院好,看来是那医院的常客了?”

  说着我起身想要离开,但头却一阵发晕,我只得手支撑在桌子上,强迫着不让自己跌倒。

  杨念绒带着如同狐狸一般的笑容道:“简初,我会得到南毅,而你将会是弃妇!”

  我逃一样的离开咖啡店,说真的,我心口堵得慌,很难受。

  回到南家,我只是感觉浑身疲惫,稍稍休整一下之后,也就走进了浴室。

  褪去一身疲惫,我躺在浴缸里,任由温水的韵腻流淌在自己身体上。

  我不自觉的想哭,南毅……他真的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吗?

  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来了一双手,一双略带薄茧炙热的大手。

  我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想挣扎,却听到低哑暗沉的声音:“别动。”

  这是南毅的声音,只有他的声音才能够让我心悸,让我情迷不知所以。

  南毅从背后揽住我,他头抵靠在我的肩膀上,那带着薄荷味道的唇轻触在我耳际:“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美?”

  他的手渐渐往下,缓缓没入我的背脊,薄茧的手所到之处就好像是一条电鳗一样,让我僵硬。

  “南毅……”我大脑一阵空白。

  南毅掰了过我的身体,强迫着我正视他,他白色衬衫上解开了两粒扣子,显得很性感。

  他如同刀刻的英俊脸庞上,带着几分情欲的对我道:“你说结婚五年,我是怎么忍下来的?”

  说着他轻笑了起来,那种笑,我看不懂,他眼眸深入潭,一眼望不到尽头。

  倏然,他手抵靠在我后脑勺,唇对唇的对着我亲了过来。

  这是一个带着薄荷与烟草味道沉长的吻,我想,我一生无法忘记。

  他几乎吻得我快要窒息,而我空白的大脑,在这窒息的片刻,涌入了太多悲伤的碎片。

  我猛地回想到杨念绒咯咯娇笑着面容说,南毅说他喜欢你,不过为了得到你那身子罢了!

  “啊……”我睁开眼睛,用力的推开压在我身体上炙热的身躯。

  南毅黑眸微动,他伸手擦拭了一下唇,声音依旧低沉:“怎么了?”

  我深吸了几口气,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身体?”

  南毅皱了皱眉头明显的不悦,正待他想开口时,手机却不适宜的响起了电话。

  他再没理会我一点,没有一丝犹豫的就拿出手机。

  我不禁失笑起来,这已经足够明显的说明,在他眼中别人永远都是第一的,而我……不过就是个即将被丢弃的弃妇罢了。

  南毅没有忌讳,直接在浴室里接起了电话,而我也听到了杨念绒娇滴滴的声音。

  “毅……我有件事必须得和你说……”

  “什么事情?”

  我只看到南毅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而他向来无波澜的眼眸中,此刻竟然燃起了怒火,熊熊的怒火,仿佛要煅烧的人连渣渣都不剩。

  他狠狠的掐断了电话,又在手机上点开了什么,随即将手机丢在地上:“!”

  而后南毅猛地朝着我扑了过来,他像是一只猛虎,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几乎咆哮道:“你真是个!”

  我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只得拼命的抓着他的手,试图让他松开我:“你……你要做什么?”

  南毅手中力道更是加剧,他双目通红,咬着牙齿道:“你就这么空虚寂寞,想要去勾引别的男人么?”

  他掐的我喘不过气来,掐的我感觉下一秒就会死去,强烈的求生欲往,使得我挣扎的更加厉害。

  我用力的抓着他,指甲深深的镶嵌进了他的手臂肉中:“你放开我!”

  但是他没有松手,他眼中的暴戾与果决,让我知道,他会掐死我!

  我真的不知道杨念绒和他说了什么,导致他一下子变成这样,他现在犹如疯子,一个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疯子!

  我几乎用了全身的力道,已一种畸形的状态张开嘴,重重的咬在他的手上。

  顿时,口腔中鲜血弥漫。

  南毅松开手,直接给我来上了一巴掌:“愚蠢!”

  他这一巴掌力道极大,我被扇倒在浴缸边弦上,只感觉浑身乏力的连呼吸都在泛疼。

  我虚弱道:“我做了什么,要让你这么对我?”

  南毅并未回答我的问题,他薄唇勾勒人出冷笑的弧度,仿佛地狱的罗刹,带着嗜血的味道:“既然你这么开放,那么喜欢玩,那我陪你好好玩!”

  他几下扯开自己的白衬衫,解下衣裤,不多时,他和我一般,在这硝烟弥漫的浴室无寸缕衣服遮盖相对。

  见此,我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发着颤栗,都在害怕的蜷缩着:“不……不要!”

  他猛地向我扑来,轻易的把我压在身下:“你的身子只能是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有余温,唯情可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有余温,唯情可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