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们离婚
猫尾2019-10-12 02:132,266

  “南毅,我们离婚吧。”

  我吐出这几个字,只是感觉心口如同针刺,每一个字都扎的我生疼。

  要知道,结婚的五年前,我还是对爱情,对南毅满怀憧憬的啊。

  而离婚,是我从未想过的词,我并不是一时冲动才说的,导致我说离婚的一个幕后推手,还有就是……公公临终前说的那个秘密。

  我不知道公公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个秘密,有些时候,知道了一些事情,反倒是更受其乱。

  再抬头时,我看到南毅英俊的脸庞上铁青着一片,而杨念绒脸上带着狐狸般得逞的笑容。

  “是让秘书把离婚合同给我,还是我们去民政局签字?”我轻轻的说道。

  南毅,我知道你喜欢杨念绒。

  我给你最后的爱,是我的离开,希望你安好。

  南毅面色始终铁青,眼眸中带着的是惯性的怒火,骇人的怒火。

  他拳头紧紧的捏着,手上青筋直冒,仿佛是在隐忍着什么。

  倏的,他紧捏着的拳头张开成掌向我袭来,又奇准无比的扣住我的下巴:“滚出去!”

  未等我作答,杨念绒急道:“毅!为什么?”

  “为什么不和她结束?”

  我睁开眼睛,第一次正对面的看着南毅,比起五年前他俊朗的脸庞上多了几分成熟,看起来更显男人韵味。

  以前我从不敢这么看南毅,但现在……我已经决定要放手离开。

  南毅的冷漠,不信任,以及他的厌恶,我的胆小,我的害怕,我的惶恐,注定使得我们的婚姻不会长久。

  这个道理,我在结婚之前,就应该明白。

  我再一次的解释道:“南毅,我没有推杨念绒。”

  我想我离开时,是没有污点,干干净净的。

  “毅……”杨念绒推了推南毅的胳膊:“毅,我爱你……我想和你永永远远的在一起,所以你就和她离婚吧……”

  我看着杨念绒,竟然笑了出来:“杨念绒,栽赃陷害的勾当做多了,当心会怀不了孕。”

  到不知为何,我笑着笑着,竟然流出了眼泪,我又道:“南毅,我祝你幸福。”

  南毅一字未语,他骇人的眸中带了几分复杂,而这时,我却惊奇的发现,他的瞳孔中只有我。

  结婚五年,在他眼中,我就是个占有南家媳妇名称的傀儡。

  生平第一次,得以被你注意,我,何其荣幸。

  “你有什么资格说离婚?”南毅捏着我下巴的力道加大了几分,赫然道:“你又有什么资格祝福我?”

  我只感觉自己下巴仿佛要被拆下来,生疼不已:“我们离婚,这样……”

  我们离婚,这样……对谁都好。

  唯独不过,我的心,会疼。

  “要离婚,也该是我说离婚!”南毅几乎是吼着出来的。

  他倏然松开我的下巴,眸中犀利,再一次道:“你现在立马给我滚!”

  我闭上眼睛,我以为我的放手,对南毅来说是一种解脱,会让他如释重负。

  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并没有想就此结束……

  如他所愿,我滚出了医院。

  我知道,我现在是撞了南毅的逆鳞,等于驳了他男人的自尊心。

  就像他说的那样,要说离婚,也该是他说离婚。

  八月的天极热,照理说是不该有雨的,但今晚却是突如其来的下了场大雨,浇灼的让人心中更加烦闷。

  走出医院之后,我自觉没脸再回到南家,正打算回娘家,但奈何,在这大雨滂沱的时候,竟然没有招到一辆车。

  我用手机软件打了辆快车之后,就在医院门口等待着。

  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我心中不由得哽咽起来,我知道用不了多久,南毅的离婚协议书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从此以后,我与南毅,形同陌路。

  南毅,我们还未渡过七年之痒,就已经分开。

  不知不觉,我眼角在一次湿润了,我擦拭了一下眼角,再抬头的时候,就见面前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车。

  恰巧我的手机上,显示的陌生来电,正是软件司机的电话。

  我朝着那辆黑色的车跑过去:“喂,我看到你的车了,现在我正过去。”

  坐上车后,我稍稍整理了一下被湿透的衣服道:“师傅,麻烦往青山路那边走。”

  然而,那司机却一点没有理会我,也没有任何的动弹。

  我只好再次道:“师傅,麻烦去……”

  这时,我还未来得及挂电话的手机发出声音:“小姑娘,我车抛锚了,去医院可能会晚点。”

  我一阵尴尬,很显然,我认错车了。

  “对不起,我……”

  我正准备下车的时,男人开口道:“这么晚了,你身上也没有伞,出去也是淋雨,我送你过去。”

  他说话声音很有磁性,就好像是弹奏的钢琴一般,轻轻扬扬,给人感觉特别的舒服。

  我本想下车不麻烦他,但奈何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而他已经发动了引擎,由此,我也只能再三说了句谢谢。

  车内放着悠扬的莫扎克轻音乐,车厢里调节着恰到好处的空调,清清凉凉,舒缓到了极致。

  “青山路那条街道?”他扭头问道,随即,他眼眸诧异了几分:“是你?”

  我一愣:“我?你认识我?”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大致模样,他有着整齐的短发,皮肤白皙,深邃的眼眸上,带着黑框的眼镜,长得温润如玉,俊美如斯。

  看到我发愣的模样,他轻笑一声,末了道:“不认识,只是你长得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

  下车后,我说道:“谢谢你,麻烦你送我过来。”

  男人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不用谢。”

  走进家门,就看到爸酗酒砸锅碗瓢盆的场景。

  “全怪你,要不是你,我哪里会输!”

  我爸拿着酒瓶子咕噜噜的往嘴里灌了几大口之后,又猩红着眼怒骂道:“以后老子去赌博,你要是在给老子添堵,就别怪老子弄死你!”

  在客厅角落沙发上,蜷缩着一个瘦小的女人,这人正是我妈。

  她声音微小而凄苦:“简强,你再赌,高利贷的人过来,就要把家给拆了!”

  “老子还有个北海首富的女儿,高利贷的人还给动老子不成?”

  我大脑空白的看着面前狼藉的一切:“我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有余温,唯情可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有余温,唯情可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