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差异
梅雪飘飘2018-06-22 23:172,881

  吃晚饭了,四方桌被挪到了堂屋的正中间。三个孩子不管不顾的先占了桌子的两边,莉莉和霞霞占了一边,旺旺紧挨着两个姐姐也占了一边,司徒聪和司徒壮各坐了一边……

  葛玮早就听说农村的晚饭经常在8、9点才吃,所以对荷花忙活了半天,到了8点多,全家人才吃晚饭是一点也不奇怪。

  司徒聪父亲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两眼直直的看着荷花拿着一大摞碗从厨房走出来。

  “父亲,吃饭了。”葛玮看到司徒聪父亲还不上饭桌,就走过去拉他的胳膊。

  司徒聪父亲朝旁边躲了一下,紧着指了指墙角的小椅子,“我坐那里吃。”

  葛玮有个习惯,就是父亲葛扬名只要在家吃饭,她都会挽着父亲的胳膊一起上桌子。现在看到公公的躲闪,葛玮意识到自己唐突了。她笑了笑,松开手。不过她没想到公公放着桌上的空位不坐,还真的坐墙角的小椅子。

  看到米饭是用电饭锅做出来的,葛玮很有点吃惊。虽说她在家里从来没有做过家务,也不会做饭,可她知道自己家是用高压锅蒸米饭。葛玮曾听妈妈讲过很多次,说新出了一种电饭锅,特方便。妈妈好几次想买,又觉得价格太贵,没舍得。葛玮之所以吃惊,就是因为没想到司徒壮居然比自己妈妈想的开,舍得花那么贵的钱。葛玮还真是第一次见电饭锅,出于本能的好奇心,很仔细的察看锅的外观,想知道这个锅到底比高压锅强到了哪里,会让妈妈如此惦记,却又不舍得买。

  荷花刚一揭开锅盖,满满一锅的雪白大米饭,葛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大米清香,她的食欲瞬间被勾了上来,“二嫂,这米真香。”

  “香吧?我们这是新米,你们城里人是吃不到的。”荷花得意的说。

  “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的米。”葛玮接过荷花盛好的米饭,边说着话,边转身走向公公,很恭敬的双手递给他,“父亲,给你。”

  “莫给他,他不吃!”身后突然传来众人的叫声,葛玮端着碗愣住了……

  “三爷,爹爹喜欢吃饭锅巴!是吧?妈?”莉莉很大声的说。

  “快吃你的饭。”

  葛玮听到荷花嗔了一句,她转过身,看着荷花把大半碗饭锅巴递给了公公。葛玮看着公公什么也没说,只是端着碗站起身……葛玮的目光随着公公走到饭桌,她看着他夹了几筷子菜,又走回来,在小椅子坐下,然后低着头,非常费力的咀嚼着……

  葛玮还看到司徒壮自始至终都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让葛玮最吃惊的是司徒聪,尽管他把全部过程都看在眼里,却熟视无睹的大口自顾自的吃饭。

  “小葛,快来,吃饭。”荷花大声叫葛玮

  “来啦!”葛玮端着碗,慢慢走过去,坐在司徒聪旁边,正好面对着坐在墙角的公公。

  葛玮是家里的独女,又是最小,父母虽然对她非常宠爱,却不溺爱。幼小的她早早就被母亲教会了“锄禾日当午,汗滴和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父亲更是不允许她和哥哥浪费一粒粮食,吃饭时,如果谁把米粒落在地上,也都会让他们捡起来吃下,所以葛玮从小就养成了吃饭不挑剔的习惯。

  桌上摆着四大盘菜,炒小青菜、炒油白菜、炒豆角,再就是一盘自家淹的干萝卜丝咸菜。尽管葛玮从上午9点吃了那顿饭以后就再没有吃任何东西,尽管香喷喷的米饭对她有着那么强的诱惑力。但是,此时的她竟已无一丝的饥饿感。

  葛玮看着司徒聪狼吞虎咽的埋头大吃,看着三个孩子你争我抢的夹着菜,看着坐在墙角吃盛满饭锅巴,只夹了一点菜的公公,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让她如坐针毡。

  “小葛,快吃啊。”荷花指了指干萝卜丝咸菜,“这是我淹的,你尝尝。”

  “哎!”葛玮夹起了一根别人动都不动的干萝卜丝咸菜,尝了尝,“二嫂,你淹的真好吃。”

  “那就多吃些。”司徒壮把青菜放进了嘴里,“小葛,别看你是当官的,论做饭,你肯定比不过二嫂。”

  “那是!”葛玮笑着点了点头,视线还是忍不住投向公公,“父亲,你再夹点菜吧!”

  “莫要管他了,他就这样,越是来人,越要那样,好像我们都对他不好一样。”司徒壮大声制止葛玮。

  司徒壮的话让葛玮觉得自己的胸口瞬间被堵住了,她端起还没有动一筷子的碗快步走到公公跟前,一声没吭的把一大半米饭拨给他,又从公公的碗里夹出很多饭锅巴放到自己碗中。老人抬起头笑着看向她,眼神中写满了慈爱,“你也爱吃?”

  “对,我也爱吃。”葛玮笑着大声回答,但她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要流下来了。

  “太硬,你咬不动,你还是去吃饭。”公公笑着说。

  “没事,我爱吃。”葛玮继续从公公碗里夹着饭锅巴。

  “她也爱吃饭锅巴。”司徒聪父亲冲着众人发出孩子般的笑声“我还没见过现在的年轻娃儿爱吃饭锅巴。”

  葛玮回到桌前,又夹了些菜送到公公碗里。桌上的大人都尴尬的看着她,谁也没吱声。司徒聪父亲则一直在憨憨的笑,“你去吃,你去吃,莫管我……够了……够了……”

  葛玮默默的,使劲咀嚼着饭锅巴……

  天气太热了,电风扇虽然一直不停的吹着,但每个人身上的汗还是不停的流!

  “小葛,你吃的咋那么少?”司徒壮看着葛玮。

  “就是,三爷吃的好少。”莉莉接嘴。

  “我在减肥。”葛玮勉强笑着回答。

  “你也不胖吗!你们城里人都这样。上次大嫂的弟媳妇来,也是吃的这么少,说是减肥。哪像我们,想胖都胖不起来。”荷花大声说着,时不时的给儿子夹着菜。

  “你吃点菜吗!怎么老吃咸菜?”司徒壮已经注意到葛玮一直都是吃面前的那盘咸菜,而且就吃靠自己那边。

  “我喜欢吃,二嫂的手艺就是好。”葛玮侧过头看了看左手边坐着的荷花。

  “我也是瞎淹。”荷花把咸菜朝葛玮面前又推了推。

  “二哥,我们晚上去大哥家住吧?”司徒聪终于说话了。

  “去那里住干啥?你们住我和二嫂的房子,霞霞住爷的房子,我和二嫂住这边的小屋。”司徒壮把空碗推到一边,站起身,从堂屋的香案上拿了支烟点上,悠闲的抽着。

  “莉莉和旺旺住哪?”司徒聪推开了自己的空碗,他吃的可真不少,整整三大碗。

  “旺旺和我们住,莉莉和你们住。”司徒壮说。

  “莉莉和我们住?那我们还是到大哥家住吧。”司徒聪看了看听他们讲话的葛玮。

  “那有啥?莉莉个小伢,睡着了,你把她卖了都不知道,还能碍着你什么事?”司徒壮不高兴了。

  “二哥,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司徒聪回头问葛玮,“你看行不?”

  “随便!”葛玮笑了笑

  葛玮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哈城,回自己的家,越快越好……

  “玮玮,爸爸做了一辈子政治工作,凭爸爸的经验,我可以断言,司徒聪的家庭状况一定非常不好,并且还向你隐瞒了很多情况。

  玮玮,妈妈不是一定要你找个门当户对的小伙子,妈妈也不是说他不好,妈妈让你爸了解过,他工作干的不错,爱学习。妈妈就是觉得你应该找一个知根知底的男孩子,就像云岩和苏磊。

  玮玮,如果你一定要和司徒聪结婚,我和你妈当然会祝福你们,只是我们担心你将来会后悔……”

  葛玮脑海中闪过父母对自己讲的话,此时的她不得不承认,父母的话应验了,她确实已经有点后悔了!但她又不想承认自己真的是“选对了人,进错了门”。

  葛玮已经看出司徒壮是个非常会算计的人,司徒聪和他的感情还特别深,甚至对他的话是言听计从。好在她和司徒聪过几天就回去,将来也不会和他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继续阅读:特殊之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