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之家
梅雪飘飘2018-07-04 13:024,666

  程思明的母亲王月这阵子是既高兴,又犯愁,她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高兴的是儿子要结婚了,愁的是女方家庭条件太好,如果看了自己的家,将来会不会让儿子受委屈?尽管儿子在电话里一再嘱咐不用操心他的婚礼,一切等他回来再说,但当妈的哪能不准备?再想到早逝的丈夫没有看到这一天,黑夜里的她又忍不住流了泪……

  1984年,王月的所在的厂子因为效益不好,开始减员,她和20多名女工被下了岗。

  程思娟不是王月的亲生孩子,是程思明捡回来的。程思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这是邻里街坊公开的秘密,也就是瞒着她。程思娟也问过爸妈,为啥同学家的爸妈都不敢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再多生小孩,他们却敢生?爸妈每次都说,因为他们太想要个妮子作伴,就宁可被罚款也要生她……

  王月是独生女,她和父母在同一个厂子工作,父亲是八级钳工,为人特别刚烈、好强。母亲是车工,性情很温和。王月的性格完全随了父亲,就因为父亲反对自己和性格内向,不爱讲话,却心灵手巧的农村临时工,也就是程思明的父亲结婚,她便住进了厂里的集体宿舍。

  为此,王月父亲一气之下在厂里宣布和宝贝女儿断绝父女关系。反倒是王月的母亲,因为心疼女儿,时不时背着老伴悄悄去女儿的小房子看看……直到程思明出生,王月和父亲才慢慢缓和了关系。随着程思明一天天的长大,王月父亲爱极了这个漂亮、活泼、聪明的外孙子,经常会趁着王月不注意,把外孙子“偷”回自己家,王月夫妻也都装着不知道。所以,程思明与外祖父母的感情是特别好。

  程思明9岁的时候,外祖母突然脑溢血离世。半年后,外祖父也离开了他。一向开朗的程思明不会笑了,除了学习,他不和任何人来往。医生告诉王月夫妻,程思明是因为受了过度刺激得了自闭症。为了给儿子治病,王月夫妻花光了所有积蓄,程思明的病情却未见丝毫起色。唯一让王月安慰的是,程思明的成绩一直在全年级名列前茅。

  程思明13岁那年的夏天,上完晚自习回家的他,突然给王月夫妇抱回了一个女婴,说是自己在家属院门口捡的,也就是后来的程思娟。让王月夫妇没想的的是,程思明的病因为有了这个小妹妹,竟然慢慢好了。程思明15岁时,他的爸爸为了救落水儿童牺牲了,那年王月才36岁。

  王月没有告诉程思明自己下岗的事,她早已经拿定主意,不让自己和女儿成为儿子的拖累。王月是典型的河南女性代表,她不仅能吃苦,还精明和豪爽。做得一手好饭菜的王月,最初是在一家小饭店打工。3年后,她不顾厂子里老姐妹们的劝说,毅然盘下了这家已换了两个店主,在众人眼中生意萧条,早该关门的小饭店。8个月后,这个“客自来”小饭店,不仅留下了原来的老顾客,还把新顾客变成了回头客,王月的生意是越做越红火。

  去年,已在军校当教员的程思明给王月打电话,说刚刚在战友的女朋友处见到了同学女朋友的女朋友,叫云珺,是个儿科军医,自己对这个女孩感觉特别好。王月立即对儿子说:“感觉特别好,就向你爸爸学习,放开胆子,追……”

  但是,从那以后,程思明却再没有对王月提起这件事。即使王月问,他也只是说自己正在让同学了解云珺的情况。直到今年3月,程思明才告诉王月,说自己已经彻底搞清了,云珺是军医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专业是儿科,她爸爸是军参谋长,妈妈是图书馆馆长,她有两个哥哥。大哥云海已经结婚,有一个5岁男孩。二哥云岩特优秀,29岁,博士后,曾当过他同学的研究生带课老师,在北京的一个军校当教员,只是可能因为太优秀了,眼光高,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王月听后立即变卦,“儿子,这样家庭咱高攀不起。这种女孩咱家也养不起。听妈的话,赶快撤吧……”

  然而,但是,就在十天前,程思明突然告诉王月,说已决定和云珺结婚……王月停了好一会儿,“儿子,人是你选的,妈只要你幸福就成……”

  知道了儿子回来的具体时间,王月便开始忙了,她做的第一件事是找人把家里不大的三间房粉刷了一遍,将最大的一间布置一新,给儿子做新房……王月尽管每天都是笑着忙里忙外,但未来的儿媳妇没亲眼见着,她的心总还是没底。毕竟女孩来自大家庭,这脾气性情还真保不准能好的哪里……

  王月做的第二件事是准备婚礼和礼钱,对这些,王月的心里确实一点谱都没有,她向原来在厂子里关系不错的姐妹打听,她们说,第一次见面,当婆婆的至少要给儿媳妇8千块见面礼,还不算婚礼上给的“万里挑一”,就是“1万零1块”。要摆酒席,就不好说了,至少得准备3、5万。

  王月算了算,行!自己还拿得出。不过为了防备万一,她还是向她们借了一点。只要不让外人笑话,不让儿子在女方家受气,她这个当妈的,就是再难,再苦也高兴。

  13岁的程思娟和程思明的感情特别深,刚听妈妈说哥哥要回来结婚。就一边高兴着,一边琢磨起送给哥嫂的礼物。最后她还是听了好朋友们的建议,买了一对亲吻的白瓷娃娃。

  程思娟听妈妈说嫂子是军医,羡慕极了,因为她的理想就是像哥哥一样当军人,只不过是当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上午,身着夏季军装的程思明,双手各拎着一只皮箱,用头点着周围高矮不一的平房,对身旁背着白色小皮包,穿着裙装军服的云珺说:“你看,这些地方用不了多少就要全部拆掉,据说要盖个大商城。”

  云珺这次回程思明家,本来不想穿军装,可程思明说自己母亲和妹妹都希望他们能穿着军装回来,她也就随了他。现在,听了程思明的话,云珺看了看那些地方,“会拆你家吗?”

  云珺声音很柔软,如果只听她讲话,不看穿着。怎么听,怎么也不像个军人。

  “不好说!”

  “思明,你家还有多远?”

  “你累啦?”程思明看了眼云珺,“你看,前面那座五层楼就是。”云珺朝前看去,只见在一片平房之中,突兀的耸立着一栋五层楼。

  “我姥爷走了以后,我们家就搬到了姥爷家。我们这个家,多亏了我妈……”程思明摇了摇头。

  “以后会更好的!”云珺轻轻拍了拍程思明的胳膊,她早已听程思明详细介绍了自己家的情况。

  程思明和云珺刚走进家属院大门,坐在门口的一位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站了起来,“这不是思明吗?你总算回来了。”

  “张姨好!”程思明笑了,他停住脚步,“珺珺,这是张姨。”

  “张姨好!”

  “思明,你真是个好孩子,给你妈带回这么漂亮的姑娘。”张姨上下打量着云珺。

  程思明笑着看了看脸上已布满了红晕的云珺,“张姨,回头到家里去坐啊!”

  “好,好。”张姨点着头,“快回吧,你妈刚买了一大兜菜回去。”

  “哎!”

  告别了张姨,程思明带着云珺继续往里走,一路上不时和人们打着招呼……

  “一楼最东头的房子就是我家。”云珺明显感到程思明的步子加快,穿着半高跟鞋的她,已经跟不上他了。

  “妈!开门!我是思明!”程思明到了门口,把皮箱往地上一放,就开始敲门,那神情完全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云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如同这敲门声,咚咚狂跳。

  门很快就开了,一位很瘦,个子中等,梳着短发的中年妇女刚出现在门口,就笑着向程思明伸出双手,“儿子,你可回来啦!”

  “妈,我想死你了!”程思明也立即伸出双臂紧紧抱住王月。云珺的眼睛湿润了,在她的记忆里,自己和哥哥从没有和妈妈有过如此亲密的拥抱。

  “思明,这是珺珺吧?”王月擦了擦眼泪,松开儿子,看向云珺。

  云珺原以为自己会叫不出“妈”,却不曾想此时的自己竟毫无障碍的冲口而出,“妈,我是云珺。”

  “哎!真是好孩子。快!快进屋!”王月没想到儿子不仅带回个天仙似的儿媳妇,而且这个女孩子还如此的懂礼。就这一声“妈”,让王月高悬的心立即落地了。王月拉着云珺的手进了屋,笑的那叫个开心,“珺珺,热坏了吧?思明,快带着珺珺去洗洗。我这就去给你们切西瓜,倒凉茶!”

  云珺和程思明洗完脸,从卫生间刚出来,就听到有个女孩子边咚咚敲门,边大叫,“哥,哥,快开门!快开门!”

  王月端着西瓜,笑着从厨房里出来,“这孩子,又不是没钥匙。”

  “来啦!”云珺还没反应过来,程思明已冲到了门口,他拉开门,一个穿着杏黄色连衣裙的女孩就扑进他的怀里。

  “难道这家人都是这样表达情感吗?”云珺面带微笑站在客厅中间,不由得在脑海中画了个问号。王月笑着看了看兄妹俩,转身又去了厨房。

  “哟,长这么高了。这要是走在路上,哥肯定认不出。”程思明打量着妹妹。

  “哥,别说我,快让我看看嫂子。”程思娟回过头,很好奇的看着云珺。然后又转头看向程思明,“嫂子?”

  “嗯!”程思明笑着点了点头

  “哥,我把嫂子好有一比。”程思娟围着云珺转了一圈。

  云珺看着水灵灵的程思娟,“你想把我比成什么?”

  “嫂子就是那‘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娇柳扶风’的‘林黛玉’。”程思娟的嘴里是念念有词。

  “思娟,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云珺微微笑了,她很清楚,程思娟是把《红楼梦》中形容林黛玉的词,断章取义的安到了自己身上。

  “妈,你出来,你看看嫂子像不像林黛玉?不,应该是比林黛玉健康,有活力。”程思娟冲着厨房大声叫着。

  “像,我看像,刚才你嫂子一进门,我就忽悠了一下,还以为咱家进了仙女呢!”王月在厨房里大声笑着回答。

  “你嫂子从小的外号就是林黛玉。”程思明用充满幸福的目光看着云珺。

  “思明,不许瞎说,别逗妈和小妹玩了。”云珺的脸红了,娇羞着嗔了一句程思明。

  “这可不是我编的,我是听某人讲的。说你们三个人都有一个外号,你是‘林黛玉’,葛玮是‘史湘云’,苏玙是‘妙玉’。”程思明一本正经的说。

  “别某人了,肯定是苏玙讲的。她就是这样,啥事都告诉叶文伯。”

  “哥,你见过‘史湘云’和‘妙玉’姐姐吗?她们漂亮吗?”程思娟紧着问程思明。

  “问你嫂子。”程思明拿起两块西瓜,边给程思娟和云珺,边大声说:“妈,吃西瓜了。”

  “你们先吃,我把菜切了就来。”

  “嫂子,你快说,‘史湘云’和‘妙玉’姐姐有你漂亮吗?”

  “娟儿,让你嫂子坐下说!”程思明把云珺拉着坐下,自己则大口吃起了西瓜。

  “呵呵,她俩都比我好看。我和这两个姐姐从出生就在一起。我们是特别好,特别好的朋友。因为葛玮姐姐从小到大不仅漂亮,还特别厉害。很爱跟着我二哥和葛宇哥出去玩,可又吐不清那个‘二’字。我哥就经常逗她,你是叫我‘爱哥哥’,还是叫‘二哥哥’,如果你叫清了‘二哥哥’,我就带你出去玩。

  刚开始,我们因为小,也不知啥意思。你葛玮姐姐每次都停断的,特认真的叫‘爱哥哥’。等我我们长大后看了《红楼梦》的电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苏玙姐姐就开始叫她‘史湘云’,也不知怎么着,就给叫出去了。”

  程思娟点了点头,“那个苏玙姐姐为啥要叫妙玉呢?我听老师讲过,妙玉挺可怜的。”

  “你苏玙姐姐被叫做‘妙玉’,倒不是因为可怜。她从小特清高,还特有才,是那种兰心慧质的性格。再加上名字中有个‘玙’字,葛玮姐姐为了报复她给自己起了‘史湘云’的外号,也就给她起了‘妙玉’的外号。”

  “嫂子,那你一定是因为又有才,又漂亮,才被叫成‘林黛玉’吧?”程思娟睁大了眼睛。

  “不是,不是。要说起来,我们三个人中,我是最不喜欢舞文弄墨了。我是因为跟着苏玙姐姐一起叫葛玮姐姐‘史湘云’,葛玮就说我从小那么爱哭,爱生病,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整个就是一个‘林黛玉’。”云珺笑着看了眼程思明。

  “哥,我看嫂子不像是身体不好啊?”程思娟疑惑的问程思明。

  “这就要感谢两位姐姐了,如果不是她们总拉着我去锻炼,我的身体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好。”云珺的目光下意识的投向了窗外。突然间,她好想葛玮和苏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