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勋
梅雪飘飘2018-07-01 10:112,440

  坦率的说,苏玙没敢奢望自己遇到这样的人家,她以为叶文伯父母既然生活在偏僻的乡村小镇,又是普通的小学老师,再怎么好,也就是为人处事通情达理罢了。然而,新婚蜜月10天之后,苏玙通过和叶勋下棋,聊天。陪南美惠买菜,做饭,洗衣。她的观点变了,因为她注意到叶文伯父母不但博学多才,家里的文化氛围也特别浓。而且他们的人缘非常好,经常会有老师找他们谈自家的事,请他们帮着出主意。

  这一切正是苏玙想要的生活,她觉得自己是特别的幸运。夜深人静之时,苏玙看着自己的漂亮新房,不禁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葛玮和云珺也如自己这样,拥有一个幸福甜美的蜜月……

  苏玙和南美惠做好了早饭,南美惠把一碗玉米粥放到叶勋面前,“老叶,就你一个人去开会,校长不去?”

  “去!”叶勋咬了一大口馒头。

  “爸,你要去哪儿开会?”叶文伯问。

  “县里开优秀教师表彰大会,你爸是获奖者。”南美惠说,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爸,恭喜你。”苏玙笑着接过话

  “玙玙,你爸每年都是先进。他啊,真正高兴的是自己民转公的事。”南美惠说

  “嗯,我听文伯说了。”苏玙点了点头。

  苏玙也是前几天刚听叶文伯说,按照叶勋的教学水平和声望,早就应该成为公办老师。可由于历史原因,这件事就是迟迟不能落实。

  这些年国家不允许再使用民办教师,县教育局也三令五申的让各学校清退。但由于叶勋教的太好,太有名。学校始终没有辞退他,县教育局也就装糊涂。结果叶勋不仅人成了“黑户”,工资也成了“黑户”。好在这所小学的老校长为人非常正直,隔三岔五的就朝县里跑,上下呼吁为叶勋解决民转公。这不,几年过去了,就在大家都觉得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时,新来的县委书记一句话,就轻而易举的把这件事解决了。

  那一天,县里召开提高中小学教育质量的研讨会,新县委书记也参加了会议,他在会上讲了一段话,“我们总是讲要重视教育,提高教育质量。可是据我所知,我县有个远近闻名,桃李满天下,几所中学都想聘请他去教学的小学教师叶勋,时至今日,居然还是民办教师,学校发给他的工资,还是‘黑钱’。

  他为啥就不能转为公办教师呢?我了解了一下,就是因为他曾经犯过‘错误’,而这个‘错误’,却早在10多年前就已经被平反了,这我就不明白了……”

  就这样,不到半年,叶勋的问题解决了,县里不仅认可了他的工龄,也补发了工资。叶勋很感谢学校对他的照顾,把自己过去领的“黑钱”全部退回了学校。

  “玙玙,文伯和同学聚会,你不一块去玩玩?”南美惠转向苏玙,“他这些同学都是附近农村的孩子,文伯和他们从小学一直上到高中。当年我们家的日子苦,这些同学没少帮过我们,不是今天这个给袋玉米面,就是明天那个送筐红薯。”

  “这些我听文伯说了,还说总是忘不了这些同学,每次回来,都要联系他们,大家在一起聚聚,彼此叙叙旧。”

  “要不然,我咋问你去不去?你们刚结婚,他们肯定很高兴看到你。”

  “玙玙原来是打算去来着,今天早晨有点不舒服,我就不让她去了。”叶文伯说

  “玙玙,哪不舒服了?要不是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南美惠关心的问

  “就是,回头让你妈陪你去看看。”叶勋说

  “爸,没事。”苏玙在南美惠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南美惠笑了,“这孩子,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好了,老叶,玙玙是来例假了,你就别再问了。”

  南美惠说完这句话,大家都笑了,苏玙的脸瞬间成了面前盘子里的红辣椒……

  吃过早饭,叶勋和叶文伯就出发了。苏玙和南美惠收拾干净碗筷,打扫完房间卫生,也过了10点……

  叶文伯家里的藏书很多,但绝大部分书苏玙很早之前就看过,那些没看过的,也都是关于教育方面的专业书,引不起她的兴趣。

  天气不是太好,没有一丝儿的风,尽管是上午,却已感觉到闷热。好在叶家住的是平房,外面的树又多,倒也没让苏玙感到太多的燥烦。

  南美惠刚办完退休手续,这几天一直赶绣那对还没完工的枕套。这是她送给苏玙的结婚礼物,准备让他们小夫妻带回去。

  枕套的图案依然是常见的鸳鸯戏水,苏玙没仔细看过,只是扫了一眼,没觉得有何新意。枕套的做工倒是非常地道,绝对的纯正手工,是南美惠一针一针缝制出来的。枕套已经完工了一个,另一个也进入了收尾工序。

  苏玙看了一会儿书,抬起头,看到南美惠戴着老花镜,坐在门口,还在不停的做着活。她放下书,站起身,倒了一杯水,端到婆婆面前,“妈,歇会儿!别把眼睛伤着了。”

  “没事,快完了。”南美惠接过水杯喝了几口,把杯子放在地上,伸了伸腰,又低头细细的一针一针的缝着枕套四周的花边。

  苏玙搬过小凳,坐到南美惠身边,侧过头,第一次仔细看图案,这才发现,南美惠的这个鸳鸯戏水图设计的很是别致。她过去看到的鸳鸯戏水图,都是一对鸳鸯并肩在水中游。而这对鸳鸯则不同……

  在一块淡绿色的缎面上,一对色彩鲜艳的鸳鸯交颈相依在水中,远处长有错落有致的芦苇,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最让苏玙惊讶的是鸳鸯的眼睛,简直是被婆婆绣活了,还真的是含情脉脉,秋波互送。

  “妈!你的手真巧!”苏玙不由得发出赞叹。

  “还不是小时候被逼出来的,那时候越是大户人家的女孩子,越要做一手好的女红,要不然会被人家笑话。不像现在,只要需要,上街买就行了。”南美惠摘下了花镜,看着手中的活。

  “妈!我咋听你讲话有南方口音?”苏玙突然产生了探究“故事”的心思,但她表现的很是漫不经心。

  “我的父母是上海人,在家里都讲上海话。在外面讲话,说是普通话,多少还是有南方口音。”南美惠随口回答。

  “爸爸也是上海人?”

  “嗯!”南美惠继续手里的针线

  “那你们怎么不在上海住?到这个穷地方?”苏玙小心翼翼的一步步靠近主题。

  “还不是你爸爸,一定要在这里住!”南美惠笑了一下。

  “我听文伯说,在他的印象中,你们从来没有带他去姥姥和姥爷的家,也没有带他去爷爷和奶奶家?”苏玙看着南美惠的脸色。

  “嗯!太远了,交通不方便。”南美惠神态自然,继续手里的活……

继续阅读:离肠千万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忍冬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