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剑只杀人
少侠红桃七2018-06-24 22:201,642

  沉默了一会,战北疆才开口:“四弟公务繁忙,能抽空过来,本宫已十分高兴,又怎会怪罪于你。”

  “多谢皇兄不怪。”战苏游道谢起身,走向下方首位落座,我也跟着起身,在他之下入座。

  宴会开始,歌姬舞者鱼贯而入,歌声起,舞衣飞,庭内顿时笑语盈盈一片哗然。

  战北疆含笑俯视着众人,仿如神邸一般高高在上,举手投足间,尽显王者之风,之前不曾细看,今日才发觉,那一张极尽邪魅的绝世俊脸竟让身为女子的我都有些自叹弗如,原以为战苏游已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子,看来终究还是个井底之蛙,不得不说,这人上辈子绝对是个妖孽!

  战苏游则满面微笑,高贵雍容的坐在那里,有人敬酒,便饮一杯,无人敬酒时,便玩味的转着酒杯。

  “啊欠!”我冷不防的打了个喷嚏,抬眼瞅瞅,还好没有惊扰任何人,就在目光回转之际,好巧不巧与对面投过来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又是夜应莱!

  他见我注意到他,立即朝我笑了笑。

  难怪会打喷嚏。我心里暗道一声,无视他的示好,换了个舒适的姿势,之后便没怎么动过,听着大殿上的各种声音,甚是无感又无聊,也不愿融入其中,便以手扶额小憩了片刻,心想着待我睁开眼时,这夜宴也该结束了吧。

  “湛卢。”

  忽然听到这一声,我猛地睁开眼,循声看去,只见战北疆一双幽邃莫测的明眸正看着我,心头不由蓦地一跳,这家伙叫我,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太子殿下。”怔了片刻,我才坐直了身子,向他微微颔首。

  “你身后背的可是欧冶子大师所铸的湛卢宝剑?”他这一问,不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

  “湛卢?!”

  “湛卢宝剑不是早已失传了吗?”

  “什么?湛卢宝剑??”

  “……”

  一时间,众人不由皆低声议论。

  “是。”我没再看他,只冷冰冰的吐出一个字。昨日面圣不得携带兵器,所以我不曾带剑,今日不同,只是不成想竟会因此生事。

  听到我的回答,一时间殿中的议论之声更甚。

  “真的是湛卢宝剑?!”

  “湛卢宝剑在银虎将军手中?”

  “湛卢宝剑重现了?!”

  “……”

  “难怪你以湛卢为名,原来是因剑得名。”战北疆清幽又邪魅的声音压过所有议论私语,在大殿中淡淡响起。

  话音刚落,就见侍立在他身侧的一名护卫上前一步,对我抱拳施了一礼,似笑非笑道:“在下久闻银虎将军坐骑银白猛虎,手持湛卢宝剑,近年来叱咤疆场,无人能敌,不知今日可有福分一睹将军挥剑之风采?”

  “今日若能得见银虎将军持湛卢宝剑一舞,以助酒兴,我等也算不虚此行了。”除了三军众将之外,席上不光在朝的将领、都尉,就连不少文官都眼巴巴的盯着我背后的宝剑,一看便知早已动了观剑的心思,此刻听到那护卫这般说,当即有人附和道。

  “是啊是啊……空饮酒难免乏味,不知可否请银虎将军为大家舞剑助兴呀?”对面的夜应莱难得逮到“报复”我的机会,见状马上跟着起哄道,许是离得近,我听着只觉他的声音格外清晰。

  “没错,请银虎将军为我们舞剑助兴可好?”

  “…………”

  众人的邀请声纷纷响起,若全依着我的性子,自是选择不予理会,可眼下的情势,假如我不应,也不知会不会坏了战苏游的事,所以我不由将目光投向了他。

  战苏游却不以为意,将侍女刚满上的酒杯拿至鼻子前闻了闻,浅饮一口,云淡风轻。

  见他如此,我心里已然有数。这无疑是战北疆的人故意寻事,至于针对的人,自然是我上头的战苏游,而战苏游明知道我的脾气,却任由我自己处理,摆明了是要我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也顺便立个威。

  我移回目光,若有似无的勾了一下嘴角,没看任何人,只是从容、沉稳又冷漠的吐出一句,“我的剑是杀人用的。”

  此一语不轻不重,但足以让大殿上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才换得了眼下的安静。

  以前我虽然只是战苏游的副将,但一次又一次漂亮的胜仗,却是让他们想不知道我都难,所以此时听我这样说,自是没有人会怀疑这话中真伪。

  那护卫似乎未料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顿了顿,而后许是见此计不成,又道:“既如此,不知在下可否请银虎将军指点一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湛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湛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